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语语法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日语具有规则黏着的主宾动(SOV)语序,既有生产性成分也有固定的成分。在语言类型学中,它具有许多与大多数欧洲语言不同的特征。其词组均是中心语后置英语head-final的,而其复合句均为左分支英语branching (linguistics)结构的。[1] 有许多此类语言,但在欧洲很少。日语属于话题优先语言

现代日语句子结构的几个独特之处[编辑]

词序:中心语后置与左分支[编辑]

现代结构成分顺序(“词序”)理论通常认为是約瑟·格林伯格的成果,该理论确认了若干类型词组。每个词组都有中心语(head)与修饰语。词组的词头位于其修饰语的前面(中心语前置)或后面(中心语后置)。下面是一些词组类型,其中心语用粗体标记:

  • 属格短语,即名词被其他名词修饰("the cover of the book"、"the book's cover");
  • 名词由介詞支配("on the table"、"underneath the table");
  • 比较("[X is] bigger than Y" 即 "compared to Y, X is big");
  • 名词由形容词修饰("black cat")。

一些语言的成分顺序不一致,既有中心语前置也有后置的词组类型。在前面的列表中,以英语为例,大多数情况下中心语是前置的,但名词会跟在修饰它们的形容词后面。此外,在英语里属格词组既可以中心语前置,也可以后置。相反,日语是中心语后置语言的缩影:

  • 属格短语:猫の neko no iro,猫属格颜色 = “猫的(neko no颜色iro)”;
  • 名词由介詞支配:日本 nihon ni,日本 在 =“日本”;
  • 比较:Yより大きい Y yori ookii,Y 比起来 大 =“比Y”;
  • 名词由形容词修饰:黒い kuroi neko =“黑”.

日语句子结构中的中心语后置会继续用到使用其他句子造句的情形。在有其他句子作为组分的句子中,从句(如关系子句)总是位于他们要说的内容之前,因为从句是修饰语,而它们修饰的成分具有词组中心语的句法地位。将词组the man who was walking down the street翻译成日语词序就会变为street down was walking man。(值得注意的是,日本中没有冠词,语序的不同也避免了使用任何关系代词who。)

中心语后置也普遍存在于并列结构而非从属结构的句子中。在世界的语言中,通过可选地删除两个成分中共同部分来避免并列子句之间的重复是很常见的,比如Bob bought his mother some flowers and his father a tie中第二个bought就被省略了。在日语中,这样的省略必须以倒装并提前:Bob mother for some flowers and father for tie bought。原因是在日语中,句子(有些倒装句和包含事后想法的句子除外)总是以动词(或其他谓词,如形容动词、形容名词、助动词)结尾——少数助词是例外,如か、ね和よ。か将陈述句变为疑问句,而其他两个尾助词表示说话者对语句的态度。

词类系统[编辑]

日语有五个主要詞類

  • 名词
  • 动词性名词(也称サ变名词,对应于英语动名词像“studying”、“jumping”,表示活动)
  • 形容动词(な形容词)
  • 动词
  • 形容词(所谓的い形容词)

更广泛的有两类:体言(即不能活用的词,名词,包括动名词和形容动词)与用言(即能够活用的词,动词以及作为不完全变化动词的形容词)。准确地说,动名词是可以附加「する」 suru(做)的名词,而形容动词像名词,但是作定语的时候后面使用「〜な」 -na而不是「〜の」 -no。形容词(い形容词)与动词以na-iない结尾的否定形式变化相同。比较「食べない」 tabe-na-i(不吃) → 「食べなかった」 tabe-na-katta(没吃)与「熱い」 atsu-i(热) → 「熱かった」 atsu-katta(曾经热)。

词形变化的两类,动词和形容词,都是封闭词类,就是说几乎不会吸收新词。[2][3] 而新词与借用词会迂回地变化为 动词性名词 + する(例如「勉強する」 benkyō suru(学习))和 形容动词 + な。这与动词和形容词是开放词类印欧语系语言不同,尽管在那些语言中也存在类似的“do”结构,如英语有“do a favor”、“do the twist”而法语中也有“faire un footing”(do a "footing",去慢跑),其他意思的迂回结构很常见,如“try climbing”(动名词)或“try parkour”(名词)。其他动词是封闭词类的语言有巴斯克語:新巴斯克語动词只会迂回地构成。另一方面,西方语言中的代词是封闭词类,但在日语和其他一些東亞語言中却是开放词类。

少数情况下新动词是通过在名词后附加「〜る」 -ru或把一个词的词尾用其替换创造的。这种方法最常用于借用词,会得到一个混合片假名(词干)和平假名(词形变化的词尾),这种词其他情况下几乎不会出现。[4] 通常出现在口语中,最常见的例子是サボる sabo-ru(跷课)(约1920年),来自「サボタージュ」 sabotāju(sabotage),其他常见例子有「メモる」 memo-ru(写memo),来自「メモ」 memo(memo),还有「ミスる」 misu-ru(犯错误)来自「ミス」 misu(mistake)。对于已经以「ル」 ru结尾的借用词,结尾的「る」 ru就会构成双关语,如「ググる」 gugu-ru(to google),来自Googleグーグル,以及「ダブる」 dabu-ru(to double),来自「ダブル」 daburu(double)。[5]

新形容词非常罕见;例如「黄色い」 kiiro-i(黄色的),来自形容动词「黄色」 kiiro,较新的口语有「きもい」 kimo-i(真恶心), 是「気持ち悪い」 kimochi waru-i(心情不好)的简略说法。[6] 相比之下,上古日语中的「〜しき」 -shiki形容词(现在以「〜しい」 -shi-i结尾的い形容词的前身,以前属于另一个此类)是开放词类,反映在诸如「痛々しい」 ita-ita-shi-i(非常可怜),来自形容词「痛い」 ita-i(痛),而「神々しい」 kō-gō-shi-i(神圣的),来自名词「神」 kami(神)(发音有变化)。日语形容词因其为封闭词类却数量众多(约700个形容词)而与众不同,大多数形容词是封闭词类的语言的形容词数量都很少。[7][8] 一些人认为这来自于从语境系统到时态系统的语法变化,而形容词的产生在该变化之前。

い形容词的活用与动词的活用相似,这一点与存在形容词变形的西方语言中的形容词不同,那些语言中的形容词的变化与名词的变格更可能有相似之处。从英语的角度来看动词和形容词关系紧密是很罕见的,但在其他语言中一般很常见,而且日语形容词可以看作一种静态动词

日语词汇有大量的汉语借词英语Sino-Japanese vocabulary,这些词几乎都经历了上千年,但几乎没有动词和い形容词是汉语借词——借来的词都是名词,有些是动词性名词(する)还有些是形容动词(な)。除了基本的 动词性名词 + する 形式,词根是单个字的动词性名词常常会有音便,如「禁じる」 kin-jiru(禁止)中的「〜する」 -suru「〜ずる」 -zuru「〜じる」 -jiru,有时词干也会发生音变,如「達する」 tassuru(达到),来自「達」 tatsu

动词性名词是无争议的名词,只和纯粹的名词(如“山”)有很小的句法差异。动词性名词有一些细微的差别,最明显的是其中一些动词性名词的主要变形为「〜をする」 -wo suru(接助词),更像名词,而另一些动词性名词主要变形为「〜する」 -suru,其他的两种方式皆可。例如,「経験をする」 keiken wo suru(经历)比「経験する」 keiken suru更为常见,而「勘弁する」 kanben suru(饶恕)比「勘弁をする」 kanben wo suru更为常见。[9] 形容动词与纯名词区别更大一些,过去认为应该分开,但它们也是名词的子类。

文学语言中的形容动词还有一些活用形,叫做ナリ活用以及タリ活用。ナリ活用是な形容词早期形式(上古日语的なり形容词)的化石,而タリ活用是另外一类(原来中古日语中的たり形容词),但通常还是视作な形容词的活用。

日语作为话题优先语言[编辑]

语篇英语discourse语用学中,话题是指语篇的某节是关于什么的。在语篇中一节的开头,话题通常未知,这种情况下通常需要明确提到它。随着语篇继续,话题不必是每个新句子的主语。

从Middle Japanese开始,为明确区分主题和非主体,语法发生了演变。两个助词在这方面发挥了作用。考虑下面一组句子:

太陽昇る。 taiyō ga noboru
sun NONTOPIC rise
太陽昇る。 taiyō wa noboru
sun TOPIC rise

这两句话都翻译为“太阳升起”。在第一句中「太陽」 taiyō不是语篇的话题;而在第二句中是语篇的话题。在语言学中(准确来说是语篇语用学中)诸如第二句之类的句子(有は)称作呈现句,因为它在语篇中的功能是将太阳作为话题来呈现,以“讨论之”。一旦当前论述或对话的话题确定为某个指称对象英语referent,则在(正式的)现代日语中会把指示词从が改为は。为了更好解释它们之间的差异,第二句的翻译可以拉长为“至于太阳,它升起”或“说到太阳,它升起”;这些可以体现语段中确立了“太阳”作为延伸讨论中的话题。

自由省略句子的主语[编辑]

日语中省略主語是普遍现象,如

日本に行きました nihon ni ikimashita
Japan LOCATIVE go-POLITE-PERFECT

句子字面上表示“去了日本”。在引入主题时或省略可能导致歧义的情况下提及主语。在“前往日本”的人已经在语篇前面提到,以致可以清除知道是谁去的情况下,最有可能出现之前的例句。

句子、词组和单词[编辑]

