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宗教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ircle frame.svg

2015年为止新加坡的宗教比例(以百分比计算)[1]

  佛教(33%)
  基督教(18.8%)
  伊斯蘭教(14%)
  道教民間信仰(11%)
  印度教(5%)
  其他宗教(0.7%)
  無宗教信仰(18.4%)

由于新加坡的历史特殊,并且政府奉行种族和多元文化的政策,新加坡存在多种宗教信仰和习俗,并无宗教占主导地位。《新加坡共和國宪法第十五条英语Article 15 of the Constitution of Singapore保障宗教自由[2][3]與周邊國家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伊斯蘭教為主的國家不同,新加坡並不設國教

截至2012年,新加坡的主要宗教有佛教(33.3%)、基督教(18.3%)、伊斯蘭教(14.7%)、道教(10.9%)和兴都教(5.1%),新加坡人口有0.7%信奉其他宗教。17%的新加坡人被正式列为无宗教(相比之下,2000年有14.8%)。[4]尽管新加坡多元种族、多元宗教,各宗教信徒之间几乎不存在宗教极端主义和仇视。不過年轻人中,尤其是华人,已有与传统价值观,包括宗教仪式和祖先崇拜背离的趋势,減少奉行相關傳統習俗,而無宗教信仰者亦有上升的趨勢。

历史[编辑]

约1900年的桥南路英语South Bridge Road,图中可看见马里安曼兴都庙詹美回教堂

13世纪以前,新加坡位于马来贸易聚集地,是室利佛逝佛教王国的一部分。14世纪初,新加坡逐渐成为马六甲海峡最繁华的贸易中心,中国、印度阿拉伯商人经常来往。14世纪下半叶,新加坡成为暹罗爪哇满者伯夷王国竞争的舞台。1390年,巨港王子取了当地统治者的性命,并占领新加坡。1402年,暹罗的附属国北大年夺得新加坡,王子被迫逃往邻近的马六甲,不久后便皈依回教。他建立了马六甲苏丹王朝,定都马六甲,并在15世纪下半叶统治新加坡。[5]

1511年,葡萄牙人占领马六甲和新加坡,并入柔佛苏丹王朝的版图,马六甲苏丹王朝也就此灭亡了。1587年,葡萄牙人将天主教传入新加坡,又拿下苏丹国首都柔佛拉马英语Johor Lama,并在1613年摧毁了新加坡这个岛屿的港口。整个城市变得荒凉、默默无闻,岛上也成了海盗的避风港。继葡萄牙人在东南亚的影响,荷兰英国法国殖民者也纷纷在东南亚建立贸易港口。1795年,英国人统治马六甲;1818年,英属印度总督指示明古连英语British Bencoolen总督史丹福·莱佛士于马六甲海峡寻找可助英国人在该区域立足之地。[6]

1900年的新加坡,图为圣安德烈座堂和史丹福·莱佛士的雕像

新加坡名义上是荷兰附属国廖内-柔佛苏丹国的一部分,但实际上由柔佛苏丹管辖,英国人于1819年占领新加坡并设立贸易港口(直至1824年,荷兰才不再宣称对新加坡拥有主权)。当时,岛上有120名马来人和30名华人居住。随着第一批英国军人官员在新加坡驻扎,伦敦传道会也来到新加坡,并且开设了一所学校供马来和华族男学生就读(圣公宗于1826年传入新加坡,而普利茅斯弟兄会长老宗循道宗也分别于1864年、1881年和1885年传入新加坡)。[注 1]据第一次人口普查的资料,新加坡的居民是由4600名马来人、3300名华人和800名印度人组成的。19世纪30年代,印度移民开始涌入新加坡,这是因为英属印度社群扩大,乡村人口膨胀,农民和技工丧失土地。成千上万的契约印度劳工苦力)以及不少的印度军人和小官员被派往英国的殖民地开发种植园经济和产业。到了19世纪中叶,新加坡已有2万8000名华人(超过一半的人口),并于1901年升至165万人(近4分之3的人口)。[注 2]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中国南方开始有大量移民南下,这是因为新加坡和周边地区的橡胶种植园和工业发展的扩张。今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简称印尼)领土也有一小群人移居新加坡。[7][8][9]

20世纪初,新加坡成为中国政治流亡者中心(康有为孙中山经常到访),也成为中华和马来文化复兴中心(获得马来-回教教育者和宗教改革者的协助,新加坡得以出版杂志《Al-Imam》)。到了1911年,新加坡人口已突破30万人,这主要是因为中国人和印度人移民新加坡。20世纪20年代起,每年有15万到20万人移居新加坡,1927年甚至高达36万人。然而,虽然大多数中国人移居新加坡,但是最终部分定居东南亚其他地区。自1930年以来,因为全球经济危机,新加坡禁止大规模移民,首次对中国籍男性实行限额,不过人口仍进一步增长,这主要是因为自然增长。1953年,新加坡实行新移民法,对所有国籍人士入境施以严格限制(实际上欧洲人不受影响)。1957年,国外出生的比例为35.7%。[10][11][12]

