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施琅
國家 清朝
尊侯
琢公
封爵 靖海公
出生 天启元年 1621年
逝世 康熙三十五年 1696年
諡號 襄庄
施琅
汉语 施琅

施琅英语:SegoSecoe[1];1621年3月7日-1696年),尊侯琢公福建省泉州府晋江县(今晋江市龙湖镇衙口村)人,[2],祖籍河南固始初軍事家,武術家,明鄭降清將領,封一等靖海公,諡襄庄,贈太子太傅。其長子施世綸,曾任漕運總督,次子施世驃統領兵到臺灣平定朱一貴民變

生平[编辑]

家世[编辑]

施琅先祖施炳南宋高宗朝评事官,于隆兴元年(1163年)自光州固始县施大庄(今郭陆滩镇青峰村)南渡入闽,为浔海施氏始祖。[3]

施琅生于明天启元年(1621年)二月十五日。

降清与反清[编辑]

早年施琅出身武夷派,武藝超群,是郑芝龙的頭號猛将,顺治三年(1646年)随郑芝龙降清。然其反清之志尚在,不久又加入郑成功的抗清义旅,成为郑成功的得力助手、明郑军的重要将领,還曾經奉獻策略幫助鄭成功殺族叔鄭聯(一說族兄)奪取廈門,也积极参与海上起兵反清。

再降清[编辑]

鄭成功手下曾德一度得罪施琅,施琅藉故殺了曾德,因而得罪了鄭成功,鄭成功立即誅殺施琅全家,施琅逃走,父親與兄弟被殺。由於親人被郑成功族滅的大恨,施琅再次降清。施琅先后担任清朝副将总兵水师提督,参与清军对郑军的进攻和招抚。

施琅甫投清營二次領軍征臺遇風不順,後調北京任內大臣期間,甚為貧苦,依靠妻子在北京當女紅裁縫貼補家用所需。期間鄭成功在台灣病逝、鄭經繼為延平郡王;鄭經主政期間,明鄭內部派系鬥爭日趨激烈,群臣分以支持鄭經二子克臧克塽為名,結黨爭權,國事日非。

進攻台灣[编辑]

1681年,郑经薨逝,權臣崑崙派高手馮錫範宗室鄭哲順等,發動東寧之變,殺了鄭克臧,立先王幼子鄭克塽。七月,清廷大學士李光地上書认为攻条件成熟,光地為福建省泉州府安溪人,并推荐泉州同鄉施琅。康熙帝采纳了李光地的意见,授施琅福建水师提督,加太子少保衔,命其 “相机进取”;施琅遂得積極進行攻討明鄭的部署准备,時年六十一歲。

1682年,康熙排除朝廷中反对意见,决定攻台,命福建总督姚启圣“统辖福建全省兵马,同提督施琅,进取澎湖、臺湾”,授萬正色為步兵提督領軍12萬進駐福建,接應水師提督大將軍施琅,俱受姚啟聖節制。1683年六月,施琅指揮清軍水師先行在澎湖海戰對明鄭水師獲得大勝,後鄭克塽順命薙髮令率臣民降清。他还反驳当时清廷内部有人提出“宜迁其人,宜弃其地”的意见,上疏吁请清廷在台湾屯兵镇守、设府管理,力主保留臺湾、守卫臺湾。施琅因功授靖海将军,封靖海侯

臺灣歸還荷蘭密議[编辑]

