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勒密五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托勒密五世
托勒密埃及巴西琉斯法老
Tetradrachm Ptolemy V.jpg
托勒密五世所發行的四德拉克馬,收藏於大英博物館
統治 前204年7月或8月–前180年9月
加冕 馬其頓人國王於亞歷山卓,埃及法老於孟菲斯
前任 托勒密四世
繼任 托勒密六世
出生 前210年10月9日[1]
逝世 前180年9月(29歲)[1]
安葬
亞歷山卓
皇后 克麗奧佩脫拉一世
子嗣 托勒密六世
托勒密八世
克麗奧佩脫拉二世
全名
托勒密·埃庇法涅斯·歐厄爾葛特斯
希臘語 Πτολεμαῖος Ἐπιφανής
古埃及語 Iwaennetjerwymerwyitu Seteppah Userkare Sekhem-ankhamun[2]
父親 托勒密四世
母親 阿爾西諾伊三世
托勒密五世
寫有托勒密五世王名的古埃及文
古埃及法老

托勒密五世「神顯者」希腊语:Πτολεμαῖος Ἐπιφανής Εὐχάριστος, 前209年10月9日-前180年9月),是 托勒密埃及第五位國王(Basileus)和法老,於前204年7月或8月—前180年9月在位。他是托勒密四世和王后阿爾西諾伊三世這對親姊弟的兒子。年僅五歲就登上王位,在一連串政爭中,政局頻繁更替,加上塞琉古帝國入侵和埃及人反叛,王國逐漸衰退。

當他5歲時他的父王母后突然離奇死亡,年幼的他被擁立為王,惡名昭彰的權臣阿加托克利斯成為他的攝政。在前202年阿加托克利斯被盛怒的亞歷山卓人民所推翻,但之後接替的攝政被證明沒有能力穩住局面,使國家陷入癱瘓。此時塞琉古帝國安條克三世安提柯馬其頓腓力五世聯手趁著托勒密埃及衰弱之時,發動第五次敘利亞戰爭,使托勒密埃及喪失所有小亞細亞黎凡特的領土,也喪失了對愛琴海區域的影響力。同時,托勒密五世還面對內部的動亂,自立的埃及本土法老從托勒密四世晚期開始就割據上埃及,甚至下埃及一部分地區也發生叛變。

在前196年托勒密五世成年並在孟菲斯加冕為埃及法老,後世知名的羅賽塔石碑就是為了慶祝這個場合所立的。之後他與安條克三世簽訂和約結束戰爭,並在前194/3年與安條克三世的女兒克麗奧佩脫拉一世結婚。原先羅馬共和國與塞琉古帝國敵對的部分緣由就是為托勒密埃及聲討,但托勒密自行議和的舉動讓羅馬人感到不悅,隨著羅馬與安條克三世之間的阿帕米亞和約簽訂,羅馬人不打算把托勒密埃及在小亞細亞的失土歸還,而是轉交給帕加馬王國羅德島。儘管如使,托勒密五世的軍隊逐步收復南方叛亂的領土,在前186年上埃及重新回到王國的控制之中。在托勒密五世的最後幾年,他策畫發動新的戰爭對付塞琉古帝國,但這計畫因他在前180年9月突然逝世而被迫放棄,傳言是他的庭臣擔憂戰爭會導致災難而毒殺了他。

托勒密五世的統治期間,宮廷要人和埃及上層祭司的政治地位顯著提升,這模式一直持續到王國終末。又因為托勒密埃及在地中海地區勢力衰退崩壞,現代學者亞瑟·埃克斯坦(Arthur Eckstein)認為埃及國力衰敗導致該地區發生「勢力轉移危機」,這誘使羅馬去征服東地中海一帶[3]

時空背景[编辑]

托勒密五世是托勒密四世和親姊姊阿爾西諾伊三世的獨生子,父母倆在很年輕的時候就掌握大權,古代文獻還提到他的父王縱情於享樂和奢華,把治國大權交給了寵臣索西比烏斯阿加托克利斯,阿加托克利斯有一位姊妹阿加托克勒亞是托勒密四世的情婦,她深得寵愛。在父親托勒密四世統治初期時的第四次敘利亞戰爭中,擊敗了世仇塞琉古帝國安條克三世柯里敘利亞的入侵,但在後期時埃及本土發生大叛亂,托勒密埃及政府失去了對上埃及的控制,該地還出現一位自立為法老的埃及人霍爾溫尼菲爾(Horwennefer)[4]

