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約聖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新約聖經》(希腊语Ἡ Καινὴ Διαθήκη英语:New Testament)是基督教所认为的“《聖經》全書”裡继《旧约圣经》之后的其余部分的常用稱呼。

概述[编辑]

《新约全書》共二十七卷,其內容可以大致分為五個大類,即《福音書》、《使徒行传》、《保罗书信》、《大公書信》和《启示录》。雖然這幾個部份的表現形式有所不同,但是他們都有著共同的主題,即強調耶穌的身份、生平和地位。

耶穌去世及復活升天之後,基督徒就在各地宣講耶穌的言語和作為,《使徒行傳》記載了他們在各處傳導的經歷;幾年之內,地中海東岸就建立了一些基督教會。部份傑出的基督徒(如使徒保羅)通過書信的方式給這些信的教會帶去問候與告誡,《大公書信》指的就是這些書信。耶穌的事蹟最初並沒有文字記錄,直到六十年之後,它才以文字的形式被記錄下來,這就是所說的福音書。[1]

這些福音書分散在不同教會中,也不是一本統一的著作。最早的新約編輯者是馬吉安,在西元二世紀,他編輯出最初的新約雛形。正統教會並不認同他的學說,將他視為異端,因此刺激了正統教會進行編輯的工作。

新約聖經內容[编辑]

新約中共有二十七卷,包括:

  1. 四卷福音書
  2. 一卷歷史書,使徒行傳宗徒大事錄
  3. 二十一卷書信,包括保羅保祿)書信十三卷及公函八卷
  4. 一卷預言書,啟示錄若望默示錄)。

福音書[编辑]

福音書的形成可分為三個階段:

  1. 耶穌的生平和訓誨;
  2. 口傳的教訓和信息;
  3. 書寫的福音

新約聖經書序[编辑]

分類 新教汉语译名(简称) 天主教汉语译名(简称) 希腊语
福音書 馬太福音(太) 瑪竇福音(瑪) Κατά Ματθαίον
馬可福音(可) 馬爾谷福音(谷) Κατά Μάρκον
路加福音(路) 路加福音(路) Κατά Λουκάν
約翰福音(約) 若望福音(若) Κατά Ιωάννην
歷史書 使徒行傳(徒) 宗徒大事錄(宗) Πράξεις
保罗书信 羅馬書(羅) 羅馬書(羅) Προς Ρωμαίους
哥林多前書(林前) 格林多前書(格前) Προς Κορινθίους Α'
哥林多後書(林後) 格林多後書(格後) Προς Κορινθίους Β'
加拉太書(加) 迦拉達書(迦) Προς Γαλάτας
以弗所書(弗) 厄弗所書(弗) Προς Εφεσίους
腓立比書(腓) 斐理伯書(斐) Προς Φιλιππησίους
歌羅西書(西) 哥羅森書(哥) Προς Κολοσσαείς
帖撒羅尼迦前書(帖前) 得撒洛尼前書(得前) Προς Θεσσαλονικείς Α΄
帖撒羅尼迦後書(帖後) 得撒洛尼後書(得後) Προς Θεσσαλονικείς Β΄
提摩太前書(提前) 弟茂德前書(弟前) Προς Τιμόθεον Α΄
提摩太後書(提後) 弟茂德後書(弟後) Προς Τιμόθεον Β΄
提多書(多) 弟鐸書(鐸) Προς Τίτον
腓利門書(門) 費肋孟書(費) Προς Φιλήμονα
普通書信

公函

希伯來書(來) 希伯來書(希) Προς Εβραίους
雅各書(雅) 雅各伯書(雅) Ιακώβου
彼得前書(彼前) 伯多祿前書(伯前) Πέτρου Α΄
彼得後書(彼後) 伯多祿後書(伯後) Πέτρου Β΄
約翰一書(約壹) 若望一書(若一) Ιωάννου Α΄
約翰二書(約貳) 若望二書(若二) Ιωάννου Β΄
約翰三書(約叁) 若望三書(若三) Ιωάννου Γ΄
猶大書(猶) 猶達書(猶) Ιούδα
預言書 啟示錄(啟) 若望默示錄(默) Αποκάλυψις Ιωάννου

