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优良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拉丁美洲文学爆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拉丁美洲文学爆炸(西班牙語:Boom Latinoamericano)是一场发生在1960年代至1970年代之间的文学运动,期间大批拉丁美洲作家的作品從欧洲開始風行至全世界。这些作家受到欧洲和北美现代主义的影响,同时也秉承了拉美先锋运动的衣钵,挑戰拉丁美洲文學英语Latin American literature的传统套路。其作品带有实验性质且十分政治化,评论家杰拉德·马丁英语Gerald Martin甚至將這場文學運動對1960年代南方大陸的影響與古巴革命相提並論[1]

爆炸時期作家能夠被國際認可,除了對政治局勢的批判外,很大程度归功于他们在當時的文學中心--欧洲出版並獲得海外受眾。[2][3]

政治背景[编辑]

在1950到1975年间拉美发生了剧变,文学创作日益贴近社會與歷史,[4]小说家的自我定位亦随之变化。都市化、中产阶级崛起、古巴革命进步联盟拉美国家间交流增加、大众媒體發展、對欧洲美国的關注,上述條件都促成了文學爆炸發生[5]

1960及1970年代,冷战將拉丁美洲推向資本與共產的角力尖峰口,许多国家都由军事独裁政权统治,这种動盪不安的政治气候醞釀了大量的創作。1959年古巴革命以及之後的猪湾事件被視為这时代的开端。[6]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7]、1973年智利民选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皮诺切特推翻[8]、1970年代肮脏战争中美國支持的秃鹰行动造成大批阿根廷公民失踪[9][10]、城市游击队持续暴力斗争、阿根廷和乌拉圭發生血腥镇压、哥伦比亚長期武力冲突[11],以上種種使作家们在作品里猛烈控訴現實世界。國際也因古巴革命成功開始注意這些美洲作家,使他們的作品得以大量在海外出版,成为现在被称为文学爆炸的现象。

文學爆炸前期的作家大多都樂觀看待古巴革命,但後期古巴政府越發強硬的態度也被視為終結了文學爆炸。1971年,古巴诗人赫伯托·帕迪拉英语Padilla affair因作品被視為具有"反革命"思想遭逮捕並被迫發表自我批評。此案引发的愤怒終結了拉美知识分子對古巴革命的支持與嚮往[12],某些觀點认为帕迪拉事件預言了文学爆炸的衰落[13]

文學背景與演變[编辑]

1950年,美洲的西班牙語文學並不受重視,巴黎和纽约才是当时文学世界的中心。雖然爆炸時期的寫作題材很大程度襲承自1920年以來的拉美本土小說[14],爆炸作家們還是自稱為"文学史的孤兒"(沒有前輩可參照),因為他們也革新了拉丁美洲的寫作傳統,在此之前拉美作者缺乏可參考的寫作模式串聯歐洲的前衛文學風格。到了70年代,拉美文學已經在爆炸運動中反過來影響世界其他地區的讀者,發揚新的小说美学和文体特征。

拉美本土的現代文学最早由背离欧洲文学传统的现代主义者如何塞·马蒂鲁文·达里奥等人開始,並被革命思潮引起的先鋒運動帶動。拉美文學早期以现实主义為主,小说具有存在主义的悲观色彩,人物性格刻劃豐滿並具有令人悲叹的命运,叙事简单明了。文學爆炸前的拉美文學家還包括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阿莱霍·卡彭铁尔米格尔·安赫尔·阿斯图里亚斯胡安·卡洛斯·奥内蒂(1939《井 El pozo英语El pozo (novel)》)、埃內斯托·薩巴托(1948《隧道 El Túnel英语El Túnel》)以及胡安·鲁尔福(他們的作品在文學爆炸後重新被討論與重視[15])。

