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思陵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十三陵
思陵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
所在 北京市昌平区
分类 古墓葬
时代
编号 1-178
登录 1961年

思陵,位於北京市昌平区鹿马山,为明思宗朱由檢與周皇后田貴妃之合葬墓,是明十三陵之一。

历史[编辑]

思陵位于十三陵区西南隅的鹿马山(又名锦屏山、锦壁山),南距西山口一里。明思宗是明光宗朱常洛第五子,明朝最後一位皇帝,崇祯元年(1628年)即位,至崇祯十七年三月(1644年)見明朝大勢已去,於紫禁城後万岁山(即煤山,今景山)自縊身亡。明思宗在位十七年,未给自己建陵寝。思陵本不是明思宗的墓地,而是为贵妃田氏所建。田贵妃于崇祯十五年七月(1642年)逝世,崇祯十七年正月(1644年)下葬。《昌平山水记》载,田贵妃墓是未卜山陵,在悼陵下东边不远建造陵墓。当时派工部左侍郎陈必谦等督办。田贵妃墓尚未修完,李自成起义军便攻入北京城[1]

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九日,明思宗在万岁山(即煤山)自縊身亡。临终前,明思宗在衣襟上写下遗嘱:“朕死,无面目见祖宗,自去冠冕,以髮覆面,任贼分裂,无伤百姓一人。”李自成命令用宫中门扇将明思宗的遗体抬出,与周皇后一起用棺殓之,停放东华门外。三月二十五日,起义军顺天府官李纸票要求昌平州官吏用官银雇人打开田贵妃墓,将明思宗和周皇后安葬,四月初三发引,初四下葬[1]

当时,昌平州库已空,昌平州署吏目事省祭官赵一桂等十人捐钱“三百四十千”文,“官民共同捐助,葬崇祯”。先雇人打开田贵妃墓穴,隧道宽1丈,长13丈5尺,深3丈5尺,用四昼夜挖到石门。用拐钉钥匙打开第一道石门,进入田贵妃墓穴。内有享殿三间,陈设祭器。有两盏万年灯,灯油厚二三寸,缸底下全是水。大红箱内放衣物,另一侧放被褥,均为墓主田贵妃生前所用。被子仅一面是锦绣的,其他都是布的。据参与下葬人目击,田贵妃墓建设非常仓促,应当用石头的地方却用砖代替,墓穴内地很湿,金银器都用铅铜假充[1]

进入第二层石门,有大殿九间,石床阔1丈,高1尺5寸。石床上放有田贵妃棺椁。明思宗无椁,所以只能用田贵妃之椁。明思宗居中,田贵妃移右,周皇后居左。赵一桂点燃万年灯,关闭两座石门,率众祭奠,又组织当地人自备筐担,挑土筑起墓冢,并与几个人捐资“五两”买砖建起五尺多高的冢墙[1]

2008年,思陵设置监控视频,但几年后失效停用,安防设施全面瘫痪,人防物防技防形同虚设。2016年4月,思陵石五供中的一对蜡扦(烛台)被盗。此后十三陵特区办事处擅自决定不按规定报告上级文物主管部门,不报请公安机关立案侦查。2017年3月下旬接到北京市民报警后,北京市公安局成立了刑侦总队、昌平分局等部门组成的专案组,2017年4月抓获三名犯罪嫌疑人,在其中一名犯罪嫌疑人家起获了被盗的两个蜡扦(烛台)。2017年4月5日,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政府通报,对十三陵特区办事处党政主要负责人等4名处级干部及相关人员免职[2]

建筑[编辑]

思陵的规模很小,仅有享殿三楹。三间配殿上覆黑瓦。碑亭4丈8尺见方。陵内建筑安排紧凑,三座宫门距碑亭11步;享殿距门13步;灵寝门距殿4步;明楼距门11步;石供案距明楼10步,当年石供案上的石五供曾放在地上,中间是一个方鼎,与十三陵中的其他陵不同。宝城墙高6尺,中间石灰起4尺高的冢。享殿前有株大杏树。陵前松树左8株,右7株[1]

王承恩墓[编辑]

思陵附近有一座陪葬墓,是明思宗太監王承恩墓。顺治元年(1644年),清廷以帝礼改葬明思宗后,为旌表王承恩“殉难从死”的忠君行为,于顺治二年四月(1645年)将王承恩遗体葬于思陵旁边,并给香火地60亩。王承恩墓建筑坐西朝东,原有围墙,平面呈纵向长方形。现在墙基遗址处遗存有白灰,其范围面宽约8.6米、纵深约23.5米。在围墙遗址内,现存墓冢一座,高约2.5米,底部直径约5.8米。冢下为砖券墓室一间,民国年间被盗发,后已掩埋封塞[3]

清世祖亲自为王承恩撰写两碑碑文。今王承恩墓前仍有清朝所立三通石碑。第一通碑在冢前3.6米处,紧挨着坟冢,高2.18米,碑首四螭下垂,正面篆额“御制旌忠”四字。碑身正面刻顺治二年四月(1645年)清世祖御制碑文[3]

