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日耳曼语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日耳曼語言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日耳曼语族
英文:Germanic languages
使用族群:日耳曼人
地理分佈:北部、西部、中部欧洲盎格鲁美洲大洋洲、南部非洲
谱系学分类印歐語系
  • 日耳曼语族
原始語言:原始日耳曼语
分支:
東日耳曼語支(灭绝)
母語使用者
人數:
約5.59億
语言代码
ISO 639-2 / 5:gem
Germanic languages.svg
  日耳曼语言为大多数人口母语的国家及地區
  日耳曼语言为官方语言但非首要语言的国家及地區
  日耳曼語言為非官方語言但在部分區域少數人使用的國家及地區

日耳曼語族印歐語系下列的一個語言分支,現時全球有5.15億人以各日耳曼語爲母語[nb 1],主要分佈於歐洲北美洲大洋洲非洲南部。該語支分佈最廣泛的語言是英語,爲全球20億人所使用(L1及L2)。所有的日耳曼語言都來自鐵器時代時期的斯堪的納維亞原始日耳曼語。該語族下有兩個現存分支:西日耳曼語支北日耳曼語支

西支最主要的語言爲:

其他規模較大的西支語言還有:

而最主要的北日耳曼語言爲丹麥語挪威語瑞典語,該三語能夠高度互通,並且有2000萬左右的母語人口以及500萬第二語言人口。但是中世紀開始,北支語言就受屬於西支的低地德語影響極深。根據不同的研究,北支諸語有30%至60%的詞彙來自低地德語。其他北支語言還有冰島語法羅語,兩種語言都相當傳統,並且受低地德語影響很少,但卻正因此點而於其他姊妹語言不能保持互通,其語法亦明顯被他者更複雜。[9]

而東日耳曼語支的語言則主要有哥特語汪達爾語勃艮第日耳曼語,但該語支的語言已經全部消亡。最遲滅絕的是18世紀晚期之前在克里米亞部分封閉地區使用的克里米亞哥特語[10]

根據民族語,日耳曼語族一共有48種語言,其他41種爲西支,另外6種爲北支。而巴西的漢斯立克語則沒有被分類爲任何一個大分支,不過該語多數時候還是被語言學家認定爲德語的一種方言。[11]對於歷史上究竟有多少人曾經(及正在)使用日耳曼語,學界往往難下定論——該語族一些子語言(尤其是東日耳曼語)很多在民族大遷徙時期滅亡。但是亦有一些西支子語言在該時期滅絕,當中最爲人所知的是倫巴第語。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由於德國領土縮小及對德意志人口的驅逐,很多德語方言消亡。21世紀之後,由於標準德語的推廣[12],倖存的德語方言亦陷入衰退[nb 3]

所有日耳曼語族語言的共同祖先是原始日耳曼語,亦稱共同日耳曼語。該語在公元前第一個千禧年中期的石器時期斯堪的納維亞就已有人使用。原始日耳曼語及其子語言有很多獨有的語言特徵,當中最著名的要數格林定律下的輔音變化。隨着公元前2世紀日耳曼部落開始從北歐南遷至今天的德國北部和丹麥南部,日耳曼人邁上了人類歷史舞臺。

現代世界中的地位[编辑]

西日耳曼語支[编辑]

英語是全球55個主權國家及另外27個地區的官方語言(詳見英語國家和地區列表),多數爲英國在非洲、亞洲、大洋洲的前殖民地。英語同時亦是英國澳大利亞美國的實際官方語言。在尼加拉瓜[13]馬來西亞,英語享有政府承認的工作語言地位。美國英語是西支諸語中擁有最多母語人口的語言。

德語奧地利德國列支敦士登瑞士盧森堡的官方語言,並且在意大利丹麥納米比亞享有地區語言地位。在北美洲、南美洲、中美洲、墨西哥和澳大利亞,依然有部分移民使用德語。在美國,一種德語方言賓夕法尼亞德語,至今仍有人使用。

荷蘭語荷蘭王國蘇里南和比利時的官方語言[14]。雖然荷蘭曾經殖民過印度尼西亞,但荷蘭語在印尼獨立後便在該國銷聲匿跡,目前亦只有一些老年人或受過傳統殖民教育的人士使用。在1984年以前,荷蘭語一直是南非的官方語言,但後被南非荷蘭語所取代,後者目前是南非11種官方語言之一,並且是納米比亞的通用語。在其他非洲南部國家,亦有不少人使用南非荷蘭語。

