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禁藥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在人类体育中提高成绩药物的使用一般被(特别是比赛组织者)称为服用“兴奋剂”或“禁药”(英语:doping)。类似的有“違規增血”(英语:Blood doping输血或使用紅血球生成素(EPO))。利用药物來提高成绩被大多数国际体育组织包括国际奥委会认为是不道德的。反興奮劑當局表示,使用提高成績的藥物違背了“體育精神”。禁药的原因主要是提高成绩药物对健康的危害。

历史[编辑]

斯堪的纳维亚的神话裡提到狂戰士饮用一种用毒蠅傘蘑菇制作的混合物“butotens”後,可提升体力十几倍,但有精神错乱的危险。

非洲南部的原住民在原住舞蹈及祭祀儀式中所使用的酒精飲料稱為dop,這個單詞為禁藥doping字彙的起源。

禁止種類[编辑]

體育禁藥是無醫療需求下使用才算違規,有醫療需求者可以豁免。

人體可自然生成[编辑]

這些是血液檢驗超出正常水準才視為違規。

同化類固醇

紅血球生成素

人體無法自然生成或非藥物行為[编辑]

這些是血液檢驗為陽性視為違規。

Benzedrine(一种苏醒剂)

非醫療用途的輸血

基因改造與血液重注等新科技,形同「隱形禁藥」,更難查出,也無有效的防治作法。

因禁藥引起的事件[编辑]

1988年汉城奥运会[编辑]

班·強生,和他同時比賽的也有5個在之後發現使用興奮劑。

前东德[编辑]

當時運動員有很多使用禁藥獲得成績,兩德統一後這個事件才被大眾知道,有些運動員因此在身體上付出很大的代價。

現今[编辑]

奧運[编辑]

從1968年開始,幾乎每屆奧運都有和禁藥有關的事件(除1980年,但可能存疑,因為沒有全部都藥檢),被剝奪的獎牌(16面獎牌是之後獲得清白或申訴成功才得以保留)大多和禁藥有關,只有3面是比賽上不當行為(如:拒領獎牌,攻擊或辱罵評審、裁判、其他參賽者,使用帶有政治、歧視物品)或身分欺詐(如:謊報年齡或異裝參賽)而造成。

至2014年,有52個國家共查獲141起違規,其中俄羅斯11項就有10項以此換取獎牌。

就項目而言,共20項目,前七嚴重的項目是田徑舉重馬術越野滑雪、角力、自行車。

就用藥種類而言,一共47種,其中16起違規是類固醇。其他違規如拒絕或逃避藥檢、企圖竄改藥檢結果(共3起),捲入BALCO醜聞(3起),2012年更是起出16起案例是「生物護照」異常。

2016年5月18日,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IOC)主席托馬斯·巴赫提出警告說,使用禁藥已達「前所未見的犯罪程度」,而涉及禁藥的運動員和協會面臨重則終身禁止參與奧運,輕則禁賽當年的里約奧運

而為了使2016年里約奧運「最乾淨」,因此將2008、2012奧運樣本以「最新技術」來「重驗」,結果54名可能用禁藥但在當時沒被抓到,如果成真,可能引起下列結果:(但目前還沒做出更動)
1.俄羅斯可能丟失其2008年奧運9面獎牌給其他人。
2.尤塞恩·柏特因為隊友使用禁藥而被連坐失去2008年奧運4*100接力金牌。

同樣道理,在2018年平昌冬奧前,也可能將2010、2014的樣本以一樣的方式處理。

不只奧運,因殘障人士在二次大戰後增加而衍生出來的殘奧會也有禁藥的問題,只是嚴重度不如健全人版本。

田徑[编辑]

2015年8月2日,國際田徑總會外洩的大量血檢資料共12359份資料、超過5千名選手的血液檢驗結果顯示:2001至2013年間,七分之一的選手可能使用禁藥,獎牌得主更高達三分之一可能使用禁藥,卻連最基本的收回獎牌或禁賽處分都沒做,讓國際田徑總會被批可恥及背叛了守護公平運動的職責。

情形如下:

俄羅斯較多,該國隨後被暫時全面禁賽並失去兩個比賽的主辦權。

涉嫌名單除俄羅斯,也有美國烏克蘭等國的人。

雖然有些名人不在涉嫌名單如Usain Bolt、Mo Farah、Jessica Ennis,但這些資料的外洩讓田徑界無光,禁藥醜聞就從這件事情連環爆至今。

自行車[编辑]

藍斯·阿姆斯壯在2013年1月14日承認七屆環法冠軍都使用禁藥,不僅被剝奪頭銜並遭到終身禁賽、影響到其他項目如鐵人三項連帶禁賽4年,也讓他從1996年罹患發現癌症第3期卻奇蹟康復後給與很多人鼓勵和啟發蒙上陰影,還凸顯出自行車界普遍使用禁藥而大受打擊,自行車項目一度有從奧運被剔除的危機。

不只如此,弗洛伊德·蘭迪斯揚·烏爾里希泰勒·漢密爾頓等知名人物也承認用藥。

2015至今俄羅斯禁藥醜聞[编辑]