托勒密五世出生在前210年,生日可能在10月9日,後世知名的羅賽塔石碑記載他的生日是古埃及曆的梅索里(Mesori)月30日,即現代曆法的前210年10月9日。但因為該日式埃及的大型節日,一些學者就懷疑這真實性,學者Ludwig Koenen就認為這不是托勒密五世真正的生日而是官方宣稱的生日[5]。出生不久,很快的托勒密五世就被父親立為共治王,但羅賽塔石碑上埃及聖書體所書寫的法令又提到托勒密五世的登基日期是古埃及曆之帕奥皮(Paopi)月17日,即現代曆法的11月30日,但石碑的埃及世俗體卻說是在梅切伊爾(Mecheir)月17日,即現代曆法的前209年3月29日。學者們認為世俗體可能記載的是他成為共治王的日期,聖書體則是他繼位以後在孟菲斯加冕為埃及法老的日期[6]

在前204年7/8月間,他的父母雙雙離奇去世,當時他才5歲,關於他父母之死眾說云云,托勒密五世可能死於火災,但阿爾西諾伊三世之死就有諸多猜測,傳言托勒密五世去世後權臣們為了奪取王國攝政權而殺了先前被失寵冷落的阿爾西諾伊三世[6]

攝政時期[编辑]

阿加托克利斯的攝政[编辑]

托勒密四世和阿爾西諾伊三世雙雙突然去世,索西比烏斯和阿加托克利斯隱瞞死訊秘不發喪,這段隱瞞的時間不清楚但至少一個禮拜以上。之後在前204年9月以前某刻[1] ,他們把禁衛軍和軍隊軍官們召集起來,在王宮宣布了國王和王后的死訊,並讓托勒密五世亮相,索西比烏斯阿把象徵王權的帶狀王冠(diadem)繫在托勒密五世的頭上宣布為王。同時,索西比烏斯阿也宣讀了托勒密四世的遺屬,遺屬提到要把攝政權交給索西比烏斯和阿加托克利斯,由情婦阿加托克勒亞和其母親歐楠特(Oenanthe)來照顧幼小的托勒密五世。當代的希臘歷史學家波利比烏斯認為這份遺囑是索西比烏斯阿加托克利斯假造的[7][8],現代的學者們多同意這觀點[9]。此事之後索西比烏斯沒有再出現在歷史紀錄上,多認為他不久之後過世。學者Hölbl認為少了老練的索西比烏斯,阿加托克利斯的攝政在政治上就很致命[10]

阿加托克利斯為了鞏固自己的權位實施了很多方法,他發給亞歷山卓的士兵兩個月的軍餉來籠絡他們,一些顯貴被派往國外讓各國承認王位繼承,也防止這些顯貴在國內會挑戰阿加托克利斯的攝政權。其中,秘密謀殺阿爾西諾伊三世的費拉蒙(Philammon)他被派去當昔蘭尼總督,去穩定當地王國的統治。賽普勒斯總督珀羅普斯則被派去出使塞琉古帝國宮廷,懇求安條克三世他與托勒密四世在第四次敘利亞戰爭戰後的和約可以延續,不要開戰。索西比烏斯之子托勒密則出使馬其頓王國,向國王腓力五世提議兩國聯姻,希望托勒密五世成年後與腓力五世的女兒結婚。索西比烏斯另一子小索西比烏斯,他則派往羅馬共和國,可能向羅馬人尋求幫助來對抗安條克三世[11]。但這些外交行動都失敗了。

隨後一年,安條克三世奪取托勒密王國在小亞細亞的卡里亞地區和城市阿米宗(Amyzon)。在前203年後半,安條克三世與腓力五世達成秘密協定,兩人決定瓜分托勒密埃及的海外領土[12][13][14][15][10] 。眼看與塞琉古帝國的大戰在即,阿加托克利斯連忙派遣斯科帕斯帶領使團去希臘招募雇傭兵,為大戰做準備,但古希臘歷史學家波利比烏斯卻提到阿加托克利斯的意圖是雇傭一些效忠自己的傭兵,來取代對自己不滿的托勒密軍隊[16]

亞歷山卓政變[编辑]

在托勒密四世生前,阿加托克利斯和其姊妹阿加托克勒亞就很受人民討厭,隨著一些國內顯貴被不公正的處決以及他們謀害了阿爾西諾伊三世的傳言四處流傳,人民對他們的厭惡程度越加擴大,在反阿加托克利斯派之中,培琉喜阿姆區守將特勒波勒摩斯被視為領袖,他的岳母曾被阿加托克利斯下獄且羞辱過。

