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旅鴿Infobox info icon2.svg
ROM-BirdGallery-PassengerPigeon.png
皇家安大略博物館收藏的旅鴿標本

绝灭(1914年)IUCN 3.1
科学分类 编辑
界: 动物界 Animalia
门: 脊索动物门 Chordata
纲: 鸟纲 Aves
目: 鸽形目 Columbiformes
科: 鸠鸽科 Columbidae
亚科: 鸽亚科 Columbinae
族: 鸽族 Columbini
属: 旅鸽属 Ectopistes
种: 旅鴿 E. migratorius
二名法
Ectopistes migratorius
(Linnaeus, 1766)
Map-Ectopistes-migratorius.png
旅鴿的卵

旅鴿學名Ectopistes migratorius)又名候鴿旅行鴿,为鸽形目鸠鸽科的一种,也是旅鸽属的唯一物种,曾是世界上最常見的一種鳥類,主要以植物果实和小昆虫为食。據估計,過去曾有多達50億隻的旅鴿生活在美國。他們是共同生活的一大群──最大可達寬1.6公里和長500公里的飛行團,需要花上幾天的時間才能穿過一個地區,而其中大約包含10億隻的個體。後据推論,旅鴿由於低遺傳多樣性、被人類大量食用和棲息地喪失,沒有時間去適應而在1914年滅絕[1]

形态[编辑]

旅鴿夏季時在北美洲洛磯山脈東部廣泛地區生活,冬季時南遷至美國南部。旅鴿是極端社會性的動物。在單單一棵樹上就可以找到超過100個鳥巢,居住範圍延伸了上百平方英里。

食用[编辑]

旅鴿被捕捉作食物以及養豬飼料,由棚車裝載運向美國東部的城市;1805年,紐約一对(2只)鴿子的價錢為二分。十八、十九世紀的美國,旅鴿被視為奴隸和傭人的食物。職業獵人捕捉了大量的旅鴿,而這些食材最後大多都被送往美國東部城市成為餐廳菜單上的一項。

滅絕[编辑]

十九世紀中期,大眾開始注意到旅鴿的處境,他們的族群數正快速下降。由於旅鴿一次只下一顆蛋,因此一旦數量開始減少,就需要再花一段時間來重新回復族群大小。1900年,最後的野生旅鴿在俄亥俄州由一名14歲的男孩所射下[2][3]

除了人類大量捕殺外,砍伐森林也加速了旅鴿的滅絕。野生旅鴿滅絕後,人們曾經試圖以人工飼養繁殖的方式恢復旅鴿數目,但不成功。美國鳥類學者協會在1909年至1912年曾經懸賞,找到旅鴿的人可得1500美元獎金,可是沒有人成功取得[4]

1898年,查爾斯·惠特曼英语Charles Otis Whitman(Charles Otis Whitman)教授將數只旅鴿贈與辛辛那提動物園。1910年,唯一一隻確認存活的旅鴿為辛辛那提動物園飼養的「瑪莎英语Martha (passenger pigeon)(Martha)」。1914年9月1日,「瑪莎」在辛辛那提動物園死去,旅鴿就此滅絕。[5]在「瑪莎」死後,其尸体被放入冰塊裡保存,送到了史密森尼学会,被做成剝製標本,一直保存至今。[6]

它的基因組也在其滅絕的一百週年,也就是2014年時進行了定序發表。這項由台灣學者主導的研究,最驚人的發現是:旅鴿的遺傳多樣性偏低,與牠們龐大的鳥口數目完全不相稱。[7]

近年來有研究旅鴿的學者專家從旅鴿的標本中萃取DNA,試圖讓旅鴿重新復活,但另一方面會帶來生物之間的道德問題,故有所兩極看法[8][9]

滅絕原因[编辑]