1960年代,拉美文学语言开始愈加宽松,變得忧郁、波普、都市化,人物刻画更加复杂化,叙事顺序变得错综,读者能夠主動參與文本解讀。大多数评论家都同意文学爆炸始自1960年代,但对于哪部作品应该被当成爆炸时期的首部小说,则是有所争议。胡利奥·科塔萨尔的《跳房子》(1963)、巴尔加斯·略萨的《城市与狗[16]奥古斯托·罗亚·巴斯托斯的《人之子英语Hijo de hombre[16]甚至追溯到米格尔·安赫尔·阿斯图里亚斯玉米人英语Men of Maize》(1949)[17]或《总统先生英语El Señor Presidente》(1920年開始創作,1946年發表)都在候選之列。

欧洲现代主义小说家如詹姆斯·乔伊斯和西班牙《先鋒報》的拉美裔專欄作家也影响了文学爆炸,[18]伊莉莎白·科羅德·馬丁尼茲(Elizabeth Coonrod Martinez,墨西哥裔美國作家)甚至认为先鋒報作者才是文学爆炸真正的先驅,他们比博尔赫斯等人更早創作新穎與實驗性的小说。[19]雖然脈絡可追溯回1920年代的先锋运动,爆炸时期的作家宣称他们没有效仿任何先前的本土作者,而更推崇普鲁斯特乔伊斯托马斯·曼萨特等歐洲作家;他们需要发出屬於拉丁美洲的声音,虽然他们对追求土著主义、克里奥尔主义、新世界主义的、當時已成名的美洲西語作家不以为然。[12]

文学爆炸晚期,小說對政治的批判和探索不再流行,这时语言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精緻,小说家们进一步反思創作,小说中的小说(即超小说)大行其道。這種小說具有明顯的后现代主义風格,万事万物都一样成为可能的但也是无关紧要的。[20]

特点[编辑]

爆炸时期的小说本质上是现代主义小说。他们将时间作非线性处理,经常使用多重观点的叙述者,並且使用很多新词、双关语,甚至猥褻的语言。关于文学爆炸的语言风格,蒲柏写道:“通过对不同观点的立体式重叠,它使得时间和线性的事件成为可疑,并在结构上颇为复杂。这些小说在语言上亦充满自信,经常毫无解释的大量使用本土语言。” [21]文学爆炸其他令人矚目的特征,包括对“乡村和城市背景”两者均有涉及、国际化、既强调历史和政治、又“与质疑国家身份同样的(或更加)质疑地域性;熟稔南半球乃至整个世界的经济和意识形态理论;以及紧跟时代潮流。”[22]爆炸文学打破了幻想与世俗的界线,创造出一种新的混和的写实主义。文学爆炸的作家之中,加西亞·馬奎斯斯被視為魔幻现实主义的代表作家,其代表作《百年孤独》的出版使这种写作手法风行一时。[23]

魔幻现实主义[编辑]

在《文学的终结》中,對於魔幻现实主义,Brett Levinson写道“近来拉丁美洲文学的关键美学模式越来越趋于形式主义…当拉丁美洲的历史在说明自己的起源上显得无能为力时,这种无能照例…显示出对神话的渴求:以种种传奇来逃避历史叙事、解释历史的开端。”[24]印度群岛的编年史家们关于奇异“新世界”的描写,以及关于征服陌生新大陆的记述,被当成历史所接受。[25]这些通常是幻想的故事促使产生一种新美学,后来演变为魔幻现实主义以及(按照阿莱霍·卡彭铁尔的观点)超自然现实主义(lo real maravilloso)。这些艺术化、虚幻的东西被像现实和世俗的事物那样对待。小说情节往往是基于真实体验,但混合了奇异、幻想和传奇的元素,神话的人物,不确定的背景;人物角色看起来是真实存在的,但现实、想象以及虚无在他们身上纠缠不清。[26]

历史小说[编辑]

爆炸时期小说非常關注歷史[27]独裁者小说是其中的一个典型范例。这类小说經常以古諷今,比如罗亚·巴斯托斯的《我,至高无上英语I, the Supreme》,描写的是19世纪巴拉圭德·弗朗西亚的独裁统治,却出版于斯特罗斯纳政权如日中天时。Frederick M. Nunn評論“爆炸时期的小说家展示了对体裁的精妙把握,以标新立异的手法描写平行的历史[28]。他们积极参与拉美地区关于文化和政治的争论中,并质疑历史的价值和真正意义。”[29]

