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盈企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昆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昆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KYE Systems Corporation (Genius)
公司類型 上市公司跨國企業
股票代號 臺證所2365
成立 1983年11月3日
總部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臺灣
標語口號 Live with Ideas
業務範圍 全球
产业 電腦週邊、消費性電子
產品 滑鼠鍵盤藍芽喇叭耳機電競產品
營業額 2016合併營業收入淨額為新台幣36.5億元,較 2015 新台幣57.9億元,大幅衰退37%。
員工人數 612 (2017-4-30為止)
网站 global.geniusent.com

昆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昆盈台灣電腦周邊設備製造商,創立於1983年。1997年在台灣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股票代號2365。總公司座落在台灣新北市,並擁有五座工廠設在中國大陸廣東省東莞市厚街鎮,負責不同業務單位之生產。並擁有美國滑鼠滾輪專利,1998年因此與微軟專利相互授權。由電腦周邊產品延伸至消費性電子產品,範圍包括行動周邊配件、藍芽耳機與喇叭、運動型攝影機、居家安全監控攝影機等產品線,以企業標語 'Live with Ideas' 附予品牌精神。

Genius品牌主要行銷區域為俄羅斯、歐洲、中東、非洲及拉丁美洲與亞太區域等新興市場。通路涵蓋跨國、全國、區域等零售和線上店頭。主要銷售地區拉丁美洲、東歐、蘇俄聯邦如獨立國協、中東等,市佔皆為第一。Genius品牌產品經由各地大型經銷商、5家子公司及10個海外產品行銷代表合作行銷全球85國。昆盈為推展、行銷本身品牌,常參加世界各地重要展覽、刊登全球性廣告、聘用當地公關與駐地產品經理、舉辦經銷商會議、與客戶作內部產品訓練及組織討論、不定期舉行各類促銷活動、設立客服中心等。

昆盈Genius聘有百位工程師,至2010年,已有1,124項專利。近年投入研發的費用達數億元,並與上游廠商同步開發關鍵元件。目前產品橫跨電腦周邊與消費電子,整合無線、光學、聲學、電子、機構、軟件等的技術應用,並結合工業設計,持續提供創新與差異化產品。

昆盈企業不只 Genius 品牌,也曾在1995年購併了世界第三大的滑鼠廠 MSC (Mouse System Corporation), 取得了光學滑鼠的技術來源,但由於管理問題,曾控告前MSC執行長許張小芳詐欺。

董事長卓世昆篤信藏傳佛教,與青海喇嘛及西藏喇嘛往來密切,公司密宗法器及怒目金剛遍佈三重總公司辦公室各樓層辦公室,辦公室內部常常餘香繚繞,在大門口擺放一對藏式獅子,真有雪山獅子旗的味道。卓世昆並在2008年1月因西藏喇嘛夏里使用偽造護照入境菲律賓被遣返香港時,寫信向香港司法機關求情,並委託律師清洪處理。


昆盈東莞廠曾經因為偷偷內銷中國,未繳交營業增值稅,於1998年爆發海關查廠風波。當時的財會經理陳啟忠因為東莞廠偷偷內銷,公司內部核對倉庫帳及報關帳發現有出入,並向海關提交五百萬元人民幣的保證金,於是他辭職走避。但轉到其他台商處任職不久,昆盈公司的台北財務處就來電請他速速離開大陸。陳啟忠說,當時探聽得知昆盈似要他頂罪,便立即回台避難並找上昆盈時任董事長陳松永、總經理卓世揚等理論。陳松永除了致歉、表示為保住工廠,只好先把責任推卸給已離職的他,也補償他450萬元台幣,昆盈並要求他兩年內別去大陸,等公司把事情處理好再說。

不能登陸,使陳啟忠求職機會受限,兩年後獵人頭公司找他去對岸工作,他先詢問昆盈得到「海關那邊沒事」的回覆便赴陸,不料三年後又接到昆盈的電話表示「海關又來了」。這回昆盈告訴他兩個月就可以解決,並補償他三個月收入共新台幣36萬元,「後來我不斷問他們處理好了沒,都沒得到答案」,陳啟忠說他只好再度暫時在台灣找工作,但「我整個人生和工作規畫都被切斷,家庭也因此出狀況」。

2006年8月他被任職的公司派到上海出差,當時心想若有問題也是在東莞,去上海應該沒事,結果一進上海就被當地海關留置,兩天後東莞海關派人來帶走他,被上手銬在夜車上過了一晚,到東莞後立刻被關進看守所。陳啟忠描述在東莞牢裡,一日兩餐、有飯無菜且只能蹲著吃,他一個深度近視的白領階級,跟一群龍蛇混雜的罪犯同處一室,睡覺時人人頭腳相接,不能戴眼鏡卻每天要做十三小時的手工(摺聖誕禮盒)......,寫下他人生最驚懼難熬的廿九天。當時在台同事失去陳啟忠的下落,曾找海基會協尋,後來他被取保候審,扣住台胞證、限制住居,其間昆盈東莞廠董事卓世坤(現為昆盈董事長)雖曾找他去安撫,但「一見面就戲謔我被剃光頭,給了十萬元人民幣打發我走,也沒考慮安置,結果我被迫留在東莞、為謀生打了一年的黑工,」陳啟忠對昆盈的處理方式和態度感到不滿,交保後並扣留台胞證長達1年,須每週報到,不得離開東莞,直到2007年到昆盈的案子從刑事轉為行政違規案才獲准離境。他拿到一紙太平海關緝私分局的「解除取保候審決定書」後終於回台,並決定向昆盈採取法律行動。

