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普通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推廣普通話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上海老城一幼儿园(寺旁)墙上的标语:“大家请说普通话,语言文字规范化”。

推广普通话,有时会不规范的简称为推普,指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中國大陸,为了便于不同地区之间的沟通交流,通过采取一系列措施来促进普通话社会应用的推广行为,[1]具有宪法规定的法律地位。[2]其本意是為了預備完全廢除漢字,推行拼音文字汉语拼音),實現「文字改革」。[3][4]目前,由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负责普通话推广工作。[5]推广普通话取得了显著的成绩。現時,中國大陸的广播电视媒体一般使用普通話(广东省广播电视媒体使用粤语较多),大型的公眾活動中也多使用普通話。根据官方调查,中国大陆目前约有半数的民众能用普通话交流,其中城镇居民比例为66%,但同時仍有接近一半中國人不會說普通話。[6][7]然而,推普的目标、限度及方式却受到了争议。

中学校园中张贴的类似推广普通话的标签

历史[编辑]

1911年辛亥革命之后,中国开始系统化地推广国语。1913年,中国读音统一会制定了“国音”系统,它的特点是“京音为主,兼顾南北”,具有入声,史称“老国音”。当时对国语标准音存在争论。一派支持国音,即主张“以京音为主,兼顾南北”,另一派支持京音,即主张“纯以北京话为标准”。1920年,南京高师英文科主任张士一发表《国语统一问题》,主张以北京音为国音标准,这个主张得到认可。1923年,国语统一筹备会决定成立“国音字典增修委员会”,并确定采用北京语音作为标准,称为“新国音”。1932年5月,中华民国教育部正式发布以新国音为准《国音常用字汇》,并指出“所谓以现代的确北平音标准音者,系指‘现代的北平音系’而言,“并非必字字尊其土音”。这标志着现代汉语标准语第一个系统——国语系统的正式形成。[8]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国语被改名“普通话”,取其普遍共通之意。1955年,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在北京举行,确立了推广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的普通话。[9]1956年2月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发布《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该文件明确对普通话做了规定,即“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1994年,推出普通话水平测试。2000年10月31日,中国全国人大通过《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9]

相关法律规定[编辑]

推廣普通話運動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基礎,有《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等作为具体的法律[10]。《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九条规定:“国家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

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与普通话相关的规定如下:

  • 第二条:“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是普通话和规范汉字。”第三条规定:“国家推广普通话,推行规范汉字。”
  • 第四条:“公民有学习和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权利。国家为公民学习和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提供条件。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应当采取措施,推广普通话和推行规范汉字。”
  • 第十条:“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以普通话和规范汉字为基本的教育教学用语用字。”
  • 第十二条:“广播电台、电视台以普通话为基本的播音用语。”
  • 第十三条:“提倡公共服务行业以普通话为服务用语。”
  • 第十九条:“凡以普通话作为工作语言的岗位,其工作人员应当具备说普通话的能力。以普通话作为工作语言的播音员、节目主持人和影视话剧演员、教师、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普通话水平,应当分别达到国家规定的等级标准;对尚未达到国家规定的普通话等级标准的,分别情况进行培训。”
  • 第二十条: “对外汉语教学应当教授普通话和规范汉字。”

官方觀點[编辑]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观点,其认为推广普通话促进了经济、教育、文化的发展,促进了社会的进步,取得了巨大成就。中国将实现“普通话在全国范围内初步普及”。[11]

推廣措施[编辑]

普通话水平测试[编辑]

为了与推广普通话相适应,政府推出了普通话水平测试[12]普通话水平测试由国家普通话水平测试委员会领导,由各省市相关单位实施。普通话水平划分为三级六等,即一甲、一乙、二甲、二乙、三甲、三乙,其中一甲为最高等级。通过测试,应试者可以获得对应的普通话水平证书。[13]截至2009年,中国大陆已有逾3000万人次参加此项考试。[14]