文章文章bunshō句子bun构成,而句子又是词组文節bunsetsu构成的,词组是最小的连贯成分。像汉语和古典韩语一样,书面日语通常不会用空格来划分单词;其黏着性进一步使單詞的概念与英语中的词不同。听者通过语义提示和词组结构方面知识来将词与词分开。词组有一个含义词,后面跟着一串後綴助動詞助词以修饰其含义并指定其语法作用。在以下示例中,词组由竖线分开:

太陽が|東の|空に|昇る。 taiyō ga | higashi no | sora ni | noboru
sun SUBJECT | east POSSESSIVE | sky LOCATIVE | rise
太阳在东面的天空中升起来。

一些学者通过在词组边界中插入空格来对日语句子进行罗马化(即“taiyō-ga higashi-no sora-ni noboru”),将整个词组视为一个单词。这代表了一个单词结束和下一个单词开始的几乎纯粹的语音学概念。采用这种方法一定程度上是有效的:在音位學中,后置助词与它们之前的结构词汇合并,在音位词组中,音调可以有至多一次下降。然而通常语法学家还是采用更传统的单词単語tango的概念,认为单词产生意义和句子结构。

词的分类[编辑]

在语言学中,一般来说,词和词缀通常分为两个主要词类:实词,用于谈语篇以外的世界的词,和虚词——用于根据语法规则造句。实词包括名词、动词、形容词、副词,有时还包括前置介词和后置介词,而虚词就是指其他所有的词。日本国内对日语语法的学术研究似乎也支持这种分类观点。在日语中使用「自立語」 jiritsugo表示实词,使用「付属語」 fuzokugo表示虚词。

古典日语中有一些助动词(補助動詞,为自立语),在现代日语中语法化为词尾变化,例如过去时态后缀〜た(有可能变为〜てあり)。

传统学术研究提出了一种与上述不同的词语类别系统。[來源請求] 自立语有以下类别。

用言(活用語),有活用的词类
動詞、形容詞、形容動詞
体言(非活用語),没有活用的词类[來源請求]
名詞、代名詞、副詞、接続詞、感動詞、連体詞

附属语也可以分为有活用的一类,包括助詞助数詞,和无活用的一类,包括助動詞。语言学家对上述术语的英语翻译没有广泛的一致意见。

对形容动词的界定方法的争议[编辑]

Uehara (1998)[10]观察到日本语法学家对某些词语“活用”的标准看法不一,特别是形容動詞(な形容词)。(像“书”和“山”这样的名词没有活用,い形容词有活用都是毫无争议的。)说な形容词有活用的依据是音节だ(通常认为是“连系动词”)确实是一个后缀(活用)。因而「本」 hon(书)产生了单个词构成的句子,「本だ」 honda(it is a book)不是两个词hon da构成的句子。但是,许多结构似乎与后缀系词的主张不符。

(1) 重复强调
ほら!本、本! 'See, it is a book!'
ほら!きれい、きれい! 'See, it is pretty!'
ほら!古い、古い! 'See, it is old!' (the adjectival inflection -i cannot be left off)
ほら!行く、行く! 'See, it does go!' (the verbal inflection -u cannot be left off)
(2) 提问。在日语中通过附加助词か来构成疑问句(或者在口语中,可以仅通过改变语调来构成疑问)。
本/きれいか? 'Is it a book? ; Is it pretty?'
古い/行くか? 'Is it old? ; Does it go?' (the inflections cannot be left off)
(3) 一些助动词,如みたい,'looks like it's'
本みたいだ;綺麗みたいだ 'It seems to be a book; It seems to be pretty'
古いみたいだ;行くみたいだ 'It seems to be old; It seems to go'

经过以上造句,Uehara (1998)考虑到い形容词与动词的句法模式相同,而形容动词与纯名词的模式相同,发现系词确实是独立的单词。

同样,Eleanor Jorden也认为,这类词的一种名词,不是形容词,在她编的教材《Japanese: The Spoken Language》中称为na-nominal。

名词[编辑]

日语语法没有冠词(虽然指示代词「その」 sono(那个、那些)常常译为"the")。因此专家一致认为日语名詞没有活用「猫」 neko根据语境可以翻译成"cat"、"cats"、"a cat"、"the cat"、"some cats"等等。但作为日语敬语(表达敬意的方式)系统的一部分,名词也会改变。名词会加上前缀(但不会视作活用):本土名词加o-,汉字词加go-。下表给出了几个示例。少数情况下,如下面给出的第一个示例“饭”,会有异干互补。(注意,虽然这些前缀几乎总是用平假名(即「お」「ご」)书写,在正式写作中要写作汉字「御」。)

意味 一般 尊敬語
meshi ご飯 go-han
kane お金 o-kane
身体 karada お体 o-karada
御身 onmi
话语 言葉 kotoba お言葉 o-kotoba
mikotonori

由于没有复数形式,日语不分可数不可數名詞。少数名词可以通过重叠来构成集合名词(可能会伴有連濁);例如「人々(ひとびと)」。 叠语不是生产性英语Productivity (linguistics)的。日语中提到某东西多于一个的词是集体名词,而不是复数。比如「人々」的意思是“人们”。它不能用来指“两个人”。再比如词组「江戸の人々」的意思是“江戶的人们”。同样,「山々」的意思是“群山”。

用于指人的集体名词数量有限。例子有「私たち」(我们)「あなたたち」(你们)「僕ら」(我们(非正式))。人称代词「我」(我,自己)的叠语「我々」(我们)较常见。

后缀「達」 -tachi「等」 -ra是目前最常见的集合化后缀。下面这些也不是复数化后缀:「太郎たち」的意思不是“一些叫太郎的人”而是指“包括太郎在内的一群人”。根据上下文,「太郎たち」可能会翻译成“太郎和他的朋友”、“太郎和他的兄弟”、“太郎和他的家人”或其他以太郎为代表的合理的群体。有些集体名词已经成为固定短语,并且(通常)指一个人。具体来说,「子ども」(孩子)「友達」(朋友)可以指单个人,虽然-[t]omo-[t]achi原本是使这些词集合化的;要想明确地说这些词的集合名词,要额外附加集合化后缀:「子供たち」(孩子们)「友達たち」(朋友们),但「友達たち」不常用。「たち」有时候用于静态物体,如「車」「車たち」,但这种用法是比较口语化,表明很大程度的拟人化和儿童化,也不是普遍接受的标准用法。

代词[编辑]

一些常用代词
人称 一般 丁寧語 尊敬語
第一人称 boku(男性)
あたし atashi (女性)
watashi (男女皆可)
ore (男性)
watashi watakushi
第二人称 kimi
あなた anata
貴方 anata
そちら sochira
貴方様 anata-sama
第三人称 kare (男性)
彼女 kanojo (女性)
あいつ aitsu (蔑视语气)

虽然许多语法和教科书提到代詞代名詞daimeishi,但日语没有真正的代词。(代名詞可以被认为是名词的一部分。)严格来说,代词不能有修饰语,但日语的代名詞可以:「背の高い彼」 se no takai kare(高的他)在日语中是正确的。此外,与真正的代词不同,日语的代名詞不是封闭词类:会有新的代名詞加入,而旧的会很快被淘汰。

大量的指代人的代名詞在其最常见的用途中被翻译为代词。例如:「彼」 kare(他);「彼女」 kanojo(她);「私」 watashi(我);参见旁边的表格或其他更长的列表。[11] 其中一些“人称名词”,如「己」 onore(我(非常谦虚))与「僕」 boku(我(年轻男性))还有第二人称的用途:「己」在第二人称中是非常粗鲁地对“你”的称呼,而「僕」在第二人称中是对男孩的爱称。这进一步把代名詞与代词区分开了,代词是不会有人称的改变的。「彼」「彼女」还分别有“男朋友”和“女朋友”的意思,而且这种用法可能比用作代词更为常见。

与其他主語一样。日语弱化人称代名詞,很少会用到这些词。一部分原因是日语句子不需要总有明确的主语,还有一部分原因是翻译中会出现代词的地方常常会有名字或头衔:

「木下さんは、背が高いですね。」 Kinoshita-san wa, se ga takai desu ne.
(对木下先生说)“你很高呀。”
「専務、明日福岡市西区の山本商事の社長に会っていただけますか?」 Semmu, asu Fukuoka-shi nishi-ku no Yamamoto-shōji no shachō ni atte itadakemasu ka?
(对专务董事说)“你明天可以在福冈市西区与山本商事的社长见一下面吗?”

