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人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at of arms of Singapore (blazon).svg
新加坡政府与政治
系列条目
宪法
外交

新加坡人权问题一直以来受到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其政府在限制公民权益与压制政治敌对势力方面拥有极大的权力。[1]2009年,新加坡在无国界记者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所涵盖的175个国家中名列第133位。2006年世界自由度排名英语Freedom in the World上,新加坡获得政治自由5分、公民自由4分的评级(最高7分。1分代表最为自由),综合评分为“部分自由”。

内部安全法令[编辑]

新加坡内务部下属内部安全局之职能在于执行该国的《内部安全法令英语Internal Security Act (Singapore)》(Internal Security Act,简称ISA)以遏制潜在的间谍活动、国际恐怖主义、针对信仰种族和谐的威胁以及企图颠覆政权的行为。内部安全法令允许在没有任何正式指控或审判过程的情况下的无限期拘留,一直以来被用于监禁政敌,比如在出狱前已被关押32年却未遭审判的谢太宝。截止2005年,已有36人因内部安全法令而被囚禁。[2]

国内法律下的人权[编辑]

生存权与死刑[编辑]

新加坡实施绞刑。据大赦国际组织,从人口数量计算,新加坡有着全世界最高的死刑执行率。[2]但新加坡政府斥责了大赦国际的说法,并否认其采用死刑构成了对人权的践踏。与此同时,政府反对安乐死,且无痛苦致死术英语Mercy killing并未合法化。

新加坡对触犯一级谋杀罪和携带超过15克高纯度海洛因二乙酰吗啡)并被认定进行贩毒者执行强制死刑。[3]

理论上反对一切形式之死刑的大赦国际表示,从1991年至2003年,在这个人口仅500万的国家已有400名左右的罪犯被处以绞刑。[4] 新加坡政府声称,贩毒是最严重的罪行之一,且该国国土之小以及靠近金三角的特殊地理位置导致其极易受到毒品威胁。同时,政府也称其不会轻易动用死刑,而是只在最严重的案例中实施。其严格政策带来的结果是:不论软毒品(非烈性,如大麻摇头丸)抑或硬毒品(烈性,如吗啡冰毒),在新加坡的滥用程度与规模都是最低的。[5]

言论、集会与结社自由[编辑]

新加坡政府限制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并约束其它公民权利政治权利。有关性、政治、种族与宗教的敏感内容存在广泛的审查。

《2009年公共秩序法案》规定,户外的公众游行与集会需要警察许可。如果没有取得警方的许可,此类户外集会即被视作非法。[6]不过室内集会则能够自由举行而无须向警察申请许可。[7]在新加坡,唯一不要求警方许可便能举行公众集会的地方是演说者之角(效仿伦敦海德公园而设立)。然而,任何人在演说者之角参加或发起抗议活动之前都必须在国家公园局通过在线的方式注册自己的个人信息。同时,演说者之角公园内亦有许多闭路监控设备,这也遭到一些新加坡公民与国会议员的抱怨。[8][9]

政府的压力使得新闻记者进行自我审查[10]根据大赦国际的数据,新加坡法律在2010年被修订以限制言论与集会自由、并被用于威胁批评家和反对党的活跃分子,当局也开始起诉异议人士。尽管如此,政府批评者以及人权捍卫者依旧在举行公众集会。[11]

2010年,一名叫做亚伦·沙德瑞克英国记者因发表了有关新加坡司法体系的观点而被控“藐视新加坡法律制度”、犯下中伤法庭罪英语Offence of scandalising the court in Singapore,最终被判6周有期徒刑并处以罚金20,000元。[12]

社会问题[编辑]

同性恋[编辑]

自1998年起,新加坡法律(《新加坡刑事法典》377A节英语Section 377A of the Penal Code (Singapore))禁止男性之间的性关系,但1999年以后从未有过针对此类私下性行为的指控。

自2009年5月以来,同性恋权益支持者在每年都在芳林公园英语Hong Lim Park的演说者之角进行“Pink Dot SG英语Pink Dot SG”集会,政府并无干涉。[13]該場集会发挥了重要作用,亦被收录到了美国国务院發布於2010年3月11的2009年人权报告之中。[14]

劳工移民[编辑]

大赦国际称:截止2009年底,新加坡有四分之一的人口属于外来移民。

2009年的《外国劳工雇佣法案》表明了排斥本国公民成为工人的态度。同时,新加坡并不为外国劳工提供基本的保护,比如出台工作时间、休息日、最低薪金与职工津贴的标准。[15]在两年制雇佣协议的框架下,雇佣本国工人的招聘费最高可达工人本身薪酬的40%。至2010年底,新加坡政府依旧拒绝调整招聘费用。[16]

2010年,两名来自缅甸的移民在新加坡工作了11年后,因积极支持缅甸的亲民主运动而被拒绝发放新的工作许可。[11]

人口贩卖[编辑]

美国2009年的人口贩卖报告将新加坡列在了第二类:并未尽足够力量去设法解决人口贩卖的国家。一些女性会被贩卖到新加坡做普通劳工或接受商业化剥削的性工作者[13]