作者[编辑]

新約聖經的書卷,全部或幾乎全部是由猶太基督徒所寫,也就是在羅馬帝國統治下基督的猶太門徒。寫下路加福音和使徒行傳的路加,則經常被認為是例外。 些學者認為路加是希臘人,一些認為是猶太人。[2]:102–105少數學者認為馬可福音和馬太福音的作者是外邦人。[3]

考證作者身份是一個古老的領域,目前也持續有研究和爭論,不同的書卷各自有不同的問題需要鑑別。雖然許多書卷有傳統上認為的作者,這些傳統有些受到學者的支持,有些則受到爭論或拒絕。[4]沒有任何福音書的作者被認為是第一目擊者,也沒有人如此聲稱。一個廣泛的共識是,許多新約書卷的作者都和它們的名稱沒有關聯。[5]福音書原本是匿名的,直到大約公元185年才被命名。[6]它們都不是在巴勒斯坦被寫成。[7]

福音書的作者[编辑]

使徒行傳的作者[编辑]

保羅書信的作者[编辑]

其他書信的作者[编辑]

雅各書的作者在書信起頭表明自己是“雅各,上帝和主耶穌基督的僕人”。3世紀中葉,教父們引用此書時註記為“公義者雅各”所寫。[8] 古今學者一直對於作者身份有爭論。多數人認為成書的年代是在公元一世紀末或二世紀初。[9]

猶大書的開頭則是寫:“耶穌基督的僕人,雅各的弟兄猶大”。相關的辯論持續已久,究竟作者的身份為使徒還是耶穌的兄弟,又或兩者都是,或兩者都不是。[10]

彼得前書的作者在書信開頭表明為“耶穌基督的使徒彼得”,並且諸教父都證明如此,包括愛任紐(140-203),特土良(150-222),亞歷山大的克萊門(155-215)和亞歷山大的俄利根(185-253)。不像彼得後書的作者辯論是在古代,公元18世紀前基對於彼得前書的作者基本上毫無爭議。雖然彼得後書在書內聲稱是使徒的工作,許多聖經學者們的結論認為彼得並不是作者。[11]

約翰文書的作者[编辑]

約翰文書英語:Johannine works),為約翰福音約翰一書約翰二書約翰三書以及啟示錄的總稱,這些書卷的作者都被稱為“約翰”。

約翰一書傳統上認為是使徒約翰(約翰福音的作者)在晚年所寫。書信的內容、語言、概念和風格顯示它的作者可能與約翰福音約翰二書約翰三書為同一人。[12]優西比烏聲稱,約翰二書和約翰三書的作者不是使徒約翰,而是“約翰長老”,這可能是指使徒年事已高,或存在有假定的第二位“老約翰”。[13]今日的學者們對於此問題的意見仍然分歧。

啟示錄在傳統上認為與約翰福音、約翰書信同樣是使徒約翰所寫,認為是他在羅馬皇帝圖密善在位期間被流放到拔摩島時,受到了啟示而寫成。啟示錄的作者多次自稱為“約翰”[啟1:1,4,9; 22:8],並說明他是在拔摩島接受了他的第一個異象[啟 1:9; 4:1-2],因此有時也被稱作是“拔摩的約翰”。殉道者游斯丁(約公元100-165)可能曾提到過這本書,認為來自使徒約翰。游斯丁認識坡旅甲,而坡旅甲曾經是使徒約翰的學生。[14] 愛任紐(約公元115-202)也接受這個說法。根據聖經百科《The Zondervan Pictorial Encyclopedia of the Bible》,現代學者的意見分歧,包含使徒說和其他幾種近一百年提出的替代假說。[15] Ben Witherington認為,語言學上的證據顯示這些書不太可能出自同一人。[16]

使用語言[编辑]

目前主流觀點,所有最終形成新約的書卷,是使用通用希臘文寫成[17][18],只是语法受一点亚拉姆语(或稱「亞蘭文」)的影响。過去曾有一些教父[19]暗示或宣稱馬太福音的原文為希伯來文或亞蘭文,不久後才寫成通用希臘語,然而,今日所知的馬太福音是希臘文,也不是源自其他閃族語言文本的翻譯。[20]

