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罪推定原则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无罪推定原則英语presumption of innocence[1][2]),意指一個人在法院上應該先被假定為無罪,除非被證實及判決有罪。在許多國家的刑事訴訟中,無罪推定原則是所有被告都享有的法定權力,也是聯合國国际公约确认和保护的基本人权。在這個原則下,提起公訴的檢察官應負起舉證責任,應負責收集足夠的可靠證據,以證明被告在事實上的確有罪;這些證據必須符合法律限制,而且超越合理懷疑

概念緣起與各國現行作法[编辑]

羅馬共和國十二表法已提到無罪推定的概念。拉丁法諺,宣稱有罪者,應負起舉證責任,這個責任不應該交給宣稱自己無罪的人(拉丁语Ei incumbit probatio qui dicit, non qui negat.)體現了這個原則。《尚書》〈大禹謨〉也常被認為具有無罪推定的概念[3]

无罪推定最早是在启蒙运动中被作为一项思想原则提出来的。1764年7月,意大利刑法学家贝卡利亚在其名著《论犯罪与刑罚》中,抨击了残酷的刑讯逼供有罪推定,提出了无罪推定的理论构想:「在法官判决之前,一个人是不能被称为罪犯的。只要还不能断定他已经侵犯了给予他公共保护的契约,社会就不能取消对他的公共保护。」

无罪推定是一种典型的直接推定,无须基础事实的証明,即認定該當事人无罪。换言之,证明被告有犯罪的责任由控诉一方承担,被告訴人不负证明自己无罪的义务。

世界许多国家都在宪法或宪法性文件及刑事诉讼法典中规定了无罪推定原则。如:加拿大宪法法国2000年最新修改的刑事诉讼法典、俄罗斯2001年新刑事诉讼法典等等。

聯合國[编辑]

1948年12月10日,无罪推定原则在联合国大会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这一联合国文件中被首次得以确认。该宣言第11条(一)规定:「凡受刑事控告者,在未经获得辩护上所需的一切保证的公开审判而依法证实有罪以前,有权被视为无罪。」 1966年12月16日联合国大会通过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第2款规定:“凡受刑事控告者,在未依法证实有罪之前,应有权被视为无罪。”《欧洲人权公约》第6条第2项规定,任何被指控实施犯罪的人在依法被证明有罪之前应被假定为无罪。中華人民共和國参加制定的《联合国少年司法最低限度标准规则》也规定了此原则。

中華人民共和國[编辑]

中國大陸法学界在1950年代中期及1980年代初期,都对无罪推定原则进行过探讨,后因1983年的「严打」,无罪推定曾一度被认为是法学界的「精神污染」。 直至1996年3月,修正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2条明确规定:「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虽然该规定中没有出现「推定」或「假定」无罪的規範性表述,但却含有无罪推定的精神。同时,在该法第162条第(3)项中还相应规定了罪疑从无原则,即:「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

台灣[编辑]

台灣有關於無罪推定原則的體現在中華民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四條,該條第一項規定,被告未經審判證明有罪確定前,推定其為無罪。同條第二項規定,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4]

該國現制,民國九十二年(2003年)二月六日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四條第一項修正為:「被告未經審判証明有罪確定前,推定其為無罪。」,其適用範圍更擴及第三審(法律審)。因為除刑法第六十一條輕微案件,被告一、二審判有罪均可上訴至第三審,則在三審判決確定之前,均有該項原則之適用。故第二審縱然改判有罪,被告即尚可上訴第三審以求翻案或平反,有罪與否尚屬未定之天,則二審為有罪裁判時,為防止被告逃亡,而採取「即辯即判,即判即押」,似與此項基本原則有所牴觸。[5]

相關影響[编辑]

對被告[编辑]

无罪推定原则的确立,既有利于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避免冤獄的發生,也有利于实现刑事司法公正及推动其他诉讼制度的完善和发展。

對檢方[编辑]

無罪推定原則的確立,可使警察與檢察單位在調查犯罪蒐集證據時需更加用心,而不致於草率辦案,栽贓無辜民眾,積極尋找證據的同時也更能接近真相,達到罪刑相當原則的要求。

近年來,中華民國法務部主張制定《妥速審判法[6]草案規定刑案審理超過十年或十二年仍未判決確定者,除非可歸責於被告或辯護律師的不當拖延,否則法院可以裁定「駁回起訴」。但亦有部分輿論認為這是頂著「保障人權」旗號,因為是涉及法律實務專業之現實障礙,然而從法學理論還是司法實務的角度,《妥速審判法》的內容仍有待商榷[7]。本法一旦通過,最可能適用於諸如蘇建和案等久判不決之案件,但蘇建和本人表示:「與其制定速審法,不如徹底落實無罪推定原則。」並不支持這法律通過[8]

參考文獻[编辑]

  1. ^ (中文) 無罪推定原則的英文
  2. ^ (英文) Definition from Nolo’s Plain-English Law Dictionary
  3. ^ 《尚書》〈大禹謨〉:「帝曰:皋陶,惟茲臣庶,罔或干予正。汝作士,明于五刑,以弼五教,期于予治。刑期于無刑。民協于中。時乃功,懋哉。皋陶曰,帝德罔愆。臨下以簡。御眾以寬。罰弗及嗣。賞延于世。宥過無大。刑故無小。罪疑惟輕。功疑惟重。與其殺不辜,寧失不經。好生之德,洽于民心。茲用不犯于有司。」
  4. ^ 刑事訴訟法-第 154 條
  5. ^ 淺談「無罪推定」與「無責推定」
  6. ^ 中時電子報 賴英照 積極推動速審法
  7. ^ 蘋果日報論壇 昨是今非的「速審法」(張升星)
  8. ^ 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 本末倒置的速審法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