中国政府规定,公务员应使用普通话,[15][16]一般要求达到普通话三级甲等水平。[17]

对于教师岗位,一般需要达到普通话二级乙等水平(语文教师须达到二级甲等水平)。[18]

对于商业、邮政、通信等服务性行业,对于普通话的使用也有相关的法规。[19]

媒體推廣[编辑]

广电总局在2000年到2014年多次发出专项通告,整治地方广电媒体使用方言,比如禁止译制片使用方言,压缩和减少地方方言节目。除广东、上海等少数地方外,全国绝大部分省市方言媒体都非常少,并且播出时段,范围都受限制。例如,上海的上海话节目仅限于少数广播电视节目,理由是“普通话水准下降,方言土语泛滥”。[20][21] [22]

在廣東省珠三角地區,1980年代因考慮到鄰近港澳,要與香港電視節目競爭,加強「政治宣傳」,當局才特別批准廣州電視台南方電視台廣東電視珠江频道使用粵語廣州話[23][24],而並不是出於對本土文化、語言、生活習慣等範疇保育與傳承的考慮。

学校推广[编辑]

比如部分地方和城市,如果有学生在校园内使用方言,会被扣“操行分”,影响班级评比。[25]

推普活动[编辑]

经国务院批准,每年9月份第三周为全国推广普通话宣传周[26]。此外,各地不定期的举行各类普通话比赛。[27][28]

制定宣传口号[编辑]

中國各地的推普口號層出不窮,更不時向民眾徵集推普口號。这些口号往往带有鄙视方言使用者的色彩,并将普通话与爱国主义强行挂钩。[29]

  • 「講普通話,寫規範字」在中小學校內,此標語視為教學目標,也是公共汽车出租车內經常出現的滾動字幕,作為市民的行為守則。
  • 「講普通話,做文明人」
  • 「講普通話從娃娃抓起」「校園內請講普通話」
  • 「说好普通话,迎四方宾客」
  • 「普通话是我们的校园语言」
  • 「不讲方言,不讲脏话,做个合格小公民。」
  • 「我是中国娃,爱说普通话」
  • 「爱国旗,唱国歌,说普通话」
  • 「普通话与素质同在,与形象同伴,与文明同行」

地方政府措施[编辑]

廣西[编辑]

广西自古就是多语言多方言的地区,从广东传来的[來源請求]粤语曾影响甚大。后来,广西自治区政府致力使用行政手段在东南部多个城市实行“推普”政策,在1996年率先把南宁市梧州市公共汽车的南宁白话(粤语的分支)报站取消,南宁电视台、电台等媒体全部禁止粤语,使民众在媒体广播方面也没有了可以借鉴的语言环境。[30]南宁当局也在学校和工作单位内宣传说方言“粗鄙”,使用普通话“文明”。在2001年取消南宁市和2002年取消北海市(市区)的广东电视台珠江频道(珠江台)。2010年底,广西电台经济广播已播出18年粤语白话节目被完全取消。2012年10月,珠江台在梧州市被广电总局禁播。同年12月28日起,广西部分地区有线电视中的广东南方电视台卫星频道(TVS-2)亦突然停播。现在在广西东南部粤语区,粤语已经被边缘化,省府南宁的粤语已经成为濒危语言,取而代之的是带有粤语、壮话混杂口音的“南宁普通话”。而南宁最本土的方言—平话在普通话和粤语的双重打压下,更加被边缘化。

廣東[编辑]

廣州一間中學大門口上的宣傳標語「講普通話,寫規範字」。

广东省在2011年底发布《广东省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规定》,对教育、政府公共服务、公共地方标识、电视广播的语言、中文字及拼音译名的使用等提出诸多限制,例如禁止学校教授“方言”。

廣州[编辑]

石室聖心大教堂使用多年的英文名稱「Sacred Heart Cathedral」被當局改成其認可的以普通話發音的漢語拼音拼寫標準「Shi Shi」。[31]

