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优良条目,点击此处获取更多信息。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斯坦利·格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斯坦利·格林
Stanley Green, Oxford Street, 1977.jpg
站在牛津街的斯坦利·格林,摄于1977年
出生(1915-02-22)1915年2月22日
伦敦哈林盖
逝世1993年12月4日(1993歲-12-04)(78歲)
伦敦诺霍特
知名于饮食改革行动主义
父母
  • 理查德·格林
  • 梅·格林
军事生涯
军种英国皇家海军
服役年份1938–1945年
参与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

斯坦利·欧文·格林(英語:Stanley Owen Green,1915年2月22日-1993年12月4日)绰号蛋白质人Protein Man),是20世纪下半叶经常在中伦敦活动的人体广告牌[1],有作家称他是“伦敦最著名的非名人”[2]。据琳恩·特鲁斯表述,格林在西区牛津街及周边几乎无所不在,就像电影《西力传》中的主角一样,“任何人看过的所有伦敦人群黑白照片上都有他的身影”[3]

1968年至1993年,格林化身标语牌,用四分之一个世纪的时间在牛津街反复宣传“蛋白质智慧”,声称低蛋白饮食能抑制性冲动,让人变得更加友善。他个人出版的小册子《小心八种激情蛋白质》共有14页,前后20余年间共发行84版,售出8.7万份。[4][5]

格林“宣传压制欲望”之举有时引来非议并导致他两度被捕,但伦敦人对他已颇有感情。《星期日泰晤士报》曾于1985年采访格林,时尚设计品牌红色或死亡把他的宣传口号“少点蛋白质,少点激情”印到服装上[6]。格林在78岁高龄去世后,《每日电讯报》、《卫报》和《泰晤士报》均刊登讣告伦敦博物馆收购他的小册子和标语牌。2006年,《牛津国家人物传记大辞典》收录他的传记。[1]

早年经历[编辑]

斯坦利·欧文·格林生于北伦敦哈林盖Harringay),是家中老幺,父亲理查德·格林(Richard Green)是塞子厂书记员,母亲叫梅·格林(May Green),斯坦利还有三个哥哥。在伍德格林综合学校毕业后,斯坦利于1938年加入英国皇家海军[4]据菲利普·卡特(Philip Carter)在《牛津国家人物传记大辞典》所述,格林进入海军后对其他人痴迷性爱的程度深感震惊[4],他在1985年接受《星期日泰晤士报》《一日人生》栏目专访时表示:“我对人们如此公然谈论性爱感到惊讶——比如说丈夫休假回家对老婆说的话”,还称“我这人一直很讲道德”[7]

1945年9月退伍后,格林进入美术学会工作。据卡特记载,格林未能通过伦敦大学入学考试,然后进入Selfridges百货公司工作,还曾做过公务员和伊灵区议会仓管。[4]格林本人声称他曾两次因拒绝做出有违诚信之举失业[8]。1962年他在邮局工作,然后做起园丁直至1968年开始反蛋白质宣传时止。格林的父母分别在1966和1967年辞世,此后他一直住在西伦敦诺霍特公营公寓[4]

使命[编辑]

街头宣传[编辑]

1974年格林在牛津街举起标语牌

1968年6月,53岁的格林开始他的使命,起初只是周六在哈罗宣传,六个月后就成为牛津街的全职人体广告牌。他每天骑着装有夹板广告牌的自行车从诺霍特出发,骑到牛津街并来回穿梭,每一趟往往需要两个小时,就这样一直坚持到65岁拿得公交月卡时止。[7]

他起得很早,早点和晚餐都是粥配面包,不然就是清蒸蔬菜和豆类,每天还会吃约九两苹果。午餐用本生灯加热,下午两点半在牛津街附近某个“温暖的秘密所在”进食。[7]周一到周六,他在牛津街来回走动直到下午六点半,星期六晚上通常会像很多人一样去莱斯特广场看电影。1985年,年过古稀的格林每周使命时间减为四天。[4]晚上祈祷过后,他会在凌晨零点半上床睡觉,1985年还对《星期日泰晤士报》自称“祈祷时诚心而无私”,“这是对神的承认,万一真有呢对吧”[7]

2000年,彼得·阿克罗伊德Peter Ackroyd)在著作《伦敦:传记》(London: The Biography)中表示,人们很大程度上对格林视而不见,成为“这个城市健忘而缺乏好奇的凄美象征”[9]。格林建议年轻女子进食低蛋白食品,因为“你不应该在新婚之夜自称处女欺骗新郎”,这种宣传有时引人反感,导致他在1980和1985年两次因妨碍公众被捕[10][4]。“这种不公让我很不高兴,”格林对此表示,“因为我明明做得很好”。此外,格林多次在收工后发现帽子上有痰,所以穿上罩衫自我保护。[7]