「三藩之亂」期間,福建主政者耿精忠與廣東主政者尚之信均鼓勵手下商人前往日本與東南亞貿易,以支應財政開銷。臺灣主政者鄭經也佔領福建海澄、廣東南頭(珠江口東北面)水域,以經營對中國大陸的貿易。1680年代起,在清廷逐步掌握閩、粵兩省後,開始整肅耿、尚兩藩下的外貿商。以沈上達為首的廣東外貿商,遭受到全面壓制;而福建外貿商則在總督姚啟聖籌備征台軍需的藉口下,得以苟延殘喘。鄭氏勢力在撤出中國沿岸後,因清廷對閩、廣外貿商之整肅,以及臺灣天災、暹羅洋米漲價等因素之影響,發生了軍餉與軍糧周轉不靈的現象。1683年夏季,清軍水師在施琅率領下,於澎湖擊敗鄭軍。東寧王國決定投降清廷「舉國歸命」[4],以免因洋米被截,導致飢荒。施琅在與英、荷兩國滯台人員接觸後,計畫以「臺灣歸還荷蘭」等方式,誘引英、荷兩國人前往福建或臺灣貿易,並以「外國貪涎」為由,力促清廷維持海禁,以達成讓福建外貿商壟斷中國外貿的目標。然施琅此一企圖,並未獲得荷蘭當局支持,遂於1684年,在康熙帝堅持開海,以及福建、兩廣總督不予配合的多重因素下破滅。[5]

統治台灣[编辑]

施琅攻佔台灣後,雖鄭成功殺施琅父兄,施琅仍親至當時葬於台南延平郡王墓前,跪拜磕頭痛哭,喃喃禱鄭國姓,意略曰:「忠孝不能兩全,初芝龍公提攜施氏父子有恩,並且佩服鄭國姓忠於明朝鞠躬盡瘁,惟施琅也揹負父兄大仇;今之如此,各為其主,天意使然,四十年國仇家恨,糾葛至此,感傷不已云云;左右聞之動容。」[6]


在施琅的治下,规定“赴台者不許携眷。琅以惠、潮之民多通海,特禁往来。”(連雅堂台湾通史》)。首先嚴禁粵東人渡台,表面上的理由是那裡出的“海盗”多,實際原因是“惠潮之民多與鄭氏相通”,於是臺灣客家人人口數因此大幅落後同時移民台灣的泉州人漳州人,而在日後分類械鬥中失利並退出平原。對其他地區的人民渡台也嚴加限制,竟然规定渡台人员不得携带家眷,也就是说不許老百姓在台湾札根,這一政策後来導致台湾婦女奇缺。首任巡台御史黄叔璥台海使槎录》引《理台末议》的记载说:“终将军施琅之世,严禁粤中惠、潮之民,不许渡台。盖恶惠、潮之地素为海盗渊薮,而積習未忘也。琅殁,渐弛其禁,惠、潮之民乃得越渡。”,因此施琅對台湾的统治構成當時两岸往来的最大障礙。

後事[编辑]

施琅卒于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赐谥襄庄,赠太子少傅衔。施琅死后与其妻王氏、黄氏合葬。 卒於75歲

遺跡[编辑]

泉州城內的施琅故宅 

泉州城內释雅山南麓有施琅故宅,在衙口有靖海侯府施氏大宗祠,泉州市丰泽区华大街道法华美村有施琅神道碑施琅墓位于福建省惠安县黄塘镇虎窟村西北500米的坡地,均已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同安东郊有施世骠为施琅所立的绩光铜柱坊,现为福建省文物保护单位

臺南五妃廟,是國定古蹟相傳曾經被施琅子孫焚毀,嘉慶年間由民間集資重建以後才未遭橫禍。[原創研究?]

評價[编辑]

清朝[编辑]

康熙帝:“粗魯武夫,未嘗學問,度量偏淺,恃功驕縱”;“將軍施琅,諳熟海島,凡事必與之共議!” “如施琅者,立如此奇勳,必令永秉節鉞,榮華以終其身!” “施琅之功甚大。”

中國大陸官方[编辑]

清軍克台後,清廷對於是否加以經營,朝議未決;施琅上《恭陳臺灣棄留疏》,力陳保有台灣之重要性,終使康熙皇帝決定繼續经营臺灣,臺灣首度納入中國的版圖。

在中國大陆,官方以往僅正面宣传郑成功擊退荷兰殖民者「收復」臺灣的事跡,对郑成功后人在臺湾的统治及傾向独立偏安的史實,除推廣漢學外,其他作了有意的忽略;考量其為叛將,对施琅也鲜有著墨,只在提及郑成功时才略带说明。自從具有臺灣獨立傾向的民进党陈水扁於2000年当选中華民國總統以来,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出于对宣传“统一中国”的考虑,才大規模正面評價施琅,称其为维护中國统一的英雄,並在其家乡福建晋江为其塑了一尊石像。[7]不過,一直以來對於降清叛將,中國人的一慣態度就評價較低,提高其歷史定位僅只是為了統一考量。[8]