低地德語是一系列差異巨大方言集合體,主要流行於荷蘭的東北部及德國的北部。

低地蘇格蘭語流通於蘇格蘭低地部分和阿爾斯特省部分區域,後者通常亦稱阿爾斯特蘇格蘭語[15]

弗里斯蘭語有大約50萬人使用,主要位於北海的南部海岸。

盧森堡語是一種莫澤河法蘭克語,是盧森堡的國語及官方語言之一。[16]

意地緒語曾經是1100萬至1300萬人的母語,但是現在已經只有150萬人使用,並分佈於北美洲、歐洲、以色列等地的猶太人社區。[17]

林堡語則主要在林堡萊茵蘭地區有人使用。

北日耳曼語支[编辑]

瑞典語瑞典芬蘭的官方語言,後者存在着大量的芬蘭瑞典族(主要分佈在該國的西、南海岸),並且在芬蘭自治區奧蘭群島,瑞典語還享有唯一官方語言地位。愛沙尼亞亦有一些人使用瑞典語。

丹麥語是丹麥及法羅群島(屬丹麥的海外部分)的官方語言,同時亦是格陵蘭島的教學用語及通用語,丹麥語在2009年之前,亦一直是該島的官方語言之一。德國的石勒蘇益格-荷爾斯泰因亦有一些丹麥少數民族,該地區亦承認丹麥語的少數語言地位。

挪威語挪威的官方語言,同時亦是挪威一些海外領土的官方語言,例如冷岸群島揚馬延鮑威特島彼得一世岛等。

冰島語冰島的官方語言。

法羅語法羅群島的官方語言,在丹麥亦有一些人使用。

數據[编辑]

日耳曼語言的母語使用者餅狀圖:[nb 4]

  英語(69.9%)
  德語(19.4%)
  荷蘭語(4.5%)
  南非荷蘭語(1.4%)
  其他德語變種(1%)
  瑞典語(1.8%)
  丹麥語(1.1%)
  挪威語(1%)
  其他日耳曼語(0.1%)
語言 母語使用者[nb 5]
英語 (English) 3.6億至4億[18]
德語 (Deutsch) 1億[19][nb 6]
荷蘭語 (Nederlands) 2400萬[20]
瑞典語 (Svenska) 1110萬[21]
南非荷蘭語 (Afrikaans) 710萬[22]
丹麥語 (Dansk) 550萬[23]
挪威語 (Norsk) 530萬[24]
意地緒語 (ייִדיש) 150萬[25]
低地蘇格蘭語 (Scots) 150萬[26]
林堡語 (Lèmburgs) 130萬[27]
弗里斯蘭語 (Frysk/Noordfreesk/Seeltersk) 50萬[28]
盧森堡語 (Lëtzebuergesch) 40萬[29]
低地德語 (Platt/Neddersassch/Leegsaksies) 30萬[30]
冰島語 (Íslenska) 30萬[31]
法羅語 (Føroyskt) 7萬[32]
其他德語變種 1萬[nb 7]
總數 5.15億[nb 8]

歷史[编辑]

日耳曼部落在公元前750年至公元前1世紀的分佈
  公元前750年的分佈
  公元前500年的分佈
  公元前250年的分佈
  公元1世紀的分佈

該語支所有語言都來自假想的原始日耳曼語,其下屬語都經歷了格林定律維爾納定律下的音素變化,並且其與原始印歐語的分化可能發生在公元前500年左右的鐵器時期北歐。

之後原始日耳曼語就出現了北支、西支和東支三個分支,但是由於遺留現世的文獻稀少,因此學界亦很難定義這三個分支的關係。

西支的分化可能出現亚斯托夫文化英语Jastorf culture晚期,東支則在公元1世紀左右從哥得蘭島分化,最後瑞典南部則成爲北支的發源地。在盧因字母的早期階段(公元2世紀至4世紀),各語言可能仍處於共同日耳曼語時期。

目前保存最早的連貫日耳曼文獻,是公元4世紀時期由烏爾菲拉翻譯的新約哥特語譯本。西日耳曼語的早期文獻有:古法蘭克語/古荷蘭語的盧因文記錄(公元5世紀);古高地德語在6世紀的零星句子和單詞,並且在9世紀出現了連貫的文獻;古英語在650年代出現了最早的文獻記錄,而連貫的書面記錄則出現在10世紀。而北日耳曼語支則僅出現在零星的盧因文獻記錄中,並且在公元800年左右從原始斯諾語演變爲古斯諾語