虽然名词与代名詞没有此法上的差异,但代名詞指代的事物可能会因语序而受到限制。下面的示例(来自Bart Mathias)[12]说明了这种限制。

本田君に会って、彼の本を返した。 Honda-kun ni atte, kare no hon o kaeshita
(我)遇到了本田,并归还了他的书。 (这里的“他”可以指本田。)
彼に会って、本田君の本を返した。 Kare ni atte, Honda-kun no hon o kaeshita
(我)遇到了他,并归还了本田的书。(这里的“他”不能指本田。)

反身代词[编辑]

英语每个人稱代詞都有反身代词(himselfherselfitselfthemselves等);但是日文中只有一个主要的反身代名詞——自分 jibun,也有“我”的意思。这两种语言中的反身代词非常不同,从下面的字面翻译中就可见一斑(*=不正确,??=有歧义):

英语 日语 原因
History repeats itself. *Rekishi wa jibun o kurikaesu.*歴史は自分を繰り返す。 「自分」的对象必须是有生性的。
Hiroshi talked to Kenji about himself (=Hiroshi). Hiroshi wa Kenji ni jibun no koto o hanashita.ひろしは健司に自分のことを話した。 如下所述,翻译没有歧义
*Makoto expects that Shizuko will take good care of himself(=Makoto;Shizuko是女性). ??誠は静子が自分を大事にすることを期待している。 ??Makoto wa Shizuko ga jibun o daiji ni suru koto o kitai shite iru.
既可以是“诚希望静子会照顾他”,也可以是“诚希望静子照顾好她自己”
「自分」可以用在不同的句子或从句中,但它的对象是有歧义的

如果句子有一个以上的语法或语义上的主语,那么「自分」的对象就是主要最突出的动作的主体;因此后面句子中「自分」明确指向静子(虽然诚是主语),因为主要动作是静子读书。

誠は静子に自分の家で本を読ませた。 Makoto wa Shizuko ni jibun no uchi de hon o yomaseta.
诚让静子在她家读书。

在实际中,主要动作不是所有时候都能看出,这时候这种句子就会引起歧义。复杂句子中使用「自分」遵循的规则也比较复杂。

「自分」的同义词有「自ら」。英语中反身代词英语reflexive pronoun的其他用法由「ひとりでに」表达,意思是“自动地”。例如,

機械がひとりでに動き出した kikai ga hitorideni ugokidashita
“机器开始自行运转。”

动词的配价的改变不是通过使用反身代词完成的(这一点上日语与英语比较像,但不同于许多其他欧洲语言)。日语反而会使用单独的(但通常是相关的)自动词他动词。没有任何生产性词法可以从自动词派生出他动词或他动词派生出自动词。

指示词[编辑]

指示語
ko- so- a- do-
-re これ
this one
それ
that one
あれ
that one over there
どれ
which one?
-no この
(of) this
その
(of) that
あの
(of) that over there
どの
(of) what?
-nna こんな
like this
そんな
like that
あんな
like that over there
どんな
what sort of?
-ko ここ
here
そこ'
there
あそこ
over there
どこ
where?
-chira こちら
this way
そちら
that way
あちら
that way over there
どちら
which way?
-u こう
in this manner
そう
in that manner
ああ
in that (other) manner
どう
how? in what manner?
-itsu こいつ
this person
そいつ
that person
あいつ
that (other) person
どいつ
who?

指示词英语Demonstrative一般由「こそあど」4系列词组成。「こ」(近称)系列指的是比听者更接近于说话者的事物,「そ」(中称)系列指靠近听者的事物,而「あ」(远称)系列指远离说话者和听者的事物。用「ど」,指示词就会变成对应的疑问形式。指示词也可以用来指人,例如

「こちらは林さんです。」 Kochira wa Hayashi-san desu.
“这位是林先生。”

指示连体词在名词之前限定名词;于是「この本」 kono hon就是“这本书”,而「その本」 sono hon就是“那本书”。

当指示词用于指说话者和听者都看不到的事物,或(抽象)概念时,它们扮演相关但又不同的照应英语Anaphora (linguistics)的角色。照应性远称用于说话者与听者都了解的信息。

A:先日、札幌に行って来ました。 Senjitsu, Sapporo ni itte kimashita.
A: 前些天,我去了札幌。
B:あそこ(*そこ)はいつ行ってもいい所ですね。 Asoko (*Soko) wa itsu itte mo ii tokoro desu ne.
B: 那里是个无论何时去都很好的地方吧。

「そこ」而非「そこ」会暗示B不了解札幌,这与句子的含义不一致。照应性中称用于指说话者与听者都不了解某件事。

佐藤:田中という人が昨日死んだんだって。 Satō : Tanaka to iu hito ga kinō shinda n da tte...
佐藤:听说叫田中的人昨天死了。
森:えっ、本当? Mori: E', hontō?
森:啊,真的?
佐藤:だから、その(*あの)人、森さんの昔の隣人じゃなかったっけ? Satō : Dakara, sono (*ano) hito, Mori-san no mukashi no rinjin ja nakatta 'kke?
佐藤:所以说,那个人不是森先生以前的邻居吗?

同样,「あの」在这里是不合适的,因为佐藤不认识田中。近称指示词没有明确的照应用法。它们可以用在远称听起来太遥远的场合:

一体何ですか、これ(*あれ)は? Ittai nan desu ka, kore (*are) wa?
这到底是什么?

用言[编辑]

词干形式[编辑]

在讨论活用之前,先简要说明词干形式。活用语尾和助动词要附加到词干形式上。现代日语有以下六种词干形式。

注意五段动词活用以「〜あ、〜い、〜う、〜え、〜お」结尾,其中动词的终止形和连体形相同(因此只有5个表面结构),但与名词不同(特别是な形容词)。

未然形 「〜あ」(与「〜お」
用于构成(动词的)一般否定、使役和被动。此形式的最常见用途是接续助动词「〜ない」把动词变为否定形式。(参见下面动词一节。)「〜お」结尾的用作意向表达,并且是由音便形成的。
連用形 「〜い」
其连接的作用。这是最具生产性的词干形式,可以带各种结尾和助动词,甚至可以像「〜て」一样独立出现。此形式也用于否定形容词。
終止形 「〜う」
謂語位置的子句末尾使用。这种形式也被称为基本形或辞書形——它是词典中列出的动词的形式。
連体形 「〜う」
用在名词前,定义或给名词分类,类似于英语中的關係子句。在现代日语中,除了动词通常不会因礼貌而变化之外,它几乎与终止形相同;在古代日语中这两种形式有所不同。此外,形容动词的终止形和连体形不一样;参见下面的形容词章节。
假定形 「〜え」
用于条件和假定形式,使用「〜ば」结尾。
命令形 「〜え」
用于将动词变为命令。形容词没有命令形词干形式。

词干形式的活用遵循某些音便,会在下文讨论。

动词[编辑]

日语中的动词被严格地约束在子句的末尾,即所谓的谓词位置。这意味着动词总是位于句子的结尾。

食べる。
neko wa sakana o taberu
Cats TOPIC fish OBJECT eat
猫吃鱼。

动词的主语和对象通过助词来表示,而动词的语法功能(主要是时态和语气)通过活用来表明。当主语和语篇话题重合时,主语常常省略;如果是自动词,整个句子可以由单个动词组成。动词的两个时态由活用来标明。现在和未来之间的语义差异不通过活用来表明。通常没有歧义,因为上下文会明确说话者是指现在还是未来。语态体貌也通过活用表示,还有可能黏着助动词。例如,进行体通过连用形构成,也叫て形,而助动词在「いる」;举个例子, 「見る」 miru(看) → 「見ている」 mite iru(在看)。

动词可以基于某些活用在语义上分类。

状态动词
表明存在属性,如「いる」 iru(在)、「出来る」 dekiru(能)、「要る」 iru(要)等。这些动词通常不会有连用形活用加「〜いる」,因为它们语义上已经是在进行了。
持续动词
接续助动词「〜いる」表明进行体。例子:「食べる」 taberu(吃)、「飲む」 nomu(喝)、「考える」 kangaeru(考虑)。活用例子,「食べる」 taberu(吃) → 「食べている」 tabete iru(在吃)。
瞬间动词
接续助动词「〜いる」表明重复动作,或在一些动作之后的连续状态。例子:「知る」 shiru(得知) → 「知っている」 shitte iru(知道);「打つ」 utsu(打) → 「打っている」 utte iru((反复)打)。
非自主动词
表示无法控制的行动或情绪。这些动词一般没有意向形、命令形或可能形。例子:「好む」 konomu(爱好)(情绪)、「見える」 mieru(看见)(非情绪)。
运动动词
表示运动。例子:「歩く」 aruku(走)、「帰る」 kaeru(回家)。在连用形(见下面)中,它们接续「に」来表示目的。

还有其他可能的类别,类别之间还有大量重叠。

在词汇上,日语中的几乎所有动词都是以下三个规则活用类型其中一个的成员。

上一段
词干以i结尾的动词。终止形总是以-iru韵结尾。例子:「見る」 miru(看)、「着る」 kiru(穿)。
下一段
词干以e结尾的动词。终止形总是以-eru韵结尾。例子:「食べる」 taberu(吃)、「くれる」 kureru(给(对地位较低或关系亲密的人))。(注意一些五段动词与下一段类似,但他们的词干以r而非e结尾。)
五段
以词干以辅音结尾的动词。当辅音为r,动词以-eru结尾时,五段与下一段动词的终止形区别不明显,例如「帰る」 kaeru(回家)。如果词干以w结尾,那个音只出现在未然形最后的a前。

上述分类中的“段”表示五十音表中的列。“上一段”是指中心段(う段)上面一列,即い段。“下一段”是指中心段(う段)下面一列,即え段。“五段”是指活用会五十音表的所有五个段上变化。要充分描述一个活用需要用到五十音表的行和段。例如,「見る」 miru(看)属于マ行上一段活用,「食べる」 taberu(吃)属于バ行下一段活用,而「帰る」 kaeru(回家)属于ラ行五段活用。

应该避免混淆ラ行五段活用动词与上一段活用或下一段活用动词。例如,「切る」 kiru(切)是ラ行五段活用,而它的同音词「着る」 kiru(穿)却属于カ行上一段活用。同样,「練る」 neru(推敲)属于ラ行五段活用,而其同音词「寝る」 neru(睡觉)属于ナ行下一段活用。

历史注解:古典日语有上/下一段、上/下二段和四段活用,二段动词变成了今天的一段动词(古典日语中只有少数上一段和唯一的下一段动词),而由于1946年日语书写规则试图让日文书写的表音性更强,四段动词很自然地成为了五段动词。由于动词在语言的历史中跨越群体移动,所以经典动词的共轭不能从仅仅对现代日本的知识是可预测的。因为日语历史上动词发生了跨段,所以即使会现代汉语也无法预测古代动词的活用。

有两类不规则动词:

行变格
只有一个成员,「する」 suru(做)。サ行变格活用简称“サ变”。
行变格
只有一个成员,「来る」 kuru(来)。カ行变格活用简称“カ变”。

古典日语还有两类不规则动词,ナ行变格活用,包括「死ぬ」 shinu(死)和「往ぬ」 inu(去、去世),ラ行变格活用,包括诸如あり ari(相当于现在的「ある」)的动词,还有相当多的不能分类的极其不规则的动词。

下表说明了上述活用形的词干形式,其中词干以小点表示。例如,要得到五段动词「書く」 kaku的假定形,就要在第二行中找到它的词干kak,然后在假定形一行得到词尾-e,就有了词干形式kake。当有多种可能性时,它们按稀有度增加的顺序列出。

活用种类/
例子
五段 上一段 下一段
使tsuka(w). kak. mi. 食べtabe.
未然形[动词词干 1]
使わ tsukaw.a[动词词干 2]
使お tsuka.o
書か kak.a
書こ kak.o
mi. 食べ tabe. sa
shi
se
ko
连用形 使い tsuka.i 書き kak.i mi. 食べ tabe. shi ki
终止形 使う tsuka.u kak.u 見る mi.ru 食べる tabe.ru する suru 来る kuru
连体形 与终止形相同
假定形 使え tsuka.e 書け kak.e 見れ mi.re 食べれ tabe.re すれ sure 来れ kure
命令形 使え tsuka.e 書け kak.e 見ろ mi.ro
見よ mi.yo
食べろ tabe.ro
食べよ tabe.yo
しろ shiro
せよ seyo
せい sei
来い koi
  1. ^ 五段动词的-a和-o未然形历史上是一种,但自从二战后现代假名遣以来,它们的写法就不同了。在现代日语中,-o形只用于表示意愿式,而-a形在所有其他情况下使用;参见下面的活用表。
  2. ^ 这个出乎意料的词尾是由于该动词的词干是tsukaw-,但在现代日语中[w]只会在[a]之前发音。

以上只是动词的词干形式;要得到完整的活用动词,需要接续各种动词结尾。注意,在某些情况下,动词形式会依据活用类型而不同。参见日语动词活用的完整列表。

  形成规则 五段 上一段 下一段
書く kaku 見る miru 食べる taberu する suru 来る kuru
丁寧
非完結相
連用形 + ます masu 書き・ます
kaki.masu
見・ます
mi.masu
食べ・ます
tabe.masu
し・ます
shi.masu
来・ます
ki.masu
一般
完結相
連用形 + ta 書い・た
kai.ta[动词活用 1]
見・た
mi.ta
食べ・た
tabe.ta
し・た
shi.ta
来・た
ki.ta
一般否定
非完結相
未然形 + ない nai 書か・ない
kaka.nai
見・ない
mi.nai
食べ・ない
tabe.nai
し・ない
shi.nai
来・ない
ko.nai
一般否定
完結相
未然形
+ なかった nakatta
書か・なかった
kaka.nakatta
見・なかった
mi.nakatta
食べ・なかった
tabe.nakatta
し・なかった
shi.nakatta
来・なかった
ko.nakatta
連用形 + て -te 書いて
kai.te[动词活用 1]
見て
mi.te
食べて
tabe.te
して
shi.te
来て
ki.te
仮定条件 仮定形 + ba 書け・ば
kake.ba
見れ・ば
mire.ba
食べれ・ば
tabere.ba
すれ・ば
sure.ba
来れ・ば
kure.ba
過去条件 連用形 + たら tara 書いたら
kai.tara[动词活用 1]
たら
mi.tara
食べたら
tabe.tara
したら
shi.tara
来たら
ki.tara
意向 未然形 + u 書こ・う
kako.u
未然形 + よう -yō 見・よう
mi.yō
食べ・よう
tabe.yō
し・よう
shi.yō
来・よう
ko.yō
受身、尊敬 未然形 + れる reru 書か・れる
kaka.reru
さ・れる
sa.reru
未然形 + られる -rareru 見・られる
mi.rareru
食べ・られる
tabe.rareru
来・られる
ko.rareru
使役 未然形 + せる seru 書か・せる
kaka.seru
さ・せる
sa.seru
未然形 + させる -saseru 見・させる
mi.saseru
食べ・させる
tabe.saseru
来・させる
ko.saseru
可能 仮定形 + ru 書け・る
kake.ru
出来る
dekiru[动词活用 2]
未然形 + られる -rareru 見・られる
mi.rareru
食べ・られる
tabe.rareru
来・られる
ko.rareru
  1. ^ 1.0 1.1 1.2 这些形式根据动词的辞书形的最后音节(う、く、ぐ、す等)而改变。更详细的参见下面的音便章节,以及条目日语活用
  2. ^ 这完全是另一个动词;する suru没有可能形。

ます形作为五段动词进行活用,只是否定非完结相和完结相分别为「~ません」「~ませんでした」,并且某些活用形在实际中很少使用。受身和可能形的语尾「~れる」「~られる」,以及使役语尾「~せる」「~させる」这些都作为下一段动词进行活用。因此,多个动词语尾可以黏着。例如,使役-受身语尾「~させられる」就很常见。

僕は姉に納豆を食べさせられた。 Boku wa ane ni nattō o tabesaserareta.
我被姐姐逼着吃了納豆

跟预期一样,绝大多数理论上可能的活用语尾组合在语意上都没有意义。

他动词与自动词[编辑]

日语有大量相关成对的他动词(有直接宾语)与自动词一般没有直接宾语),比如他动词「始める」 hajimeru(某人或某物开始某项活动),而自动词「始まる」 hajimaru(某活动开始)。[13][14]

他动词 自动词
一个事物在另一个事物上实施该他动词的动作。
  • 通常使用「を」连接到直接宾语。
自动词不受干预地被动发生。
  • 通常用「が」「は」连接主语与动词。
先生 が 授業 を 始める。 Sensei ga jugyō o hajimeru.
老师开始上课了。
授業 が 始まる。 Jugyō ga hajimaru.
开始上课了。
車 に 入れる。 Kuruma ni ireru.
装到车上。
車 に 入る。 Kuruma ni hairu.
上车。
出す
開ける
閉める
付ける
消す
抜く
出る
開く
閉まる
付く
消える
抜ける

注意:一些自动词(通常是运动动词)接的像是直接对象,但其实不是。[15] 例如,離れる hanareru(离开):

私は 東京を 離れる。 Watashi wa Tokyo o hanareru.
我离开东京。

形容词与形容动词[编辑]

从语义上讲,表示属性的词主要分布在两个词类(还有其他一些类):

  • 形容词(通常称为い形容词)——这类词具有词根和活用词干形式,并且在语义和形态上类似于静态动词
  • 形容动词(通常称为な形容词)——这类词是与系词结合的名词。

与英语之类的语言的形容词不同,日语中的い形容词会像动词一样随着体和语气而变化。日语形容词没有比较级或最高级的变化;比较级和最高级需要迂回地用像「もっと」「一番」的副词标记。 所有形容词都可以用在定语位置。几乎所有日语形容词都可以用在谓语位置;这与英语不同,英语中有许多常见形容词,如"a major question"中的"major"就不能用在谓语位置(也就是说*"The question is major"不符合英语语法)。日语有少量不能作谓语的形容词,叫做连体词,它们是从其他词类派生的;例子有「大きな」 ōkina(大)、「小さな」 chiisana(小)和「おかしな」 okashina(奇怪),它们都是普通い形容词的な形变体。

所有い形容词(除了「いい」 ii以外)活用都很规则,而「いい」是因为它是从规则形容词「良い」 yoi变化而来的,终止形和连体形与之不同。其他所有形式它都回归到「良い」

形容词的词干形式
形容词 形容词
安・い yasu. 静か- shizuka-
未然形 安かろ .karo 静かだろ -daro
連用形 安く .ku 静かで -de
終止形 安い .i 静かだ -da
連体形[形容词词干 1] 安い .i 静かな -na /
静かなる -naru
仮定形 安けれ .kere 静かなら -nara
命令形[形容词词干 2] 安かれ .kare 静かなれ -nare
  1. ^ 连体形和终止形曾经分别是「安き」 .ki「安し」 .shi;在现代日语中只会出于文体的原因才会生产性地使用,虽然很多成句「名無し」 nanashi(匿名)和「よし」 yoshi是由它们衍生而来的。
  2. ^ 命令形在现代日语极其罕见,仅限于诸如「遅かれ早かれ」 osokare hayakare(迟早)的成句,被视为副词短语。命令形不可能在谓词位置。

