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斯捷潘·班德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斯捷潘·班德拉
Степан Бандера
SBandera.jpg
斯捷潘·班杰拉
个人资料
出生1909年1月1日
 奥匈帝国加利西亚舊乌格里尼夫
逝世1959年10月15日(1959歲-10-15)(50歲)
 西德拜仁州慕尼黑
国籍乌克兰
职业政治家
军事背景
效忠乌克兰 1941年乌克兰国政府
服役OUN-r Flag 1941.svg 烏克蘭反抗軍
参战第二次世界大战

斯捷潘·安德烈耶維奇·班德拉烏克蘭語Степан Андрійович Бандера,1909年1月1日-1959年10月15日),乌克兰政治家,西乌克兰民族主义运动和乌克兰民族主义者组织的领导人,曾與納粹德國合作。其父為烏克蘭希臘禮天主教會神職人員,在1917-1920年間曾領導各類反共武裝,最后在与布尔什维克的战争中战死,而他兩個姊妹亦因此被發配到西伯利亞

在其活跃的时期,乌克兰民族主义者组织分裂为两个派别:温和派(由米里尼克领导)及激进派(由班杰拉领导,又称革命派),而激进派于1941年6月30日在利沃夫发表了《乌克兰国独立宣言英语Declaration of Ukrainian Independence》。1959年10月15日,班杰拉在西德慕尼黑KGB特工暗杀身亡。

2010年1月22日,即将离任的乌克兰总统維克多·尤先科授予班杰拉乌克兰英雄的稱号。欧洲议会谴责頒發此稱号,俄罗斯、波兰和犹太政治家和组织也谴责頒發此稱号。新任总统維克多·亞努科維奇宣布该稱号非法,因为班德拉从来不是乌克兰公民,这是获得该稱号的必要规定。2011年1月,该稱号被正式废除。2019年8月,乌克兰议会否决了向班杰拉授予榮譽稱號的提议。

班杰拉在乌克兰仍然是一个极具争议的人物,[1][2][3]一些乌克兰人称赞他是解放者,在试图建立独立的乌克兰的同时与苏联、波兰和纳粹国家作战,而其他乌克兰人以及波兰和俄罗斯则谴责他是一个法西斯分子和战犯,他与他的追随者一起对波兰平民的屠杀和在乌克兰的大屠杀负有部分责任。

早年[编辑]

童年[编辑]

1909年1月1日,班杰拉出生于曾经属于奥匈帝国老乌戈里诺夫村,目前属于乌克兰西部的伊凡諾-法蘭科夫斯克州。其父是天主教神职人员,在1917-1920年间曾领导各类反共武装,后来被击毙,而他两个姊妹也被发配到西伯利亚苏俄国内战争之后,他所在的家乡划归波兰。1922年,其母亲死于喉结核

教育[编辑]

1922年(一说1923年),班杰拉加入了乌克兰民族青年联盟[4]。当他从高中毕业时曾计划前往捷克斯洛伐克乌克兰技术与经济学院就读,但碍于波兰政府未批准发予证件而未能成行[5]

1928年,班杰拉在利沃夫综合技术学院报名参与了农艺学课程[6] ——少数几个向乌克兰人开放的课程之一[7]

1929年加入由科纳瓦列茨创建的乌克兰民族主义者组织。在该组织无法成为波兰合法党派的情况下,班杰拉开始领导青年小组,进行军事培训和爆炸物制造,并进行暗杀等颠覆活动。[4]

政治活动[编辑]

捷尔诺波尔的班杰拉纪念像

早期[编辑]

无论是在高中还是大学,班杰拉都曾参与了不少乌克兰的民族主义组织:青年联盟、自由乌克兰联盟、还有乌克兰民族主义者组织。该组织是这些组织中最为活跃的,领导人为米里尼克。[7]

由于其坚定的个性,其在这些组织中的地位都快速攀升。在1931年,他成为了乌克兰民族主义者组织的总宣传官员,1932至1933年担任该组织加利西亚地区副指挥官,到了1933年6月成为了该组织加利西亚地区首脑。[6]

班杰拉认为建立国家十分重要,因此,他注重在西乌克兰各阶层中争取支持。到了1930年前后,他积极地在乌克兰各地发展乌克兰民族主义组织。[7]

乌克兰民族主义者组织[编辑]

在担任乌克兰民族主义者组织加利西亚地区首脑期间,他开拓了西乌克兰组织网络以对抗波兰苏联。为了阻止波兰人的强征暴敛,班杰拉指挥该组织直接对抗主导了反乌政策的波兰官员。反抗行动包括抵制波兰对烟草和酒品的垄断,抵制对乌克兰青年的民族同化。1934年,他在利沃夫被捕,两次受审:一次是关于刺杀内务部部长的阴谋,另一次则是一次对该组织重要官员们的集体审判。班德拉被判处了死刑。[6]之后,其被减刑,改为终生监禁。[6]1938年有部分其追随者尝试将其救出,但是失败。[8]

1939年9月他离开监狱,但似乎既不是被波兰人释放的,也不是后来接管监狱的乌克兰人或苏联人释放的。很快,波兰东部落入苏联手中。班杰拉去了克拉科夫,也就是当时波兰总督府所在地。在克拉科夫,他与米里尼克做了接触。在1940年,两人分歧过大,导致组织分裂为温和派和激进派。[9]激进派在德军中寻求支持,而温和派则在波兰德占区的各党派间建立关系。1939年11月,大约800名乌克兰民族主义者前往德国国防军情报局的训练营接受训练。12月初,班杰拉未与米里尼克商议便密令信使进入利沃夫,通知当地的组织成员准备暴动。然而,信使被内务人民委员会截获,命令未能被传达。在1940年秋班杰拉又做了一次尝试,但还是失败。