朕闻烈士殉名,赍志而殁。贞臣卫主,捐躯以从。自有明失驭,寇陷都城,怀宗皇帝敦国君死社稷之义,崩于石室。时有司礼监秉笔太监王承恩者,攀龙髯而矢志甘雉颈以从君,陪缢于旁,殁而犹跽。呜呼!若承恩可谓事君有礼,不忘其忠者矣。夫人臣事主无二厥心,为其易者,与为其难者,途径若分,理道则一。人臣之怀有二心者,幸图苟免,甘心事仇。迺在平日侈读诗书,高拥爵位之人,无论生无以为人,死无以为鬼,对若人其亦何地置足耶!朕歼除巨憝,用彰民彝。既礼葬怀宗皇帝于思陵,因赐承恩茔域一区,俾葬兆外,以从厥志。仍锡之香火田地,竖之穹石,使后世知艰危之际,内员中乃尚有忠烈而死如承恩者。 大清顺治二年四月

碑身背面刻:“原任总督天下各镇援兵督察京营戎政勇卫军门,掌御马监司设监巾帽局、宝和等店大庖厨印务,司礼监秉笔太监王承恩之墓。”正楷字体。碑趺方形,高0.6米、宽0.96米、厚0.44米。前后刻双草龙,左右各刻单草龙[3]

第二通碑在第一通碑前12.5米处,螭首龟趺,高4.5米。碑首阳面篆额刻“敕建”二字,碑身阳面刻顺治十七年五月(1660年)清世祖御制碑文[3]

御制明司礼监太监王承恩碑:

朕尝考诸史册,见夫忠臣烈士,身殉国难,名炳千栽,未尝不掩卷三叹也。虽忠义之性命之于天,人人可以自尽,然当变乱之际.利害动于中,祸患怵于外,依违瞻顾,多不能引决。求夫风雨不渝其常,霜雪不易其操者,盖难之矣。若夫掖庭之中,貂珥之列,或恪共著美,或勤慎流徽,若汉之吕强、唐之张承业,亦可谓贤矣。至于国家多难,秉志不移,忠诚贯于金石,气节昭于日星,尤足以激末流而挽颓俗也。如明司礼监太监王承恩者,有可纪焉。当明季寇讧,海内鼎沸,庄烈愍皇帝励精图治,宵旰焦心,原非失德之主,良由有君无臣,孤立于上。将帅拥兵而不战,文吏噂沓而营私。以至群盗纵横,不能奏绩。逮逆渠犯阙,国势莫支。帝遂捐生以殉社稷,而一时戴縰垂缨之士,在平时则背公树党,遇难则苟且偷生,言之可为太息。唯有范景文等十九人无愧于臣节,业赐谥致祭以旌其忠。然多士盈廷,能赴义捐躯者,概不多见。独承恩目击艰危,从容就义,从死愍帝之旁。其岳岳之风节,即古之忠臣烈士何以加焉!既乃托体山阿,瘗骸林麓,永近园陵,常依隧道,可谓式慰幽灵,用绥贞魄者矣。朕自践祚以来,斟酌前代之典章,洎夫有明,恒深嘉叹。其列代山陵,近在畿辅,向令永禁樵采,守护维严。于顺治十六年因冬狩驻跸昌平,睹胜国之松楸,感废丘之霜露,诸陵周览,心恻久之。爰至思陵,念愍皇帝精勤遘乱,亡国非辜,躬奠椒浆,尤增悯泣。顾见陵侧,有土一抔,即承恩墓也。特命从臣酹酒焉。迩者当省歛之时,展軨宵驾,载履明诸陵,拜陈醑醴,复徘徊于思陵之所,抚荒墟而洒涕,沥旨酒而痛心。念兹从死之臣,弥兴节义之感。手一卮,命大臣拜奠其墓,以劝忠也。谥义:危身奉上,险不辞难,曰忠。故忠君爱国,庸人每未之逮。贞烈之士,毅然行之。使百世之下,闻而兴起者,慕谊无穷也。矧承恩趍侍宫掖,出入禁闱,其责任不系乎封疆,名位不同乎公辅,而独能视死如归,岂非较然不欺其志者哉!以视世之读书明大义负重名者,变故当前,依阿淟涊,幸免旦夕。其为人贤不肖又何如也。用是勒之贞珉,使尽忠者以为劝,不忠者以为戒。且以告夫天下万世之为人臣者。

顺治十七年五月初八日立

第三通碑位于坟墓最前面,在第二通碑前23米处,为方趺式。阳刻“王承恩墓”及“吴下倪钦题”等字,都是行书。方趺四面浮雕分别取材自古代神话及其他传统吉祥图案:正面刻“龙马负图”图案,背面刻麒麟,右侧刻“犀牛望月”图案,左侧刻鹿衔花卉[3]

上述三通石碑均完好,图案及文字清晰[3]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简陋的思陵. 北京晨报网. 2015-05-07. 
  2. ^ 十三陵文物被盗时安防设施全面瘫痪 郊野地区文物保护隐患多. 央广网. 2017-04-09. 
  3. ^ 3.0 3.1 3.2 3.3 3.4 3.5 陈娟,天寿山陵域内的太监墓——王承恩墓,明清皇家陵寝保护与发展研讨会,200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