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先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方先觉
出生 1903
 大清江苏省萧县栏杆镇
去世 1983
 中華民國台北市
效命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中華民國
服役年份 1926 - 1968
軍銜 陆军二级上将
統率 國民革命軍第十軍军长, 集团军副总司令, 第一军团副司令官, 联合勤务总司令部研究督察委员会主任委员, 澎湖防卫司令部副司令官
參與战争 台儿庄会战长沙会战衡阳保卫战
獲得勳章 青天白日勳章

方先觉(1903年-1983年),字子珊。抗日将领,中華民國陸軍二级上将。江苏省萧县(今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栏杆镇方家寨)人。民國三十六年(1947年),在蕭縣當選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

生平[编辑]

1903年出生于江苏省萧县栏杆区方家寨((今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栏杆镇方家寨)一个乡绅家庭。幼年在家乡读书。高小毕业后就读于江苏省立徐州中学,之后就读于南京江苏省立第一工业学校,再后入读国立中央大学工学院电机系。后又转学军事,先后就读于黄埔军校第三期步兵科、黄埔军校高教班第二期。此后投身军界,自排长晋升至军长、集团军副总司令。抗战期间曾参加台儿庄会战长沙会战衡阳保卫战。以后又曾在陆军大学乙级将官班第四期学习。1949年后到台湾,曾任澎湖防卫司令部副司令官、第一军团副司令官、联合勤务总司令部研究督察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1968年退役,后在家修身養性,勤習書畫。1983年在台北病逝。

军旅生涯[编辑]

抗战[编辑]

衡阳保卫战[编辑]

1944年6月22日到1944年8月8日之间,方先觉將軍率领中華民國國民革命軍第十軍进行的衡阳保卫战,被日方称为「中日八年作戰中,唯一苦難而值得紀念的攻城之戰」。

國民革命軍第十軍以攻城日军十分之一的兵力守城四十七天,最终敌我死伤比例三比一。在寡不敌众又久未得到援助的情况下,方以“保证生存官兵安全,保证伤兵得到救治”为条件与日军谈判停战。[1]在衡陽之役結束後,12月30日,重庆为方先覺歸來召开大规模欢迎会,但衡阳保卫战后投降日军,受到来自世人的不少争议[2],1945年2月,方先覺所率第十軍所屬各師師長均獲頒中華民國青天白日勳章,使得第十軍成為中華民國建軍至今唯一一個師長以上將官共獲得四座中華民國青天白日勳章的部隊。1945年5月10日,国民党召开六大,大会代表王昆仑指出方先觉投敌又归,非杀之不能正刑法。[3]

根據喬家才著《戴笠先生與他的同志們》記載,方先覺當時被日軍單獨拘禁在天主堂,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遂發動一次搶救行動,成功將方先覺救出。中華民國政府皆以『方先覺於衡陽會戰中力戰被俘』記載於官方紀錄。

书目[编辑]

自著

  • 《子珊行述》
  • 《衡阳坚守战回忆》

他著

  • 《方先觉传略》

注釋[编辑]

  1. ^ 方先觉《衡阳四十天》道:“当年城陷时……拟作最后一击,但日军攻城部队奉其司令之命派人持黄旗来谈判,不久其高级人员亦带译员来谈,我既失去双方直接开火以求解脱机会,也就按战争惯例受俘。”
  2. ^ 12月13日《大公报》发表《向方先觉军长欢呼!》内称:“方军长打了抗战以来最艰苦的硬仗,他最后也没失掉中华军人的节操,所以我们特别欢呼:‘我们的英雄回来了!我们的抗战精神回来了!’……语云‘知耻近乎勇’,军人最应知耻。顶天立地汉子一定要脸,方军长及第十军的将士们就是知耻有勇的标准军人。”12月20日,《救国日报》发表题为《方先觉不愧张睢阳》称:“夫张巡睢阳之守,不能救唐代之久乱……而方先觉军长衡阳之守,则功在民族,较之睢阳之守,其功尤大”。12月25日,延安《解放日报》发表关于方先觉投敌问题指出:“此等叛国逆贼,居然在重庆大受欢迎,被誉为‘中国军人之模范’,蒋介石对他们则‘慰勉有嘉’”。
  3. ^ 《唐纵日記》记载:“上午大会,王昆仑质询方先觉投降敌人又逃回后方,外面颇有怀疑,究竟如何,请军部答复。休息后,总裁训话……对王昆仑质问方先觉事,甚不以为然,此系共产党造作谣言,何以代共产党发言。王起而辩护,总裁大怒,拍桌而骂。”

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