广州市在1980年代开始,逐渐禁止学校教师使用广州话进行母语教学,改为所有科目必须统一普通话,学校亦不另外设置单独的粤语课程。此举导致年轻一辈不会说,不愿说或者说不准粤语的人数大增。在香港,政府認為母語教學指的是使用粵語教學。但在廣州,教育局局長屈哨兵認為所有市民的母語都是普通話,由父母教會的語言屬於「母方言」(中國語文無此詞彙),家長應對小朋友做好「語言規劃」,教他們學好母語(普通話)和「母方言」(粵語)。由於當局認為所有人的母語均不是粵語,所以所有學校也就不會開設任何粵語課程。[32]

交通工具方面,广州地铁曾多次以各种理由减少粤语报站的时长,甚至在某路线的车厢广播中完全取消。直至今日,其在车厢内的粤语报站仍然非常短,与普通话的广播时长不对等,另外即使使用粵語廣播,其用語也存在大量的直譯問題,如「尾班車」變成「末班車」等;广珠城际铁路在2011年4月开通後不久即取消了粤语广播,直到2012年12月31日开通珠海站後才恢复。

英文用语方面,中共在建政後即取消当时已使用百年的粤式拼音邮政拼音,全部改为国语邮政拼音。直至发明汉语拼音後,再强势推广,令有相当一部分的广州人,因已不识粤语拼音,认为粤语拼音由香港发明,故称其为“香港拼音”。也不知道原来培正以前叫“Pui Ching”而非“Peizheng”,沙面叫“Shameen”而非“Shamian”。一些通用拼法,如“Canton”,同样被统统取消。到了近代,连珠江六榕寺石室也禁止使用英文标注,必须使用汉语拼音。

珠海[编辑]

珠海市在2000年代也取消了珠海电视台的粤语新闻。[33]2011年甚至把公共汽车的粤语也取消,直到民众通过各种方式投诉才在2012年8月恢复。[34]

杭州[编辑]

目前,杭州话在浙江省杭州市也不容乐观,自从推广普通话的政策影响下,导致出现小孩子不会讲杭州话的现象。后来在最近3年,杭州的一些小学也开展了杭州话兴趣课[35][36]。该学校之举引起了大范围的讨论,该学校开展此课程的原因是考虑有三点:一是会说杭州话的孩子不多;二是文化融合中,对地方文化,方言作为一种非物质遗产,应该得到保护;三是我们能做的,就是在兴趣课里将它加以提倡。其中杭州话教授滕军霞还想,课堂完全可以不拘于形式,比如开进社区里,请老杭州来互动,必定能增强教授效果。

推廣普通話先進城市[编辑]

普通話評比[37]

推普与保护方言的关系[编辑]

对于推广普通话与保护方言二者之间存在争论,许多人担心推普会导致方言缺失。[38]有人认为,保护方言属地方保护主义,不利于推普[39]。但也有人认为,保护方言与推广普通话相辅相成,并不矛盾。[39]可是在城市地区普通话交流能力已不成问题的当下,竟然还在学校里执行强制推普,不免让人觉得有人要在暗地里消灭各地方言。

评价[编辑]

正面评价[编辑]

  1. 大力推广、积极普及全国通用的普通话,有利于克服语言隔阂,促进社会交往,对社会主义经济、政治、文化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2. 随着改革开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社会对普通话的客观需求日益迫切,推广普及普通话,营造良好的语言环境,有利于促进人员交流、商品流通和建立统一的市场。
  3. 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多方言的国家,推广普及普通话有利于增进各民族各地区之间的交流,维护国家统一,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
  4. 语言文字是文化的重要载体。语言文字能力是文化素质的基本因素,推广普及普通话是大陆各级各类学校素质教育的重要内容。
  5. 信息技术水平是衡量国家科技水平的标志之一。语言是最主要的信息载体,语言文字规范化是提高中文信息处理水平的先决条件。推广普及普通话和推行《汉语拼音方案》有利于推动中文信息处理的发展和应用。[40][41]