更長的盧因字母文獻可以追溯至公元8世紀到9世紀(參見英語條目Eggjum stone英语Eggjum stoneRök runestone英语Rök runestone),而拉丁字母書面文獻則可追溯至12世紀。

大概在公元10世紀,各分支之間的差異已經大到再亦不能互通。有懷疑指出,隨着盎格盧-撒克遜人維京人的語言接觸,古英語的語法架構亦因此崩塌,最終演化爲中古英語

東日耳曼語支在民族大遷移之後就處於邊緣地位。勃艮第人哥特人汪達爾人亦紛紛於7世紀在語言上被其緊鄰民族所同化,僅存的克里米亞哥特語亦於18世紀滅絕。

在中世紀早期,歐洲大陸高地德語子音推移發生,並且產生了上部德語低地德語,而偏居島嶼的中古英語則開始了其獨立的發展道路。直至現代早期,德語內部已經分裂爲諸多方言,尤其是北面的北下薩克森語和南面的阿勒曼尼語,雖仍被認爲是德語的方言,但是兩者已經不能互通。南端的德語方言甚至發生了第二次音素推移,而北部的其他方言則沒受影響。

北日耳曼語支則在公元11世紀之後都仍能保持互通,這種互通甚至一直保留到今天。北支內部主要的分支是位於大陸的東斯堪的納維亞語支和位於島嶼的西斯堪的納維亞語支。

書寫[编辑]

一些早期(約公元2世紀)的日耳曼語言發展出自己的盧恩字母runic alphabet,北歐文字),但這些文字相對來說運用並不廣泛。東日耳曼語支使用哥特字母,由烏斐拉主教聖經譯為哥特語時發展創立。其後,因為基督教神甫與僧侶既講日耳曼語,也能夠讀說拉丁語,所以開始用稍加修飾的拉丁字母來書寫日耳曼語言。

除去標準拉丁字母,各種日耳曼語言也使用一些標音符號和其他字母。其中包括元音變音umlaut)、ßEszett)、 ØÆÅÐȜ和從如尼文中繼承下來的ÞǷ。傳統的印刷體德語經常用黑體字。

語言特徵[编辑]

日耳曼語族一些最明顯的特徵是:

  1. 遵循格林定律維爾納定律的輔音演變,例如原始的 */t d dʰ/ 在多數日耳曼語中演變爲 */θ t d/ ;
  2. 重音轉移到詞語的第一個音節(或詞根)上,導致大量的音節脫落。儘管英語的重音位置並不規則,但本語詞源的單詞重音經常是固定的,無論附加什麼詞綴。有人爭論這點是最重要的變化。
  3. 日耳曼語元音變音
  4. 出現了大量的元音。多數英語方言都有11-12個元音(不包雙元音),標準瑞典語有17個單元音[33],標準德語和荷蘭語有14個,丹麥語則至少有11個[34]巴伐利亞語的阿姆施泰滕方言甚至就長元音就已經有13個,使其成爲世界上擁有最多元音的語言之一。[35]
  5. 動詞第二順位現象;

其他一些重要的特徵有:

  1. 印歐語系的時態體系削減為過去時與現在時(或一般時)。
  2. 附加齒音後綴(/d/或/t/)來表示過去時態,而不用元音變換印歐元音變換)。導致有兩種動詞變位:規則變位英语Germanic_weak_verb/弱變位(附加齒音後綴)與不規則變位/強變位(元音交替)。英語共有161個不規則動詞/強動詞,都屬於英語本語辭源。
  3. 使用強形容詞與弱形容詞。近代英語的形容詞一般不改變,除非用在比較級或最高級上。古英語中不同,依據前面是否有冠詞或指示代詞來變化形容詞。
  4. 有一些詞的詞源與其他印歐語言很難產生聯繫,但這些詞的變形體卻岀現在幾乎所有日耳曼語言中。

需要注意的是,部分上述特徵並沒有出現在原始日耳曼語中:

  1. 日耳曼語元音變音僅僅出現在西支和北支語言,在原始日耳曼語和東支則沒有出現。
  2. 大量的元音是在後期才出現,原始日耳曼語僅有5個元音音位。
  3. 原始日耳曼語更有可能是主-賓-謂語序。動詞第二順位是在後期才出現。

但總言之,各日耳曼語的發展亦有保守和激進之分。例如冰島語和德語依然保留着複雜的屈折變化,而英語、瑞典語和南非荷蘭語則向分析語方向發展。

发展[编辑]

