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新竹都城隍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坐标24°48′16″N 120°57′58″E / 24.804453°N 120.966066°E / 24.804453; 120.966066

新竹都城隍廟
COVID-19期間的新竹都城隍廟.jpg
基本資訊
所在地 臺灣新竹市北區中山里中山路75號
創建年份  大清乾隆十三年(1748年)
等級 市定古蹟
主神 威靈公
例祭 農曆七月初一、十五、十一月廿九
新竹都城隍廟
 中華民國臺灣)文化資產
登錄等級市定古蹟
登錄類別寺廟
位置 臺灣新竹市北區中山路75號
詳細登錄資料

新竹都城隍廟,是位於臺灣新竹市北區中山里的城隍廟,廟身列為市定古蹟,主神為城隍信仰的都城隍爺

歷史沿革[编辑]

日治時期的廟身。

清高宗乾隆十二年(1747年),淡水同知曾日瑛上表朝廷,並飭地方集資於翌年(1748年)建成作為官廟的城隍廟[1]。其廟地為墾戶王世傑所獻,王世傑並捐出出租北門大街店屋之所得以維持廟務[2][3],目前廟中仍供奉其長生祿位[註 1]。乾隆時的竹塹城地圖,城內就標明此廟與新竹內天后宮這兩座廟宇[5]

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同知袁秉義重修。清仁宗嘉慶四年(1799年),同知華清再重修,並捐建後殿以奉祀觀世音菩薩。嘉慶八年(1803年),同知胡應魁以後殿改祀城隍夫人,另在西畔現址建法蓮寺以奉觀音,並添祀十八羅漢[6]

臺灣日治時期明治二十九年(1896年)8-9月間臺灣曾發生瘟疫,新竹地區未傳出災情,且10月時向竹蓮寺觀音菩薩祈雨後確實下雨,故在地仕紳、士人、民眾等籌畫於隔年(明治三十年、1897年)1月6日、在城隍廟建三朝清,透過設壇、普渡、豎旗、張燈結綵、演酬神戲、守三齋七戒等方式叩謝神恩[7]

大正十三年(1924年),鄭肇基[註 2]募捐日幣十多萬元,花費三年時間始修建完工,落成後建一次大醮[6]

臺灣戰後時期民國100年(2011年)時此廟門牌為新竹市中山路75號[9]

文化資產[编辑]

此廟廟身在民國70年代(1980年代)列為三級古蹟[10]

廟前石獅子泉州惠安黃塘玉昌湖青斗石所製,因經過長期氧化作用,表面色澤墨綠、光滑堅硬[11]。在民國82年(1993年)10月30日,此石獅曾與新竹市議會石獅被印作郵票發售[12]。廟前步口附壁柱有「善由此地心無愧」、「惡過我門膽自寒」一對楹聯[13]。入口牆壁兩側「正直」、「聰明」四字,是滿州國第一任外交總長謝介石奏請皇帝溥儀賜字[11]。廟內通樑碩大,頂為重簷,其木材主要是福州進口的杉木樟木檜木[13]。正殿正門上方的八卦藻井為泉州木匠、溪底派大師王益順製作[11]。都城隍神像前左右立文武判官,右上座祀陰陽司,左側為糾察司、獎善司、延壽司,右邊增祿司、罰惡司、速報司,座下兩傍又列祀牛馬將軍枷鎖將軍范謝將軍[6]、喜怒哀樂四位捕快、董李排爺[14]
正殿上方懸掛光緒帝「金門保障」御筆匾額[15]、殿後龍柱是泉州石匠辛阿救作品[11]

彌勒殿除彌勒佛外,還有文昌帝君西秦王爺準提菩薩[11]。法蓮寺為城隍廟庭所遮隔,寺容不易顯現,照地方人士說法,城隍廟屬官祀系統,但法蓮寺則為一般佛寺齋堂,故要分開[6]。後殿除城隍夫人外,還有其大、二少爺、六位將爺、兩旁有月下老人註生娘娘[11]

光緒帝御筆「金門保障」匾、鄭用錫贈「理陰賛陽」匾

宗教活動[编辑]

平日參拜[编辑]

外地人要到新竹市拜拜,通常都會去位在北區中山里的新竹都城隍廟[16]。參拜順序首先是正殿前天公爐、正殿城隍爺爐,再左進法蓮寺觀音爐,寺後彌勒爐,再到後殿城隍夫人爐,完成四殿五爐的祭拜儀式[9]

謝介石赴滿州國前曾來此求籤[17]、民國56年(1967年)關西鎮長陳興邦與新埔鎮長黃阿龍競選連任前也來求籤[18]

新竹空襲後,新竹郵電局員工集資演一場酬神戲以感謝神明護佑[19]