耶穌的年代,聖地的猶太人和希臘人使用的主要語言是亞拉姆語和通用希臘語,以及方言拉比希伯來語。大多數學者認為歷史上的耶穌主要是講亞拉姆語[21] ,或許加上一些希伯來語和通用希臘語。隨著基督教的傳播,這些書卷後來被翻譯成其他語言,最著名的如拉丁文敘利亞文和埃及科普特文

新約正典的發展[编辑]

新約聖經正典化的過程相當複雜且漫長。在最初幾個世紀的早期基督教,使用許多被各教會廣泛承認的書信,但是並沒有一個正式認可的新約正典。[22] 正典選擇過程中的幾個特徵,包含在崇拜和教導中被視為權威的使徒傳統,與他們生活的歷史處境相關,以及和舊約聖經一致。[23] 西元一世紀的末期,使徒的著作在最早的基督教社群中流傳,保羅的書信可能也以集結的方式流通。[24]

公元2世紀[编辑]

馬吉安首先在公元140年左右試圖編輯新約正典,他接受修改過後的路加福音(馬吉安福音),以及十封保羅的書信,然後完全排除舊約。不過由於馬吉安獨特的神學-馬吉安主義,馬吉安正典日益受到其他基督教群體的反對,特別是東方教會。因此教會逐漸制定新約正典,以回應馬吉安所帶來的挑戰。[25]

游斯丁愛任紐特土良認為保羅書信應當與希伯來聖經一同為被視為是神的啟示,但受到其他人的反對。一些特別受到重視的書卷,逐漸開始成為舊約聖經外的附錄。游斯丁在公元二世紀中葉曾提到,在主日會使用先知書以及<使徒的回憶錄>。[26]

穆拉多利殘篇》,是主流基督教中已知最古老的新約聖經目錄紀錄,年代可追溯到公元170年。它與現代的新約正典類似,但不完全相同。

最古老明確認可《馬太福音》、《馬可福音》、《路加福音》、《約翰福音》是唯一合法的福音書的聲明,約寫於公元180年。四福音正典(the Tetramorph) 由愛任紐聲明[27][28] ,在《駁異端》中他曾直接提及“福音書的數目不可能比它們多或比它們少”。[29]雖然愛任紐的論點是支持只有四部真正的福音書,但被愛任紐認為具有權威性的書卷,包括四福音和許多保羅書信。一些解釋推論愛任紐如此論述四福音,表示"四福音"一說在愛任紐的時代仍然是新的。[30]

公元3世紀[编辑]

由公元200年,俄利根可能已經使用和現代相同的27卷書作為大公教會的新約正典,雖然包括仍有爭議的希伯來書雅各書彼得後書約翰二書約翰三書啟示錄[31] 即所謂爭議的書信(Antilegomena)。同樣地,《穆拉多利殘篇》也證明,或許在公元200年以前,就已經存在著一組功能類似27卷正典的基督教著作集,其中包括四部福音書,並且反對那些不認同的意見。[32]因此,雖然在早期教會有過對於新約正典的爭論,到了公元三世紀中葉,主要的書卷已經被絕大多數的基督徒接受。[33]

俄利根在當時負責收集那些被當作新約正典的書卷的使用情形。在公元四世紀晚期公告接受的基督教書卷時所依據的資訊,很可能是來自優西比烏的《教會歷史》,而當中他是使用俄利根給他的資料來製表。優西比烏的資訊包括公元三世紀遍佈世界的教會,哪些書卷是被接受的,哪些書卷是有爭議的,當中有大量俄利根從四處旅行、圖書館蒐集的第一手資料。[34]

事實上,俄利根可能也有選列了其他書卷,是不在優西比烏的列表內的,包括巴拿巴書信黑馬牧人書革利免一書。儘管俄利根並不是聖經正典概念的鼻祖,但他肯定提供了整個概念的哲學和文學解釋基礎。[35]

優西比烏的列表[编辑]

該撒利亞的優西比烏在大約公元300年,記錄下了新約聖經書卷的詳細清單,《教會史》第三冊25章:

“1 ...首先則必須是神聖的四福音書; 接著是使徒行傳...保羅的書信,約翰的書信...彼得的書信...放在它們之後,如果真的認為啟示錄是恰當的,我們應該在合適的時間給予不同的意見。然後這些都屬於可以接受的著作。”

“3 一些有爭議的著作,仍然被許多人承認的,包括現在的雅各書、猶大書,以及彼得後書、約翰二書和三書,不確定這些書卷是否是使徒所著,或是由其他同名的人所寫。然後是拒絕的著作,必須包括保羅行傳,黑馬牧人書,彼得的啟示錄,巴拿巴書,十二使徒遺訓。再者,正如我所說,約翰的啟示錄,一些人認為它似乎是正確的,而我認為應該要拒絕...。...而這當中有些人還放了希伯來書...所有這些爭議的書卷可能都不能被忽視。”

“6 ...那些書像是彼得福音、多馬福音、馬提亞福音,或任何他們之中其他人,以及安得烈行傳、約翰行傳和其他使徒行傳...它們很明顯地是異端虛構。所以它們甚至不會被放在被拒絕的著作目錄中,它們都是荒謬和不敬虔的。”

啟示錄被優西比烏同時視為接受和有爭議,這樣做引起了一些混亂。從其他教父著作,一些正典列表被剔除是有爭議的。《教會史》第三冊3章5段說明更多保羅書信的細節:“保羅的14封書信是眾所皆知的、無庸置疑的。但也沒有權力忽視一些人否認希伯來書的事實,在羅馬教會有爭議,認為不是保羅所寫。”《教會史》第四冊29章6段提到《四福音合參(Diatessaron)》:“但他們原來的創始人塔提安,編輯了以特定組合和選錄的福音書,我不曉得他如何稱這本書為《四福音合參》,至今仍有在一些人手中。但他們說塔提安大膽地套用使徒保羅的某些話,為了提高他們的風格。

公元4世紀[编辑]

亞歷山大主教亞他那修在公元367年的復活節信函中,給出了將列為新約正典的27卷書清單,[36] 當中他使用"正典化"(canonized)一詞。[37]公元383年羅馬教區召開教宗達瑪穌一世大會,如果吉拉修文告集(Decretum Gelasianum) 是正確的引用該次大會的結果,則該次會議就已經出現現行的27卷新約正典清單,只是順序有異。[38]同樣地,教宗達瑪穌一世在383年翻譯拉丁文版聖經的嘗試,也有助於正典在西方的確立。[39]

第一個接受現行新約正典的會議也可能是在北非的希波大會(公元393年),不過那次會議的結果並沒有留下。第一次有明確結果的是公元397年的第三次迦太基大會和西元419年的第四次迦太基大會[40] ,當時的希波主教聖奧古斯丁認為正典已經確立,除了正式承認的正典之外,在教會中不得有任何其他書卷冒充聖經。[41][42]

公元405年,教宗依諾增爵一世送了一份聖經書卷清單給高盧主教-圖盧茲的伊克蘇佩里(Exsuperius of Toulouse)。基督教學者普遍認為,當這些主教和會議談到正典時,沒有確立什麼新的想法,都是“批准教會內已經形成的共識”。[43][44][45]

中世紀[编辑]

第三次(397年)與第四次(419年)迦太基大會的接受,新約正典獲得越來越廣泛的認可,但是會議仍然沒有完全解決問題,被稱為“爭議的書信”(Antilegomena)的一些書卷,持續受到質疑,尤其是雅各書啟示錄。甚至到了16世紀,改教者馬丁·路德仍質疑(但最終沒有拒絕)雅各書、猶大書希伯來書啟示錄。直到現在,路德的德語聖經將這四卷書列於新約正典的最後,而不像其他版本聖經的傳統順序。

鑑於新教徒對聖經正典的質疑,天特會議重申了傳統的西方正典(即4世紀羅馬和迦太基大會所接受的),成為天主教教會中的天特正典和武加大聖經教義。

現代[编辑]