一般認為所有的日耳曼語言都是從一個假設的原始日耳曼語發展而來。請注意,日耳曼語族下的分類很難準確定義;大多數都有漸變群的性質,鄰近的方言互相能夠交流,距離較遠的則不能。

历时[编辑]

前罗马铁器时代英语Pre-Roman Iron Age
前500年–前100年
罗马铁器时代早期
前100年–100年
罗马铁器时代晚期
100年–300年
迁徙时期
300年–600年
中世纪前期
600年–1100年
中世纪
1100–1350年
中世纪后期2
1350年–1500年
近代早期
1500年–1700年
现代
1700年至今
原始日耳曼语 西日耳曼语 厄尔米诺内语
(易北河日耳曼语)
原始高地德语 古高地德语
伦巴底语英语Lombardic language1
中古高地德语 早期现代高地德语英语Early New High German 高地德语各变种
标准德语
伊斯特沃内语
(威悉-莱茵日耳曼语)
原始法兰克语 古法兰克语 古中部德语 中古中部德语 早期现代中部德语英语Early New High German
中部德语各变种
古低地法兰克语英语Old Dutch
(古荷兰语)
早期林堡语
中古荷兰语英语Middle Dutch
晚期林堡语
中古荷兰语英语Middle Dutch
早期林堡语 林堡语
早期
中古荷兰语英语Middle Dutch
晚期
中古荷兰语英语Middle Dutch
早期
现代荷兰语
荷兰语各变种
南非语
因格沃内语
(北海日耳曼语)
原始撒克逊语
(东南因格沃内语)
古撒克逊语 中古低地德语英语Middle Low German 低地德语各变种
盎格鲁-弗里西语
(西北因格沃内语)
原始弗里西语 古弗里西语英语Old Frisian 中古弗里西语英语Middle Frisian 弗里西语各变种
原始英语 古英语
(盎格鲁-撒克逊)
早期
中古英语
晚期
中古英语
近代英语 英语各变种
早期苏格兰语英语Early Scots3 中古苏格兰语英语Middle Scots 苏格兰语各变种英语Modern Scots
北日耳曼语 原始诺尔斯语 卢恩
古西诺尔斯语
古冰岛语 晚期
古冰岛语
冰岛语
古挪威语6 法罗语 法罗语
诺恩语 诺恩语 灭绝4
卢恩
古东诺尔斯语
中古挪威语 挪威语
早期
丹麦语
晚期
丹麦语
丹麦语
早期
古瑞典语英语Old Swedish
晚期
古瑞典语英语Old Swedish
瑞典语
达拉纳方言英语Dalecarlian dialects
卢恩
古哥得兰语英语Old Gutnish
早期
古哥得兰语英语Old Gutnish
晚期
古哥得兰语英语Old Gutnish
哥得兰语5
东日耳曼语 哥特语 (未证实哥特语方言) 克里米亚哥特语英语Crimean Gothic language 灭绝
汪达尔语英语Vandalic language 灭绝
勃艮第语 灭绝
註解
  • ^1 伦巴底语的谱系学界分类存在争议。其亦被归类为同古撒克逊语相近。
  • ^2 中世纪后期黑死病时期之后。黑死病对当时挪威语言状况的影响尤甚。
  • ^3 自早期北部中古英语产生[36]。麦克鲁尔认为应为诺森布里亚古英语[37]。《牛津简明英语语言词典》(第894页)中称苏格兰语的“来源”为“伯尼西亚王国的古英语”和“12至13世纪来自北英格兰英格兰中部移民受到斯堪的纳维亚影响的英语”。“早期-中古-现代苏格兰语”的阶段划分在《简明苏格兰语词典》[38]及《古苏格兰语辞典》[39]中得到使用。
  • ^4 诺恩语的使用者为现代苏格兰语所同化(海岛苏格兰语英语Insular Scots)。
  • ^5 现代哥得兰语(Gutamål)为古哥得兰语(Gutniska)的直系继承,现已成为标准瑞典语的哥得兰岛方言(Gotländska)。
  • ^6 大陆古挪威语为介于古西诺尔斯语和古东诺尔斯语之间的方言。

共时[编辑]

歐洲的日耳曼語
  荷蘭語
  低地德語
  中部德語
  高地德語
  盎格鲁語
  弗里西語
  東斯堪的纳维亚语
  西斯堪的纳维亚语
  北日耳曼語和西日耳曼語分界線