戰後新竹市的攤販就以此廟為中心圍繞擴大,使得新竹縣政府於民國47年(1958年)拆遷新竹市孔廟作為商業大樓[20][21]

新竹縣市的信徒也會來此賭咒發誓申冤,上新聞的就有新竹市的情殺案[22]彰化銀行新竹分行存款糾紛[23]北埔鄉農會超貸案[24]寶山鄉砍果樹案[25]竹東鎮木材行破產[26]五指山雲光寺(灶君堂)寺產爭奪案[27]等。

中元祭祀[编辑]

北門街商圈上的脫枷消業植福法會

民國106年(2017年)時,此廟總幹事鄭耕亞[註 3]表示該廟農曆七月前後的活動依序為六月二十八日陰陽司公出神龕、七月初一子時開虎門、同日下午4時陰陽司公代替城隍爺坐鎮北壇水田福德宮並進行「夯枷解厄」、七月十二城隍爺出神龕、七月十三由城隍大二少爺「查夜暗訪」先走一遍城隍爺繞境路線[註 4]、七月十四在繞境路線上敲鑼打鼓以通知民眾、七月十五城隍爺親自「繞境賑孤」、七月十六城隍爺至外地繞境賑孤、七月十九廟內普渡並送鬼魂前往枉死城陰間、七月二十普渡結束城隍爺入神龕、七月三十關虎門[14]

七月初一開虎門的儀式代表鬼門正式打開、鬼可以自陰間到陽間活動,可能會有部分信徒感覺身體不安、運勢不順[14]。若信徒有此感受,當日即可在城隍爺面前許願擲筊,決定服何種刑罰及夯的輕重,領取到紙枷及疏文後至正殿向城隍爺求枷,同時將紙枷套在頸上,由道長代讀疏文,接著跟陰陽司公遶行市區到北壇水田福德宮以還願,最後道長再主持「脫枷」解厄儀式並焚化紙枷,完成整個儀式。至於陰陽司公則會駐駕水田福德宮十五天,聽取眾土地公回報一年來的民情,待農曆七月十五再向出巡的城隍爺回報[28]。民國106年(2017年)時此廟總幹事鄭耕亞也表示過去農曆四-六月香客較少,當年附近則無明顯差別,同年在Facebook上直播開虎門活動共有八千多人按讚、十七多萬次瀏覽,其中不乏認為很有意義、希望未來參加的留言;參與夯枷活動人數也有增加,甚至有外國人參與[14]

七月十五為城隍爺親自「繞境賑孤」之日,早期城隍爺會在繞境時接受各家奉茶、送禮,後因日治時期北門鄭家申請修建城隍廟,再加上鄭家出有鄭用錫進士、在崇祀鄉賢的「文官下轎、武官下馬」禮制之下,城隍爺會到鄭氏家廟休息,接受鄭家子弟拭塵、奉茶,及進獻以雞蛋墊底的燕窩後離去,稱為「鄭厝貢燕」[29][14]

新竹市各寺廟原同時舉辦中元祭祀,後來可能因市場上難以供應足夠貨品,遂分開舉辦,最先是南壇大眾廟的農曆七月十二,再來為七月十五日的城隍廟城隍爺出巡[30]、七月十九城隍廟普渡。之後為七月二十三的新竹長和宮接棒,最末以新竹東寧宮七月三十辦法會、八月初一辦市場普作收尾[30]。收尾後仍逗留在外的鬼魂則會被抓入南壇大眾廟安置[14]

城隍祝壽[编辑]

城隍祝壽儀式為誕辰農曆十一月二十九前一日晚間陸續展開,各地分靈廟及境內信眾,也都會前往都城隍廟祭祀朝拜[31]。其分香廟有臺中都城隍廟[32]、大甲都城隍廟[33]、台東都城隍廟[34]屏東都城隍廟等。

傳說故事[编辑]

鯉魚穴位[编辑]

據當地老人鄭煙地表示,相傳此廟過去水池與池和璧合等建物都是三魚形,乃代表魚鰭,而廟地所在為魚臍,至於魚頭即新竹關帝廟、魚尾是新竹長和宮,長和宮兩邊的愛文街與城北街是魚尾雙叉,合起來稱為「鯉魚穴」[17]。地方耆老說,客家人犁頭山「網穴」建立竹北蓮華寺就是要剋竹塹城「魚穴」[35]

城隍晉升[编辑]

執事牌

城隍依當地為京師治、省府治、州治、縣廳治之別,有福明靈主、威靈公、靈佑侯、顯佑伯之封號[6],臺灣昔日地位最高的是臺灣府城隍廟的府城隍[36]。乾隆廿一年(1756年)後,淡水廳署即自彰化遷至新竹[1]。當時的淡水廳署就設在新竹城隍廟旁的西安街上,相傳作過淡水廳同知的曹謹曹士桂都在死後成了城隍[37]