主要代表人物[编辑]

文学爆炸到底包括哪些作家曾被广泛争论,现在也没有定论。一部分作家发挥了广泛而无可置疑的影响力。虽然许多其他作家的名字可能会被列举出来,下面几位作家绝不会被人忽略:

胡利奥·科塔萨尔[编辑]

胡利奥·科塔萨尔1914年生于比利时,後來随父母一起居住在瑞士,四岁,舉家迁往布宜诺斯艾利斯[30]像爆炸时期的其他作家一样,科塔萨尔慢慢对自己国家的政治产生质疑:他公开反对胡安·多明戈·庇隆,这导致他失去在门多萨大学的教授职位,并最终流亡国外。[31]他去了法国,在那儿渡过了大部分的职业生涯,最后在1981年成为法国公民。[32]加西亚·马尔克斯一样,科塔萨尔公开支持古巴菲德尔·卡斯特罗政府,还有智利左派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以及其他左翼运动,比如尼加拉瓜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32]科塔萨尔1985年在巴黎逝世。

科塔萨尔受到博尔赫斯埃德加·爱伦·坡的影响。[33]他可能是最具彻底实验性的爆炸时期作家。高度实验性的《跳房子》(1963)是他最重要的作品,也使他獲得國際承认。[32]这部小说有155章,其中99章讀者“可以放弃阅读”,整部小说按照读者的喜好,能有多种阅读顺序。其他作品有:短篇小说集《角斗士》(1951)、《决胜局》(1956)、《神秘武器》(1959)、《万火归一》(1966)。还有长篇小说《中奖彩票》(1960)和《在八十个世界中环游一天》(1967),以及难以归类的《克罗诺皮奥与法玛的故事》(1962)。

卡洛斯·富恩特斯[编辑]

卡洛斯·富恩特斯在1950年代开始发表作品。[34]是墨西哥外交官之子,曾经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基多蒙得维的亚里约热内卢华盛顿特区等城市居住。[35]他在美国體驗美國人对墨西哥人的歧视,使他更親近並审视墨西哥文化。[36]他的小说《阿尔特米奥‧克鲁兹之死》 (1962)描写了一名前墨西哥革命者临终前的生活,使用了革新性的叙事手法。其他的重要作品有《最明净的地区》(1959)、《奥拉》(1962)、《我们的土地》(1975)、以及后爆炸时期的《烽火异乡情》(1985)。

富恩特斯在这一时期不仅写了许多重要的小说,还是一名批评家和政论作家。1955年富恩特斯和埃曼纽尔·卡巴罗创办了《墨西哥文学杂志》,该杂志向拉美人介绍欧洲现代主义者的作品以及让-保罗·萨特阿尔贝·加缪的思想。[37]1969年,他出版了重要的评论作品──《美洲西班牙语小说》。富恩特斯在哥伦比亚大学(1978)和哈佛(1987)担任拉美文学教授。[38]曾说:“所谓的文学爆炸,实际上是四百年来拉美文学达到了紧要关口之结果,在这关口小说成为总结过往教训的方式。”[39]

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编辑]

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无疑是最具国际声望的爆炸时期作家。最初是一名记者,曾写过许多广受称赞的纪实作品和短篇小说;最早发表的作品是1940年代刊载于波哥大的《旁观者》报的短篇小说。[40]

知名的作品有长篇小说《百年孤独》(1967)、《獨裁者的秋天》(1975);中篇小说《没有人写信给上校英语No One Writes to the Colonel》(1962)、以及后爆炸时期的《霍乱时期的爱情》(1985)。他在评论界赢得了大声的喝彩,作品也大量出版,特别是在文学界引入了魔幻现实主义的写作方法。他的实验多少使用现实主义的传统技法。他認為“最可怕、最不寻常的事是以一种冷峻的叙述表达的。”[41]一个经常被提及的例子是《百年孤独》中的一个角色在晾晒衣物时身体和灵魂飘向天国的过程。加西亚·马尔克斯现在被誉为20世纪重要的作家,在198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编辑]

