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大屠杀 (云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云南丽江红太阳广场毛泽东塑像(1969年文革时期建造[1][2]

本条目是关于文化大革命期间(1966年—1976年)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云南省屠杀事件。1966年8月,云南镇雄县发生的屠杀事件是最早的云南文革屠杀事件之一,造成10人死亡[3]。1968年1月爆发的“赵健民云南特务案”中,时任云南省委书记赵健民康生等人诬陷为“叛徒”、“国民党特务”而遭非法关押8年,该案引发了1.5万余起冤案、假案,牵连上百万人,到1969年共有1万7千余人被打死、逼死[3][4][5][6][7]。与此同时,在“滇西挺进纵队”一案中,1968年1月一次屠杀就有至少200余人死亡,该案件此后与赵健民案捆绑挂钩[8][9][10][11]。1975年7-8月,在针对回族民众的沙甸屠杀事件中,共有1600余人死亡[3][12]

云南省是文革期间大屠杀情况最严重的省份之一,依据其中77个县的公开县志,文革期间云南各县平均非正常死亡81人、共死亡1万余人,但有学者指出其它文献综合显示实际有2万2千余人死亡[13][14]。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拨乱反正改革开放启动,中共中央云南省委为部分云南大屠杀事件中的受害者进行了平反[7][12][15][16]

历史背景[编辑]

政治清洗[编辑]

1966年5月,毛泽东等人在中国大陆发动了文化大革命。1968年1月中旬,云南文革运动混乱,时任云南省委书记赵健民昆明军区等军内外的几位负责人一同飞往北京,向中央汇报省里的工作情况[5]。1月21日,中央在京西宾馆召开的解决云南问题的会议,会议由康生主持,期间赵健民被康生等人打成“国民党特务”和“叛徒”,会后即被时任中国公安部部长的谢富治拘留、逮捕,此后被非法关押达8年之久[5][6][7]。会上,康生认为当地的工役制部队第8团(简称“工八团”)成立了“滇西挺进纵队”,携带并抢夺了数千件武器、在各地搞武斗,要求解放军第14军进行镇压,此后“滇西挺进纵队”案件与“赵健民特务案”捆绑挂钩[5][8][9][11]

1968年8月13日,“云南省革命委员会”正式成立[4][17]。毛泽东、中共中央调派军队将领谭甫仁前往云南主持工作,担任新成立的云南省革委会主任兼昆明军区政委,集党政军权于一身[6][18]。谭甫仁、周兴等省革委会主要负责人着手推进云南地区的“清理阶级队伍”运动,强调要反右倾,“加强敌情观念”[4][6]。1969年1月,云南省革委会召开了第七次全委扩大会议,提出“划线站队”,讨论追查“赵健民执行国民党云南特务组计划”等问题[6]

宗教冲突[编辑]

临近云南沙甸的建水县清真寺。

与此同时,文革期间对宗教亦实行高压政策,包括伊斯兰教在内的佛教基督宗教道教等诸教圣职者信徒皆受批斗宗教场所受到冲击[16][19]红卫兵禁止回民参加礼拜,查抄焚毁伊斯兰教典籍,批斗阿訇穆斯林[15][20]。1968年8月云南革委会成立后,对民众大肆抓捕、揪鬥,被迫害民众逃往沙甸,而云南造反派称沙甸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反革命基地”,并宣称要武力清扫[15][21]。同年12月,“云南省革命委员会一、二号文件宣传队”(支左部队)进村,大肆搜查外地民众,进行残酷批斗,并驻扎于沙甸大清真寺;“宣传队”在清真寺中吃猪肉,猪骨头丢在水井,宣称“信教就是反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就是反对党的领导”[15][22]

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沙甸一些民众上书要求平反并开放清真寺,未得回应[15][20]。1973年10月,回民自行打开被关闭的清真寺,并遭革委会派兵武装阻挠[15][20]。1975年起,回族民众与当地共产党、政府的冲突加剧[15][20]

具体事件[编辑]

镇雄县[编辑]

1966年8月,红色恐怖北京红八月)蔓延至全国,云南边境地区的镇雄县发生的屠杀事件,3000余人遭毒打,共造成10人死亡[3][23]

滇西挺进纵队案[编辑]

1967年12月-1968年1月起,在云南昆明大理州下关等地,“八派”(当地称“四二零”)和“炮派”(当地称“大联合”)连续发生大规模的武斗事件[5][8][9]。昆明地区的“第二次武斗”打死数百人[8][24]。此后,1月10日,炮派主力部队之一的工役制部队第8团(简称“工八团”)向滇西方向进发[8][24]。1月16日,两派在大理下关地区爆发大规模“一·一六武斗”,共造成200余人死亡[8][9]