前203年10月[1],紙包不住火,阿加托克利斯的惡行被傳開,引起民眾的普遍不滿,培琉喜阿姆的將軍特勒波勒摩斯帶頭發動勤王,準備要進軍封鎖進出亞歷山卓的要道。為了反制,阿加托克利斯召集禁衛軍和軍官們,假稱特勒波勒摩斯要叛變自立為王,向王軍訴求支持自己這方,但集會中馬其頓士兵們對於阿加托克利斯的言詞無視且頗不認同[17]。當時城內流言四起,在反對派鼓動下馬其頓禁衛軍在晚上首先發難,發動政變攻向宮殿,全城民眾也加入這場暴亂中,他們要求阿加托克利斯交出小國王來。面對如此困境,阿加托克利斯只好交出小國王來換求身免。獲得勝利的反對派讓小國王騎在馬背上公開出現在體育場,來安穩騷動的民心。為了回應軍民強烈的訴求,索西比烏斯另一子小索西比烏斯勸說小托勒密五世判處那些謀殺阿爾西諾伊三世的人死罪,年僅七歲的托勒密五世在驚恐萬分下同意了[18],就這樣阿加托克利斯和多位他的黨羽,被暴民拖入體育場中凌遲而死[19][10]

事後特勒波勒摩斯立即趕倒亞歷山卓,與索西比烏斯之子小索西比烏斯一同被任命為托勒密五世的王國攝政。然而很快地因為特勒波勒摩斯把時間過度投入在與士兵們拳擊和飲酒之中,加上他是個好軍人但不是個好政治家,他花費太多金錢去招待希臘本土來的使團上,導致群眾開始反對他。小索西比烏斯的兄弟托勒密誘導小索西比烏斯一起暗自對付特勒波勒摩斯,但事跡敗露,小索西比烏斯因此被特勒波勒摩斯剝奪攝政之位[20]

第五次敘利亞戰爭[编辑]

自從在前217年第四次敘利亞戰爭被托勒密四世擊敗,塞琉古帝國安條克三世就一直等待時間復仇。在托勒密四世去世後,安條克三世在前203年奪取托勒密埃及在小亞細亞的海外領地,並與馬其頓腓力五世密謀瓜分埃及領土[12]。在前202年腓力五世奪取托勒密埃及的色雷斯領地,同時安條克三世也入侵柯里敘利亞,爆發第五次敘利亞戰爭[21]。安條克很快地攻陷大馬士革,王國攝政特勒波勒摩斯立即派遣使者前去羅馬求援[22]。該年冬季之後,特勒波勒摩斯的攝政之位被阿里斯托梅尼所取代,他先前是阿加托克利斯的支持者[10]

局勢越來越對托勒密五世不利,埃及在柯里敘利亞的總督托勒密被安條克三世策反,帶著領土和部隊投靠塞琉古帝國,使南侵的塞琉古軍一路順暢攻入巴勒斯坦地區,甚至奪取了迦薩。同年,卡里亞和愛琴海的艦隊基地薩摩斯島於前201年落入馬其頓手中,卡里亞還受到腓力的軍隊入侵。馬其頓的介入導致該區域羅德島阿塔羅斯王國的聯手反抗,這兩國也向羅馬派出使者求援,這導致前200年夏季當腓力五世攻取色雷斯赫勒斯滂地區的托勒密埃及領土和一些獨立的希臘城邦時,羅馬共和國干涉馬其頓的擴張,爆發第二次馬其頓戰爭[23]

托勒密王國的將軍斯科帕斯他曾是埃托利亞同盟的統帥,在前些年與一支埃托利亞部隊被雇傭到埃及來[24]。斯科帕斯在前年201/200年趁著塞琉古軍過冬之時發動反攻[25][26],收回一部份失地。前200年塞琉古安條克三世再度入侵,在帕尼翁戰役擊敗斯科帕斯[27],這場戰役註定托勒密埃及戰爭失敗。對於埃及的求援,羅馬派遣使團前去就近觀察戰爭發展,並不打算去強力干涉[28][29]。安條克三世把斯科帕斯和埃及殘軍圍困在西頓,並在前199年夏季雙方協議城市易手,條件是斯科帕斯交出西頓城,而安條克讓斯科帕斯和埃及殘軍撤出。安條克隨後於前198年整年在鞏固他所新征服的柯里敘利亞、猶地亞地區,而托勒密埃及也永遠失去這些領土。前197年,安條克隨後繼續進攻托勒密埃及在小亞細亞領地[30],征服了奇里乞亞,[31][32]呂基亞伊奧尼亞一帶的托勒密埃及所屬城市,其中著名的城市有克桑托斯泰爾梅索斯(Telmessos)、以弗所[33][34][35][23]

前202年,托勒密埃及疆域,第五次敘利亞戰爭爆發前.