後來,教宗庇護十一世在1927年6月2日承認“約翰引句”(Comma Johanneum)是有爭議的。教宗庇護十二世在1943年9月3日發布《聖經註釋通諭》(Divino Afflante Spiritu),允許使用武加大譯本以外的譯本翻譯。

对艺术的影响[编辑]

新约对艺术方面的影响主要来自福音书和启示录。对于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中耶稣出生等叙述的艺术扩充早在2世纪就出现了,基督诞生的画像继续以不同的艺术形式出现,直到今天。最初的基督教艺术经常描绘新约中的场景,例如耶稣的受洗、耶稣善牧等主题。涉及基督的生平的圣经释义、诗歌演绎成为了一个基督教绘画和音乐的重要主题之一。自从现代媒体兴起,新约的内容,例如耶稣传道,也成为了电影等的主题(例如1903年法国电影La Passion)。

參考文獻[编辑]

  1. ^ Alister E. McGrath. An Introduction to Christianity. Oxford: Blackwell Publisher Limited. 
  2. ^ Strelan, Rick, Luke the Priest: The Authority of the Author of the Third Gospel. (Ashgate Publishing, 2013).
  3. ^ For discussion of Mark, see Schröter, Jens, "Gospel of Mark" in Aune, David (ed.), The Blackwell Companion to the New Testament (Wiley-Blackwell, 2010), pp. 281–2; Hare, Douglas R. A., Mark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1996), pp. 3–5; and "More on Mark and Peter" on Bart Ehrman's blog (June 3, 2013). For discussion of Matthew, see Repschinski, Boris, "Forschungbericht: Matthew and Judaism" in The Controversy Stories in the Gospel of Matthew (Vandenhoeck & Ruprecht, 1998), pp.13–61; and "Was Matthew a Jew?" on Bart Ehrman's blog (June 17, 2013).
  4. ^ For overviews of the scholarship on authorship of the various New Testament works, see the relevant entries in Aune, David E. (ed.), The Blackwell Companion to the New Testament (Wiley-Blackwell, 2010).
  5. ^ Bart Ehrman, Jesus, Interrupted (Harper Collins, 2009) pages 102-104.
  6. ^ Bart Ehrman, Jesus: Apocalyptic Prophet of the New Millennium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9) pages 43-44.
  7. ^ Gerd Theissen, The Gospels in Context (Continuum, 2004), page 290.
  8. ^ Epistle of St. James, 1913 Catholic Encyclopedia Online
  9. ^ Epistle of James. Earlychristianwritings.com. 2 February 2006 [19 November 2010]. 
  10. ^ Bauckham,RJ (1986), Word Biblical Commentary, Vol.50, Word (UK) Ltd. p.14f
  11. ^ What are they saying about the Catholic Epistles?, Philip B. Harner, p. 49 [1]
  12. ^ Harris, Stephen L., Understanding the Bible (Palo Alto: Mayfield, 1985, "1 John," p. 355-356
  13. ^ Eusebius: The Church History
  14. ^ St. Justin Martyr, Dialogue with Trypho Chapter lxxxi.
  15. ^ Merrill C. Tenney, gen. ed. "Revelation, Book of the." Zondervan Pictorial Encyclopedia of the Bible. Vol. 5 (Q-Z). Grand Rapids, MI: Zondervan, 2009.
  16. ^ Ben Witherington, Revelati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3) page 2.
  17. ^ Metzger B. The Text of the New Testament. Its Transmission, Corruption, and Restoration. Fourth Edition. Bruce M. Metzger and Bart D. Ehrman
  18. ^ Aland, K. and Aland, B. The text of the New Testament (9780802840981)
  19. ^ Koester, Helmut: Introduction to the New Testament. Philadelphia, 1982, volume 2, p. 172.
  20. ^ Davies, W. D. and Allison, Dale C.: A Critical and Exegetical Commentary on The Gospel according to Saint Matthew, 3 volumes. Edinburgh: T&T Clark, 1988-1997, see volume 1, pp. 33-58.
  21. ^ Allen C. Myers (编). Aramaic. The Eerdmans Bible Dictionary. Grand Rapids, Michigan: William B. Eerdmans: 72. 1987. ISBN 0-8028-2402-1. It is generally agreed that Aramaic was the common language of Israel in the 1st century CE. Jesus and his disciples spoke the Galilean dialect, which was distinguished from that of Jerusalem (Matt. 26:73). 
  22. ^ Eusebius,Church History, (III xxv 5)
