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神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抚顺神社
石鸟居、木鸟居和拜殿(1928年改建后)
石鸟居、木鸟居和拜殿(1928年改建后)
日文
原名 撫順神社
平假名 ぶじゅんじんじゃ
羅馬拼音 Bujun Jinja
基本信息
所在地 大清奉天府抚顺县(→中华民国奉天省/辽宁省抚顺县→满洲国奉天省抚顺县/抚顺市满铁附属地
千金寨樱丘→永安台南公园[1]:38[2][註 1]
主祭神 天照大神
社格 神馔币帛料供进社
本殿構造 木结构神明造日语神明造
創建年份 1909年
拆毀年份 1980年代
例祭 6月17日[3]:456

抚顺神社是一座于末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期間存在于中國抚顺满铁附属地的神社。主祭神为天照大神,配祀大国主神金山比古命、金山比命[註 2]

该神社位于抚顺炭矿的日本员工住宅区域,仅供日本人参拜。神社建立于1909年,而在1926年时随着日本员工住宅的搬迁而迁移社址。1950年代至1970年代由公安局作为拘留所使用,1980年代拆除。社址位于今抚顺市新抚区迎宾四路2-6号附近。

背景[编辑]

日本强占抚顺煤矿[编辑]

抚顺煤矿位于中國奉天府奉天市以东30公里左右。矿区东西长17公里,南北长44公里,面积约6000万平方米。开采形式兼有露天挖掘和矿井挖掘。[4]

抚顺煤矿的大规模开发始于1901年(光緒27年)。民族资本家王承尧组建华兴利公司、翁寿组建抚顺煤矿公司,在盛京将军增祺的批准下对抚顺煤矿分区开采。1903年(光緒29年),抚顺煤矿公司被俄国资本控制。1905年(光緒31年)2月,俄军在日俄战争中为了获取供中东铁路使用的煤炭而强占了华兴利公司的煤矿,并在战败撤离时对抚顺煤矿公司的设施进行了破坏;3月,日军在战胜俄军后接收了当时不能产煤的抚顺煤矿公司,又在4月强占了中国资本的华兴利公司。日军在1907年(光緒33年)将抚顺煤矿转交给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满铁),纳入满铁附属地管理。[4][5]:221[6]:95-97

华兴利公司不属日俄战争前俄国在华权益,日本并无理由获取,清政府试图通过外交手段收回但未获成功,最终在1911年(宣統3年)签订《抚顺烟台煤矿细则》,承认日本对抚顺煤矿的占有。[6]:98

抚顺满铁附属地[编辑]

在满铁起初获得抚顺煤矿时,日本人与当地人杂居于浑河南岸的千金寨[註 3],1907年时抚顺的日本居民有300余人[7]。满铁在千金寨附近购入了约80万公顷的土地,自1908年(光緒34年)起进行了各种基础设施的建设,包括道路、电气、煤气、上下水等和职工宿舍、起行政作用的炭矿事务所和车站、学校、医院、公会堂等设施。1910年代后期,千金寨已有人口约2万4千人。[5]:221[8]

1910年代,满铁在千金寨地下发现了可露天开采的煤矿,决定毁弃千金寨的日本居住区,在附近重新规划建设抚顺满铁附属地的新市街。满铁在1919年(民國8年)制定了新的市街规划,浑河南岸邻近处购买了86万公顷的土地,建设新市区。新的满铁职工住宅区位于新市区东部的、日本人命名为永安台的山丘;一般市民居住区、工、商业用地位于新市区西部;两者之间为自抚顺站向南延伸的中央大街,政府、公共事业的设施集中于此。1924年(民國13年)起,满铁职员开始向永安台迁移,至1928年(民國17年)迁移完成,不过少数日本人仍居住在千金寨。千金寨地区的商业街则直至日本战败仍留存。[8][5]:221

沿革[编辑]

千金寨樱丘时期[编辑]

抚顺神社最初的建设始于1909年(宣统元年)2月,社址在千金寨附近的千金山麓、日本人称为樱丘(桜丘桜ヶ丘[註 4])的山丘。同年冬,本殿、玉垣、鸟居等竣工。1910年(宣统2年)1月,举行迁座祭。各社殿全部为木结构、神明造。满铁将近邻的炭矿长的社宅挪用为社务所。[5]:456[3]

1918年(民国7年),因各社殿基部腐朽,进行修缮,同时将社殿向后方移动约90米,以扩大神社境界。[5]:221

永安台南公园时期[编辑]

1926年(民國15年),因为千金寨一带将作为露天煤矿进行开发,抚顺神社开始迁址。新址在抚顺满铁附属地南公园内的丘陵。新社址于同年5月动工,10月举行了迁座祭。社务所则在4月动工,10月完工。樱丘的三座社殿全部移筑至此。[5]:221[3]:456[9]

1928年,为纪念昭和天皇即位典礼,修筑了新的拜殿和币殿,7月开工,11月完工。改建后拜殿、币殿为钢筋混凝土结构,原拜殿、币殿迁移位置后作为祭器库使用。1930年,从伊势神宫获得替换下来的木材,1931年,又从伊势神宫获得5件神宝。[5]:221[3]:456

1933年(大同2年),因木结构的本殿多处腐朽,进行改建。1933年7月开工,1934年5月完工,6月举行了迁座祭。1933年新筑仓库一栋。[5]:222[3]:456

1935年(康德2年),为纪念神社建立25周年,翻修了参道和相扑场,进行了植树,并对神馔所、社宅扩建。1937年(康德4年),建设了遥拜所和国旗台,又将邻接的公园的一部份土地划入神社境内。1938年,二层的社务所完工。[5]:222[3]:456

神社关闭后[编辑]

