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語高低口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日語音高重音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日语声调类型
  京阪式声调(下降核 + 起始音高)
  东京式声调(下降核)
  二型式声调(固定下降核)
  无声调
  过渡声调类型(东京-京阪)
  过渡声调类型(东京-无声调)
(下文中有更详细的分类地图)

日語高低口音日语日本語高低アクセント,nihongo kōtei akusento)是日語的特徵之一。它在多數的日語方言中被用來區分單字,尽管同一個字的重音在不同的方言中亦有不同。例如,在日语标准语(東京方言英语Tokyo_dialect)中,「今」的發音為[ima],其重音在第一音節(在第一和第二音节之间有一个音位降阶),但在關西方言中,其發音為[i.ma]。如果一个词语有声调下降(音位降阶),其最后一个音节如果元音是[i][u],则这个元音常被无声化,成为[i̥][u̥]

日语标准语的声调[编辑]

标准日语声调,也就是山之手方言英语Tokyo_dialect#Overview的声调,被使用于各种播报中。当前的标准声调被记述于特别地声调辞典中供母语者使用,例如《新明解日本語アクセント辞典》和《NHK日本語発音アクセント辞典》。新闻播音员等专业播音者必须遵守这样的声调规范。

尽管在一些面向外国人的日语教科书中有关于声调的内容,学习日语的外国人通常在教学中得不到足够的重音声调训练。错误的声调是外国口音日语的一个显著的特点。

重音的音高[编辑]

在日语标准语中,音调重音在单词中的体现是

  1. 當重音在第一音拍時:单词的音高起始于一个高位,在第二音拍中突然下降,此后音高稳定。音高的下降过程可以覆盖前两个音拍,或其中的某一个:音高的下降可以出现在第一个音拍末尾或第二个音拍的起始,取决于具体单词的发音。不论哪一种情况,在母语者的听感中重音是在第一个音拍。
  2. 當重音不在第一个音拍和最后一个音拍时,初始音高在低位,并在一开始有一个音高上升,然后逐渐升高,在重音音拍达到最高,并在下一个音拍中突然下降。
  3. 當单词沒有重音時,在前一或两个音拍中有一个初始的低音高,然后提升到中等音高并保持,并不会达到一个有重音词汇的重音所在的音高。日語稱這類的音為「平板」。

值得注意的是,一组连续的词汇组成的语音上的单位也符合这一规则,比如一个名词和其后续的格助词。以名词“hashi”为例,它有2种重音形式,重音在第1个音拍的“háshi”(,筷子);或者重音在第2个音拍(,桥)或平板无重音(,边缘)的“hashí”。而“hashi”接续一个格助词“ga”构成的“hashiga”则有3种重音形式,重音在第1个音拍的“háshiga”、重音在第2个音拍的“hashíga”和无重音的“hashigá”。

高低二元音调表示法[编辑]

上一章节所述为具体的音高,而在大部分的材料中,用来表示声调的是另一套模型:高低双调模型。在这种表示法中,每个音拍可以是高调(H)或低调(L)。重音音拍从高调下降到低调用“H*L”表示。

  1. 如果重音在第1音拍,则首音拍为H,其余为L。例如H*L、H*L-L、H*L-L-L等。
  2. 如果重音在第1音拍以外的位置,则第1音拍为L,从第2个音拍到重音音拍为H,其后的音拍为L。例如L-H、L-H*L、L-H-H*L、L-H-H*L-L等。
  3. 如果重音为平板式(即无重音),第1音拍为L,其余为H。例如L-H、L-H-H、L-H-H-H等。

平板式的单词后有助词时,高音调会延伸到助词上,而有重音的单词后的助词为低音调。

尽管在这种表示法中,只有高和低两种音调,平板式单词中的H比有重音单词中的H实际音高要低。

音位降阶[编辑]

很多语言学家用另一种方式分析日语声调。这种方式下,词汇被分类为有音位降阶和无音位降阶两类。有音位降阶的词汇,音位降阶出现在重音音拍和其后的音拍之间;无音位降阶的词汇,音高基本稳定,正如同日语中“平板”的字面意思。而词汇中的初始升调以及整个单词中的平缓升降不被看作词法上的声调,而是一种整体的韵律:如果一个词汇在第一个音拍上没有重音,它被读作低音调,并在后续音拍中逐渐升高直至重音音拍。这是一种短语级别的规律,当一个单词被单独发音时规则如上;当组成一个短语时,每个音位降阶会产生一个音调的下降,使得整个短语的音高逐渐降低。这种降低被称为音调阶梯英语Tone terracing。短语以接近说话者音调范围最低限处开始,并回到高位以待音位降阶发生。

对仅声调不同的单词的比较[编辑]