中華民國政府[编辑]

因為中華民國政府同情明鄭之“正統”意識型態,所以施琅長期得到負面評價。民間也同情鄭家,將施琅視為與吳三桂相同的國賊叛將。[7]

个人评价[编辑]

連雅堂在《臺灣通史·施琅列傳》中評論稱:「施琅為鄭氏部將,得罪歸清,遂藉滿人以覆明社,忍矣!琅有伍員之怨,而為滅楚之謀,吾又何誅?獨惜臺無申胥,不能為復楚之舉也。悲夫!」[9]連橫並未堅持他一貫的明鄭立場對施琅加以譴責,反而將他比喻為伍子胥,從人子復仇之議寄予同情。

趙爾巽:臺灣平,琅專其功。然啟聖、興祚經營規畫,戡定諸郡縣。及金、廈既下,鄭氏僅有台澎,遂聚而殲。先事之勞,何可泯也?及琅出師,啟聖、興祚欲與同進,琅遽疏言未奉督撫同進之命。上命啟聖同琅進取,止興祚毋行。既克,啟聖告捷疏後琅至,賞不及,鬱鬱發病卒。功名之際,有難言之矣。大敵在前,將帥內相競,審擇堅任,一戰而克。非聖祖善馭群材,曷能有此哉?[10]

共產中國歷史研究員吳伯婭:施琅力主留台守台,鞏固邊防,維護統一,防止外來侵略,對滿族作出了極其重大的貢獻。他的遠見卓識造福後人,流芳百世。[10]

中國哲學家李澤厚依據其一貫堅持的倫理絕對主義信念,認為文天祥史可法鄭成功等保鄉衛國,重視氣節,才是值得推崇的對象。相反,若認為任何人有助於「疆土擴大」而無原則地改換效忠對象,則可能導致同意汪精衛吳三桂的危險,即未來有人支持美國征服中國也可能受到正面評價。李澤厚進一步認為,滿清政權比之明代更為閉鎖,對文化之壓制更甚,如若李自成擊敗清廷,中國之發展有可能較好。所以如此觀之,施琅投效清廷,也不利於中國的經濟和文化發展。從歷史、道德兩面來看,施琅都是負面人物。

香港著作武侠小说家金庸在《鹿鼎记》中通过韦小宝对施琅说的语言透露了金庸对施琅的不满[11]

施琅與媽祖[编辑]

施琅底定全台,上奏清廷建議奉台灣民間信仰的媽祖「天妃」赐晋天后,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清廷准奏,且進頒「護國庇民妙靈昭應仁慈天后」敕號,改台南寧靖王府大天后宮,派滿族大臣禮部侍郎(三品)雅虎致祭。雍正四年,皇帝又御書「神昭海表」匾,由台灣鎮總兵林亮迎至天后宮敬懸,乾隆時期清廷又頒旨改官祀,天后宮之名稱逐漸普及至今。

當時施琅從湄洲島湄洲媽祖祖廟帶來的古媽祖黑面二媽,目前安置奉祀在鹿港天后宮,供眾信徒膜拜,此尊神像已有一千年的歷史,目前全世界僅存一尊,大陸本有兩尊開基媽,但都毀於文化大革命

相關作品[编辑]

2001年中國中央電視台第一套頻道於黃金時段播出电视剧《康熙帝國》,劇中即大篇幅改編描述施琅謀畫攻打明鄭鄭經兵敗自刎的段落(但史實(根據《明史》、《清史稿》和《台灣通史》、《府城縣誌》等記載),鄭經和其父鄭森(鄭成功)一樣都是病逝,並未有鄭經自刎之記載,此為汙衊明鄭及中華民國的劇情,因此鄭成功的後人對此段落深表憤怒。)。三十七集电视剧《施琅大将军》,是国家广电总局重大历史题材。该剧筹备拍摄历时两年,投资两千多万元,由福建电影制片厂摄制,在中央电视台一套黄金档播出。

