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廷琰之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捕杀吴廷琰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吴廷琰

吴廷琰之死,是南越的將領杨文明将军1963年11月2日發動的一場政變,參與政變的阮文戎少校殺死了越南共和国总统吴廷琰與其胞弟吴廷瑈

簡介[编辑]

吴廷琰政府對民眾以獨裁統治,並獨尊天主教,歧視、迫害佔南越人口多數的佛教徒,尤其重用其聲名狼藉的胞弟吳廷瑈,使得民怨沸腾,而在因抗议禁止懸掛佛教旗帜造成的顺化佛诞枪击案之后,爆發了反对西貢當局长期採取宗教歧视政策的大规模佛教徒危机,而釋廣德法師自焚案、查抄舍利寺等事件,間接使得對吳氏政權的不滿從民間擴大至南越軍政界、甚至美國甘迺迪政府

1963年11月2日早晨,杨文明将军等一批越南共和國軍隊将领组织並逮捕了总统吴廷琰和他的胞弟、顾问吴廷瑈,这是美國中央情报局支持的1963年南越政变的顶点。政变结束了9年来吴氏兄弟在南越独裁主义裙帶關係的家族统治。

政变军人组织了对西贡的总统府獨立宮(今胡志明市博物馆)通宵血腥的围攻。当他们进入总统府时,发现吴氏兄弟不在那里,他们已经连夜逃往堤岸忠诚者的庇护所。吴氏兄弟通过從庇護所至皇宮的直接聯繫與反叛者對話,误导他们相信吴氏兄弟还在总统府内。吴氏兄弟在得到安全流亡的允诺后,很快就同意投降。吴氏兄弟被捕後,在被押往位于新山一空軍基地的军事总部的途中,在一辆装甲运兵车內被枪杀。

雖然没有进行正式的调查,吴氏兄弟死亡的责任通常归于杨文明的保镖阮文戎和少校杨孝义(Dương Hiếu Nghĩa),二人皆於行程中護衛吳氏兄弟。杨文明的同僚和駐越美国官员都认为是杨文明下达了处死的命令。他们推想了各种动机,包括吴氏兄弟逃离总统府给杨文明带来了麻烦,以及排除吴氏兄弟日后东山再起的可能。軍政府最初试图掩盖其被殺的真相,称吴氏兄弟是死於自杀,但是这明显与吴氏兄弟在媒体上曝光的、有多處彈孔和刀痕的尸体照片相為牴觸。

事變經過[编辑]

吴氏兄弟最后藏身的圣方济各沙勿略堂

护送[编辑]

吴廷琰和吴廷瑈在圣方济各沙勿略堂被捕。梅有春英语Mai Hữu Xuân将军等人参与了对吴氏兄弟的护送。吴廷琰要求护送车队停在嘉隆宫,以便吴廷琰带上一些个人物品流亡,但梅有春拒绝了他的请求,冷静地称他们将把吴氏兄弟直接带到军事总部。吴廷瑈反感用装甲车运送吴氏兄弟的举动,问“你就用这种车运载总统?”,被告知此举只是为了军官自身的保护,梅有春则称此举是为了使二人免受“极端主义者”袭击。[1]梅有春随即命令下属在将吴氏兄弟送进装甲车前将二人的手绑在身后。一个军官请求射杀吴廷瑈,但被梅有春拒绝。[1]

暗杀[编辑]

装甲车后的吴廷琰尸体,双手被绑在身后;这些有关吴廷琰尸体的照片否定了政变军人提出的吴氏兄弟自杀论

阮文戎和杨孝义与吴氏兄弟共同坐在装甲车内,准备护送二人至新山一基地。在前往教堂前,杨文明据报对阮文戎打出了伸出两个手指的手势,这被认为是杀死吴廷琰兄弟的命令。装甲车返回途中停在一个铁路道口,而各方面认为当时吴氏兄弟已经被杀死。陈文敦的调查显示杨孝义用半自动手枪近距离射杀了吴氏兄弟,阮文戎又用子弹多次射击,随后频繁用刀刺二人的尸体。[2]

