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请示晚汇报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早请示、晚汇报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大革命時期一种对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毛泽东“表忠心”的祝颂礼仪、例行程序。要贯彻、体现毛泽东思想照耀、指导着人们的生活,就要有一定的形式来表达。因此发明了这样一套程序:每天早晨向毛泽东请示一天该怎么生活、怎么做事,晚上汇报一天做了什么、做得怎样、有什么问题。

这样的崇拜礼仪虽然不是中國共產黨官方正式文件明文规定的,但全社会都如此流行,成为风俗、习惯化的软制度。大致流行于1966年至1971年间;比较明确的下限,以“九一三事件”和随后的批林批孔运动为界。

主要内容[编辑]

“早请示”是在机关上班、学校上课、商店开门、生产队出工以前,全体参与者都站在毛主席像前,站成一个方阵,鞠躬行礼,手握红宝书举过头顶,三呼“敬祝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敬祝毛主席的亲密战友、我们的林副统帅,身体健康、永远健康、永远健康”,唱《东方红》,朗读《毛主席语录》。“晚汇报”则是机关下班、学校放学、商店关门后、生产队收工前,检讨自己一天有无缺点、错误,向毛主席忏悔,唱《大海航行靠舵手》。

家庭裡也有这样的礼仪制度(据李南央报道),早饭、晚饭前都要这样做,类似基督教的饭前祷告。虽然机械无趣、一成不变的例行公事让人疲倦、厌烦,但也没有人敢于提出废弃的建议,连精神病院也不能例外。牛鬼蛇神一类“坏人”、犯罪分子没有“早请示,晚汇报”的资格,就“早请罪,晚请罪”:在毛主席像前低头弯着腰站着,保持着请罪的姿势,用别人给自己定的罪行、罪名大声诅咒自己[註 1]

影响[编辑]

有学者认为,这一仪式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殷商先人的祭日仪式[註 2]

除简单的情感表达方式外,其功能,承担着建立统一的文化制度、语言模式、思维定势等等更基本、更广泛的社会功能。它以仪式的不变的、统一的、单调的表演消蚀人们的全部活动力、判断力和批判的识别力,并攫走人的情感和个人责任感。通过这样的仪式,崇拜和臣服不再仅仅是一种外在的政治组织形式,而且被内化为一种惰性生活方式、一种奴化精神类型。

2000年代,喜欢标新立异的新一代修辞家把它作为家书、情书的代称;也以此戏称事无巨细、雷打不动地汇报情况,比如员工对老板、丈夫对妻子、子女对父母(表示无可奈何、只能服从的厌恶)。

注释[编辑]

  1. ^ 林昭对这种宗教仪式非常厌恶。每次“请罪”,她就去厕所,并说:“我觉得这个地方比那个地方(指请罪的礼堂)还干净一点。”被认定“恶毒诬蔑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她的被“从重、从快”处决与此有关。
  2. ^ “殷人于日之出入均有祭,……殷人于日,盖朝夕礼拜之”(郭沫若著:《殷契粹编》,科学出版社1965年版,355页)。还有日本式的“早请示晚汇报”:早请示即集体背诵“社是”(公司的宗旨、经营方针、经营理念),晚汇报即员工向老板打小报告。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来源[编辑]

  • 王毅:《“万物生长靠太阳”与原始崇拜 》,《青年思想家》1999年第1期
  • 魏风晋骨:《文革岁月·早请示和晚汇报》“五月风论坛” 2005-4-29 [1][永久失效連結]
  • 《想你的时候,早请示晚汇报》,“北大中文论坛”“散文原创” 2005-5-14 [2]
  • 张超英:《东瀛留学记识》[3][永久失效連結] 2001年9月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