组建机动队[编辑]

在发表《乌克兰国独立宣言》之前,班杰拉便已组织了“机动队”。“机动队”由5至15人组成,计划在德军进军东乌克兰后前往该地区争取当地对激进派的支持,并建立由激进派成员领导的执政机构。[10]总计有约7000人加入了机动队,而他们在知识分子中争取到了大量支持者。[11]

组建乌克兰反抗军[编辑]

与纳粹德国的关系[编辑]

巴巴罗萨计划开始之前,乌克兰民族主义者组织积极地与纳粹合作。纳粹曾提供250万德国马克以支持该组织在苏联的破坏活动。[10][12][13] 在《乌克兰国独立宣言》中也有说到“(本国)将与纳粹德国紧密合作,在阿道夫·希特勒的领导下共同建立欧洲和世界的新秩序”[10][13]

但1941年7月5日,班杰拉被纳粹逮捕并送往柏林。12日乌克兰国的总统也被逮捕。14日,两人双双被释放,但是被软禁在柏林。双方关系顿时紧张起来。组织其他高层在商议后决定准备武装对抗纳粹。之后,乌克兰反抗军成立。

1942年1月,班杰拉被送往萨克森豪森集中营的特殊营区。这里关押的都是那些声名显赫的政治犯。[14]1944年9月,为使他带领乌克兰人对抗步步紧逼的苏联,纳粹释放了班杰拉。班杰拉将总部设在柏林。激进派和乌克兰反抗军所需的军备、受过敌后行动和情报活动训练的德军士兵和特工由德军空运过去。[15][16]

死亡[编辑]

1959年10月15日,班德拉突然在慕尼黑病倒并迅即死去,尸检结果表明班德拉死于山埃毒氣。[17]20日,班德拉在慕尼黑森林墓地下葬。

两年后,1961年11月17日,德国司法机关宣布班德拉死于最近才刚叛逃的KGB成员伯格丹·施塔辛斯基英语Bohdan Stashynsky之手,他是根据赫鲁晓夫和时任克格勃主席的指令行事的。[18]1962年10月8日至15日,在经过详尽调查后,法院对施塔辛斯基进行了审判。19日宣判其有期徒刑8年。

参考资料[编辑]

  1. ^ Reuters, Thomson, Ukrainians mark birthday anniversary of controversial nationalist, [27 November 2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28) 
  2. ^ Ukrainians march in honour of controversial nationalist hero Stepan Bandera. euronews. 2 January 2016 [27 November 2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15) (英语). 
  3. ^ Cohen, Josh. Dear Ukraine: Please Don't Shoot Yourself in the Foot. Foreign Policy. [27 November 2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02) (英语). 
  4. ^ 4.0 4.1 班杰拉:令乌克兰争议半世纪的民族英雄. [2012-0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10-16). 
  5. ^ Ukrainian College of Technology and Economics in Podebrady
  6. ^ 6.0 6.1 6.2 6.3 Bandera, Stepan. Encyclopediaofukraine.com. [2010-03-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11-13). 
  7. ^ 7.0 7.1 7.2 Murdered by Moscow. - [4] Stepan Bandera, His Life and Struggle (by Danylo Chaykovsky). Exlibris.org.ua. [2010-03-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3). 
  8. ^ (波兰文) Janusz Marciszewski, Uwolnić Banderę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9-07-03., NaszeMiasto.pl
  9. ^ Ukraine :: World War II and its aftermath - Britannica Online Encyclopedia. Britannica.com. [2010-03-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13). 
  10. ^ 10.0 10.1 10.2 ОУН в 1941 році: документи: В 2-х ч Ін-т історії України НАН України К. 2006 ISBN 966-02-2535-0
  11. ^   By Sviatoslav LYPOVETSKY. Eight decades of struggle /ДЕНЬ/. Day.kiev.ua. [2010-03-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1-08). 
  12. ^ Організація українських націоналістів і Українська повстанська армія. Інститут історії НАН України.2004р Організація українських націоналістів і Українська повстанська армія, Раздел 1 http://www.history.org.ua/LiberUA/Book/Upa/1.pdf стр. 17-30
  13. ^ 13.0 13.1 І.К. Патриляк. Військова діяльність ОУН(Б) у 1940—1942 роках. — Університет імені Шевченко \Ін-т історії України НАН України Київ, 2004 (No ISBN)
  14. ^ Berkhoff, K.C. and M. Carynnyk 'The Organization of Ukrainian Nationalists and Its Attitude toward Germans and Jews: Iaroslav Stets'ko's 1941 Zhyttiepys' in: Harvard Ukrainian Studies, vol. 23 (1999), nr. 3/4, pp. 149—184 .
  15. ^ Organization of Ukrainian Nationalists and the Ukrainian Insurgent Army, p.338 (PDF).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9年3月25日). 
  16. ^ D.Vyedeneyev O.Lysenko OUN and foreign intelligence services 1920s-1950s Ukrainian Historical Magazine 3, 2009 p.137– Institute of History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Ukraine http://www.history.org.ua/JournALL/journal/2009/3/11.pdf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7. ^ The Partisan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時代雜誌 (November 2, 1959)
  18. ^ The Poison Pistol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IME Magazine, December 01, 1961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