负面评价[编辑]

在中国大陆,普通话具有标准汉语的法定地位。由国家机器保障其推广使用,具有天然强势。而中国现存的自然语言又十分丰富,部分语言又处在发展活跃期。推广普通话与现存自然语言之间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冲突。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在确立普通话地位的同时亦保护少数民族语言文字,[42]但是并不保护汉语方言,使得矛盾集中体现在推广普通话与汉语方言保护方面。而方言的湮灭不利于文化多样性的保护,[43]但是国家机器只有推广普通话的义务,却没有保护方言的义务,导致家庭和社会被迫担起保护方言的责任。虽然中国大陆官方表面上无意“消灭方言”、“打压方言”,但是由于普通话的强势推广,尤其是在校园里排除方言,使方言发展环境不断压缩。这实际上引起了地方主义反弹。
在推广普通话的强势影响下,部分地区出现孩童不会讲方言的状况。[44]甚至出现了以推广普通话为借口限制其他语言的极端行为[45]。并在地方主义较强势的地区造成了一定的地域隔阂,出现普通话使用者与方言使用者相互歧视、贬低的情况。在地方主义强势的这些地区,民众不得不认为许多推普的行为,尤其是在幼儿园、学校里排除方言之类,是歧视地方文化、灭绝地方方言的做法,因而发起保护本地语言文化的活动以反对苛政。
另普通話也被中共拿來做為提倡愛國主義的工具之一而飽受爭議。[46] 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7條表明語言上的「少數人」同樣享有「使用自己的語言的權利」,但是截止201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尚未批准该公约。[47][48]

其他华语地区的普通话普及情况[编辑]

  • 中華民國政府過去在臺灣強推,甚或用激烈政策(如《廣電法》22 條限制電台使用地方語言比例)推行國語,並使之成為台灣人的生活語言。台湾的国语运动已使絕大部分台灣人掌握國語(有估計約 90%),如台灣不少大都市的車站,國語的使用程度超過40%[49]。台灣雖然已經廢除國語運動、改行推廣母語,但是國語取代母語的趨勢仍然無法停止;許多年輕人的母語變成國語,[49]尤其以客家原住民中國外省族群的年輕世代中更加明顯,而原本臺灣人主流語言台語亦面臨大量年輕人不通曉、或長期被非台語族群汙名化,而瀕危。現代臺灣社會大量缺乏台語客語原住民語的使用環境,大多數人以國語、外語為第一、二的溝通語言,加上政府語言政策顢頇、主流社會仍受國語、國語文用字習慣影響,而使傳統母語、俗語文加速式微。有鑑臺灣人母語能力一代一代地變差,加上近十多年來,本土社團不斷推行,許多台灣母語也有相關的考試、認證和政策;但仍有學者預估,台語恐於21世紀消失[50]
  • 香港大部分學校的中文科用粵語教學,另設普通話語言科(普通話科)讓學生學習,其他科目則大多使用粵語或英語教學。香港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於2007年通過撥款2億港元,在香港中小學推行「用普通話教中文試驗計劃」,預計有160間學校參與。[51]語常會主席田北辰稱如果學校有足夠的師資和專家支援等條件,使用普通話教中文有助改善學生的寫作能力,[51]但有人質疑「普教中」的教學成效,[52]有小學校長認為普教中「不是用最熟悉的母語去學,事倍功半」,「是為了經濟利益與政治因素,卻可能不利於學生的全人發展」。[53]
    • 本地香港人一般不會在日常生活中使用普通話溝通(通常只會在跟大陸人和台灣人打交道的時候才會用到普通話),許多大陸新移民亦轉用粵語交流。香港一般中文文件通常以語體文撰寫,能以普通話和粵語唸讀;但香港民間也有使用僅能以粵語表達的粵語字,形成了一種獨有的香港本土文化
    • 香港音樂中,不少流行樂曲有普通話、粵語兩種版本。
  • 澳門澳葡時期,官方語言雖為葡語,但葡語在澳門民間並不廣泛,且葡語在世界上流通程度不如英语,故澳門民間仍以粵語為主要語言。1999年澳門回歸後,中國政府才開始在澳門推廣普通話。但澳門方面也跟同樣以粵語為主要語言的香港一樣,粵語字仍在澳門坊間經常使用。但澳門人的普通話水平普遍比香港人高。
  • 香港的電視節目中,雖然有許多廣東話發音的節目,但電視字幕仍以語體文中文顯示。
  • 新加坡也积极推广华语,不过主要對象是華人,新加坡英语的影响力没有动摇。講華語運動推行了30年後,雖然用方言(新加坡最主要的華語方言是福建話潮州話)的人數大減,可是當中很多人卻是改為使用英語。[54](因為新加坡方言眾多,除了華語外,還有馬來語泰米爾語等,新加坡當局為了統一方言而推廣英語。)
  • 今天,馬来西亚華人的主要語言基本上還是華語,然而,家庭與社會的結構變遷、國家語言政策,甚至是語言之間的競爭,都讓溝通語言的選擇出現不小的變化。