埃及大叛亂持續[编辑]

從托勒密四世後期統治之時上埃及爆發一場叛亂,一位本土埃及人自立為法老霍爾溫尼菲爾(Horwennefer)並從前205年11月起割據底比斯一帶。這場大叛亂開始後不久托勒密四世就過世,緊接著托勒密五世的攝政期和第五次敘利亞戰爭期這場大叛亂仍未平定。本土法老霍爾溫尼菲爾後來可能逝世,在前199年由另一位本土法老安赫瑪基斯(Ankhmakis)繼承其位,然而也有些學者認為安赫瑪基斯就是霍爾溫尼菲爾,他只是換個名字[36][37]

不久之後,托勒密五世在前199年發起對南方的大規模平亂,8月時圍攻阿拜多斯,終在前199年後半時重新收復底比斯。但在隔年前198年,國內多處爆發反托勒密政權的另一波叛變,底比斯於前198年前半再淪陷。原先埃及原住民就要負擔很重的歲賦,隨著敘利亞戰爭節節失利,埃及人的負擔無疑更重。這股叛亂是否與安赫瑪基斯有無直接關聯不清楚,前197年甚至尼羅河三角洲的呂科波里(Lycopolis)也發生叛變,僅管托勒密軍隊奪回呂科波里,並殘酷懲戒叛亂的城鎮,當地反抗軍領袖於前196年3月26日於托勒密五世法老加冕禮中的慶典時被處決[38][36]

Eye of Ra2.svg古埃及托勒密王朝法老世系Ankh.svg
Maler der Grabkammer des Menna 010.jpg
男性法老

托勒密一世·索塔尔一世
托勒密二世·费拉德尔甫斯
托勒密三世·欧厄尔葛忒斯一世
托勒密四世·菲洛帕托尔
托勒密五世·埃庇法涅斯
托勒密六世·菲洛墨托尔
托勒密八世·欧厄尔葛忒斯二世
托勒密七世·奈俄斯·菲洛帕托尔
托勒密·孟斐忒斯
托勒密九世·索塔尔二世
托勒密十世·亚历山大一世
托勒密十一世·亚历山大二世
托勒密十二世·奥勒忒斯
托勒密十三世·忒俄斯·菲洛帕托尔一世
托勒密十四世·忒俄斯·菲洛帕托尔二世
托勒密十五世·恺撒

女性法老

贝勒尼基一世·索泰拉
阿尔西诺伊一世
阿尔西诺伊二世·费拉德尔甫斯
贝勒尼基二世·欧厄尔葛忒斯
阿尔西诺伊三世·菲洛帕托尔
克娄巴特拉一世·叙拉
克娄巴特拉二世·菲洛墨托尔·索泰拉
克娄巴特拉三世·欧厄尔葛忒斯
克娄巴特拉四世·忒娅·费拉德尔甫斯
贝勒尼基三世·菲洛帕托尔
克娄巴特拉五世·特丽菲娜
克娄巴特拉六世·特丽菲娜
贝勒尼基四世·埃庇法内娅
克娄巴特拉七世·菲洛帕托尔
阿尔西诺伊四世

其他重要的王室成员

克娄巴特拉·塞勒涅一世
托勒密·克勞諾斯
墨勒阿革洛斯
亚历山大·赫利俄斯
克娄巴特拉八世·塞勒涅二世
托勒密·费拉德尔甫斯

敌对法老(非托勒密王室)

霍尔温尼菲尔
安赫玛基斯
安条克四世·埃庇法涅斯
哈尔希厄西斯

更多埃及法老...