宗教信仰
1849年
1911年
1921年
1931年
佛教、道教和儒教 2万7526(52.0%) 21万6501(69.4%) 31万零163(72.8%) 41万1665(72.5%)
回教 2万2007(41.6%) 5万3595(17.3%) 6万9604(16.3%) 8万6827(15.3%)
基督教 1861(3.5%) 1万6349(5.2%) 2万1386(5.0%) 3万零68(5,3 %)
兴都教 1452(2.8%) 1万5580(5.0%) 1万9772(4.6%) 3万1128(5.5%)
锡克教 146(0.05%) 1022(0.2%) 2988(0.5%)
犹太教 22(0.04%) 707(0.2%) 623(0.2%) 777(0.14%)
其他宗教 23(0.04%) 14(0.004%) 38(0.009%) 306(0.05%)
不详 62(0.02%) 3269(0.8%) 3694(0.7%)
总计 5万2891(100%) 31万1987(100%) 42万5877(100%) 56万7453(100%)

1958年,回教运动注册为政党。1959年,新加坡正式宣布成为英国管辖之下的自治邦,由马来族的尤索夫·伊萨出任自治邦元首,华族的李光耀出任总理。1963年至1965年,新加坡是马来西亚的一部分;1965年8月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成为独立国家。1965年,新加坡人口有76.2%是华人,14.6%是马来人,7.1%是印度人,剩余的2.1%为其他种族。新加坡独立后,马来语保留为新加坡国语,与华语英语淡米尔语享有官方语言的地位。当局开始实施经济改革,打压政治异议分子(包括宗教派别)。1967年7月,新加坡施行更严谨的移民管制,制止邻国马来西亚的劳工自由进入新加坡。1970年,国外出生的比例为24.6%,有46%的移民在中国出生,35%马来西亚出生,10%南亚出生,5%印尼出生。[7][13][14]

1973年,新加坡有大约90万名中国佛教徒(占人口的40%,有37%信奉大乘派,3%信奉上座部派)、70万名儒者和道教徒(占30%)、37万名回教徒(占17%,有16%信奉逊尼派,1%信奉什叶派)、14万名基督徒(占逾6%,天主教徒和新教徒各占3%)、11万名兴都教徒(占6%)、3000名锡克教徒以及1000名犹太教徒。[15]

1978年,居于新加坡的有177万5000名华人、26万5000名马来人、11万名淡米尔人(包括斯里兰卡淡米尔人英语Sri Lankan Tamil people)、5万名爪哇人、3万名印尼马来人、2万名马拉雅拉姆人英语Malayali、1万5000名欧亚裔、1万名卡纳达人英语Kannada people、1万名旁遮普人信德人、1万名印度斯坦人比哈尔人、9000名英格兰人、7000名美国人、3000名阿拉伯人、2000名苏格兰人、1000名犹太人、荷兰人和阿富汗人,另外还有数百名缅甸人、菲律宾人泰国人韩国人亚美尼亚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1987年,新加坡的人口是由76.1%的华人(198万8600)、15.1%的马来人(39万3800)、6.5%的印度人(16万9100)以及其他2.3%(6万1300)组成的。[16]

1980年的人口普查显示,56%的新加坡居民同時是佛教徒和道教徒,且华人居多(有120万)。也有1200名印度人、逾300名马来人还有其他种族的大约7000人信奉佛教。人口的16%,或32万3800人信奉伊斯蘭教,主要是马来人(占回教徒的90%)。基督徒占人口的10%(20万3500),其中79%是华人,其余是印度人、欧洲人和其他种族。有11万2000人是新教徒,9万1000人是天主教徒。兴都教徒占人口的4%(7万2400),绝大多数来自印度次大陆[17]

1900年的新加坡

宗教[编辑]

佛教[编辑]

新加坡佛教总会于1949年10月30日注册成立,由李俊承担任会长,宏船法师担任副会长。

基督宗教[编辑]

伊斯蘭教[编辑]

新加坡回教宗教理事會在新加坡掌管有关伊斯蘭教的大小事项。

新加坡回教宗教理事会最新落幕的清真寺,纪念已故第一任建国总统。

道教[编辑]

兴都教[编辑]

锡克教[编辑]

犹太教[编辑]

耆那教[编辑]

巴哈伊教[编辑]

琐罗亚斯德教[编辑]

中国宗教混合[编辑]

补充说明[编辑]

  1. ^ 根据其他报道,第一所长老教会于1843年成立,而长老宗社会于1856年形成。
  2. ^ 1830年,华人占新加坡人口的39%,1867年就已经攀升到65%。

参考资料[编辑]

  1. ^ Statistics Singapore: 2015 General Household Survey. Religion data
  2. ^ Constitution of the Republic of Singapore [新加坡共和国宪法]. 新加坡政府. [2014年2月12日] (英语). 
  3. ^ Lai 2008, p. 62.
  4.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autogenerated20140204-1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5. ^ Чуфрин 1988, pp. 32-33.
  6. ^ Чуфрин 1988, pp. 33-35.
  7. ^ 7.0 7.1 Брук 1981, pp. 512-513.
  8. ^ Чуфрин 1988, pp. 25, 36-37.
  9. ^ Lai 2008, pp. 28-30.
  10. ^ Брук 1981, p. 513.
  11. ^ Чуфрин 1988, pp. 25, 40-42.
  12. ^ Topley & DeBernardi 2011, pp. 110-112.
  13. ^ Чуфрин 1988, pp. 23, 51, 54, 76, 155, 201.
  14. ^ Lai 2008, p. 19.
  15. ^ Шпажников 1980, pp. 135-139, 227-228.
  16. ^ Чуфрин 1988, pp. 23, 26.
  17. ^ Чуфрин 1988, pp. 26-27, 30.

参考书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維基共享資源中有關新加坡宗教的多媒體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