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銷員之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推銷員之死》(Death of a Salesman)是劇作家亞瑟·米勒劇本,完成於1949年,是一部相當具有影響力的二十世紀戲劇。這部劇作被視為是一場對在資本主義下的美國夢相當嚴苛的批評,同時也讓米勒以及劇中主角「威利·羅曼」(Willy Loman)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推銷員之死》在演出之後大受好評,贏得了1949年的普立茲獎,讓米勒成為美國的全國性作家。

劇情簡介[编辑]

《推銷員之死》的主角威利·羅曼是一位逐漸在現實生活中失去事業能力的推銷員。威利做事態度強調熱心誠懇,並具交友能力,亦曾一度聞名於整個新英格蘭,經常長時間開車四處兜售。他兩個兒子畢甫(Biff)與哈比(Happy)讓他在鄰里間引以為傲,他的妻子琳達(Linda)則每天都可愉快微笑。可是,很不幸地,隨著時間過去,現在他的生活逐漸失控。

威利已辛苦工作了半生,且應要退休,享受物質富裕的生活。可是在出現一連串人格解體(depersonalization)與情境重現(flashback)等精神症狀後,他在電話中不斷失去與過去顧客的交易,也失去了長途駕駛的能力。的確,威利前功盡廢:他被一個年紀與他兒子相若的後生晚輩炒魷魚,被迫要向以前的競爭同儕查理(Charley)貸款過活;他所有的老朋友與顧客都忘記他。他34歲的兒子,畢甫,並沒有跟上父親所走過的路,小兒子哈比則總是成日無恥撒謊,假裝成一個完美的羅曼家子嗣。同時,死對頭查理(威利曾經對他的兒子說,這傢伙並不討人喜歡)卻成為了成功的生意人,查理的兒子伯納德(Bernard)年幼是一個不耀眼的書蟲,長大後卻成為出色的律師。此外,威利在一次商務旅行中出軌,還讓畢甫失去了對他成為父親的信心。最後,威利不斷被死去的兄長班(Ben)的回憶所糾纏,班曾在早年前往非洲時說過:「…只要我能夠走到外頭,我就能變得有錢!」(And when I walked out, I was rich!)這句話不斷在他心頭縈繞,因此即使畢甫與哈比在家束手無策,威利還是打算設法解決目前困境。

這部劇作的結構使用了意識流的手法:威利不斷在他的客廳、下舞台、前舞台以及在虛幻的過去中,還有在想像中與班的對話中移動。米勒透過這些不同的狀態,更細膩、完整展現了威利的夢境以及在人生中的現實,以及讓角色出現在溫暖以及惡劣的燈光下,比較出角色的各種面向,最後鋪陳出整個完整的故事,不讓觀眾對任何角色做出某一種固定的評價。

最後問題的底層慢慢浮現了。威利相信、強調要成為受人喜歡的人,最後必能夠為他帶來完美的成功,而不是什麼困難的夢想,他一直保持著這樣的想法,而且決不放棄。他的兩個兒子不但要受人喜歡,而且還要相當英俊。就威利角度來看,這樣的人格特質應該是人人都需要的。他以這樣的態度教導他的兒子,結果令他的兩個兒子以為機運會自動降臨到他們身上。當然,現實生活並不是這麼的仁慈,兩個兒子最後都沒有辦法爭取機會,從事讓人尊敬的工作。威利發現了他自己與他的兒子都失敗,於是更加快腳步,將希望放在他的兒子身上:他或許無法成功,但是兒子們或許可以;他的悲劇性缺點(tragic flaw)就是在他從不懷疑這樣的夢想是否有可能實現,哈比同樣對此毫不懷疑,他繼承了父親的態度,並且在第一幕的最後,遊說畢甫,說他貸款後可快速致富。但是當畢甫嘗試去貸款時,他發現父親的缺點,他們在劇中互相叫罵:畢甫不斷指責父親的精神疾病,威利則說畢甫只是在浪費生命、虛擲光陰並且傷他的心。姑且不論這一場言詞戰爭對於他們的未來有何幫助,最後當畢甫打算放棄時,他含著眼淚說:「請你把那虛假的夢拿去燒掉,免得出事好嗎?」(Will you take that phony dream and burn it before something happens?)威利深受感動:因為畢甫仍然還是關心著他。

班突然出現在威利面前,和威利討論如果畢甫離家的話,到底能夠走得多遠,班說,畢甫可以先得到兩萬美元—那正是威利人壽保險上的數字。兩人說著說著進入狂喜,突然,鄰居都在爆炸聲中驚醒,而這爆炸聲正來自威利的車:威利這位推銷員,以一種最莊嚴而且最荒謬的方式,用他的人生「換來」、而非是在他的人生中賺取家庭經濟的獨立。此刻,觀眾以及少數參與威利·羅曼喪禮的賓客,此時便不斷打量著他的墓丘,思索著他是一位怎樣的人,以及他的夢想,究竟值不值得。

附註[编辑]

本詞條主要根據英文版維基百科內容編寫,作品中人物譯名與對話,根據張靜二《亞瑟·米勒的戲劇研究》(1989年,台北:書林)中所使用的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