相關研究書目[编辑]

(按照作者與出版年份順序排列)

  • 周雪玉,1978年,施琅之研究。文化大學史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 施偉青著,1987年,施琅評傳。廈門:廈門大學出版社。
  • 陳芳明,1996年,鄭成功與施琅:台灣歷史人物評價的反思,見張炎憲李筱峰戴寶村編,台灣史論文精選(上),台北 :玉山社。
  • 施偉青著,1998年7月,施琅年譜考略,湖南岳麓出版社出版。
  • 賀幼玲,1998年,《臺灣外記》之人物與思想研究。國立中山大學中國文學系碩士論文。
  • 施偉青主編,2000年,施琅研究。厦門:厦門大學出版社。
  • 李祖基,2000年,施琅與清初的大陸移民渡臺政策。歷史月刊。
  • 許在全、吳幼雄編,2001年,施琅研究。北京市: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 石萬壽,2002年,臺灣棄留議新探。臺灣文獻。
  • 施伟青主编,2003年,《施琅研究》国际文化出版公司出版。
  • 謝碧蓮,2004年,施琅攻臺灣。臺南市:臺南縣文化局。
  • 謝英從,2005年,施琅租業新發現:大潭底莊、椰樹腳莊、史椰腳莊位置考。臺灣文獻。
  • 李世偉,2005年,「媽祖加封天后」新探。海洋文化學刊。
  • 施偉青著,2006年1月《施琅將軍傳》湖南岳麓出版社出版。
  • 施性山主編,2006年,8月《施琅研究》(第一卷);香港人民出版社。
  • 施性山主編,2007年,5月《施琅研究》(第二卷);香港人民出版社。
  • 施性山主編,2008年,5月《施琅研究》(第三卷);文化艺术出版社。
  • 施性山主編,2009年,5月《施琅研究》(第四卷);中华诗词出版社。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賴永祥. 台灣鄭氏與英國的通商關係史 (PDF). 《台灣文獻》第十六卷第二期. 1965年. 
  2. ^ 泉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 第一章 人物传. 泉州市志.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0. ISBN 7-5004-2700-X.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9-15). 
  3. ^ 固始历史名人. 固始县政府网站. 
  4. ^ 東寧王國, 臺灣大百科全書, 中華民國文化部
  5. ^ 见《台湾文献》第六十一卷第三期,鄭維中,《施琅「臺灣歸還荷蘭」密議》。
  6. ^ 周雪玉著,《施琅攻台的功與過》,台北,台原出版社,1990年2月
  7. ^ 7.0 7.1 《历史上的今天7月8日 施琅率军发起收复台湾作战》,華體網波經,2013-7-10
  8. ^ 胡文辉,《古典今情中的施琅》,人民網,2006年04月20日
  9. ^ 清史稿,卷二百六十 列传四十七,姚启圣子仪 吴兴祚 施琅朱天贵
  10. ^ 10.0 10.1 吴伯娅,《施琅对清朝统一台湾的贡献》,中華文史網,2005-03-29
  11. ^ 古典今情中的施琅. 腾讯网. [2006年4月20日] (中文(中国大陆)‎). “施大人本来是台湾国姓爷部下的大将,回过头来打死台湾的兵将,死了的冤鬼自然心中不服……”,“施琅默语,心下甚是恚怒。他是福建晋江人,台湾郑王的部属十之八九也都是福建人,尤以闽南人为多。他打平台湾后,曾听到不少风言风语,骂他是汉奸、闽奸,更有人匿名写了文章做了诗来斥骂他讽刺他的。他本就内心有愧,只是如此当面公然讥刺,韦小宝却是第一人” 

来源[编辑]

书籍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