这是一个日语母语者所朗读的,对几组相同读音但不同声调的词汇的比较。说明部分使用英语。

播放此文件時有問題?請參閱媒體幫助

日语标准语中,47%的单词是平板式,而26%的重音在倒数第3个音拍上。对于不同词性的词汇来说,分布又有很大不同。例如,70%的大和原生名词为平板型,而汉语词中50%为平板型,外来语词汇中则仅有7%为平板。大体上,单音拍、双音拍的词汇重音多在第1个音拍上,3到4个音拍的词汇多为平板,多音拍的词汇重音几乎都在最后5个音拍上。[1]

下表中列举了几个仅有声调不同的词汇/词组。使用表示音位降阶的国际音标符号[ꜜ]标注声调。

罗马字 下降核在第1音节 下降核在第2音节 无下降核(平板)
hashi /haꜜsi/
[háɕì]
筷子 /hasiꜜ/
[hàɕí]
/hasi/
[hàɕí]
边缘
hashi-ni /haꜜsini/
[háɕìnì]
箸に (对)筷子 /hasiꜜni/
[hàɕínì]
橋に (对)桥 /hasini/
[hàɕīnī]
端に (对)边缘
ima /iꜜma/
[ímà]
现在 /imaꜜ/
[ìmá]
居間 起居室
kaki /kaꜜki/
[kákì]
牡蠣 牡蛎 /kakiꜜ/
[kàkí]
篱笆 /kaki/
[kàkí]
kaki-ni /kaꜜkini/
[kákìnì]
牡蠣に (对)牡蛎 /kakiꜜni/
[kàkínì]
垣に (对)篱笆 /kakini/
[kàkīnī]
柿に (对)柿子
sake /saꜜke/
[sákè]
鲑鱼 /sake/
[sàké]
酒(日本酒)
nihon /niꜜhoɴ/
[níhòɴ̀]
二本 两根 /nihoꜜɴ/
[nìhóɴ̀]
日本 日本

日语方言的声调[编辑]

日语各方言的声调类型。

日语的方言大多数都具有高低声调,而非如同英语那样的重音声调。也有少数方言连高低声调也没有,为无声调的方言。有声调的方言中,大部分以音高下降的位置来区分声调。例如,东京方言中,“雨が”读作“めが”,下降的位置在“”之后(高音的音拍以粗体字表示,本节以下同);“足が”则是“”,下降的位置在“”后;“風が”是“ぜが”,不下降。音高下降之前的音拍称作下降核(声调核)。用表示。东京方言的“雨”属于型声调,“足”属于型声调,“”属于○○型(无声调核)声调。

日语声调因方言而异,而且各种音调之间有对应规律。例如“風が”“鳥が”“牛が”在东京都读作“低高高”,在京都则都读作“高高高”;“足が”“犬が”“月が”在东京都读作“低高低”,在京都则都读作“高低低”;“雨が”“秋が”“声が”在东京都读作“高低低”,在京都则读作“低高低”。这样的有规律的对应关系不仅存在于东京和京都方言之间,也广泛的存在于全国的各方言。也就是说,全国的所有方言的声调是从一个共同的始祖声调体系分化而来的。凭借文献资料和对现代方言的研究得知,平安时代的京都方言的声调体系是最接近共同始祖声调体系的。以始祖体系中存在的声调类型为词语分类,称之为语类日语類_(アクセント)。2拍的名词有5个语类,上文的“風、鳥、牛”为第1类,“足、犬、月”为第3类,“雨、秋、声”为第5类。现代日语各方言的声调,是与平安时代京都声调类似的始祖声调经过各种各样的变化而形成的,各方言里都有一些不同的类归并为相同的声调型。这一点可以做比较。

全国的方言声调分布如右图所示。分布较为广泛的声调类型有东京式声调日语東京式アクセント(乙种声调)、京阪式声调日语京阪式アクセント(甲种声调)、二型式声调日语二型式アクセント(西南九州式声调)。此外还有一些变种声调和中间声调类型。

各方言声调类型[编辑]

东京式声调[编辑]

东京式声调分布于北海道东北北部、关东西部、甲信越东海三重县除外)、奈良县南部、近畿西北部、中国地方四国西南部、九州东北部。东京式声调进一步划分为内轮东京式、中轮东京式和外轮东京式,它们还各自有一些变种。东京式声调类型以下降核()的位置区分。下面的表格中列出的是中轮东京式声调中的声调类型。对于一拍的名词,在后边接续助词如的时候,型词汇,如“子”的声调是“”,型词汇,如“木”的声调是“”。