相似的運動[编辑]

随着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影响力扩大,世界各国(尤其欧美)的中华文化的爱好者越来越多,众多外国人纷纷學習中文和汉语普通话,並到中国留学、旅行、生活。

在国外,也出现过类似的现象,但是总体对少数民族语言和本土方言保护良好,往往这些语言成为该地的官方语言的一种。除了一些人数非常少、经济较落后的地区的语言无法维持外,基本保存良好。

但是也有一些国家和地区对待少数民族语言和本土方言比较粗鲁,后来当人们有了意识后,才开始去保护。

  • 法国在历史上曾经打压的普罗旺斯语。目前花大量财力物力保护。
  • 西班牙曾经对加泰罗尼亚语也有打压。目前已经废除加泰罗尼亚语的歧视政策,加泰罗尼亚语目前恢复良好。
  • 日本政府对愛奴人琉球人采取强制的同化政策,甚至一度禁止使用琉球语。琉球语(冲绳语)现已面临濒危处境。[55]愛奴语的情势也不容乐观。
  • 十八世紀時,由於英國激烈於基礎教育打壓愛爾蘭殖民地的愛爾蘭語,加上愛爾蘭大飢荒的影響,使得許多愛爾蘭人改用英語。雖然愛爾蘭獨立後在學校進行愛爾蘭語教育,但成效不彰。2006年,愛爾蘭語區的人口,僅佔愛爾蘭人口的2.1%。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国务院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
  2. ^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九条:“……国家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
  3. ^ 「推廣普通話的目的……同時也是為實現漢字的根本改革——走世界文字共同的拼音方向準備條件。」曹夫昂,文字改革工作問答。上海:上海教育工作社,1980年5月,第33頁。
  4. ^ 「偉大領袖毛主席在一九五一年指示我們:『文字必須改革,要走世界文字共同的拼音方向。』毛主席又指出,漢字的拼音化需要做許多準備工作,在實現拼音化以前,必須簡化漢字,以利目前的應用。一九五八年,毛主席還指示我們:『一切幹部要學普通話。』毛主席的這些指示,是我國文字改革的指導方針。」摘自署名文華的文章〈文字必須改革〉,刊於《人民日報》1973年7月6日第三版。
  5. ^ 职责、历史沿革 委领导
  6. ^ 教育部:近半数中国人不会说普通话.解放日报.2005年5月10日
  7. ^ 超过半数中国人能用普通话与人交谈
  8. ^ 三大语文运动与现代汉语规范化
  9. ^ 9.0 9.1 我的年度记忆:1955 大家学说普通话
  10. ^ 王培英.论宪法关于“国家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的规定.北京市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1年 第03期)
  11. ^ 纪念汉字简化方案决议和推广普通话指示发布50年
  12. ^ 韩其洲:国家普通话水平测试回顾与展望
  13. ^ 普通话水平测试实施办法(试行)
  14. ^ 15年全国逾3000万人次参加国家普通话水平测试
  15. ^ 北京市2010年内实现9成公务员普通话达标
  16. ^ 陕西商洛要求50岁以下公务员讲普通话
  17. ^ 公务员普通话要三甲以上
  18. ^ 普通话水平测试报名
  19. ^ 山东:教师和公共服务行业人员须参加普通话等级测试
  20. ^ “电视限制方言”掀观点交锋.新国学网.2006年4月18日
  21. ^ 上海部分场合限制方言使用 不增设方言新闻节目.新華網.2006年02月23日