旅鴿滅絕的主要原因是大規模的狩獵、棲息地的迅速喪失以及牠們極度社會化的生活方式,使其極易受到前一種因素的影響。移民在北美洲從事森林砍伐,是由於需要騰出土地用於農業和擴大城鎮,但也​​由於對木材和燃料的需求。1850年至1910年間,北美洲大約有728,000平方公里(1.8億英畝)被清除用於耕種。儘管北美洲東部仍有大片林地,可以養育各種野生動物,但不足以使得旅鴿產生足以使後代穩定存續的巨大個體數量。相比之下,類似條件下幾乎滅絕的鳥類數量非常少,例如鴞鸚鵡Strigops habroptilus)和鸕鶿Porphyrio hochstetteri),足以讓這些物種一直存在到現在。猛烈的狩獵和森林砍伐的綜合影響被稱為針對旅鴿的“閃電戰”,它被稱為歷史上最大和最無意義的人類促成滅絕之一。[10][11][12]隨著群體規模的縮小,旅鴿的數量下降到繁殖該物種所需的閾值以下[13],是阿利效應的一個例子。[14]

2014年的基因研究發現人類到達之前種群數量的自然波動也得出結論,該物種通常會從種群的低谷中恢復過來,並表明這些低谷之一可能與1800年代人類加強狩獵相吻合,兩者結合這將導致該物種的迅速滅絕。類似的情況也可以解釋洛磯山蝗蟲(Melanoplus spretus)在同一時期迅速滅絕的原因。[15]也有人提出,在個體數稀少後,少數或孤獨的鳥類將更難找到合適的覓食區。[16]除了在繁殖季節被狩獵殺死或趕走的鳥類外,許多雛鳥在能夠自生自滅之前也成為孤兒。有時還提出了其他不太令人信服的促成因素,包括大規模溺水、新城病和遷移到原始範圍之外的地區。[10]

旅鴿的滅絕引起了公眾對保育運動的興趣,並導致了新的法律和實踐,防止了許多其他物種的滅絕。[17]旅鴿的迅速減少影響了後來對瀕危動物種群滅絕風險的評估方法。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以旅鴿為例,說明一個物種即使種群數量很高也有可能會被宣布“處於滅絕危險之中”。[18]

博物學家奧爾多·利奧波德(Aldo Leopold)在威斯康星州 Wyalusing 州立公園舉行的威斯康星州鳥類學協會紀念碑奉獻儀式中向消失的物種致敬,該公園曾是該物種的社交棲息地之一。[19]1947年5月11日,利奧波德說:

人們仍然活著,他們年輕時還記得鴿子。 樹木仍然活著,它們在年輕時被活風吹動。但是十年之後,只有最古老的橡樹會記住,最終只有山丘會知道。[20]

分類[编辑]

种系发生学[编辑]

本屬歸類於鴿亞科鴿族,与其它鸠鸽科的关系如下[21]