2009年6月板橋地方法院宣判,認為昆盈企業當時有承諾陳某,須薪資補償新台幣333萬多元。2010年7月高院審理後,判決昆盈要依約賠償陳2年無工作期間的薪水損失新台幣323萬多元,全案定讞。


美國勞工權益機構全國勞工委員會(the National Labor Committee, 簡稱 NLC)在2010年4月的一份調查報告中披露了微軟 (Microsoft) 代工廠「血汗工廠」醜聞。這份報告說,經過歷時3年對昆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KYE System Corp.)在東莞工廠的調查,發現該公司竟然僱用了近千名年僅16、7歲的「工讀」學生,一些學生還不滿15歲。這些學生被指一天工作15個小時,一周工作 6 到 7 天,為微軟等公司製造網路攝影機、滑鼠和其他電腦配件。經過此事件披露,昆盈的代工事業版圖減少很多,影響了很多原來是昆盈的 OEM 客戶合作意願。


近年來昆盈積極布局PC週邊以外的新產品線,例如切入數位攝影機(DV)的代工業務、開發醫療用電子、以及掃地機器人等,從2010年起,掃地機器人以子品牌AGAMA行銷,與原本的Genius品牌有所區隔。


從 2013 年起,昆盈在一系列的投資中撤退,也提列了大筆損失,昆盈的營收由最高 2010 年達台幣110億,到 2015 年銳減為57.9億元。公司的說法營收下滑主要為歐洲、南美洲市場不振影響,以及公司調整產品結構,減少毛利較低的訂單所導致。集團總座李曉林因健康因素於2010年請辭,同年11月由董事長特別助理劉復漢接任[1]


2013年12月,集團總座改由原OEM事業單位曾兆登副總經理接任,2014年初延攬數位外部高階經理人為昆盈組織中長期發展,企圖改善企業體質。可惜效果有限。


2015年2月總座曾兆登據官方說法因個人規劃因素離任,但業界質疑派系鬥爭問題嚴重為主要肇因。目前由董事長卓世昆兼任集團總經理,聘請香港籍陳志偉擔任特別助理,與陳妻資深副總魏國英三人為昆盈高階經營團隊核心成員。可惜2015年經營成效不彰,僅繳出累計營收57億9183萬元,合併稅後盈餘9365萬5000元,年增率-25.27%,EPS 0.32元[2]。2016年營運成績截至第2季截止,平均營業收入年減40%,稅後淨利負2.72,稅後EPS為負0.15元,相較於去年不進反退,經營團隊恐繳出不及格的年度成績單[3]


雖營運成效不佳,但昆盈仍積極改善企業體質,企圖將營收銷售比重從現下傳統大幅度轉往線上銷售。2016年1月由行銷部經理王士豪Shi-Hao(Jeff) Wang帶領,擘劃建立電商及行銷業務團隊,跨入電商領域開出品牌網路商城[4]。目前網銷平台在台灣、中國、美國及德國營運。由於公司營運模式原以傳統經銷商通路為主,因此對於貼近終端市場的電商還需要時間摸索,短期獲利貢獻仍有限。


公司本業虧損連連,營業額從 2010年高峰新台幣111億元,一路滑落,2011年84.7億,2012年82.3億元,2013年87.2億元,2014年76.0億元,2015年57.9億元,2016年36.5億元。雖然致股東報告書說明,一切的衰退都是全球景氣的問題。卓董事長接任昆盈這幾年的年報上,都是因為歸咎景氣問題導致公司巨幅衰退。

(2017年致股東報告書)雖美國聯準會升息一碼導致美元走強,但因全球經濟成長放緩導致出口衰退,惟川普的「美國優先」政策主張將有助於美國經濟在穩定中成長。另外歐盟仍然陷入通貨緊縮的陰霾,因此歐洲央行持續擴大貨幣寬鬆政策,以提振歐洲疲弱的通膨和經濟前景,然而6月英國公投脫歐及12月義大利修憲公投失敗,在在顯示民粹主義的興起,將加劇歐元區政治風險與金融的不穩定性,加上難民潮大量移入衍生的問題,都可能對歐盟未來經濟成長造成壓力。而日本雖受惠於日幣貶值導致海外需求的復甦,出口成長,但民間消費支出及企業設備投資成長仍舊低迷,安倍政府並因此延後調高消費稅的時程,故日本經濟仍持續低水準成長。至於中國方面,雖然試圖透過「城鎮化」來增加支出,帶動內需成長,但在產能過剩、出口衰退、內需不振等結構性因素影響下,成效仍屬有限。

外部連結[编辑]

昆盈在2013台灣設計展的攤位,最右側可見昆盈的RGB三色商標
印上昆盈舊商標的ISA介面網路卡

参考资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