1月21日,康生谢富治京西宾馆接见了昆明军区和群众代表,康生认为工八团成立了“滇西挺进纵队”(简称“滇挺”),携带并抢夺了数千件武器、在各地搞武斗,要求支持八派的解放军第14军进行镇压[8][9]昆明军区随即以省军管会命令的形式要滇挺立即返回昆明,但在滇挺返程途中,1月27日,昆明军区副司令员鲁瑞林调集13军、14军部队的若干个团,试图将滇挺成员围歼于一平浪镇矿区,共打死工八团成员184人,以及当地炮派群众、煤矿职工及家属59人[8][9]。该案件此后与赵健民案捆绑挂钩[5][11]

赵健民云南特务案[编辑]

1968年1月,康生指控雲南省委書記趙健民是叛徒,並憑空捏造了一個「國民黨雲南特務組」[5][6]。他下令公安部部長謝富治當場逮捕趙之後,整個雲南便爆發起針對「執行特務組計劃」「分子」的大搜捕[5][6]。該次事件,共有138万7千余人受到牵连,而1968-1969年间,由「案件」所引發的大屠杀导致1万7千余人死亡,另有6万1千多人致残,仅昆明市就有1473人被打死、9661人被打残[3][5][6][7]。当时,云南省的总人口为2300万人,受迫害的人数占全省总人口约百分之六[5][6][7][14]

沙甸事件[编辑]

沙甸事件发生在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个旧市沙甸镇及周边共7个县区,多是回族民众聚居区[12][25][26][27][28]解放军对回族民众的屠杀镇压发生于1975年7月29日至8月4日,共造成了约1600名平民的死亡(866人来自沙甸)、包括300名儿童,伤残近1000人,损毁房屋4400余间[3][12][25][26][28][29]

死亡人数[编辑]

云南省各城市地理位置:昆明(1),昭通-镇雄(5),大理(12),楚雄彝族自治州-一平浪镇(13),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沙甸(14)。

文化大革命期间,云南省非正常死亡人数位居全国前列,

  • 2016年,有学者通过县志数据库分析,得出云南省各县平均非正常死亡117人的数据、排名全国第9[30]
  • 依据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魏昂德(Andrew G. Walder)和加州大学欧文分校教授苏阳于2003年的研究结果,云南省下辖的126个县中,77个县的公开县志显示,文革期间各县平均非正常死亡81人、排名全国第9,全省总计1万余人[13][14]。与此同时,研究人员指出,其它文献综合显示非正常死亡人数不低于2万2千人[13][14]

在云南省文革屠杀具体事件中,

  • 1966年8月,在镇雄县昭通市下辖)发生的屠杀事件中,3000余人遭毒打,共造成10人死亡[3][23]
  • 1968年1月,在大理“一·一六武斗”中共有183人被打死,在此后的“滇西挺进纵队”大屠杀事件中,共有243人在禄丰县一平浪的干海资煤矿被部队围歼[31][32][8][9]
  • 赵健民云南特务案中,1968-1969年间,共有1万7千余人被打死、逼死,仅昆明市就打死了1473人[3][4][5][6]。有学者指出,依据1975年的统计数字,在相关的“划线站队”运动中,总共有30万人受到各种刑讯逼供、审查监禁,其中3万7千余人死亡[10]
  • 沙甸事件中,1975年的解放军大屠杀共造成1600余人死亡[3][12]

事件后续[编辑]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拨乱反正改革开放启动,中共中央云南省委为部分云南大屠杀事件中的受害者进行了平反,包括赵健民本人[7][12]。1978年9月8日,“赵建民国民党云南特务组计划”与“滇西挺进纵队”一同被平反,中共中央云南省委、昆明军区认定这两起案件为政治“假案”,并为受害人平反、恢复名誉[11]

1979年2月,沙甸事件亦获得平反,不再被定义为“武装叛乱”,当地政府对错误进行了检讨[12][15]