形容词的常见活用列举如下。「いい」没有单独对待,因为所有活用形都与「よい」相同。

  形容词
安い yasui, “便宜”
形容词
静か shizuka, “安静”
非正式
非过去
词根 + -i
(单用,不加系词)
安いyasui
“便宜”
词根 + 系词 da 静かだ shizuka da
“安静”
非正式
过去
连用形 + あった atta
(u + a collapse)
安かった
yasuk.atta
“曾经便宜”
连用形 + あった atta
(e + a collapse)
静かだった
shizuka d.atta
“曾经安静”
正式
否定
非过去
连用形 + (は)ない (wa) nai[形容词活用 1] 安く(は)ない
yasuku(wa)nai
“不便宜”
连用形 + (は)ない (wa) nai 静かで(は)ない
shizuka de (wa) nai
“不安静”
正式
否定
过去
连用形 + (は)なかった (wa) nakatta[形容词活用 1] 安く(は)なかった
yasuku(wa)nakatta
“曾经不便宜”
连用形 + (は)なかった (wa) nakatta 静かで(は)なかった
shizuka de (wa) nakatta
“曾经不安静”
礼貌
非过去
词根 + -i + 系词 です desu 安いです
yasui desu
“便宜”
词根 + 系词 です desu 静かです
shizuka desu
“安静”
礼貌
否定
非过去
inf. cont + ありません arimasen[形容词活用 1] 安くありません
yasuku arimasen
inf. cont + (は)ありません (wa) arimasen 静かではありません
shizuka de wa arimasen
inf. neg. non-past + 系词 です desu[形容词活用 1] 安くないです
yasukunai desu
inf. cont + (は)ないです (wa) nai desu 静かではないです
shizuka de wa nai desu
礼貌
否定
过去
inf. cont + ありませんでした arimasen deshita 安くありませんでした
yasuku arimasen deshita
inf. cont + (は)ありませんでした (wa) arimasen deshita 静かではありませんでした
shizuka de wa arimasen deshita
inf. neg. past + 系词 です desu[形容词活用 1] 安くなかったです
yasukunakatta desu
inf. neg. past + なかったです nakatta desu [形容词活用 1] 静かではなかったです
shizuka de wa nakatta desu
连用形 + te 安くて
yasuku.te
连用形 静かで
shizuka de
假设
条件
假定形 + ba 安ければ
yasukere.ba
假定形 (+ ba) 静かなら(ば)
shizuka nara(ba)
过去
条件
inf. past + ra 安かったら
yasukatta.ra
inf. past + ra 静かだったら
shizuka datta.ra
意向[形容词活用 2] 未然形 + u 安かろう yasukarō 未然形 + u
= 词根 + だろう darō
静かだろう shizuka darō
副词 连用形 安く
yasuku.
词根 + ni 静かに
shizuka ni
程度(名词) 词根 + sa 安さ
yasu-sa
词根 + sa 静かさ
shizuka-sa
  1. ^ 1.0 1.1 1.2 1.3 1.4 1.5 注意这些仅仅是い形容词「ない」的形式。
  2. ^ 因为大多数形容词描述非意向条件,如果合理可以将意向形理解为“有可能”。在一些罕见的情况下,它是半意向的:在回应报告或请求时,「良かろう] yokarō的意思是“好吧”。

在某些情况下,形容词也受到音便的影响,如下面所述。对于な形容词的礼貌否定,参见下面关于系词「だ] da的章节。

系词「だ」[编辑]

系詞「だ」在活用方面表现得非常像动词或形容词。

该系词的词干形式
未然形 では de wa
连用形 de
终止形 da}}(非正式)
です desu(丁宁语)
でございます de gozaimasu(尊敬语)
连体形 である de aru
假定形 なら nara
命令形

注意,系词没有命令、使役或被动形式,与形容词一样。

以下是一些示例。

ジョンは学生 JON wa gakusei da
约翰学生。
明日も晴れなら、ピクニックしよう。 Ashita mo hare nara, PIKUNIKKU shiyō
明天也晴天的话,就去郊游吧。

在连用形活用中,「では」 de wa经常缩略为「じゃ」 ja;一些非正式讲话中「じゃ」比「では」更适合。

该系词的活用
非过去 非正式 da
丁宁语 です desu
尊敬语 でございます de gozaimasu
过去 非正式 连用形 + あった atta
だった datta
丁宁语 でした deshita
尊敬语 でございました de gozaimashita
否定
非过去
非正式 连用形 + はない wa nai
丁宁语 连用形 + はありません wa arimasen
尊敬语 连用形 + はございません wa gozaimasen
否定
过去
非正式 连用形 + はなかった wa nakatta
丁宁语 连用形 + はありませんでした wa arimasen deshita
尊敬语 连用形 + はございませんでした wa gozaimasen deshita
条件 非正式 假定形 + ba
丁宁语 连用形 + あれば areba
尊敬语
假定 非正式 なら nara
丁宁语 与条件形相同
尊敬语
意向 非正式 だろう darō
丁宁语 でしょう deshō
尊敬语 でございましょう de gozaimashō
状语与
て形
非正式 连用形
丁宁语 连用形 + ありまして arimashite
尊敬语 连用形 + ございまして gozaimashite

音便[编辑]

历史发音变化[编辑]

拼写变更
古代 现代
あ+う a + u
あ+ふ a + fu
おう ō
い+う i + u
い+ふ i + fu
ゆう 1
う+ふ u + fu うう ū
え+う e + u
え+ふ e + fu
よう
お+ふ o + fu おう ō
お+ほ o + ho
お+を o + wo
おお ō
助动词mu n
语中或语尾ha wa
语中或语尾hi, へ he, ほ ho i, え e, お o
(通过wi, we, wo,参见下文)
任何wi, ゑ we, を wo i, え e, お o1
1. 通常不会反映在拼写

现代发音是长期音位漂移历史的结果,可以追溯到十三世纪(可能更早)的书面记录。然而,直到1946年,日本国语审议会才修改现有的假名用法以符合标准方言共通語kyōtsūgo。所有先前的文章都使用古代正字法,现在被称为歷史假名遣。旁边的表格详尽地列出了这些拼写变化。

注意腭化音拍yu, yoゆ、よ与开头辅音(如果有的话)结合,产生腭化音节。最基础的例子是现代日语的今日きょう kyō(今天),历史上是由けふ kefuきょう kyō发展而来,规则是えふ efuよう 

一些声音的变化并没有反映在拼写上。第一,「おう」「おお」合并,两者都被发音为长ō。第二,助词「は」「を」仍然以历史假名遣书写,虽然他们读成wa和o,而非ha和wo,除了「〜んを」的罕见例外读成-n wo,如「千円をいただきます」 sen'en wo itadakimasu(请给我一千日元)。

日本人不是都了解反映了发音。例如,「えふ」,现在读ha)在日本借来这个词的时候读[epu]。但古典文本的现代读者仍然会读其现代发音[yoo]。

动词活用[编辑]

如上所述,一些动词和形容词的活用由于音便,不同于规定的形成规则。几乎所有这些音便本身都很规则。例外的动词都是结尾是连用形后面跟着t开头的音,即「た」 ta「て」 te「たり」 tari等。

连用形结尾 变为 例子
i, ち chi, り ri (双辅音) *買いて *kaite → 買って katte
*打ちて *uchite → 打って utte
*知りて *shirite → 知って shitte
bi, みmi, に ni (浊音n),后面的「タ」 t要发浊音 *遊びて *asobite → 遊んで asonde
*住みて *sumite → 住んで sunde
*死にて *shinite → 死んで shinde
ki i *書きて *kakite → 書いて kaite
gi i后面的「タ」 t要发浊音 *泳ぎて *oyogite → 泳いで oyoide
*表示不可能/不合语法的形式。

还有一个不规则的变化:「行く」 iku(去),其连用形是一个例外:行き iki +  te行って itte行き iki +  ta行った itta等。

有方言上的差异,但这些也是有规律的,并且一般出现在相似的场合。例如,在关西方言中,-i + t-活用会变为-ut-,如「思う」 omou(觉得)的完整体是「思うた」 omōta而非「思った」 omotta。在本例中,可以通过历史发音变化结合前面的元音,如「しもうた」 shimōtaauō)而非标准的「しまった」 shimatta

形容词的礼貌形式[编辑]

形容词的连用形在接续礼貌形式「御座る」 gozaru(是)或「存じる」 zonjiru(知道,认识)的时候,会发生变化;这可能伴随着历史发音变化,产生一阶或两阶发音变化。注意,这些动词几乎总是活用成礼貌的-masu〜ます形,即「ございます」 gozaimasu「存じます」 zonjimasu(下面会讨论「ござる」的不规则活用),而这些动词前面要接形容词的连用形「〜く」 -ku,而非日常用于「です」 desu前面的终止形「〜い」 -i

规则是「〜く」 -ku「〜う」 -u(丢掉-k-),还可能依据拼写改革表和前面的音节结合,也可能腭化为「ゆ、よ」 yu, yo

历史上有两类上古日語特有的形容词,「〜く」 -ku「〜しく」 -shiku(“く形容词”的意思是く前面没有し)。这种区别在中世日语形容词的演变过程中消失了,现在都认为是「〜い」 -i形容词。〜しい形容词的音变与-ii形容词遵循的规则相同,值得注意的是,前面的元音也会变化,而且前面的音拍会发生腭化,产生「〜しく」 -shiku「〜しゅう」 -shū,尽管历史上认为这是一个单独而平行的规则。

连用形结尾 变为 例子
〜あく -aku 〜おう *おはやくございます *ohayaku gozaimasu
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 ohayō gozaimasu
〜いく -iku 〜ゆう -yū *大きくございます *ōkiku gozaimasu
大きゅうございます ōkyū gozaimasu
〜うく -uku 〜うう *寒くございます *samuku gozaimasu
寒うございます samū gozaimasu
*〜えく *-eku *〜よう *-yō (不存在)
〜おく -oku 〜おう *面白くございます *omoshiroku gozaimasu
面白うございます omoshirō gozaimasu
〜しく -shiku 〜しゅう -shū *涼しくございます *suzushiku gozaimasu
涼しゅうございます suzushū gozaimasu

敬语动词[编辑]

诸如「くださる」 kudasaru(给)、「なさる」 nasaru(做)、「ござる」 gozaru(在、有),「いらっしゃる」 irassharu(在、来、去)、「おっしゃる」 ossharu(说)等等的敬语动词与五段动词变化相同,除了连用形和命令形。

变化 例子
连用形 ーり 变为 ーい *ござります *gozarimasu → ございます gozaimasu
*いらっしゃりませ *irassharimase → いらっしゃいませ irasshaimase
命令形 ーれ 变为 ーい *くだされ *kudasare → ください kudasai
*なされ *nasare → なさい nasai

口语缩略[编辑]