  22. ^ “电视限制方言”掀观点交锋.新国学网.2006年4月18日
  23. ^ 廣州電視台或改用普通話廣播惹爭議. 香港电台. 2010-07-07 [2012-04-25]. 
  24. ^ 广州电视台可能被迫转用普通话广播惹争议. RFI. 2010-07-07 [2013-01-29]. 
  25. ^ “推土式”推普
  26. ^ 沈阳开展第六届推广普通话宣传周活动.星辰在线.2003年12月25日
  27. ^ 普通话大赛25日26日举行
  28. ^ 省级机关举行普通话大赛
  29. ^ 推普口號
  30. ^ 推普的“南宁现象”. 羊城晚报. 2010-07-13 [2011-07-25]. 
  31. ^ 石室景点译“SHI SHI”网友齐声说“不妥”. 羊城晚報. 2010-10-27 [2013-03-07]. 
  32. ^ 母語規劃. 新聞日日睇新浪微博官方帳號. 2012-1-10 [2013-03-11]. 
  33. ^ 恢复粤语新闻兼顾“两头”. 中广网. 2009-02-24 [2013-03-11]. 
  34. ^ 珠海公交今起恢复粤语报站. 珠海特区报. 2012-08-01 [2013-03-11]. 
  35. ^ 省府路小学:“杭州话”社团9月13日开班 浙江在线
  36. ^ 杭州一所小学开出了杭州话兴趣课 杭州网
  37. ^ 推廣普通話先進社區
  38. ^ “推普”不该导致方言缺失,人民网
  39. ^ 39.0 39.1 保护方言是否影响“推普”?,扬州网
  40. ^ 第八届全国推广普通话宣传周知识讲座
  41. ^ 关于印发首届全国推广普通话宣传周宣传提纲、宣传口号的通知
  42. ^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条“……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都有保持或者改革自己的风俗习惯的自由。”
  43. ^ 中国青年报:限用方言是对文化多样性的漠视
  44. ^ 上海囡不会上海话 学说竟要靠书籍
  45. ^ 武汉公司禁讲方言引争议 讲一句武汉话罚十元
  46. ^ 为什么说推广普通话也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47. ^ 中国人权告急 国际社会“不寒而栗”
  48. ^ 中国逾百学者促人大批准权利公约
  49. ^ 49.0 49.1 洪惟仁, 台灣的語言政策何去何從, 淡江大學. 2002 [20140202] (論文發表於各國語言政策學術研討會――多元文化與族群平等)
  50.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hlYJSCOOiM 台語漸式微 學者:21世紀恐消失, FTVNEWS 民視新聞
  51. ^ 51.0 51.1 《4年用2億 試普通話教中文》,香港《文匯報》,2007年10月31日。
  52. ^ 鄧城鋒。《關於「普教中」討論的反思》,《基礎教育學報》,第17卷第2期,2008年。
  53. ^ 《「大勢所趨」下的紛紜意見》,載於www.hkptu.org.hk。
  54. ^ 《新加坡华语之路30年》,新華網,2009年4月10日。
  55. ^ 邓佑玲.语言濒危的原因及其复兴运动的方向——以琉球语为例.《中央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第33卷第4期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