世界反禁藥組織公布了一份報告,指控俄羅斯政府和藥檢單位合謀長期捏造俄國運動選手的禁藥檢驗報告,2012年倫敦奧運賽事中有5名俄羅斯的田徑選手涉嫌服用禁藥,其中包括了800公尺競賽的金牌和銅牌選手,更建議對5名選手與5名教練終身禁賽,該國田徑隨後被暫時全面禁賽並失去兩個比賽的主辦權。

2016年5月,莫斯科反禁藥實驗室前主管坦承,在2014年冬季奧運期間,俄國涉及拿過關的的藥檢樣本將使用禁藥選手送檢的藥檢瓶掉包,索契實驗室牆壁上的一個隱秘小洞是管道之一。

此外,如果2014年冬季奧運禁藥案屬實,可能完全無法參加2016年奧運

2015年至今肯亞禁藥醜聞[编辑]

肯亞由於國內嚴重欠缺藥檢技術與設備,其田徑賽成績近年一直廣受質疑。

肯亞是體育強國,長跑項目世界聞名;但在2012至2015年,已經有超過40名肯亞田徑選手因為禁藥問題遭到禁賽,令肯亞的體育聲譽蒙羞。

肯亞總統在2016年4月簽署反禁藥法案,但目前仍在觀察名單。

危害[编辑]

懲處[编辑]

除了涉及禁藥的人剝奪成績及禁賽處分外,自身名譽也會掃地。

國際賽懲處初犯為最輕警告至最重禁賽4年,若發現為累犯或長期使用禁藥被查獲可至終身禁賽(之後若能減輕也是至少4到8年)。

另外如果主動提供、販賣禁藥給運動員的醫師、教練等,通常也會面臨最重終身禁賽、最輕禁賽4年的處分。

團體賽的部分違規處分如下:

  1. 團體人數少時,一人用藥即褫奪團體獎牌。
  2. 團體人數多時,用藥比例低僅剝奪個人獎牌,用藥比例高則褫奪團體獎牌。

同時也會設立一些條款,除了當事人,其他如教練、醫生與其他與當事人相關的人士也會受到懲處。

並同時鼓勵在證據充分下秘密舉發別人使用禁藥

另外,同時因為如品牌代言等利益都會失去,所以有些人實力已沒落也不會嘗試用藥,來維護從運動場退休的生活。

反兴奋剂组织和立法[编辑]

各國均設有反禁藥組織及實驗室。

药检[编辑]

有尿液檢檢查和血液檢查。

但還是有些是當事人自己承認(如:泰勒·漢密爾頓在2004年奧運)、當事人的親信揭發或不相信其未用禁藥(如:大衛·華許相信藍斯·阿姆斯壯使用禁藥,而弗洛伊德·蘭迪斯等人說出他用藥的一切)才被大眾知道。

以及有些是因為當時技術落後,例如:是否用EPO或輸血是測血比容,使用者可以用注入生理食鹽水達正常檢驗結果,或藥檢單位成效不彰(如收受賄賂),後者直到這些事情遭人外洩才被發現。

但是以尿檢為例還是有迴避的作法:

尿液樣本替代

利尿劑

輸血

生物護照[编辑]

運動界用此技術來打擊禁藥,生物護照是當前世界反禁藥鬥爭的又一「新武器」。它是指對能間接反映禁用物質和方法作用的一組生物指標進行長期不定期檢測,收集數據建立資料庫,從縱向水平上分析、對比,通過生物指標的變化判斷運動員是否違禁。簡單來說,一些禁用物質在較短時間內可代謝乾淨,這時傳統的直接興奮劑檢查(如尿檢)就無法查出,而禁用物質對人體的影響和作用將持續較長時間,這體現在人體的某些生理指標會發生波動。生物護照項目可通過對運動員的相關生理指標進行長期監測,通過波動間接地確定運動員是否違禁。

生物護照是對運動員各項生物學指標的記錄。一段時間內,將生物指標採集,例如造血細胞,正常情況下有正常值,檢測的過程中發現細胞大大增加了,如果連續地看到有正常以及不正常的情況,就說明有可能使用違禁藥物。常規的做法都是隨機挑選,有的藥物是6小時或是8小時內起作用,過了時間就查不到,用「生物護照」就可以避免這種漏洞。

生物護照,其實是運動員的一個電子生物信息記錄,裡面收集了每位運動員的血液樣本和尿樣,以此設置一個醫學資料庫,將血液資料與類固醇資料相結合,與比賽後採集的運動員的血樣和尿樣相比較。進行長期不定期檢測,收集數據建立資料庫,從縱向水平上分析、對比,通過生物指標的變化判斷運動員是否違禁。如果檢測到任何不正常的變化,那麼就可能是服用興奮劑的信號。

但是會有一些缺點,例如:雖然這一舉措彌補了一些傳統興奮劑檢查手段的不足,但因其是在不能確定運動員具體使用了何種禁用物質或方法的情況下,直接判定運動員「嗑藥」,故而讓很多國家一直持觀望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