在口语表达中,活用和助动词常常组合在一起,以相当规则的方式缩略。

口语缩略
完整形式 口语 例子
〜てしまう
-te shimau
〜ちゃう/-ちまう
-chau/-chimau
五段
負けてしまう makete shimau 'lose' → 負けちゃう/負けちまう makechau/makechimau
〜でしまう
-de shimau
〜じゃう/〜じまう
-jau/-jimau
五段
死んでしまう shinde shimau 'die' → 死んじゃう shinjau or 死んじまう  shinjimau
〜ては
-te wa
〜ちゃ
-cha
食べてはいけない tabete wa ikenai 'must not eat' → 食べちゃいけない tabecha ikenai
〜では
-de wa
〜じゃ
-ja
飲んではいけない nonde wa ikenai 'must not drink' → 飲んじゃいけない nonja ikenai
〜ている
-te iru
〜てる
-teru
下一段
寝ている nete iru 'is sleeping' → 寝てる neteru
〜ておく
-te oku
〜とく
-toku
五段
しておく shite oku 'will do it so' → しとく shitoku
〜て行く
-te iku
〜てく
-teku
五段
出て行け dete ike 'get out!' → 出てけ deteke
〜てあげる
-te ageru
〜たげる
-tageru
下一段
買ってあげる katte ageru 'buy something (for someone)' → 買ったげる kattageru
〜るの
-ru no
〜んの
-nno
何しているの nani shite iru no 'what are you doing?' → 何してんの nani shitenno
〜りなさい
-rinasai
〜んなさい
-nnasai
やりなさい yarinasai 'do it!' → やんなさい yannasai
〜るな
-runa
〜んな
-nna
やるな yaruna 'don't do it!' → やんな yanna

偶尔会有其他形式的缩略,比如「分からない」 wakaranai(不明白) → 「分かんない」 wakannai「つまらない」 tsumaranai(无聊) → 「つまんない tsumannai中出现的-aranai → -annai,这些被认为相当随意,在年轻人说的话中较为常见。

方言不同,缩略也会不一样,但变化与上面给出的标准类似。例如关西方言中有「〜てしまう」 -te shimau「〜てまう」 -temau

其他自立语[编辑]

副词[编辑]

日语中的副词不像许多其他语言那样紧密地结合到词法中。事实上,副词不是一个独立的词类,而是其他词语所起的作用。例如,每个形容词的连用形都可以用作副词;从而,「弱い」 yowaiweak,adj) → 「弱く」 yowakuweakly,adv)。副词的主要特点是它们不能出现在谓语位置,正如在英语中一样。以下的副词分类不是权威性的或详尽无遗的。

动副词
是动词连用形接助词「に」。例如,「見る」 miru(看) → 「見に」 mi ni(为了看),应用如:「見に行く」 mi ni iku(去看)。
形容副词
是如上所述连用形的形容词。
名副词
是用作副词的名词。例:「一番」 ichiban(最)。
拟声词
是模仿声音或概念的词。例子:「きらきら」 kirakira(一闪一闪地),「ぽっくり」 pokkuri(嘎吱),「するする」 surusuru(哧溜哧溜地)等。

尤其是拟声词后面通常接助词「と」(“地”)。参见条目日語的擬態語和擬聲語

连词和感叹词[编辑]

连词的例子:「そして」 soshite(而后)、「また」 mata(而且、再),等等。 虽然称作“连词”,但从英语翻译可以看出这些词实际上是一种副词。

感叹词的例子:「はい」 hai(是)、「へえ」 hee(wow!)、「いいえ」 iie(不)、「おい」 oi(喂),等等。 这种词性与英语没有很大的差别。

附属语[编辑]

助词[编辑]

日语中的助词是后置的,因为它们紧跟在修饰的成分之后。把助词全列出来就超出本文的范围了,所以这里只列出几个突出的助词。要记住「は」 wa「へ」 e「を」 o作为助词的读音是不同的:本文使用依据发音而非日文字的平文式罗马字来进行罗马化。

话题、主题和主语:「は」「が」[编辑]

话题()与主语()助词之间的复杂区别一直是许多博士论文和学术争议的主题。「象は鼻が長い」 zō-wa hana-ga nagai是包含两个主语的著名例句。它不仅仅表示“大象的鼻子长”,那样的话可以翻译为「象の鼻は長い」 zō-no hana-wa nagai。相反,更直接的翻译是“(说到)大象,它的鼻子很长”。

研究日语的两个学术调查(Shibatani 1990)与(Kuno 1973)证实了这一区别。为了简化问题,本节中「は」「が」的分别被称为“话题”和“主语”,如果其中一个不存在,则话题和主语可能一致。

作为抽象和粗略的近似,「は」「が」之间的差别是它们关注的焦点不同:「は」将焦点放在句子的“动作”上,即动词或形容词,而「が」将焦点放在动作的“主语”上。不过,还是要通过列举这些助词使用的例子来更好描述。

然而,第一次接触话题和主语标记「は」「が」时,一般会简单地了解两者之间的差异。话题标记「は」用于作出声明。而主语标记「が」用于新信息或请求新信息。

参见话题标记:日语中的「は」

主题「は」[编辑]

使用「は」引入语篇的新主题与语法主题的概念直接相关。关于语篇主题的结构的观点不尽相同,虽然想象贯穿语篇的一个先入先出的主题层次似乎没有争议。当然,人类的局限性限制了主题的范围和深度,而且后面的主题可能导致较早的主题失效。

ジョンは学生です。 JON wa gakusei desu
约翰是学生。

「僕はウナギだ」 boku wa unagi da按照定式翻译成“我是鳗鱼”或“对于我来说,是鳗鱼”就会闹出语言学笑话。因为在餐厅里这句话可以用来表达“我要点鳗鱼”,而且是不带任何幽默色彩的很普通的一句话。是因为这句话字面上应该说成“我吧,就鳗鱼了。”,后半句的主语其实是“要点的餐”。句子的主题显然不是其主语。

对比「は」[编辑]

「は」在介绍主题中的作用相关的是,它用于将当前话题与其他话题进行对比。令人想起的模式是“X,但...”。

「雨は降っていますが...」 ame wa futte imasu ga...
雨在下,但……

由于其对比性,话题不能未定义。

「*誰かは本を読んでいる。」 *dareka wa hon o yonde iru
*有人在读书。

在此用法用,需要「が」

在实际使用中,主题标记和对比性「は」之间的区别没太大用处。可以说,一个句子中最多只能有一个主语标记「は」,而且如果存在一定是第一个「は」,而其余的「は」都是表对比的。为了完整起见,(Kuno给出的)下面的句子说明了其中的不同。

「僕が知っている人は誰も来なかった。」 boku ga shitte iru hito wa daremo konakatta
(1) 我认识的人谁也没来。
(2) (是有人来了,但)我认识的人都没来。

第一种理解是主语标记「は」,把“我认识的人”僕が知っている人当成谓语“谁也没来”誰も来なかった的主题。也就是说,如果我认识A、B……Z,那么来的人没有一个是A、B……Z。第二种理解是对比性「は」。如果A、B……Z可能到场,而我认识P、Q、R,那么这句话是说P、Q、R都没来。这句话完全没有提到我认识的A'、B'……Z',但他们不太可能会来。(在实际中更倾向第一种理解。)

穷尽性「が」[编辑]

「は」不同,主语助词「が」将其指示物定为谓词的唯一满足条件的。

ジョンさんは学生です。 Jon-san wa gakusei desu
约翰是学生。(我们谈到的人中可能还有其他学生。)
(このグループの中で)ジョンが学生です。 (Kono gurūpu no naka de) Jon ga gakusei desu
(我们谈到的所有人中)约翰是那个学生。

可以根据两种陈述的问题来考虑二者的区别,例如:第一种陈述的问句是

ジョンさんの仕事は何ですか。 Jon-san no shigoto wa nan desu ka
约翰先生的工作是什么?。

而第二种是

どちらの方が学生ですか。 Dochira no kata ga gakusei desu ka
哪一位是学生?

同样,在餐厅如果服务员问谁点了鳗鱼,点鳗鱼的人可以说

僕がウナギだ。 Boku ga unagi da
是我点的鳗鱼(而不是其他人)。
对象「が」[编辑]

对于某些动词,通常使用「が」而不是「を」来标记英语中的直接对象:

ジョンさんはフランス語が出来る。 Jon-san wa furansu-go ga dekiru
约翰先生会说法语。

动词“会”出来る、“想要”ほしい、“喜欢”好きだ、“讨厌”嫌いだ等,其实是形容词与自动词,它们的主语其实在中文翻译中会成为主语的直接宾语。中文中的主语在日语中其实是话题,于是要用「は」来标记,反映了日语语法话题优先的本质。

宾格、位置格、工具格:「を」「で」「に」「へ」[编辑]

他动词的直接宾语是用宾格助词「を」 o标记的。

ジョンさんは青いセーターを着ている。 Jon-san wa aoi sētā o kite iru
约翰穿着一件蓝毛衣。

当与运动动词一起使用时,该助词也可以表示“穿过”或“沿着”或“离开”。

メアリが細い道を歩いていた。 MEARI ga hosoi michi o aruite ita
玛丽沿一条窄道走着。
国境の長いトンネルを抜けると雪国であった。 kokkyō no nagai TONNERU o nukeru to yukiguni de atta
穿过国境长长的隧道,就是雪国了。

一般的工具格助词是「で」 de,可以翻译为“用”、“以”:

肉はナイフで切ること。 niku wa NAIFU de kiru koto
肉要用刀切。
電車で行きましょう。 densha de ikimashō
坐电车去吧。

这个助词还有其他用途:“在”(临时位置):

町角で先生に会った。 machikado de sensei ni atta
在街角遇到了老师。

“在……里”:

