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摩西·达扬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Moše Dajan (1978)

摩西·戴陽希伯來語משה דיין‎,1915年5月20日-1981年10月16日),以色列政治家军事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失去一眼,而有「獨眼戴陽」之稱。

曾任以色列國防軍參謀總長、第5任國防部長、第4任外交部長。

早年生平[编辑]

幼年時的戴陽和他的雙親

戴陽於1915年5月20日出生於巴勒斯坦加利利海附近的基布兹(屯墾區)「德加尼亞·阿勒夫英语Degania Alef」,當時受鄂圖曼帝國統治。他的父親希墨爾·戴陽英语Shmuel Dayan和母親黛美拉(Devorah Dayan)是扎什基夫的烏克蘭猶太移民。基布兹「德加尼亞·阿勒夫」有11名成員,是第一個基布茲,並將成為以色列國的一部分。

摩西·戴陽是德加尼亞出生的第二個小孩,僅次於吉迪恩·巴拉茲(Gideon Baratz ,1913-1988)。[1][2][3]。他被命名為摩西,為了紀念Moshe Barsky,他是德加尼亞的第一個在阿拉伯襲擊中喪生的成員,他在戴陽的父親為他服藥後死了。[4] 不久後,戴陽的父母搬到了納哈拉爾英语Nahalal村,這是第一個成立的自耕農合作社英语moshav。戴陽進入了那裡的農業學校。

戴陽是個猶太不可知論者英语Jewish atheism[5][6] 他能說希伯來語,阿拉伯語和英語。

戴陽早年就讀於希伯来大学坎伯利参谋学院学习军事

早年軍事生涯[编辑]

戴陽(左)和 葉茲哈克·沙德葉加爾·艾倫(右)在哈尼泰英语Hanita的合影,1938年

14歲時,戴陽參加了猶太防衛組織哈加納(Haganah ,希伯來語「防衛」之意)。1938年,哈加納成立自己的野戰小隊,由葉茲哈克·沙德英语Yitzhak Sadeh統帥,沙德選出戴陽和葉加爾·艾倫英语Yigal Allon這兩名小隊長擔任他副手,以色列建國後艾倫成為戴陽的政治對手。他加入了英國組織的非正規的編外警察並領導了一個小型機動巡邏隊(MAN)。他的一位心目中軍事英雄是英國的親猶太復國主義情報官奧德·溫格特英语Orde Wingate上尉,在溫格特的指揮下,戴陽曾參加過幾次特殊夜間行動英语Special Night Squads

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的1939年10月,哈加納被非合法化。參與Yavne'el英语Yavne'el秘密軍官培訓課程的戴陽也被英國當局逮捕。他在被監禁10年後被判有罪。1941年2月16日,由於哈伊姆·魏茨曼在倫敦的介入後,他們全部獲釋。[7]

戴陽被分配到一個由澳大利亞領導的小型偵察特遣部隊,其中還包括「帕瑪奇英语Palmach」(突擊隊)成員和阿拉伯嚮導,[8]為了準備盟軍入侵敘利亞和黎巴嫩而成立,隸屬於澳大利亞第7師英语7th Division (Australia)。該單位使用他住過的哈尼泰英语Hanita基布茲作為前方基地,戴陽經常穿著傳統的阿拉伯服飾滲入維希法國控制的黎巴嫩,進行秘密監視任務。

1941年,戴陽參加敘利亞-黎巴嫩戰場,與維琪政權下的法軍交戰。在戰爭中遭子彈射入,失去左。人称「独眼将军」。

軍事生涯[编辑]

1947年,戴陽被任命為負責阿拉伯事務的哈加納總參謀部,特別是招募特工,以獲取有關巴勒斯坦非正規阿拉伯部隊的信息。[9]在1948年4月14日,他的兄弟佐里克在戰鬥中喪生。4月22日,戴陽在新征服的海法負責廢棄的阿拉伯財產。 為了製止失控的搶劫,他命令軍隊可以使用的任何東西都存放在哈加納倉庫中,其餘的則分配給猶太人的農業定居點。[10]5月18日,戴陽獲得了約旦河谷部門的指揮權。在一場長達9小時的戰鬥中,他的部隊阻止了敘利亞在加利利海以南的前進。[11]