繼位[编辑]

但上埃及內亂一值持續到前185年托勒密將軍科那努斯(Conanus)抓到安克馬基斯,平定叛亂為止。

在1799年時發現的羅塞塔石碑[39],是托勒密五世時期西元前196年的詔書的石碑。上頭闡述年僅13歲的托勒密五世加冕一週年時的紀念,主要是在敘述托年輕國王自父親托勒密四世處襲得的王位之正統性,與托勒密五世所貢獻的許多善行,例如減稅、在神廟中豎立雕像等對神廟與祭司們大力支持的舉動。這份石碑使得近代的考古學家得以有機會對照各語言版本後,解讀出已經失傳千餘年的埃及象形文,對古埃及學上有重大意義。另外從石碑上推測,當時埃及祭司可能幫助托勒密政權度過這場危機,使得國王下詔感謝祭司[40]

前195年埃及與安條克三世簽訂和約,塞琉古公主克麗奧佩脫拉一世嫁給托勒密五世,結束第五次敘利亞戰爭,此時托勒密王國幾乎失去除了賽普勒斯以外的海外領地。這場戰爭也讓埃及開始轉向日益強大的羅馬尋求保護。

托勒密五世很年輕就去世,一些歷史學家懷疑他可能被毒死。在他的長子托勒密六世繼位時還是小孩,由母親克麗奧佩脫拉一世擔任王國攝政。托勒密五世之死再度引發托勒密埃及和塞琉古帝國有關柯里敘利亞歸屬問題,再度爆發戰爭。

腳註[编辑]

  1. ^ 1.0 1.1 1.2 1.3 Bennett, Chris. Ptolemy V. Egyptian Royal Genealogy. [2019/12/31]. 
  2. ^ Clayton (2006) p. 208
  3. ^ Eckstein, Arthur M. Mediterranean Anarchy, Interstate War, and the Rise of Rome.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06: 23-24. ISBN 9780520246188. 
  4. ^ Hölbl & 2001 127-133
  5. ^ Ludwig Koenen "Eine agonistiche Inschrift aus Ägypten und frühptolemäische " Königsfeste 73
  6. ^ 6.0 6.1 Bennett, Chris. Ptolemy IV. Egyptian Royal Genealogy. [2020/1/11]. 
  7. ^ 查士丁, Epitome of Pompeius Trogus 30.2
  8. ^ 波利比烏斯 15.25.3
  9. ^ E. R. Bevan 第252頁
  10. ^ 10.0 10.1 10.2 10.3 Hölbl 2001,第134-136页
  11. ^ 波利比烏斯 15.25.11-13
  12. ^ 12.0 12.1 波利比烏斯 15.20, 16.1.9, 16.10.1
  13. ^ 查士丁, Epitome of Pompeius Trogus 30.2.8;
  14. ^ 李維 Ab Urbe Condita 31.14.5;
  15. ^ 阿庇安 Macedonica 4.1.
  16. ^ 波利比烏斯 15.25.16-19
  17. ^ 波利比烏斯 16.25.20-27.3
  18. ^ E. R. Bevan p.255
  19. ^ 波利比烏斯 15.27-34
  20. ^ 波利比烏斯 16.21-22
  21. ^ E. R. Bevan 第258頁
  22. ^ 查士丁 30.2.8
  23. ^ 23.0 23.1 Hölbl 2001,第136-140页
  24. ^ 李維 Ab Urbe Condita 31.43.5-7
  25. ^ 波利比烏斯 16.39;
  26. ^ 波菲利(Porphyry) FGrH 260 F45-46
  27. ^ 波利比烏斯16.8-19, 22a
  28. ^ 波利比烏斯 16.27.5;
  29. ^ 李維 Ab Urbe Condita 31.2.3
  30. ^ 李維 33.19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31. ^ 李維 Ab Urbe Condita 33.20.4;
  32. ^ 波菲利 FGrH 260 F46
  33. ^ 波利比烏斯 18.40a;
  34. ^ 李維 Ab Urbe Condita 22.28.1;
  35. ^ 波菲利 FGrH 260 F45-46
  36. ^ 36.0 36.1 Hölbl 2001,第155-157页
  37. ^ Bennett, Chris. Horwennefer / Ankhwennefer. Egyptian Royal Genealogy. [29 October 2019]. 
  38. ^ 波利比烏斯 22.17.1; 羅賽塔石碑 11
  39. ^ E. R. Bevan p.263
  40. ^ 大英博物館. History of the World in 100 Objects:Rosetta Stone. BBC. 

參考資料[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托勒密五世
托勒密王朝
出生于:前209年逝世於:前181年
前任:
托勒密四世
托勒密法老
前204年-前181年
繼任:
托勒密六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