扎西曲林日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扎西曲林日追
藏语名称
藏文 བཀྲ་ཤིས་ཆོས་གལིང་རི་གྲོད་
威利转写 Bkra shis chos gling ri khrod
IPA读音
汉语名称
繁体中文 扎西曲林日追
简体中文 扎西曲林日追
寺庙信息
位置  中国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城关区
类型 藏传佛教
教派 格鲁派
母寺 色拉寺

扎西曲林日追藏文བཀྲ་ཤིས་ཆོས་གལིང་རི་གྲོད་威利Bkra shis chos gling ri khrod),位于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城关区,是一座藏传佛教格鲁派寺院。

历史[编辑]

藏语“扎西曲林”的字面意思是 “光荣的佛法之地”[1],或译“吉祥法林”[2]。扎西曲林日追位于拉萨市北郊,邻近色拉寺,位于色拉寺西北面的山中,距离色拉寺约3公里。从色拉寺走到扎西曲林日追约需1小时。从扎西曲林日追所在的高山,可以望见几公里外的拉萨火车站[1][3]扎西曲林日追是色拉寺的属寺。[4]

一位当代藏族作家称,根据口头传说,扎西曲林日追可能是7世纪时信仰佛教的吐蕃赞普松赞干布所建。一位当代历史学家则认为,扎西曲林日追是拉藏汗在冬季的几个月内,令其私人佛学院的僧人居住之处。不同历史资料指出,拉藏汗的佛学院的僧人,夏季在西藏北部集会,随后迁至拉萨正北之地过冬。看来扎西曲林日追便是这个过冬地点。[3]

1705年,拉藏汗主政西藏后不久,发现色拉寺的经堂太小,无法容纳全寺僧人,便建议为色拉寺兴建一座新经堂,但条件是色拉寺将原有的经堂交给拉藏汗,拉藏汗利用旧经堂作为其私人佛学院的院址。拉藏汗同色拉寺僧人达成协议后,其上述建议得以实施。1717年,拉藏汗去世后,拉藏汗的佛学院成为色拉寺密宗学院,延续至今。[3]

虽然拉藏汗的佛学院永远迁到了色拉寺,但看来他们并未放弃位于色拉寺西北面扎西曲林日追的旧冬季住所。当拉藏汗的佛学院变成色拉密宗学院后,扎西曲林日追的所有权也转移到色拉寺密宗学院。[3]

20世纪初,帕绷喀仁波切在靠近扎西曲林日追的一些山洞内闭关静修。这使帕绷喀仁波切建立了与该地区的联系。稍后,当帕绷卡仁波切名望大增时,色拉寺密宗学院建议将扎西曲林日追送给他作为其私人静修之所。作为交换,帕绷喀仁波切同意正式进入色拉寺密宗学院,该行动为密宗学院带来了声誉。自那时起,帕绷喀仁波切在色拉寺拥有两个附属学院:密宗学院以及色拉寺佛教学院。据知情者称,自那时起,帕绷喀仁波切夏季住在扎西曲林日追,冬季住在色拉寺内的私人房间。[3]

在帕绷喀仁波切的管理下,扎西曲林日追进行了大规模维修及扩建。或许也是由于帕绷喀仁波切的关系,供奉护法多杰雄登的殿堂规模很大,而且建在扎西曲林日追建筑群最高处。[3]在此次建设工程中,帕绷喀仁波切经根敦群培介绍,找到了在哲蚌寺果莽扎仓学习的僧人画家安多强巴,为扎西曲林日追绘制了壁画。安多强巴绘制了释迦牟尼本生传,格鲁派祖师图,以及许多显宗画和密宗画。最后,安多强巴还专为帕绷喀仁波切画了一幅肖像画,这是安多强巴在拉萨画的第一幅人像画。[5]

1959年骚乱之后,在色拉寺的所有属寺中,扎西曲林日追的命运最为糟糕。在超过30年的时间里,该寺被完全忽视,濒临完全毁灭。1990年代初,帕绷喀仁波切的一位学僧,开始修复扎西曲林日追。到21世纪初,两位高僧留在该寺管理,他们也获得达旦日追(Takten Hermitage)的尼姑的协助, 这些尼姑住在山上更高处。[3]

建筑[编辑]

扎西曲林日追建筑依山而建,分梯次。最底下的两个梯次分别是僧舍和主寺,如今仍存在,但规模比1959年之前缩小很多。上面的两个梯次:帕绷喀仁波切的私邸、多杰雄登殿, 目前均为废墟,尚未重建。[3]

如今,寺院内的全部佛像都新制作的,只有该寺西北角佛坛上发现的胜乐金刚像是旧的。事实上,这尊胜乐金刚像原本可能不属于该寺。[3]

该寺的主要佛坛上中央供奉着宗喀巴师徒三尊。在这三尊一层楼高的佛像左侧,是两尊较小的佛祖像;在宗喀巴像右侧是一些等身像,包括赤江仁波切、帕绷喀仁波切、至尊上师阿旺南卓(Jetsun Lama Ngawang Namdrol,该寺的兴建者)。在这些像的右侧,沿着寺院的东墙,是这3人的舍利塔。[3]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