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是一名秘鲁小说家、剧作家、记者和文学及政治评论家。[42]他加入了利马国立圣马尔科斯大学,后来在西班牙获得了拉丁美洲文学博士学位。[43]事实上他论文的主题是关于加布里埃尔·加西亚·马尔克斯[44]他的成名作是《城市与狗》(1963)。 这部小说集合了一个城市的各种元素,包括憎恨和暴行。

巴尔加斯·略萨还写了《绿房子》(1966)、史诗般的《酒吧长谈》(1969)、《潘上尉与劳军女郎》(1973)、以及后爆炸时期的长篇小说诸如《胡莉娅姨妈与作家》(1977)等。曾于1990年秘鲁大选中击败他的藤森谦也辞职之后,巴尔加斯·略萨于2000年回到利马,2010年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44]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编辑]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 (1898-1986)是阿根廷诗人、短篇小说家和散文家,最有名的作品有《恶棍列传》(1935)、《虚构集》(1944)和《阿莱夫》(1949)。[45]他将自己的作品描述为虚构或幻想小说,让里面那些真实或虚构的人物在现实、魔幻或讽刺的情节中游走自如。

其他人物[编辑]

其他一些作家与文学爆炸有着紧密联系。胡安·鲁尔福有两本书,一本是长篇小说,另一本是短篇集,被公认为"后验"的文学大师,及在社会利害、语言实验与独特风格间取得平衡的作家。巴拉圭的奥古斯托·罗亚·巴斯托斯所写的《人之子英语Hijo de hombre》,被一些人视作文学爆炸的第一部小说,其具有高度实验性的《我,至高无上英语I, the Supreme》,被人拿來與乔伊斯的《尤利西斯》相提并论,被奉为“南美文学有史以来最受推崇的小说之一”。[46]

阿根廷的曼努埃尔·普伊格巴尔加斯·略萨一样,也是Seix-Barral出版世界的一位重要人物。何塞·多诺索是一名智利作家,在爆炸时期和后爆炸时期都有作品问世。在《文学爆炸亲历记》中,多诺索提到许多其他与文学爆炸相关的作家,比如巴西的若热·亚马多、委内瑞拉的萨尔瓦多·加门迪亚英语Salvador Garmendia阿德里亚诺·冈萨雷斯·莱昂英语Adriano González León,以及阿根廷的大卫·比尼亚斯英语David Viñas[47]

爆炸小说的出版[编辑]

出版业在文学爆炸的来临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哈瓦那墨西哥城布宜诺斯艾利斯蒙得维的亚亚松森圣地亚哥各大出版社出版大部分的爆炸小说,这些城市成为文化革新的强大中心。[48]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时期爆炸小说也有在巴塞罗那出版,反映出西班牙出版社对使用西班牙语的美洲市场產生相當大的兴趣。无论如何,正如亚里杭德罗·埃雷罗-奥莱索拉所说,出版这些书所带来的收益,推动了西班牙的经济发展,虽然这些书要遭到佛朗哥的检查员的审查与删节。[50]Seix Barral出版的书包括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的《城市与狗》(1963)和《潘上尉与劳军女郎》(1973)、以及曼努埃尔·普伊格的《丽塔·海华斯的背叛》(1971)。[51]“在西班牙(和别的地方)推广拉丁美洲文学”的一个关键人物是“超级代理商”卡门·巴尔塞尔斯巴尔加斯·略萨称其为“拉美小说的胖妈妈”。[52]

在西班牙語世界之外,翻译也在文學爆炸的成功扮演重要角色,使作家有更广泛的读者群[53]

批评[编辑]