法律法规[编辑]

肉刑[编辑]

新加坡通过鞭笞赤裸臀部来对一些年龄低于50岁的男性罪犯实施合法肉刑英语Judicial corporal punishment。有30项左右的罪名会被强制处以该项刑罚。一些包括大赦国际在内的国际观察者主张,肉刑本身就与人权相抵触。不过这种观点存在争议。新加坡的鞭刑从不单独判处,而是与监禁相结合。签证过期后仍在新加坡境内滞留超过3个月的外国劳工至少会被处以强制鞭笞3下、监禁3月的判决。政府辩称:由于新加坡始终是非法移民的目的地,此类刑罚这有助于威慑潜在的非法滞留者;1989年之前的一些实例表明,仅仅通过监禁并不足以达到令人满意的威慑效果。其认为长期不离境且不能合法工作的的外国人会造成社会问题并最终犯罪。[17]

对于各种性侵害、暴乱与暴力、持有武器、非法使用毒品和故意破坏公共财产等行为,肉刑同样适用。男性军人如违反军规,亦会被处以相对较轻的鞭刑。

无审判拘留一般被用以处理间谍、恐怖活动、有组织犯罪和贩毒。

国际协议[编辑]

据大赦国际,新加坡签署了如下与人权有关的国际协议:[18]

截止2010年,新加坡未签署以下协议:[19]

国际排名[编辑]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2009 Human Rights Report: Singapore [2009年人权报告:新加坡]. 美国国务院. 2010年3月11日 [2014年3月15日] (英文). 
  2. ^ 2.0 2.1 Amnesty International Report 2005: Singapore [2005年大赦国际报告:新加坡]. 大赦国际. 2005年 [2014年3月15日] (英文). 
  3. ^ Singapore: Country Specific Information [特定国家信息:新加坡]. 美国国务院. 2013年9月5日 [2014年3月15日] (英文). 
  4. ^ Singapore: The death penalty: A hidden toll of executions [新加坡死刑制度:行刑背后潜藏的恶果]. 大赦国际美国分部. 无日期 [2014年3月15日] (英文). 
  5. ^ The Singapore Government's Response To Amnesty International's Report "Singapore – The Death Penalty: A Hidden Toll Of Executions" [新加坡政府针对大赦国际报告《新加坡死刑制度:行刑背后潜藏的恶果》之回应], 新聞稿. 新加坡共和国内务部. 2004年1月30日 [2010年4月22日] (英文). 
  6. ^ Singapore to toughen protest laws ahead of APEC meet [APEC临近,新加坡收紧抗议活动相关法律]. 路透社. 2009年1月17日 (英文). 
  7. ^ Activist filmmaker under investigation for organising event [激进主义制片人因组织活动而接受调查], 新聞稿. 国际言论交换自由. 2011年10月17日 (英文). 
  8. ^ Singaporeans can demonstrate at Speakers' Corner from Sep 1 [新加坡人自9月1日起可在演说者之角游行示威]. Channel News Asia (新加坡). 2008年8月25日 (英文). 
  9. ^ CCTV installed at Speakers' Corner [演说者之角安装的闭路监控]. Channel News Asia (新加坡). 2008年7月25日 (英文). 
  10. ^ the Singapore profile,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Country Studies project (PDF) [国会图书馆国家研究项目 - 新加坡资料]. 美国国会图书馆. 2005年5月 [2014年3月15日] (英文). 
  11. ^ 11.0 11.1 Amnesty International Report 2010 (PDF) [大赦国际2010年报告]. 大赦国际. 233. [2014年3月15日] (英文). 
  12. ^ Amnesty International Report 2011 (PDF) [大赦国际2011年报告]. 大赦国际. 287–288. [2014年3月15日] (英文). 
  13. ^ 13.0 13.1 World Report 2010 (PDF) [2010年世界报告]. 人权观察. 343–346 (英文). 
  14. ^ Human Rights Reports for 2009 (PDF) [2009年人权报告]. 美国国务院. 2010年3月11日 [2014年3月15日] (英文). 
  15. ^ Amnesty International Report 2009, the State of the World's Human Rights (PDF) [世界人权状况陈述 - 大赦国际2009年报告]. 大赦国际. 289–290. [2014年3月15日] (英文). 
  16. ^ World Report 2011 (PDF) [2011年世界报告]. 人权观察. 368. [2014年3月15日] (英文). 
  17. ^ Written Answer to Parliament Question on Mandatory Caning of Foreign Workers Who Overstay [针对国会有关超时不离境之外国劳工须处以强制鞭刑的问题的书面回应]. 新加坡共和国内务部. 2008年5月26日 [2014年3月15日] (英文). 
  18. ^ Amnesty International Report 2009, The State of the World's Human Rights (PDF) [世界人权状况陈述 - 大赦国际2009年报告]. 大赦国际. 380–381. [2014年3月15日] (英文). 
  19. ^ Amnesty International 2011 Full Report, the State of the World's Human Rights (PDF) [世界人权状况陈述 - 大赦国际2011年完整报告]. 大赦国际. [2014年3月15日] (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