光緒元年(1875年),清廷新設之臺北府暫置新竹時,新竹城隍爺也由縣級「顯佑伯」改稱府級「威靈公」[6]。祭祀府城隍的臺北府城隍廟至光緒七年(1881年)才建立[38]

對於新竹城隍如何昇為省級都城隍,此廟總幹事鄭耕亞表示,光緒十六年(1890年),江西龍虎山張天師觀天象,以天狗居於牛郎織女之間,有殃及臺灣海島的異象,奏請朝廷速辦法會,朝廷批准在新竹城隍廟舉行,光緒帝並欽賜「金門保障」御匾一方,再晉封新竹城隍為位階相當於行省巡撫之「威靈公新竹都城隍」[1]。光緒十七年(1891年)由新竹仕紳林占梅、林汝梅兄弟在新竹城隍廟舉辦醮典[11],相傳林汝梅在此次醮典中委託張天師幫助都城隍升職[15]

別種說法還有:一、清朝有名皇子被奶媽帶到海邊遊玩,被沖到臺灣上岸後衣衫襤褸,乞食為生,數年後,淡水廳一官員經新竹城隍爺指點找到皇子,並被保舉升官,後奏請皇帝將城隍爺晉封都城隍;二,沈葆禎大安之役奉令鎮守大安港,突生神風,敵國艦隊翻覆沈沒,以新竹城隍護國有功,奏請清廷加封都城隍;三,劉銘傳任職台灣首任巡撫時,張天師向清廷奏稱台灣將有災難,須速辦法會消災,由於臺北城當時還在趕工中,劉銘傳為取得在新竹辦法會正當性,將城隍連升兩級[15]

註解[编辑]