一种对文学爆炸普遍的批评是认为它太过实验性、精英化而脫離一般民眾的視角[54][55]。Philip Swanson在關於何塞·多諾索与文学爆炸决裂的著作裡則批評“新小说”(即爆炸小说)原先顛覆傳統的書寫模式已演變成另一種陳規窠臼[56]。文學爆炸也常被批評過份強調男性的作用:所有代表人物都是男性、爆炸小说作者对女性角色的处理手法都突顯这个現象。评论家们也經常批评爆炸小说過度強調历史和幻想,一些人认为它對政治的批評已經严重脱离了拉丁美洲實際的局势。[57]

影响[编辑]

文学爆炸直接改变全世界对拉美文化的看法。作家的商业成功使他们在拉美几乎像摇滚明星那样广受欢迎[58]。另外,文学爆炸为新的拉美作家打开通往国家文学界的大门。文学爆炸全球影响的一个证据是“全世界新兴作家”都将富恩特斯马尔克斯略萨这样的作家看作他们的导师。[53]

後爆炸運動[编辑]

到了1980年代,谈论后爆炸时期的作家已变得很普遍,他们中大多数出生在1940年代、1950年代和1960年代。后爆炸时期与爆炸时期的界线很难清楚划分,因为許多后爆炸时期作家在文学爆炸末期就已經很活跃。当然,有些作家,比如何塞·多诺索被认为同时参与了这两场文学运动。其小说《淫秽的夜鸟》(1970),如菲力普·斯旺森所言,被视作“文学爆炸的经典作品之一”。[59]然而,后来的作品更多带有后爆炸时期的色彩。[60]曼努埃尔·普伊格赛维罗·萨都伊的作品则被认为反映了爆炸时期到后爆炸时期的过渡。[61]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划界的困难,将会永远存在,实际上那些爆炸时期的主要作家(富恩特斯加西亚·马尔克斯巴尔加斯·略萨)在爆炸时期结束后,持续有优秀作品诞生。后爆炸时期的文学与爆炸时期截然不同,最显著的区别是女性作家(如伊莎贝尔·阿连德路易莎·巴伦苏埃拉艾琳娜·波尼亚托沃斯卡)的参与。[62]巴伦苏埃拉波尼亚托沃斯卡在爆炸时期就已是活跃的作家,[63]阿连德则被认为是“文学爆炸的产物”。[64]肖还将安东尼奥·斯卡尔梅达罗萨里奥·费雷以及古斯托维·赛恩斯看作后爆炸作家。[65]后爆炸时期的作家向爆炸时期那种明显的精英主义挑战,使用一种更朴实易懂的风格, 並且回归现实主义[66]

注释[编辑]

