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夷待访录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明夷待访录》,为体现明末清初黄宗羲(1610年-1695年)民主、民本思想的重要著作。著於清順治十八年(1661年),成書於康熙元年(1662年)。

「明夷」出自《周易》卦名:「箕子之明夷」,據《周易正義》云:「日入地中,明夷之象施之於人事,闇主在上,明臣在下,不敢顯其明志,亦明夷之義也」。所谓“明夷”指在黎明前的昏暗,“待访”,指等待明君来访,全名的意思是黎明前等待明君來訪的備忘錄

內容[编辑]

《明夷待访录》全书共计21篇,依次为:《原君》、《原臣》、《原法》、《置相》、《学校》、《取士上》、《取士下》、《建都》、《方镇》、《田制一》、《田制二》、《田制三》、《兵制一》、《兵制二》、《兵制三》、《财计一》、《财计二》、《财计三》、《胥吏》、《阉宦上》、《阉宦下》。

評價[编辑]

  • 顾炎武對此書高度評價:“读《待訪錄》,知百王之弊可以復振。”
  • 章太炎不喜歡黃宗羲,認爲此書是向滿洲政府上條陳。但這是一種誤解,作者寫此書的對象,是未來代滿清而興者。
  • 谭嗣同对《明夷待访录》等新民本思想代表作极为推崇:“孔教亡而三代以下无可读之书矣!乃若区玉检于尘编,拾火齐于瓦砾,以冀万一有当于孔教者,则黄梨洲《明夷待访录》,其庶几乎!其次为王船山之遗书。皆于君民之际,有隐恫焉。”
  • 梁启超於《清代学术概论》表示“梁启超、谭嗣同辈倡民权共和之说,则将其书节抄,印数万本,秘密散布,于晚清思想之骤变,极有力焉。”

影響[编辑]

《明夷待访录》提倡民权,反对君主专政专权,一直影响了清朝末年的维新变法

邹容撰寫的《革命军》很明顯受到《明夷待訪錄》的影響:“若尧、舜,若禹、稷,其能尽义务于同胞,开莫大之利益以孝敬于同胞,故吾同胞视之为代表,尊之为君,实不过一团体之头领耳,而平等自由也自若。后世之人,不知此义,一任无数之民贼独夫,大盗巨寇,举众人所有而独有之,以为一家一姓之私产,而自尊曰君,曰皇帝,使天下之人,无一平等,无一自由”[1]孙中山在《三民主义》一文中抨击中国专制君主“把国家和人民做他一个人的私产,供他一人的快乐”。很明顯是受至《原君篇》抨击君主“屠毒天下之肝脑,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博我一人之产业”,“敲剥天下之骨髓,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奉我一人之淫乐”的影響。

《明夷待访录》比西方卢梭民約論》要早约100年,为黄宗羲54岁时著成。有学者称《明夷待访录》为中国古代的“人权宣言”,媲美《民約論》[2]。亦有學者認為黃宗羲並不主張言論自由,「明夷待訪錄」中說:「時人文籍,古文非有師法,語錄非有心得,奏議無裨實用,序事無補史學者,不許傳刻。其時文、小說、詞曲、應酬代筆,已刻者皆追板燒之。」不能與《民約論》相提並論[3]

注釋[编辑]

  1. ^ 吴雁南等,1990年:《清末社会思潮》,福建人民出版社。
  2. ^ 1904年,林獬主办的《中国白话报》发表刘师培的《黄梨洲先生的学说》,文中直接把《明夷待访录》与卢梭的《民约论》相比较,表示对黄宗羲“五体投地而赞扬靡止”(朱维铮,1996年:《求索真文明——晚清学术史论》,上海古籍出版社。)
  3. ^ 蕭雄淋:《生命的遐思》

参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