  23. ^ See Gamble, Harry Y.: The New Testament Canon: Its Making and Meaning. Guides to Biblical Scholarship; Philadelphia: Fortress, 1985.
  24. ^ Three forms are postulated, from The Canon Debate, chapter 18, page 300, note 21, attributed to Harry Y. Gamble: "(1) Marcion's collection that begins with Galatians and ends with Philemon; (2) Papyrus 46, dated about 200, that follows the order that became established except for reversing Ephesians and Galatians; and (3) the letters to seven churches, treating those to the same church as one letter and basing the order on length, so that Corinthians is first and Colossians (perhaps including Philemon) is last."
  25. ^ Origin of the New Testament | Christian Classics Ethereal Library. Ccel.org. 22 July 2005 [19 November 2010]. 
  26. ^ cf. Justin Martyr, First Apology 67.3.
  27. ^ Ferguson, Everett. "Factors leading to the Selection and Closure of the New Testament Canon," in The Canon Debate. eds. L. M. McDonald & J. A. Sanders (Hendrickson, 2002) pp. 301.
  28. ^ cf. Irenaeus, Adversus Haereses 3.11.8.
  29. ^ III.XI.8. Ccel.org. 2005-07-13 [2012-09-07]. 
  30. ^ McDonald & Sanders, page 277
  31. ^ Both points taken from Mark A. Noll's Turning Points, (Baker Academic, 1997) pp 36–37
  32. ^ H. J. De Jonge, "The New Testament Canon," in The Biblical Canons. eds. de Jonge & J. M. Auwers (Leuven University Press, 2003) p. 315
  33. ^ P. R. Ackroyd and C. F. Evans, eds.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the Bible (volume 1).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0: 308. 
  34. ^ C.G. Bateman, Origen’s Role in the Formation of the New Testament Canon, 2010.
  35. ^ McGuckin, John A. "Origen as Literary Critic in the Alexandrian Tradition.” 121-37 in vol. 1 of 'Origeniana octava: Origen and the Alexandrian Tradition.' Papers of the 8th International Origen Congress (Pisa, 27–31 August 2001). Edited by L. Perrone. Bibliotheca Ephemeridum theologicarum Lovaniensium 164. 2 vols. Leuven: Leuven University Press, 2003.
  36. ^ Lindberg, Carter. A Brief History of Christianity. Blackwell Publishing. 2006: 15. ISBN 1-4051-1078-3. 
  37. ^ Brakke, David. "Canon Formation and Social Conflict in Fourth Century Egypt: Athanasius of Alexandria's Thirty Ninth Festal Letter," in Harvard Theological Review 87 (1994) pp. 395–419
  38. ^ Bruce, F. F. The Canon of Scripture. Intervarsity Press. 1988: 234. 
  39. ^ Bruce, F. F. The Canon of Scripture. Intervarsity Press. 1988: 225. 
  40. ^ McDonald & Sanders' The Canon Debate, Appendix D-2, note 19: "Revelation was added later in 419 at the subsequent synod of Carthage."
  41. ^ Ferguson, Everett. "Factors leading to the Selection and Closure of the New Testament Canon," in The Canon Debate. eds. L. M. McDonald & J. A. Sanders (Hendrickson, 2002) p. 320; F. F. Bruce, The Canon of Scripture (Intervarsity Press, 1988) p. 230
  42. ^ cf. Augustine, De Civitate Dei 22.8
  43. ^ Ferguson, Everett. "Factors leading to the Selection and Closure of the New Testament Canon," in The Canon Debate. eds. L. M. McDonald & J. A. Sanders (Hendrickson, 2002) p. 320
  44. ^ Metzger, Bruce. The Canon of the New Testament: Its Origins, Development, and Significance. Oxford: Clarendon. 1987: 237–238. 
  45. ^ Bruce, F. F. The Canon of Scripture. Intervarsity Press. 1988: 97.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