  1. ^ Martin 1984,第53頁
  2. ^ Herrero-Olaizola 2007,第xxi頁
  3. ^ Nunn 2001,第4頁
  4. ^ Pope 1996,第226頁
  5. ^ Pope 1996
  6. ^ Sens & Stoett 2002,第64-76頁
  7. ^ Sens & Stoett 2002,第76頁
  8. ^ Aguilar 2004,第193-97頁
  9. ^ Pilger 2003,第139頁
  10. ^ Aguilar 2004,第187頁
  11. ^ Pope 1996,第226頁
  12. ^ 12.0 12.1 Pope 1996,第229頁
  13. ^ Herrero-Olaizola 2007,第22頁
  14. ^ Coonrod Martinez 2001,第2-3頁
  15. ^ Donoso 1972
  16. ^ 16.0 16.1 Shaw 1994,第360頁
  17. ^ Shaw 1994,第361頁
  18. ^ Coonrod Martinez 2001,第2-3, 119頁
  19. ^ Coonrod Martinez 2001,第1-8頁
  20. ^ Pope 1996
  21. ^ Pope 1996,第231頁
  22. ^ Nunn 2001,第7頁
  23. ^ Ocasio 2004,第92頁
  24. ^ Levinson 2001,第26頁
  25. ^ Ocasio 2004,第1-3頁
  26. ^ Pope 1996
  27. ^ Nunn 2001,第73頁
  28. ^ 譯註:爆炸小說經常藝術加工真實事件,出現歷史無記載、超現實的虛構情節,所以被評論家形容為“平行歷史”
  29. ^ Nunn 2001,第211-212頁
  30. ^ Ocasio 2004,第105頁
  31. ^ Ocasio 2004,第106頁
  32. ^ 32.0 32.1 32.2 Ocasio 2004,第107頁
  33. ^ Ocasio 2004,第109-10頁
  34. ^ Williams 2002,第209頁
  35. ^ Ocasio 2004,第119頁
  36. ^ Ocasio 2004,第120頁
  37. ^ Williams 2002,第210頁
  38. ^ Ocasio 2004,第121頁
  39. ^ Fuentes, qtd. Nunn 2001,第122頁
  40. ^ Ocasio 2004,第127頁
  41. ^ McMurray 1987,第18頁
  42. ^ Ocasio 2004,第112頁
  43. ^ Ocasio 2004,第113頁
  44. ^ 44.0 44.1 Nunn 2001,第150頁
  45. ^ Ocasio 2004,第95-96頁
  46. ^ Nunn 2001,第53頁
  47. ^ Donoso 1972
  48. ^ 48.0 48.1 48.2 Pope 1996,第230頁
  49. ^ Pope 1996
  50. ^ Herrero-Olaizola 2007,第xxi頁
  51. ^ Herrero-Olaizola 2007,第65-67, 163頁
  52. ^ Herrero-Olaizola 2007,第173-74頁
  53. ^ 53.0 53.1 Ocasio 2004,第89頁
  54. ^ Shaw 1998,第27-28頁
  55. ^ Shaw 1998,第26頁
  56. ^ Swanson 1987,第521頁
  57. ^ Shaw 1998,第13, 19頁
  58. ^ Martin 1984,第54頁
  59. ^ Swanson 1987,第520頁
  60. ^ Swanson 1987,第520-21頁
  61. ^ Shaw 1994,第361頁
  62. ^ Shaw 1998,第10, 22-23頁
  63. ^ Shaw 1998,第95頁
  64. ^ Nunn 2001,第157頁
  65. ^ Shaw 1998,第73, 119, 139頁
  66. ^ Shaw 1998,第26-30頁

参考书目[编辑]

  • Aguilar, Mario I., Charles Horman versus Henry Kissinger: US Intervention in 1970s Chile and the Case for Prosecutions, Jones, Adam (编), Genocide, War Crimes and the West: History and Complicity, London: Zed Books: 186–200, 2004, ISBN 1-84277-191-4 
  • Coonrod Martinez, Elizabeth, Before the Boom: Latin American Revolutionary Novels of the 1920s, 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 2001, ISBN 0-7618-1948-7 .
  • Donoso, José, Historia Personal del "Boom", Barcelona: Editorial Anagrama, 1972, ISBN 9562390470 .
  • Franco, Jean, Globalisation and Literary History, Bulletin of Latin American Research, 2006, 25 (4): 441–452  .
  • González Echevarría, Roberto; Pupo-Walker, Enrique (编),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Latin American Literature, 2: The Twentieth Century,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6, ISBN 0521410355 .
  • Herrero-Olaizola, Alejandro, The Censorship Files: Latin American Writers and Franco's Spain, Albany: SUNY Press, 2007, ISBN 978-0-7914-6985-9 .
  • McMurray, George R., Critical Essays on Gabriel García Márquez, Boston: G.K. Hall & Co., 1987, ISBN 0816188343 .
  • Nunn, Frederick M., Collisions With History: Latin American Fiction and Social Science from El Boom to the New World Order, Athens, Ohio: Ohio University Press, 2001, ISBN 0-89680-219-1 .
  • Ocasio, Rafael, Literature of Latin America, Westport, CT: Greenwood Press, 2004, ISBN 0-313-32001-2 .
  • Pope, Randolph D., The Spanish American novel from 1950 to 1975, González Echevarría, Roberto (编),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Latin American Literature, Volume 2: The Twentieth Century,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26–279, 1996, ISBN 0521410355 .
  • Sens, Allen; Stoett, Peter, Global Politics: Origins, Currents, Directions 2nd, Scarborough, ON:: Nelson Thomson Learning, 2002, ISBN 0-17-6169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