海で泳ぐのは難しい。 umi de oyogu no wa muzukashii
在海里游泳很难。

“在”、“用”(表示动作、作用的期限或继续的终点):

劇は主人公の死で終る。 geki wa shujinkō no shi de owaru
该剧以主人公的死亡结束。
俺は二秒で勝つ。 ore wa nibyō de katsu
我会在两秒内赢。

一般的位置格助词是「に」 ni

東京に行きましょう。 Tōkyō ni ikimashō
东京吧。

在这个意思下可以与「へ」 e互换。但「に」有其它用法:“在(长期位置)”:

私は大手町一丁目99番地に住んでいます。 watashi wa Ōtemachi itchōme 99 banchi ni sunde imasu
我住在大手町一丁目99号。

“在……上”:

氷は水に浮く。 kōri wa mizu ni uku
冰在水上飘着。

“在(某一年)”,“在(某一时间点)”:

春の夕暮れに...... haru no yūgure ni...
在一个春天的黄昏……

数量和程度:「と」「も」「か」「や」「から」「まで」[编辑]

要连接名词,使用「と」 to

かばんには、教科書三冊と漫画本五冊を入れています。 Kaban ni wa kyōkasho san-satsu to manga-bon go-satsu o irete imasu
书包里放着教科书三本和漫画五本。

附加助词「も」 mo可用于连接更大的名词和子句。

ヨハンはドイツ人だ。ブリゲッタもドイツ人だ。 YOHAN wa DOITSU-jin da. BURIGETTA mo DOITSU-jin da
约翰是德国人。Brigette也是德国人。
彼は映画スターであり、政治家でもある。 kare wa eiga SUTĀ de ari, seijika de mo aru
他是电影明星,也是政治家。

未完整列举的连接要用「や」 ya

ボリスやイバンを呼べ。 BORISU ya IBAN o yobe
呼叫鲍里斯、伊万等。

当要连接的两个主体只需要一个时,使用转折连词「か」 ka

寿司か刺身か、何か注文してね。 sushi ka sashimi ka, nanika chūmon shite ne
寿司还是生鱼片,你要点哪个?

数量是从…到…要用「から」 kara「まで」 made

華氏92度から96度までの熱は心配するものではない。 Kashi 92 do kara 96 do made no netsu wa shinpai suru mono de wa nai
温度在华氏92度至96度之间不用担心。

这一组助词还用到时间或空间上。

朝9時(午前9時)から11時まで授業があるんだ。 asa ku-ji kara jūichi-ji made jugyō ga aru n da
从早上9点到11点上课。

因为「から」表示开始点或原点,所以它有一个相关的用法“因为”,与英语中的since类似(都有“从”和“因为”的意思):

スミスさんはとても積極的な人ですから、いつも全部頼まれているのかもしれません。 SUMISU-san wa totemo sekkyokuteki na hito desu kara, itsumo zenbu tanomarete iru no kamoshiremasen
史密斯先生,因为你是如此积极,所以可能总是被要求做一切。

助词「から」和一个相关的助词「より」用来表示最低程度:价格、营业时间等。

私たちの店は7時より営業しております。 Watashitachi no mise wa shichi-ji yori eigyō shite orimasu
我们的店从7点开始营业。

「より」还用来表示“比”。

お前は姉ちゃんよりうるさいんだ! omae wa nē-chan yori urusai n da
你比我姐姐还吵。

协调:「と」「に」「よ」[编辑]

助词「と」 to用于引用。

「殺して・・・殺して」とあの子は言ってたの。 "koroshite... koroshite" to ano ko wa itte'ta no
那孩子说“杀了我……杀了我。”
猫はニャーニャーと鳴く。 neko wa NYĀ NYĀ to naku
猫喵喵叫。

它还用于表示相似性,“仿佛”或“像”。

彼は「愛してるよ」と言って、ぽっくりと死んだ。 kare wa "aishiteru yo" to itte, pokkuri to shinda
他说:“我爱你”,并倒地而死。

在相关的条件用法中,意思是“之后”。

雨が上がると、子ども達は授業を忘れて、日の当たっている水たまりに誘惑されている。 ame ga agaru to, kodomo-tachi wa jugyou o wasurete, hi no atatteiru mizutamari ni yūwaku sareteiru
雨一停,孩子们就忘了功课,被日光中的水洼诱惑。

它还和诸如「会う」 au(遇见)或「話す」 hanasu(说)一起用。

ジョンがメアリーと初めて会ったのは、1942年の春の夕暮れだった。 JON ga MEARI to hajimete atta no wa, 1942 nen no haru no yūgure datta
约翰与玛丽初次相见,是在1942年的春天的黄昏。

该用法也是助词「に」 ni的作用之一,但「と」暗示相互的,而, 「に」没有这样的意思。

ジョンがメアリーと恋愛している。 JON ga MEARI to ren'ai shite iru
约翰和玛丽在恋爱。
ジョンがメアリーに恋愛している。 JON ga MEARI ni ren'ai shite iru
约翰爱玛丽(但玛丽可能不爱约翰)。

助词日语:「よ」 yo用作劝告或呼唤。

可愛い娘よ、顔をしかめて私を見るな。 kawaii musume yo, kao o shikamete watashi o miruna
可爱的女儿啊,不要皱着眉看我。

句尾:「か」「ね」「よ」及相关的[编辑]

终助词「か」 ka将陈述句变成问句。

そちらはアメリカ人でしょうか? sochira wa amerika-jin deshō ka?
你是美国人吗?

其他终助词给句子增加情感或强调。助词「ね」 ne让陈述句的口气比较柔和,类似于中文的“吧”与“是吗”等。

彼に電話しなかったのね。 kare ni denwa shinakatta no ne
你没有打电话给他吧。
近々ロンドンに引っ越されるそうですね。 chikajika rondon ni hikkosareru sou desu ne.
我听说你很快就要搬到伦敦了吧。

句尾的「よ」 yo用于使强调、警告或命令柔和一些,如果没有任何终助词就会听起来非常强硬。

嘘なんかついてないよ! uso nanka tsuite nai yo!
没有说谎啊!

有许多这样的强调助词;一些例子:男性通常用「ぜ」 ze「ぞ」 zo「な」 na「ね」不太正式的一种形式;女性(与关西地区的男性)像「よ」一样使用「わ」 wa。它们基本上限于口语或转录的对话。

复合助词[编辑]

复合助词是由至少一个助词与其它词(包括其它助词)一起形成。常见的形式有:

  • 助词 + 动词(终止形或连用形或て形)
  • 助词 + 名词 + 助词
  • 名词 + 助词

其他结构虽然也有,但很罕见。几个例子:

その件に関して知っている限りのことを教えてもらいたい。 sono ken ni kan-shite shitte-iru kagiri no koto o oshiete moraitai
请告诉我你知道的关于这件事的一切。(助词 + 动词连用形)
外国語を学習する上で大切なことは毎日の努力がものを言うということである。 gaikokugo o gakushū suru ue de taisetsu na koto wa mainichi no doryoku ga mono o iu to iu koto de aru
在学习外语方面,重要的是每天的努力。(名词 + 助词)
兄は両親の心配をよそに、大学をやめてしまった。 ani wa ryōshin no shinpai o yoso ni, daigaku o yamete shimatta
哥哥不顾父母的担心,从大学退学了。(助词 + 名词 + 助词)

助动词[编辑]

所有助动词附加到动词或形容词词干形式的后面,作为动词进行活用。在现代日语中有两种不同类型的补助动词:

助动词
通常被称为动词语尾活用形。这些助动词不起独立动词的作用。
补助动词
是用作助动词时失去其独立含义的正常动词。

在比现代日语黏着性更强的古典日语中,助动词这个类别包括所有词干形式之后的动词语尾,而且大多数语尾自身都经过变形。然而在现代日语中,一些词汇不再具有生产性。最典型的例子是古典助动词「たり」 -tari,其现代形式「た」 -ta「て」 -te不再看作同一词尾的变形,也不能再附加词缀。

一些纯助动词
助动词 活用类型 附加到 意思变更 例子
ます masu 不规则1 连用形 使句子有礼貌 書く kaku(写) → 書きます kakimasu
られる rareru2 下一段 一段未然形 把V变成被动/敬语/意向 見る miru(看) → 見られる mirareru(可以看见)
食べる taberu(吃) → 食べられる taberareru(可以吃)
れる reru 五段未然形 把V变成被动/敬语 飲む nomu(喝) → 飲まれる nomareru(被喝)
 ru3 五段假定形 把V变成意向 飲む nomu(喝) → 飲める nomeru(能喝)
させる saseru4 下一段 一段未然形 把V变成使役 考える kangaeru(考虑) → 考えさせる kangaesaseru(令人深思)
せる seru 五段未然形 思い知る omoishiru(体会到) → 思い知らせる omoishiraseru(让人意识到)
1 「ます」 masu有词干形:未然形「ませ」「ましょ」、连用形「まし」、终止形「ます」、连体形「ます」、假定形「ますれ」、命令形「ませ」
2 「られる」 rareru在意向用法中有时会缩略为「れる」 reru(一段);于是可以用「食べれる」 tabereru(可以吃)而非「食べられる」 taberareru。但被认为是不标准的。
3 严格来说,不存在「る」 ru这样一个表示意向形的助动词,如「飲める」 nomeru被认为是由「飲み得る」 nomieru(见下面)缩略而成的。但是教科书往往是这样教的。(在老教科书里会说「飲める」「飲む」的连体过去式而不是意向的意思。)
4 「させる」 saseru有时缩写为「さす」 sasu(五段),但这种用法有点像文语。