杨孝义后来描述:“在我们回到联合参谋部的途中,吴廷琰静静地坐着,但吴廷瑈和阮文戎开始互相谩骂。他们越骂越激烈,但我不知道谁挑起了这一事端。阮文戎此前就憎恶吴廷瑈,现在他已经充满了愤懑。”杨孝义提到当装甲车停在铁路道口时,“(阮文戎)用一把刺刀戳向吴廷瑈,并一再用刀刺他,刺了可能有15到20次。盛怒之下,他转向吴廷琰,掏出左轮手枪射击吴廷琰的头。然后,他转头看着吴廷瑈躺在地上抽搐,于是也向吴廷瑈的头开了一枪。吴廷琰和吴廷瑈都没有作出防卫,他们的手被绑住了。”[1]

反应[编辑]

南越陆军反应[编辑]

吴廷琰和吴廷瑈的尸体运抵联合参谋部时,在场的将军感到震惊。吴廷瑈的死沒人在乎,因為吴廷瑈早已聲名狼藉,但大多數的將領並無意傷害吴廷琰,只是想要令吴廷琰下臺。一名将军甚至情绪崩溃,痛哭流涕。越南共和國第3軍司令尊室定英语Tôn Thất Đính将军后来称:“当晚我无法入睡。”陈文敦称将军们为吴廷琰的死感到“真心悲痛”,认为他们本想安全护送吴廷琰流亡。[1]

陈文敦命令一个将军向记者告知吴氏兄弟死于事故,随即前往杨文明办公室与其对质。[1]

  • 陈文敦:为甚麼杀了他们?
  • 杨文明:他们死了又怎么样?[1]

与此同时,梅有春不顾陈文敦在场,径直进入杨文明办公室,立正敬禮,並以法文向其报告:“任务完成!”[1]美国东部时间1963年11月2日午夜后,中情局将吴廷琰的死讯通知白宮,称吴廷琰兄弟是自杀身亡。南越广播电台则称吴廷琰兄弟被毒杀。很多不清晰或相互矛盾的说法随之产生。保罗·哈金斯将军称吴氏兄弟的自杀方式可能是枪击,或用一名南越军官的手榴弹自爆。杨文明在试图解释时说“由于有关人员疏忽,车内留下了一把枪。吴氏兄弟就是用这把枪自杀的”。[3]

美国方面的反应[编辑]

中情局与南越陆军将领的联络人卢西恩·科奈恩英语Lucien Conein

第二天早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雇员迈克尔·福雷斯特尔英语Michael Forrestal在白宫内阁会议室将报道吴氏兄弟所谓“自杀”一事的电报出示给肯尼迪。据馬克斯維爾·泰勒上将称,“肯尼迪跳了起来,带着我从未见过的惊愕与失望的神色从房间里冲了出去。”据小亞瑟·史列辛格回忆,肯尼迪本以为吴廷琰会安全流亡,但在得知吴廷琰的死讯后感到“忧郁和不安”。肯尼迪随后在备忘录中称这起暗杀事件“实在令人厌恶”,并责怪自己在吴廷瑈指挥政府军查抄舍利寺后批准授权亨利·卡波特·洛奇英语Henry Cabot Lodge, Jr.发动政变的243号电报[3]福雷斯特尔称“这件事撼动了他本人……以道德、宗教事件的形式使他不安。我想它在针对南越的建议方面动摇了他的信心。”[4]肯尼迪的一个朋友在安慰肯尼迪时称“由于吴氏兄弟的独裁统治,没有必要为他们的死感到惋惜”,肯尼迪则回应道“不,他们的处境很艰难,已经为他们的国家尽了全力。”[4]

肯尼迪的反应并没有对吴廷琰的整个统治时期予以同情。有人称肯尼迪本不应该支持这场倒琰政变,且由于政变不可控制,暗杀的可能性总会存在。肯尼迪怀疑吴氏兄弟的自杀论,认为两人实际上双双被暗杀。他推论称作为虔诚的天主教徒,吴氏兄弟不可能自杀,但罗杰·希尔斯曼英语Roger Hilsman辩称吴廷琰和吴廷瑈可能将这次政变视为哈米吉多頓,从而为自杀论辩解。[5]美国官员随即开始怀疑吴氏兄弟的真实死因。在政变军官准备将吴氏兄弟的尸体带到新闻发布会上以宣布政权更替时,中情局特工卢西恩·科奈恩英语Lucien Conein暂时离开叛军总部,在回到住所时接到了中情局驻西贡情报站要求向美国驻南越使馆报告的电话。使馆将肯尼迪的命令转述给科奈恩,要求其找到吴廷琰。科奈恩于10时30分左右返回新山一基地,随后与杨文明展开以下对话:[6]