  1. ^ 祿位上書有「皇清檀越北莊業戶王諱世傑長生祿位」字樣[3]。同樣傳說由王世傑獻地、奉有其神位的寺廟有新竹竹蓮寺[3]樹林頭境福宮[4]
  2. ^ 為北門鄭氏家族鄭如蘭之孫、學者暨臺灣民主化運動者鄭欽仁之父[8]
  3. ^ 亦為北門鄭氏族人,至2018年3月共擔任總幹事滿20年[14]
  4. ^ 大二少爺每年輪流進行暗訪,民國106年(2017年)時為二少爺[14]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1.2 李金生. 小檔案─新竹都城隍 台灣「神主席」. 《中國時報》. 2001-05-04 (中文(台灣)). 
  2. ^ 潘國正. 《家族傳奇 開墾竹塹第一家族:王世傑(下)》地方感念 廟宇均設長生祿位. 《中國時報》. 2006-06-16 (中文(台灣)). 
  3. ^ 3.0 3.1 3.2 張德南. 王世傑史料析釋. 《從清代到當代:新竹300年文獻特輯》 (PDF). 新竹市: 新竹市文化局. 2018-07: 頁285–304 [2021-01-11]. ISBN 978-986-05-6329-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1-21) (中文(台灣)). 
  4. ^ 林鍵璋. 新竹市境福宮信仰之探究 (PDF). 《竹塹文獻》. 2015-12, (61): 頁144–157 [2021-01-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1-21) (中文(台灣)). 
  5. ^ 潘國正. 竹塹城曾遭民兵攻陷天地會黨佔據. 《中國時報》. 1999-08-11 (中文(台灣)). 
  6. ^ 6.0 6.1 6.2 6.3 6.4 6.5 馬安一. 香客.吃客.新竹城隍廟. 《聯合報》. 1979-02-12 (中文(台灣)). 
  7. ^ 陳燿功. 保安酬醮. 《日文版臺灣日日新報》. 1896-12-10 (中文(台灣)). 
  8. ^ 吳密察. 學術與政治之間—鄭欽仁教授 (PDF). 《台灣國際研究季刊》. 2011, 第7卷 (第4期): 頁25–48 [2014-05-1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4-12) (中文(台灣)). 
  9. ^ 9.0 9.1 李青霖. 環台祈福去╱新竹篇 新竹城隍廟 三牲謝神 小吃祭牙. 《聯合報》. 2011-02-03 (中文(台灣)). 
  10. ^ 文建會人員抵新竹 重估古蹟等級. 《民生報》. 1984-11-14 (中文(台灣)).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李德毅. 新竹都城隍廟. 《更生日報》. 2020-04-21~22 [2020-06-02] (中文(台灣)). 
  12. ^ 陳守煒. 郵趣天地 方寸獅吼. 《聯合晚報》. 1993-10-12 (中文(台灣)). 
  13. ^ 13.0 13.1 林家琛. 新竹都城隍廟 作工精巧 木雕好 飾物堪稱藝術精品 神像造型被譽為巧奪天工 入口處則有新竹最馳名的小吃. 《聯合報》. 2002-08-30 (中文(台灣)). 
  14. ^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14.7 陳俊宏. 有事就找城隍爺報案!鄭耕亞:自殺比沒死還痛苦,只能在陽間繞. ETtoday新聞雲. 2017-09-09 [2020-06-02] (中文(台灣)). 
  15. ^ 15.0 15.1 15.2 黎慧琳. 都城隍爺由來 廟方彙整說法. 《聯合報》. 2001-05-03 (中文(台灣)). 
  16. ^ 潘國正. 村里的故事新竹市中山里. 《中國時報》. 1995-05-23 (中文(台灣)). 
  17. ^ 17.0 17.1 潘國正. 新竹的風水地理堪輿在農業社會是相當興旺之術. 《中國時報》. 1995-01-24 (中文(台灣)). 
  18. ^ 原子時代 原始作法 參加競選求籤問卜 提名登記 明天截止. 《經濟日報》. 1967-10-08 (中文(台灣)). 
  19. ^ 潘國正. 轟炸時 死傷無數 每天上班前都灑香水 塗口紅 死的時候會好看一點. 《中國時報》. 1995-07-16 (中文(台灣)). 
  20. ^ 潘國正. 國際商場昔日稱為小香港 販售精品而得名 但自開放觀光後生意一落千丈. 《中國時報 》. 1995-07-07 (中文(台灣)). 
  21. ^ 溫國良. 日治初期新竹廳之官廟(三)--孔子廟. 《臺灣文獻館電子報》. 2018-01-31 [2020-07-06] (中文(台灣)). 
  22. ^ 新竹命案未破 鬧得神出鬼沒 豆腐先生.捲入是非窩 兩家太太 勞動城隍爺. 《聯合報》. 1965-03-05 (中文(台灣)). 
  23. ^ 到底誰混帳 大家見城隍 錢銀糾紛清官難斷 口說無憑神靈共鑒. 《聯合報》. 1962-05-03 (中文(台灣)). 
  24. ^ 敏樹. 綠島紅塵 鎮長籌款為拜拜 城隍出差有成績. 《聯合報》. 1966-03-20 (中文(台灣)). 
  25. ^ 鄰居水火不相容 腰斬柑樹洩怨 破案遲遲抬出城隍菩薩 水落石出警局反而無功. 《聯合報》. 1958-11-09 (中文(台灣)). 
  26. ^ 木行倒閉 一佛出世 債權人登記 城隍爺主持. 《聯合報》. 1962-04-29 (中文(台灣)). 
  27. ^ 陽世官司敗北後 入廟訴訟到陰曹 出家人打滑稽官司. 《聯合報》. 1955-08-23 (中文(台灣)). 
  28. ^ 陳育賢. 城隍信眾夯枷遶街 植福消業. 《中國時報》. 2006-07-26 (中文(台灣)). 
  29. ^ 陳育賢. 竹塹中元城隍祭 遶境賑孤大陣仗. 《中國時報》. 2019-08-16 [2020-06-02] (中文(台灣)). 
  30. ^ 30.0 30.1 潘國正. 東門「市場普」不見天地 藏王誕辰東寧宮普度場面熱鬧. 《中國時報》. 1999-09-10 (中文(台灣)). 
  31. ^ 蔡彰盛. 新竹都城隍269週年誕辰 林智堅率隊上香祈福. 《自由時報》. 2018-01-15 [2020-06-02] (中文(台灣)). 
  32. ^ 張瑞楨. 影片曝光!天兵天將護廟?醉漢推天公爐竟反彈3公尺. 《自由時報》. 2019-05-29 [2020-06-02] (中文(台灣)). 
  33. ^ 吳進昌. 大甲迎接城隍,陣頭轎勁!. 《中國時報》. 200-09-23 (中文(台灣)). 
  34. ^ 李蕙君. 城隍爺靈驗 李泰安之父也來拜. 《聯合報》. 2009-03-05 (中文(台灣)). 
  35. ^ 陳權欣. 蓮華寺打醮 宰神豬祭觀音. 《中國時報》. 2006-10-06 (中文(台灣)). 
  36. ^ 簡榮聰. 民間器物神崇拜 城池護衛有功 一拜傳千年. 《聯合報》. 1995-01-07 (中文(台灣)). 
  37. ^ 陳權欣、潘國正. 以古鑑今 地方首長要顧身後名. 《中國時報》. 2006-01-14 (中文(台灣)). 
  38. ^ 劉郁青. 現世來生吉凶禍福 城隍爺主掌 城慶日 祭城隍祈平安意義大. 《民生報》. 2004-08-20 (中文(台灣)).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