文字创作[编辑]

站外媒体
歌曲《斯坦利·格林》(2013年)
马丁·高登

格林的印刷机
摄于古纳斯伯里公园博物馆

周日,格林在家用印刷机制作《小心八种激情蛋白质》宣传册,这台机器在他去世后由蛇形画廊展出,瓦尔德玛·贾努斯扎克Waldemar Januszczak)称赞印刷机是“非凡的自制设备”,可与威廉·希思·罗宾逊W. Heath Robinson)画笔下那些异想天开的精巧机器相提并论[11]。不过印刷机产生的噪音很大,导致格林和邻居关系紧张[12]。《小心八种激情蛋白质》以排版怪异闻名,面世后共发行84版[5],其中1973至1993年间就有52版[13]。格林把小册装进书包[14],工作日一般卖出20份,周六能卖到50份,1980年时定价十便士,后来涨到12便士。据卡特记载,到1993年2月他已售出8.7万本。他还把宣传册寄给公众人物,包括五任英国首相查尔斯亲王坎特伯雷大主教教宗保禄六世[4]

《小心八种激情蛋白质》宣称,“四体不勤或总想坐下来的人”,会“把蛋白质储存起来诱发激情”,导致退休后激情不退,婚姻不和[15]。宣传册末尾警告:“警惕低级趣味,无论下流言语还是令人浮想联翩的私生活丑闻,亦或庸俗新闻上引人注意的露骨内容。这些东西会侵蚀我们的道德观,扭曲年轻人的思想。”[16]除这本小册子外,格林去世后还留下几份未发行的手稿,如小说《面纱背后:不仅是传说》(Behind the Veil: More than Just a Tale),67页的《激情与蛋白质》(Passion and Protein),以及长篇版本的《小心八种激情蛋白质》。据卡特记载,格林曾于1971年投递392页的《小心八种激情蛋白质》,但被牛津大学出版社退稿。[4]

影响[编辑]

格林在伦敦颇有名气,曾于1985年接受《星期日泰晤士报》《一日人生》栏目专访,时尚设计品牌红色或死亡Red or Dead)把包括“少点蛋白质,少点激情”在内的部分宣传口号印在连衣裙和T恤上[注 1]。1993年格林在78岁高龄去世后,《每日电讯报》、《卫报》和《泰晤士报》均刊登讣告[4],他的信件、日记、小册子和标语牌获伦敦博物馆收藏,到2010年时该馆已收有全部84版《小心八种激情蛋白质》中的36版[5][18],其他物品则在古纳斯伯里公园博物馆展出[4]。1995年,英格兰视觉美术家科妮莉亚·帕克Cornelia Parker)在蛇形画廊举办《也许》(The Maybe)主题展,格林的印刷机便在其中,其他展品包括玻璃盒中的假人蒂达·史云顿弗洛伊德的地毯和沙发上的靠垫,以及温斯顿·丘吉尔的雪茄[11]

许多作家和博主依然记得去世多年的格林,他的传记2006年入选《牛津国家人物传记大辞典》[1],阿伦·罗兰兹(Alun Rowlands)2007年的纪实电影《三条信息》(3 Communiqués)描绘格林“在城市各处宣扬通过饮食压制欲望”[19]。2013年马丁·高登Martin Gordon)的专辑《让我加入》(Include Me Out)就有关于斯坦利·格林的同名歌曲[20]。2016年,彼得·沃茨(Peter Watts)在伦敦主义者Londonist)网站发文,称格林曾是“伦敦最著名的非名人,认识他的人数以百万,其中可能没几个真的和他说过话。没了他,牛津街已经再也没有以前的感觉”[2]。格林去世后,琳恩·特鲁斯在《泰晤士报》发文,把他写进查尔斯·狄更斯小说《小杜丽》的最后一段以示纪念:

他们默默地走下去,来到喧嚷的街头,难舍难分,甜蜜幸福;他们在阳光和阴影下前行,各色人等在身旁穿梭,有的闹腾,有的焦虑,有些不可一世,有些目空一切,“瞧啊,那里还有一人,手中高举‘少点蛋白质,少点激情’的牌子”,烦燥的众人推挤在一起,像往常一样化为一片喧嚣。[3]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红色或死亡的网站上写道:“红色或死亡从街道发掘灵感,把斯坦利·格林的标语牌及其他部分信息印在连衣裙和T恤上。斯坦利·格林是著名英格兰政治活动家,以高举“少吃蛋白质”标语牌在伦敦牛津街巡游闻名。”[17]

参考资料[编辑]

脚注[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扩展阅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