然而,日语的许多黏着性味道来源于补助动词。下表包含众多这类助动词的一小部分。

一些补助动词
助动词 活用类型 附加到 意思变更 例子
ある aru(在,有生命的) 五段 他动词て形 表示状态更改 開く hiraku(打开) → 開いてある hiraite-aru(开着)
いる iru(在,无生命的) 上一段 他动词て形 进行体 寝る neru(睡觉) → 寝ている nete-iru(睡着)
上一段 自动词て形 表示状态更改 閉まる shimaru(关闭) → 閉まっている shimatte-iru(关着)
おく oku(搁,放) 五段 て形 “提前做某事” 食べる taberu(吃) → 食べておく tabete-oku(提前吃)
“保持” 開ける akeru(打开) → 開けておく akete-oku(让它开着)
行く iku(去) 五段 て形 去做V 歩く aruku(走) → 歩いて行く aruite-iku(一直走着)
くる kuru(来) カ变 て形 开始,“开始V” 降る furu(下) → 降ってくる futte-kuru(下起)
完成,“V了”(只用于过去时) 生きる ikiru(活) → 生きてきた ikite-kita(活了)
结果,“V了起来” 異なる kotonaru(不同) → 異なってくる kotonatte-kuru(变得不同)
始める hajimeru(开始) 下一段 非瞬间动词
连用形
“V开始了”,“开始V” 書く kaku(写) → 書き始める kaki-hajimeru(开始写)
瞬间、主语为复数
连用形
着く tsuku(到达) → 着き始める tsuki-hajimeru(都开始到达了)
出す dasu(发出) 五段 连用形 “开始V” 輝く kagayaku(发出光芒) → 輝き出す kagayaki-dasu(开始发出光芒)
みる miru(看) 五段 て形 “尝试V” する suru(做) → してみる shite-miru(试着做)
なおす naosu(纠正、治愈) 五段 连用形 “再做V,纠正错误” 書く kaku(写) → 書きなおす kaki-naosu(重写)
あがる agaru(升起) 五段 连用形 “完全V”/“V起” 立つ tatsu(站) → 立ち上がる tachi-agaru(站起)

出来る dekiru(出现) → 出来上がる deki-agaru(完成)

得る eru/uru(得到、有可能) (见下面的注释) 连用形 表示可能 ある aru(有) → あり得る ariuru(可能)
かかる/かける kakaru/kakeru(挂、陷入) 五段 非意向自动词
连用形
“要V”,“几乎要V”,
“开始V”
溺れる oboreru(溺水) → 溺れかける obore-kakeru(要溺水了)
きる kiru(切) 五段 连用形 “全V完” 食べる taberu(吃) → 食べきる tabe-kiru(全吃完)
消す kesu“消除” 五段 连用形 “通过V抹去”
“以V否认”
揉む momu(揉搓) → 揉み消す momi-kesu(搓灭、封杀)
込む komu(表示进入,某种状态继续加深) 五段 连用形 “深入V”,“V进” 話す hanasu(谈话) → 話し込む hanashi-komu(长谈)
下げる sageru(降下) 下一段 连用形 "V下" 引く hiku(拉) → 引き下げる hiki-sageru(拉下)
過ぎる sugiru(经过、超过) 上一段 连用形 “过度V” 言う iu“说” → 言いすぎる ii-sugiru(说得过火)
付ける tsukeru(安上) 下一段 连用形 “习惯于V” 行く iku(去) → 行き付ける iki-tsukeru(习惯于去)
続ける tsuzukeru(继续) 下一段 连用形 “保持V” 降る furu(降落,如雨等) → 降り続ける furi-tsuzukeru(一直下)
通す tōsu(通行、领进) 五段 连用形 “完成VN” 読む yomu(读) → 読み通す yomi-tōsu(通读)
抜ける nukeru(脱落、漏掉) 下一段 自动词
连用形
“V着穿过” 走る hashiru(跑) → 走り抜ける hashiri-nukeru(跑着穿过)
残す nokosu(留下) 五段 连用形 做V,一些留在一边 思う omou(考虑) → 思い残す omoi-nokosu(后悔,字面上是留有一些要考虑)
残る nokoru(残留) 五段 自动词
连用形
留下来V 生きる ikiru(活) → 生き残る iki-nokoru(幸存,即留下来活着)
分ける wakeru(分开) 下一段 连用形 V的合适方式 使う tsukau(使用) → 使い分ける tsukai-wakeru(灵活使用)
忘れる wasureru(忘记) 下一段 连用形 忘记V 聞く kiku(问) → 聞き忘れる kiki-wasureru(忘记问)
  • 注:「得る」 eru/uru是现代日语中唯一的下二段活用(而且与古典日语中的下二段活用不同),其活用为:未然形「え」,连用形「え」,终止形「える」「うる」,连体形「うる」,假定形「うれ」,命令形「えろ」「えよ」

参考文献[编辑]

  1. ^ 相反,诸如西班牙语罗曼语是强右分支的,而英语日耳曼语言则是弱右分支的
  2. ^ Uehara, p. 69
  3. ^ Dixon 1977, p. 48.
  4. ^ Adam. Homage to る(ru), The Magical Verbifier. 2011-07-18. 
  5. ^ 「ディスる」「タクる」は70%が聞いたことがないと回答 国語世論調査で判明 [70% of Japanese people have never heard of the words taku-ru and disu-ru.]. [2016-01-20]. 
  6. ^ Languages with different open and closed word classes
  7. ^ The Typology of Adjectival Predication, Harrie Wetzer, p. 311
  8. ^ The Art of Grammar: A Practical Guide, Alexandra Y. Aikhenvald, p. 96
  9. ^ Closed and open classes in Natlangs (Especially Japanese)
  10. ^ Uehara, chapter 2, especially §2.2.2.2
  11. ^ "What are the personal pronouns of Japanese?" in sci.lang.japan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12. ^ Bart Mathias. Discussion of pronoun reference constraints on sci.lang.japan.
  13. ^ "What'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hajimeru and hajimaru?" in sci.lang.japan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14. ^ Kim Allen (2000) "Japanese verbs, part 2" in Japanese for the Western Brain
  15. ^ 対応する他動詞のある自動詞の意味的・統合的特徴 (PDF). Kyoto University. [May 18, 2013]. 

参考书目[编辑]

  • Uehara, Satoshi. Syntactic categories in Japanese: a cognitive and typological introduction. Studies in Japanese linguistics 9. Kurosio. 1998. ISBN 487424162X. 

延伸阅读[编辑]

  • Bloch, Bernard. (1946). Studies in colloquial Japanese I: Inflection.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Oriental Society, 66, 97–109.
  • Bloch, Bernard. (1946). Studies in colloquial Japanese II: Syntax. Language, 22, 200–248.
  • Chafe, William L. (1976). Giveness, contrastiveness, definiteness, subjects, topics, and point of view. In C. Li (Ed.), Subject and topic (pp. 25–56). New York: Academic Press. ISBN 0-12-447350-4.
  • Jorden, Eleanor Harz英语Eleanor Harz Jorden, Noda, Mari. (1987). Japanese: The Spoken Language英语Japanese: The Spoken Language
  • Katsuki-Pestemer, Noriko. (2009): A Grammar of Classical Japanese. München: LINCOM. ISBN 978-3-929075-68-7.
  • Kiyose, Gisaburo N. (1995). Japanese Grammar: A New Approach. Kyoto: Kyoto University Press. ISBN 4-87698-016-0.
  • Kuno, Susumu. (1973). The structure of the Japanese language. Cambridge, MA: MIT Press. ISBN 0-262-11049-0.
  • Kuno, Susumu. (1976). Subject, theme, and the speaker's empathy: A re-examination of relativization phenomena. In Charles N. Li (Ed.), Subject and topic (pp. 417–444). New York: Academic Press. ISBN 0-12-447350-4.
  • Makino, Seiichi & Tsutsui, Michio. (1986). A dictionary of basic Japanese grammar. Japan Times. ISBN 4-7890-0454-6
  • Makino, Seiichi & Tsutsui, Michio. (1995). A dictionary of intermediate Japanese grammar. Japan Times. ISBN 4-7890-0775-8
  • Martin, Samuel E. (1975). A reference grammar of Japanese.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ISBN 0-300-01813-4.
  • McClain, Yoko Matsuoka. (1981). Handbook of modern Japanese grammar: 口語日本文法便覧 [Kōgo Nihon bunpō benran]. Tokyo: Hokuseido Press. ISBN 4-590-00570-0; ISBN 0-89346-149-0.
  • Mizutani, Osamu; & Mizutani, Nobuko. (1987). How to be polite in Japanese: 日本語の敬語 [Nihongo no keigo]. Tokyo: Japan Times. ISBN 4-7890-0338-8.
  • Shibatani, Masayoshi. (1990). Japanese. In B. Comrie (Ed.), The major languages of east and south-east Asia. London: Routledge. ISBN 0-415-04739-0.
  • Shibatani, Masayoshi. (1990). The languages of Japan.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ISBN 0-521-36070-6 (hbk); ISBN 0-521-36918-5 (pbk).
  • Shibamoto, Janet S. (1985). Japanese women's language. New York: Academic Press. ISBN 0-12-640030-X. Graduate Level
  • Tsujimura, Natsuko. (1996). An introduction to Japanese linguistics. Cambridge, MA: Blackwell Publishers. ISBN 0-631-19855-5 (hbk); ISBN 0-631-19856-3 (pbk). Upper Level Textbooks
  • Tsujimura, Natsuko. (Ed.) (1999). The handbook of Japanese linguistics. Malden, MA: Blackwell Publishers. ISBN 0-631-20504-7. Readings/Anthologies

外部链接[编辑]

Wikibooks-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教科書中查找此百科条目的相關電子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