二战结束后,尽管住房不足,神社原址曾被闲置数年。1950年左右,神社原址作为抚顺公安局的办公场所使用,两、三年后,其内部也被做了改造,神社的一部分作为公安局的拘留所使用。拘留所当时别称“大庙”,最多曾拘留约100人。[5]:222,223,256

1978年、1979年左右公安局迁离此处,考虑到中日邦交的改善,有意见认为应当保存神社建筑,但最终政府认为该神社象征日本军国主义侵略,是国耻的印记,不必保护。1980年代,神社遗存的建筑物被拆除,公安局在原址修建建筑,作为公安局的老干部活动中心。[5]:223,256[10]:86

根据2006年的调查结果,在原址有石鸟居的一部分残存,放置于俱乐部墙角下。有一个石灯笼的基座在原位残留。原来的参道石阶仍存在。[5]:261

概况[编辑]

樱丘社址[编辑]

有本殿、玉垣、鸟居、拜殿、币殿等。所有的社殿都为木结构、神明造,均为独立建筑。[5]:221

南公园社址[编辑]

从西偏南侧高处向神社方向望去,近处是抚顺满铁病院,远处右侧山丘顶部为抚顺神社的背面。可见本殿、币殿、拜殿屋顶的轮廓,分别为长方形、三角形、长方形

南公园社址位于抚顺站东南方向的山丘顶部。神社面向东方,故而虽然在神社境内可以鸟瞰抚顺满铁附属地市区,但从市中心方向望向神社,看到的是神社背面或侧面。[5]:222

初期[编辑]

有拜殿、币殿、本殿。本殿为木结构神明造。各社殿从樱丘社址迁来。[5]:221

1928年改建后[编辑]

参道入口处有石鸟居,鸟居后有石灯笼,其后有木鸟居,鸟居后有两三级石阶。木鸟居后方正面为拜殿,切妻造、平入;币殿与拜殿相连,从上方看两者呈“T”字形,币殿相当于其中的竖;再后方为本殿,木结构,神明造,基部架高。玉垣从币殿两侧展开,向后呈方形围绕本殿。[5]:222

拜殿为钢筋混凝土结构,表面以木材包覆,并有木质装饰柱,屋顶为木质。拜殿柱距约12尺(约3.6米);拜殿正面柱间日语柱間为5间(6根柱),侧面柱间为4间(5根柱),背面为3间(4根柱)。币殿宽大致为2个柱距。[5]:222

本殿为神明造,平入。正面为3柱间(4根柱),侧面2柱间(3根柱),面积约10坪(约33平方米)。[5]:222

神社境内植有杨树。[11]:16神社也曾在境内种植大量樱树但无法开花。[12]:39

境外摄末社[编辑]

惠比寿神社,创建于1919年8月,位于抚顺市内的市场会社中。1933年2月成为抚顺神社的境外摄社[3]:256

稻荷神社,创建于1933年7月,位于抚顺满铁附属地西五条通,1933年9月成为抚顺神社的境外末社。[3]:256

祭事[编辑]

祭礼时的抚顺神社门前

抚顺神社的主祭神为天照大神,配祀大国主神金山比古命、金山比命[1]:38

抚顺神社的例祭为6月17日。10月1日为矿山祭。有角力、刺刀术等表演。[1]:38[3]:455

参拜者[编辑]

该神社仅供日本人参拜。[5]:2561936年(康德3年)时有氏子约2万人。[1]:34

关联条目[编辑]

注释[编辑]

  1. ^ 津田等的调查报告中作“西公园”
  2. ^ 金山比古命为男神,金山比命为女神,为矿山、锻造之神
  3. ^ 清抚顺城位于浑河北岸
  4. ^ 日文名称有多种写法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撫順実業協会 (编). 撫順商工要覧. 撫順実業協会. 1936 (日语). 
  2. ^ 奉天省に迎える歴史的飛躍の日. 满洲日日新闻. 1937-11-19 (日语).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大陸神道聯盟. 嵯峨井建, 编. 大陸神社大観. ゆまに書房. 2005-09. ISBN 978-4-8433-1935-2 (日语). 
  4. ^ 4.0 4.1 撫順炭鉱. 国立公文書館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 [2020-01-10] (日语).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5.11 5.12 5.13 5.14 5.15 5.16 5.17 5.18 津田良樹; 中島三千男; 堀内寛晃; 尚峰. 旧満洲国の「満鉄附属地神社」跡地調査からみた神社の様相. 人類文化研究のための非文字資料の体系化 (神奈川大学21世紀COEプログラム研究推進会議). 2007-03, 4: 203–289 (日语). 
  6. ^ 6.0 6.1 辽宁省档案局 (编). 风物辽宁. 遼寧人民出版社. 2012: 625. ISBN 9787205074630. 
  7. ^ 十年前の撫順. 满洲日日新闻. 1917-11-02 (日语). 
  8. ^ 8.0 8.1 喜多由浩. 夏目漱石を驚愕させた未来都市「撫順」 たった20年で幻と消えたのは. 2017-01-08 (日语). 
  9. ^ 撫順神社. 神奈川大学. [2020-01-15] (日语). 
  10. ^ 「人類文化研究のための非文字資料の体系化」第3班. 環境に刻印された人間活動および災害の痕跡解読. 神奈川大学 21世紀 Coeプログラム 「人類文化研究のための非文字資料の体系化」研究推進会議. 2007: 179. ISBN 978-4904124048 (日语). 
  11. ^ 山口淑子. 「李香蘭」を生きて: 私の履歴書. 日本経済新聞社. 2004: 244. ISBN 978-4532164928 (日语). 
  12. ^ 中島達二. 満洲の思い出. 1976: 472 (日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