  • 科奈恩:吴廷琰和吴廷瑈在哪里?
  • 杨文明:他们自杀了。他们之前在堤岸的天主教堂,然后自杀了。
  • 科奈恩:好吧,你是佛教徒,而我是天主教徒。如果他们在教堂里自杀,而神父今晚又在那里主持弥撒,那么这个说法就站不住脚。他们到底在哪儿?
  • 杨文明:他们的尸体在军事总部后面。你想看看他们吗?
  • 科奈恩:不。
  • 杨文明:为什么不呢?
  • 科奈恩:如果一百万人中正好有那么一个人相信你的话,认为他们在教堂自杀了,而据我所见他们并没有自杀且我知道的是另外一回事,那么如果这件事泄露出去,我就有麻烦了。[6]

科奈恩深知如果他看到了尸体上的弹孔和刀痕,他就不能否认吴氏兄弟被暗杀。科奈恩拒绝看到证据,意识到如果知道此事,他的隐蔽性和安全将受到影响,随即回到使馆向华府报告。[6]中情局驻西贡情报站事后获得了吴氏兄弟的一系列照片,证明二人无疑系被暗杀而非自杀。这些照片摄于11月2日10时许,展现了吴氏兄弟在装甲车内横尸血泊的场面。他们身着罗马天主教牧师袍,双手被绑在背后,面部遍布血迹和伤痕,且不断被刀戳刺。这些照片的真实性较为明显,否定了政变将军们提出的“吴氏兄弟自杀”论调。这些照片在售予西贡的媒体机构后传播至全球。其中一张刊登在《时代周刊》上的照片说明为“不用手的‘自杀’”("Suicide" with no hands)。[7]

越南其他[编辑]

吴氏兄弟被杀时,吴廷瑈夫人陳麗春及其长女吴廷丽水英语Ngô Đình Lệ Thủy正在美国加州贝弗利山停留,而吴廷瑈的其余子女仍在南越大叻市[8]其后,这些子女飞赴罗马避难,并得到吴廷琰胞兄吴廷俶主教的庇护,陈丽春后来也前往罗马,从而躲过暗杀。[9]

北越領導人胡志明在得知吴廷琰的死讯后说道:“我几乎不能相信美国人会如此愚蠢。[10]越南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则称:“11月1日政变的结果将会与美帝国主义者的打算相反……吴廷琰是反抗共产主义最激烈的人之一,他会作出任何事情来试图扑灭共產革命。吴廷琰是美帝最能幹的『傀儡』之一……在南越流亡海外反共分子中,没有人有足够的政治资产和能力能让其他人服从。因此,这个政权不会稳定。1963年11月1日的这场政变不会是最后一次政变”。[10]

后续事件[编辑]

吴廷琰的五弟吴廷瑾后来被卢西恩·科奈恩逮捕,并于1964年被处决,而同属吴氏家族的吴廷俶和吴廷练(时任南越驻英大使)则幸免于难。

吴廷琰被杀仅20天后,美国总统肯尼迪即被刺杀。由于两起暗杀事件的时间间隔较短,且美国方面策划了此前的倒琰政变,肯尼迪遇刺一事一度被视为吴廷琰的支持者发动的报复行动。[11]肯尼迪遇刺后,陈丽春在向杰奎琳·肯尼迪发送的唁电中不无讽刺地称“我完全了解你对上帝赐给你这次突来的折磨的感觉”。

吴廷琰被暗杀以后,南越果然未能建立起一个稳定的政府,在他死后的数年中,发生了多次政变,直至1975年南越政权垮台

相關條目[编辑]

注释[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Jones, p. 429.
  2. ^ Karnow, p. 326.
  3. ^ 3.0 3.1 Jones, p. 425.
  4. ^ 4.0 4.1 Moyar, p. 276.
  5. ^ Jones, p. 427.
  6. ^ 6.0 6.1 6.2 Jones, p. 430.
  7. ^ Jones, pp. 430–31.
  8. ^ Jones, p. 431.
  9. ^ Jones, pp. 432–33.
  10. ^ 10.0 10.1 Moyar, p. 286.
  11. ^ 谁刺杀了肯尼迪? 《死亡的三角地带》为你解密. 南方网. 2003-11-19 [2014-08-30].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