在這裡列岀的,僅有最主要與最不尋常的方言,下方的鏈接中會有更廣泛的語言系譜。比如,下方的低地撒克遜語中還有很多其他方言,不僅僅是列岀的標準低地撒克遜語和門諾低地德語。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König & van der Auwera (1994).
  2. ^ Världens 100 största språk 2010 [The world's 100 largest languages in 2010]. Nationalencyklopedin. 2010 [12 February 2014] (瑞典语). 
  3. ^ SIL Ethnologue (2006). 95 million speakers of Standard German; 105 million including Middle and Upper German dialects; 120 million including Low German and Yiddish.
  4. ^ Gechattet wird auf Plattdeusch. Noz.de. [2014-03-14]. 
  5. ^ Saxon, Low Ethnologue.
  6. ^ Gechattet wird auf Plattdeusch. Noz.de. [2014-03-14]. 
  7. ^ The Other Languages of Europe: Demographic, Sociolinguistic, and Educational Perspectives by Guus Extra, Durk Gorter; Multilingual Matters, 2001 – 454; page 10.
  8. ^ Dovid Katz. YIDDISH (PDF). YIVO. [20 December 201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March 22, 2012).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status= (帮助)
  9. ^ Holmberg, Anders and Christer Platzack (2005). "The Scandinavian languages". In The Comparative Syntax Handbook, eds Guglielmo Cinque and Richard S. Kayne. Oxford and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Excerpt at Durham University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3 December 2007..
  10. ^ 1 Cor. 13:1–12. lrc.la.utexas.edu. [2016-08-03]. 
  11. ^ Germanic. [2016-08-03]. 
  12. ^ Heine, Matthias. Sprache und Mundart: Das Aussterben der deutschen Dialekte. 16 November 2017 –通过www.welt.de. 
  13. ^ The Miskito Coast used to be a part of British Empire
  14. ^ Feiten en cijfers – Taalunieversum. taalunieversum.org. 
  15. ^ List of declarations made with respect to treaty No. 148. Conventions.coe.int. [9 September 2012]. 
  16. ^ Lëtzebuergesch – the national language. [2018-02-14] (英语). 
  17. ^ Dovid Katz. YIDDISH (PDF). YIVO. [20 December 201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March 22, 2012).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status= (帮助)
  18. ^ Världens 100 största språk 2010 [The world's 100 largest languages in 2010]. Nationalencyklopedin. 2010 [12 February 2014] (瑞典语). 
  19. ^ Vasagar, Jeevan. German 'should be a working language of EU', says Merkel's party. 18 June 2013 –通过www.telegraph.co.uk. 
  20. ^ Nederlands, wereldtaal. Nederlandse Taalunie. 2010 [2011-04-07]. 
  21. ^ Nationalencyklopedin "Världens 100 största språk 2007" The World's 100 Largest Languages in 2007
  22. ^ Census 2011: Census in brief (PDF). Pretoria: Statistics South Africa. 2012. ISBN 978062141388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13 May 2015).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status= (帮助)
  23. ^ Danish. ethnologue.com. 
  24. ^ Befolkningen. ssb.no (挪威语). 
  25. ^ Jacobs (2005).
  26. ^ Scots. ethnologue.com. 
  27. ^ Limburgish. ethnologue.com. 
  28. ^ Frisian. ethnologue.com. 
  29. ^ See Luxembourgish language.
  30. ^ Low German. Ethnologue. 
  31. ^ Statistics Iceland. Statistics Iceland. 
  32. ^ Faroese. ethnologue.com. 
  33. ^ Wang et al. (2012), p. 657.
  34. ^ Basbøll & Jacobsen (2003).
  35. ^ Ladefoged, Peter; Maddieson, Ian. The Sounds of the World's Languages. Oxford: Blackwell. 1996: 290. ISBN 0-631-19814-8 (英语). 
  36. ^ Aitken, A. J. and McArthur, T. Eds. (1979) Languages of Scotland. Edinburgh,Chambers. p. 87
  37. ^ McClure (1991) in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Vol. 5. p. 23.
  38. ^ Robinson M. (ed.) (1985) the "Concise Scots Dictionary, Chambers, Edinburgh. p. xiii
  39. ^ Dareau M., Pike l. and Watson, H (eds) (2002) "A Dictionary of the Older Scottish Tongue" Vol. XII,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 xxxiv

外部連結[编辑]


引用错误:页面中存在<ref group="nb">标签,但没有找到相应的<references group="nb"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