第89營[编辑]

6月,他成為第89營的第一任營長,該部隊是沙德的裝甲旅麾下部隊。他從其他部隊招募志願者的方法,如Golani和 Kiryati旅,引起了指揮官的投訴。[12]1948年6月20日,他麾下一個連隊的兩名軍人在對抗伊爾貢成員的過程中遇害,他們試圖將武器從停在克法維特金英语Kfar Vitkin阿爾特勒納號英语Altalena上岸。在但尼作戰行動英语Operation Danny期間,他帶領他的營在盧德進行了一次短暫的突襲,其中有九名成員陣亡。他的營被轉移到南部,於7月15日在那裡攻下了阿拉伯村子卡雷希英语Karatiya,臨近法魯雅英语Al-Faluja

1948年第一次中東戰争爆發後,戴陽負責約旦河谷的防禦,為以色列的勝利做出重大貢獻。1953年出任參謀總長,並指揮了第二次中東戰爭。1958年卸下參謀總長職務後,戴陽投身政界。

1959年,戴陽退役一年後加入以色列地工人黨,受戴维·本-古里安領導。在選舉中當選議員,並出任農業部長直到1964年。1965年,戴陽追隨本-古里安支持者從以色列地工人黨退出,加入了以色列全國名單黨英语National List(Rafi)。艾希柯總理並不喜歡戴陽。然而隨著1967年局勢開始緊張,艾希柯任命了具有魅力和高人氣的戴陽出任國防部長,並將以色列全國名單黨納入聯合政府。

1967年到1974年間,任職以色列国防部长;1977年至1979年任外交部长,参加了大衛營協議第二次中东战争期间,他提出了后来實證為极其出色的达扬计划第三次第四次中东战争期间,他都以國防部長身分領導以軍。

自著有《西奈战役日记》和自传、回忆录等。

戴陽死于心脏病

轶事[编辑]

2005年,摩西达扬所使用的眼罩在eBay上以7.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13]

註釋[编辑]

  1. Morris, Benny. Righteous Victims. Vintage Books. 2001: 684. 
  2. Shabbatai Teveth. Moshe Dayan: the soldier, the man, the legend. Houghton Mifflin. 1973: 1. 
  3. Jewish Women's Archive: Miriam Baratz
  4. Taslitt, Israel Isaac. Soldier of Israel: the story of General Moshe Dayan. Funk and Wagnalls. 1969: 8. 
  5. Giulio Meotti. A New Shoah: The Untold Story of Israel's Victims of Terrorism. ReadHowYouWant.com. 2011: 147. ISBN 9781459617414. Even atheist and socialist Israelis like David Ben-Gurion, Moshe Dayan, and Golda Meir were marked by the stories and legends of King David and the prophets. In other words, their lives had been shaped by Hebron. 
  6. Tariq Ali. The Clash of Fundamentalisms: Crusades, Jihads and Modernity 2. Verso. 2003: 10. ISBN 9781859844571. Ben-Gurion and Moshe Dayan were self-proclaimed atheists. 
  7. Teveth, Shabtai (1974) Moshe Dayan. The soldier, the man, the legend. Quartet Books. ISBN 0-7043-1080-5. Pages 124–36.
  8. Major Allan A. Katzberg (US Marine Corps), 1988, Foundations Of Excellence: Moshe Dayan And Israel's Military Tradition (1880 To 1950) (globalsecurity.org). Access date: 25 September 2007.
  9. Dayan, Moshe (1976) Moshe Dayan. Story of my Life, William Morrow. ISBN 0-688-03076-9. Page 80.
  10. Teveth. Page 159.
  11. Story of My Life, pages 88, 89. Moshe Montag received me courteously but with little enthusiasm.
  12. Teveth. Pages 170–172.
  13. Moshe Dayan's eye patch on sale. BBC News. 25 July 2005. 

相關書籍[编辑]

  • Lau-Lavie, Naphtali. Moshe Dayan – A Biography, Dodd Mead, 1969, ISBN 978-0-396-05976-9
  • 納夫泰里·勞拉維(Naphtali Lau-Lavie),謝士楷譯,《戴陽傳》,臺北:七十年代出版公司出版,1971年2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