参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揭秘尘封往事!丽江红太阳广场毛主席塑像,是谁建造的?. 搜狐. 《读本人物》. 2021-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8) (中文). 
  2. ^ 丽江读本. 揭秘尘封往事!丽江红太阳广场毛主席塑像,是谁建造的?. 腾讯. 2021-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8) (中文).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宋永毅. Chronology of Mass Killings during the Chinese Cultural Revolution (1966-1976). 巴黎政治学院(Sciences Po). 2011-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7) (英语). 
  4. ^ 4.0 4.1 4.2 4.3 MICHAEL SCHOENHALS. Cultural Revolution on the Border: Yunnan's 'Political Frontier Defence' (1969-1971). The Copenhagen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 2004, (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13).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赵健民. “文革”中康生仅凭相面定案:整死一万云南群众. 人民网. 《大往事·纵横历史解密档案》(叶匡政编,中国文史出版社). 2011-1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3) (中文). 
  6. ^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王海光(中共中央党校党史部教授). 一个人的冤案和一个时代的冤案. 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天益网.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2) (中文). 
  7. ^ 7.0 7.1 7.2 7.3 7.4 7.5 1968纪事:赵建民云南特务案. 凤凰网. 2009-1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2) (中文). 
  8. ^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木戈. 第十一章 炮派的失宠与失望(一). 香港中文大学.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3) (中文). 
  9. ^ 9.0 9.1 9.2 9.3 9.4 9.5 9.6 周孜仁. 云南文革史稿(上). 美国华忆出版有限公司. 2020-03-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12) (中文). 
  10. ^ 10.0 10.1 丁抒. 文革死亡人数统计为两百万人. 独立中文笔会. 2016-04-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5) (中文). 
  11. ^ 11.0 11.1 11.2 11.3 周孜仁. 云南文革史稿(下). 美国华忆出版有限公司. 2020-03-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12) (中文).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杨继绳. 天地翻覆: 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 天地图书. 2017-07-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3) (中文). 
  13. ^ 13.0 13.1 13.2 Andrew G. Walder; Su, Yang.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in the Countryside: Scope, Timing and Human Impact. The China Quarterly. 2003, (173): 74–99. ISSN 0305-7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5). 
  14. ^ 14.0 14.1 14.2 14.3 Andrew G. Walder. Rebellion and Repression in China, 1966–1971 (PDF). Social Science History. 2014, (3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9-20). 
  15. ^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15.7 周康. 骇人听闻的云南沙甸惨案. 《炎黄春秋》.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18) (中文). 
  16. ^ 16.0 16.1 中国宗教概况.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5) (中文). 
  17. ^ 杨继绳. 天地翻覆: 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 天地图书. 2017-07-04 [2020-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3) (中文). 
  18. ^ 周孜仁. 谭甫仁017凶案. 《炎黄春秋》.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3) (中文). 
  19. ^ 魏德东. 中国宗教30年 从“文革禁止”到“信仰自由”. 凤凰网. 《中国民族报》. 2012-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3) (中文). 
  20. ^ 20.0 20.1 20.2 20.3 马黑. 父亲往事:沙甸事件. 《华夏文摘》. 2014-03-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3) (中文). 
  21. ^ 震惊中外的“沙甸事件”. 云南沙甸网. 2008-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3). 
  22. ^ 杨继绳. 天地翻覆: 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 天地图书. 2017-07-04 [2020-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3) (中文). 
  23. ^ 23.0 23.1 熊景明; 宋永毅; 余國良. 中外學者談文革. 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 2018-06-15 [2020-05-19]. ISBN 978-988-17563-3-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19) (中文). 
  24. ^ 24.0 24.1 周孜仁. 云南文革史稿(上). Remembering Publishing, LLC. 2020-03-21 [2020-05-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3) (中文). 
  25. ^ 25.0 25.1 启之. 中华学人论文集——文化大革命50年(1-4): 学校和地方(三). Remembering Publishing, LLC. 2019-11-26 [2020-05-19]. ISBN 978-1-951135-09-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4) (俄语). 
  26. ^ 26.0 26.1 Gladney, Dru C. Muslim Chinese: Ethnic Nationalism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Harvard University Asia Center. 1996. ISBN 978-0-674-59497-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09) (英语). 
  27. ^ MacFarquhar, Roderick; Schoenhals, Michael. Mao's Last Revolution.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6 [2020-05-19]. ISBN 978-0-674-0233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4) (英语). 
  28. ^ 28.0 28.1 Zhou, Yongming. Anti-drug Crusades in Twentieth-century China: Nationalism, History, and State Building. Rowman & Littlefield. 1999 [2020-05-19]. ISBN 978-0-8476-9598-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4) (英语). 
  29. ^ Wilson Liang. China's Puzzling Islam Policy. Stanford Politics. 2018-1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5) (美国英语). 
  30. ^ 严飞. 政治运动中的集体暴力:“非正常死亡”再回顾(1966-1976) (PDF). 《二十一世纪双月刊》. 2016年, (15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6-23). 
  31. ^ 中共云南省委员会办公厅编撰. 云南省志·卷四十三·中共云南省委志. 昆明: 云南人民出版社. 2000: 1069–1070. ISBN 7-222-02580-4. 
  32. ^ 李缵绪 主编. 当代云南白族简史. 昆明: 云南人民出版社. 2014: 181. ISBN 7-222-12833-6. 

延伸阅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