中轮东京式声调
  例词 声调型
1拍名词 1类 子・戸・血
2类 名・葉・日
3类 木・手・目
2拍名詞 1类 牛・風・鳥 ○○
2类 石・音・紙
3类 足・犬・月
4类 糸・笠・何
5类 雨・猿・春
2拍动词 1类 行く・着る ○○
2类 有る・見る

内轮、外轮东京式声调与中轮相比有一定差异。内轮东京式的1拍名词第2类为型。外轮东京式的2拍名词第2类为○○型。

京阪式声调[编辑]

京阪式声调分布于从近畿地区大部到福井县小滨市附近、岐阜县揖斐川町、四国的大部分地区。京阪式声调与东京式声调不同,除了用下降核(声调核)的位置,还使用词头的高低来区分声调型。词头音调高的称为高起式,音调低的称为低起式,用H表示高起式、L表示低起式。例如,2拍的名词有H○○型、L○○型、H型、L型。H○○型词汇,如“”,从第1音拍开始就是高音并平板式地持续到末尾;L○○型如“”,以低音开始,逐渐上升;H型如“”,类似东京式的型;L型如“”,类似东京式的型。京阪式声调中存在音拍内音高下降的现象,如近畿中央地区口音,在“”后没有助词,单独发音时,在“”音拍中音高下降。

京阪式声调
  例词 声调型
1拍名词 1类 子・戸・血 H○
2类 名・葉・日 H
3类 木・手・目 L○
2拍名词 1类 牛・風・鳥 H○○
2类 石・音・紙 H
3类 足・犬・月 H
4类 糸・笠・何 L○○
5类 雨・猿・春 L○
2拍动词 1类 行く・着る H○○
2类 有る・見る L○○

和歌山县那智胜浦町和三重县度会郡南部,高起式的第一音拍读作低音。例如,京阪式的“かぜが”“さくらが”“あたまが”读作“ぜが”“くらが”“まが”。但是当出现在没有下降核的词语,例如“この”之后,则第一音拍高音,读作“のかぜが”“のさくらが”“のあたまが”,从而能够和低起式声调型相区分。

从三重县尾鹫市早田村日语早田村熊野市的海岸地区、御滨町纪宝町的口音中,据山口幸洋日语山口幸洋的研究(称作熊野式),2拍名词的1类为○○型,2、3类为型,4类为没有上升性的平板音调,5类为型。[2]2、3类词汇例如“”在单独时虽然读作“”,后面接助词时有较强的变为“あし”的倾向;1类词汇如“”,则允许有“かぜが”“ぜが”“かぜ”几种变体,并且不会与4类相混淆。4类中有比较少见的现象,例如“”,前面有词语如“この”时,读如“のい”。

石川县能登的口音依地区不同差异非常大。能登主流口音为,2拍名词1类读作“”“ぜが”,2、3类读如“”“”,4类读作低平板式的“うみ”“うみが”,5类单独时读作“”,后接助词时为“あめ”。[2]故而能登的口音中“低高高”“低低高”“低低低”是可以区分开的。另外第二拍的元音依广狭不同发音有所区别。金田一春彦认为,能登的口音是从京阪式到东京式声调变化途中的声调体系。

准京阪式诸声调[编辑]

西南九州二型式[编辑]

一型式声调[编辑]

无声调[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Labrune, Laurence. The phonology of Japanese [Rev. and updated ed.]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2: 186–188. ISBN 9780199545834. 
  2. ^ 2.0 2.1 山口幸洋. 日本語東京アクセントの成立. 港の人. 2003. 
  • Akamatsu, Tsutomu. (1997). Japanese phonetics: Theory and practice. München: LINCOM EUROPA.
  • Bloch, Bernard. (1950). Studies in colloquial Japanese IV: Phonemics. Language, 26, 86-125.
  • Haraguchi, Shosuke. (1977). The tone pattern of Japanese: An autosegmental theory of tonology. Tokyo: Kaitakusha.
  • Haraguchi, Shosuke. (1999). Accent. In N. Tsujimura (Ed.), The handbook of Japanese linguistics (Chap. 1, p. 1-30). Malden, MA: Blackwell Publishers. ISBN 0-631-20504-7.
  • Kindaiichi, Haruhiko. (1995) Shin Meikai Akusento Jiten新明解アクセント辞典, Sanseido, ISBN 4-385-13457-X.
  • Kubozono, Haruo. (1999). Mora and syllable. In N. Tsujimura (Ed.), The handbook of Japanese linguistics (Chap. 2, pp. 31-61). Malden, MA: Blackwell Publishers.
  • Martin, Samuel E. (1975). A reference grammar of Japanese.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 McCawley, James D. (1968). The phonological component of a grammar of Japanese. The Hague: Mouton.
  • Shibatani, Masayoshi. (1990). The languages of Japan.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 Vance, Timothy. (1987). An introduction to Japanese phonology. Albany: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