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初官话音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明初官话音系,即明朝前期北方汉语官话的语音系统,屬於近代漢語

太祖实录洪武八年三月:“是月《洪武正韵》成。初,上(明太祖)以旧韵起于江东,多失正音,乃命……以中原雅音校正之。”这里的中原雅音,也就是明初官话语音系统。

研究材料[编辑]

《洪武正韵》[编辑]

虽然《洪武正韵》的编纂要求是以“中原雅音”为标准,但其性质不是一个单纯的、完整的语音系统,实际上兼有旧韵书、明初官话、江淮方言、吴音的特点,不能代表明初官话的音系[1]:161

《洪武正韵》是在南宋增修互注礼部韵略》(简称《增韵》)的基础上重编的[1]:25。《洪武正韵》刊行四年之后,明太祖又因书中“尚有未谐叶者”而要求重修,因此《洪武正韵》有了两个版本:洪武八年(1375年)的初编七十六韵本,洪武十二年(1379年)的重修八十韵本[1]:2[注 1]。《正韵》和《增韵》、八十韵本和七十六韵本之间的差异,大概就是以中原雅音校正的记录[1]:21,因此通过比较就可以考察明初官话音系的特点。

《韵略易通》[编辑]

云南人兰茂所作的《韵略易通》,成书于正统壬戌年(1442年),记录了一个相对完整的音系,和《中原音韵》大体相承,但也有守旧的痕迹[2]:149、147

《洪武正韵译训》[编辑]

朝鲜李朝学者申叔舟等,受世宗文宗之命,用训民正音对译《洪武正韵》,写成了《洪武正韵译训》,书稿定于明景泰六年(1455年)[1]:69。申叔舟等曾多次来到北京,并在《译训》中记录了当时的时音、俗音[1]:78

关于“两套音系”的争论[编辑]

周德清的《中原音韵》,成书于泰定甲子(1324年)。而较晚出的《洪武正韵》(1375年)与之相比,在音系上却更加古老。最明显的区别在于,《中原音韵》中全浊声母已经消失,而《洪武正韵》中却还保留。因此,有的音韵学家认为,元明时的官话语音有两套系统,一为读书音,一位说话音;而有的音韵学家则认为,明初官话语音系统只有一套,只是《洪武正韵》等书写作上遵从旧韵书、未能记录时音。

两套音系说[编辑]

苏联语言学家龙果夫认为,时的北方官话有两套音系:“我们没有充足的理由说‘古官话’的语音组织是统一的。在另一方面,我们的这些材料使我们可以说有两个大方言(或者是方言类)。从声母系统来看,他们是极端彼此分歧的:一个我们叫做甲类,包括八思巴碑文、《洪武正韵》、《切韵指南》;另一个我们叫做乙类——就是在各种外国名字的译音和波斯语译音里的。并且,甲类方言(就是八思巴碑文所代表的)大概因为政治上的缘故,在有些地方也当做标准官话,可是在这些地方的口语是属于乙类的。”[3]:483

罗常培同意龙果夫的观点:“这两个系统一个是代表官话的,一个是代表方言的;也可以说一个是读书音,一个是说话音。”[3]:407

李新魁也认为:“《洪武正韵》基本上代表了明初中原共同语的读书音系统。”[4]:73亦即认为明初官话有读书音和说话音两个系统。

反对者[编辑]

现代汉语方言中,也有许多方言有读书音和说话音两个系统,即文白异读。但宁继福认为现代汉语方言的文白异读系统有两个共同点:韵母的文白异读比声母的复杂,文读和白读所用声母相同,而《中原音韵》和《蒙古字韵》或《洪武正韵》相比,最大的区别是前者多出一套全浊声母,因此龙果夫的假说与汉语不符[1]:157

宁继福考察了此前湮没无闻六百余年、1997年才被重新发现的八十韵本《洪武正韵》[1]:161,指出其中反映的浊上归去、支微分离、闭口韵逐渐消失等现象,都不见于七十六韵本《正韵》。两个版本的《正韵》相距仅四年,不可能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因此七十六韵本《洪武正韵》中的较古老语音系统,不是明初官话读书音系统的反映,而只是旧韵书的残存[1]:159。“壹以中原雅音为定”的八十韵本《洪武正韵》,和《洪武正韵译训》中收录的北京口语语音有大量吻合之处,也说明“雅音”就是“俗音”,明初官话语音系统中不存在读书音和说话音的区别[1]:147-148

耿振生也认为:“官话自身却没有必要形成两个并行的读音系统,而且近代汉语文献中没有发现过有文白两套标准音系统的蛛丝马迹。”[5]

声韵调系统[编辑]

声母系统[编辑]

《中原音韵》中记录的元代语音系统中,声母有21个[注 2],包括疑母[ŋ]在内。在《洪武正韵》中,有影、喻、疑母合并的趋势。在《韵略易通》中,疑母完全消失,形成下列格局[6]:240

音类 不送气
塞音塞擦音
送气
清塞音、塞擦音
鼻音 擦音 浊擦音、边音
唇音 p m f v
舌音 t n l
齿头音 ts tsʰ s
正齿音 tʂʰ ʂ ʐ
牙喉音 k 一∅ x

这个音系的所有声母恰好可以组成一首诗,曰《早梅诗》:东风破早梅 ,向暖一枝开 ;冰雪无人见,春从天上来。

韵母系统[编辑]

明初官话音系的韵母系统,相较之前的《中原音韵》,可以反映出下列重大现象:

鱼、模分韵。《中原音韵》中鱼、虞、模合为一韵,包括[u]和[iu]两个韵母。《洪武正韵》中鱼、模分韵,说明[iu]已经变成了[y]。[1]:158

闭口韵消失。《中原音韵》中有三个闭口韵韵部,如“蓝”和“兰”不同音,前者韵母为[am],后者为[an]。《洪武正韵译训》所载俗音中,闭口韵即-m韵尾全部消失。[1]:78

支、微分韵。《中原音韵》中“知”和“支”不同音,前者韵母为[i],后者为[ʅ]。八十韵本《洪武正韵》中“知、痴、世”等与“支”同属一韵部。[1]:127

声调系统[编辑]

明初官话音系的声调系统和之前的元代音系、之后延续至今的现代汉语音系的声调系统都保持一致,分为阴、阳、上、去。

七十六韵本《洪武正韵》和《韵略易通》中都有和阳声韵相配的入声韵。八十韵本《洪武正韵》中,入声韵则不和阳声韵相配,并显示出-p、-t、-k韵尾合并为-ʔ韵尾的趋势;《译训》也记录了这类现象。多数学者则认为,《中原音韵》中入声韵就已经消失,明初官话语音也自然没有入声韵。

參見[编辑]

注解[编辑]

  1. ^ 八十韵本未曾重刊,湮没数百年。下文中的《洪武正韵》,如未注明,俱指七十六韵本。
  2. ^ 说法不一。见“中原音韵”。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宁忌浮. 洪武正韵研究. 上海: 上海辞书出版社. 2003. ISBN 7532612554. 
  2. ^ 林焘 主编. 中国语音学史. 北京: 语文出版社. 2010. ISBN 9787802411272. 
  3. ^ 3.0 3.1 龙果夫. 罗常培文集(第四卷). 济南: 山东教育出版社. 2008. ISBN 9787532828838. 
  4. ^ 李新魁. 汉语音韵学. 北京: 北京出版社. 1986. 
  5. ^ 耿振生. 论近代书面语音系研究方法. 古汉语研究. 1993, (4). 
  6. ^ 向熹. 简明汉语史(上).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10. ISBN 9787100056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