鸠鸽科 Columbidae
鸽亚科 Columbinae
哀鸽族 Zenaidini

蓝头鸠属 Starnoenas

鹑鸠属 Geotrygon

棕翅鸠属 Leptotila

绿背鹑鸠属 Leptotrygon

哀鸽属 Zenaida

白脸鹑鸠属 Zentrygon

鸽族 Columbini

旅鸽属 Ectopistes

美洲鸽属 Patagioenas

长尾鸠属 Reinwardtoena

蕉鸠属 Turacoena

鹃鸠属 Macropygia

斑鸠属 Streptopelia

鸽属 Columba

粉鸠属 Nesoenas

副斑鸠属 Spilopelia

美洲地鸠亚科 Claravinae

斑地鸠属 Claravis

长尾地鸠属 Uropelia

原鸠属 Metriopelia

南美鸠属 Columbina

渡渡鸟亚科 Raphinae
铜翅鸠族 Phabini

?孤鸠属 Henicophaps

鸡鸠属 Gallicolumba

紫珠鸠属 Alopecoenas

凤头鸠属 Ocyphaps

石鸠属 Petrophassa

巨地鸠属 Leucosarcia

姬地鸠属 Geopelia

铜翅鸠属 Phaps

岩鸠属 Geophaps

渡渡鸟族 Raphini

厚嘴地鸠属 Trugon

冕鸠属 Microgoura

雉鸠属 Otidiphaps

冠鸠属 Goura

齿鸠属 Didunculus

蓑鳩屬 Caloenas

渡渡鸟属 Raphus

罗岛渡渡鸟属 Pezophaps

绿鸠族 Treronini

綠鳩屬 Treron

森鸠族 Turturini

褐果鸠属 Phapitreron

金鸠属 Chalcophaps

小长尾鸠属 Oena

森鸠属 Turtur

果鸠族 Ptilinopini

皇鸠属 Ducula

果鸠属 Ptilinopus

紐西蘭鳩屬 Hemiphaga

髻鸠属 Lopholaimus

苏拉乌鸠属 Cryptophaps

山鸠属 Gymnophaps

参见[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40 億旅鴿消失之謎. [2017-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9). 
  2. ^ 地理选修六 ;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http://www.dzkbw.com/books/rjb/dili/xgxx6/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3. ^ 动物笔记. 最后一只旅鸽-搜狐. mt.sohu.com. 搜狐. [2017-05-14]. 
  4. ^ 纽约时报; April 4, 1910, Monday; Reward for Wild Pigeons. Ornithologists Offer $3,000 for the Discovery of Their Nests.
  5. ^ 中国“吃货”吃绝禾花雀?. 新华网. [2021-1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20). 
  6. ^ 全球九种珍稀的动物,旅鸽已灭绝,熊猫也有彩色的. 网易网. 2021-04-23 [2021-1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21). 
  7. ^ 曾經有50億鳥口的「旅鴿」,遺傳多樣性卻低得嚇死人?. [2018-07-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9). 
  8. ^ 台學者萃取DNA揭開旅鴿滅絕百年謎團. 發現科學 - 台視網站. 2014-06-20 [2016-04-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09) (中文).  参数|newspaper=与模板{{cite web}}不匹配(建议改用{{cite news}}|website=) (帮助)
  9. ^ 猛犸象的复活尝试:能否缓解气候变化危机?. 新浪网. 2021-10-15 [2021-1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22). 
  10. ^ 10.0 10.1 Fuller 2014,第72–88頁
  11. ^ Hung, C. M.; Shaner, P. J. L.; et al. Drastic population fluctuations explain the rapid extinction of the passenger pigeon.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2014, 111 (29): 10636–10641. Bibcode:2014PNAS..11110636H. PMC 4115547可免费查阅. PMID 24979776. doi:10.1073/pnas.1401526111可免费查阅. 
  12. ^ Hume, J. P. Large-scale live capture of Passenger Pigeons Ectopistes migratorius for sporting purposes: overlooked illustrated documentation. Bulletin of the British Ornithologists' Club. 2. 2015, 135: 174–184 [2022-0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06). 
  13. ^ Halliday, T. The extinction of the passenger pigeon Ectopistes migratorius and its relevance to contemporary conservation. Biological Conservation. 1980, 17 (2): 157–162. doi:10.1016/0006-3207(80)90046-4. 
  14. ^ Passenger Pigeon/Allee effect. kevintshoemaker.github.io. [2020-09-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07). 
  15. ^ Hung, C. M.; Shaner, P. J. L.; et al. Drastic population fluctuations explain the rapid extinction of the passenger pigeon.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2014, 111 (29): 10636–10641. Bibcode:2014PNAS..11110636H. PMC 4115547可免费查阅. PMID 24979776. doi:10.1073/pnas.1401526111可免费查阅. 
  16. ^ Hume, J. P.; Walters, M. Extinct Birds. London: T & AD Poyser. 2012: 144–146. ISBN 978-1-4081-5725-1. 
  17. ^ Department of Vertebrate Zoology, National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The Passenger Pigeon. Encyclopedia Smithsonian.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March 2001 [April 22,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March 13, 2012). 
  18. ^ Jackson, J. A.; Jackson, B. Extinction: the Passenger Pigeon, last hopes, letting go. The Wilson Journal of Ornithology. 2007, 119 (4): 767–772. JSTOR 20456089. doi:10.1676/1559-4491(2007)119[767:etpplh]2.0.co;2. 
  19. ^ Passenger Pigeon Monument. Wisconsin Historical Society. [January 22,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04). 
  20. ^ Leopold, Aldo (1989) [1949]. A Sand County Almanac: And Sketches Here and There.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 109. ISBN 0-19-505928-X.
  21. ^ Boyd, John H., III. COLUMBEA: Mirandornithes, Columbimorphae. JBoyd.net. 2017 [2018-04-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21). 

外部链接[编辑]

警告:默认排序关键字“旅鴿”覆盖了之前的默认排序关键字“Ectopistes migratori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