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镜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镜
Der Spiegel
2019年《明镜》第四期
主编 克莱门斯·霍格斯
类别 新闻杂志
发行周期 每周(周六)
发行量 1,050,000份/周
發行者 明镜出版社
首发日期 1947年1月4日,​73年前​(1947-01-04
创刊地区 德国
总部所在地 汉堡
语言 德语
ISSN 0038-7452

明镜》(德語:Der Spiegel,英語:The Mirror[1]),常译作《明镜周刊[2],是一份在德国发行的中左翼(center-left)周刊[3],每周的平均发行量近110万册。该杂志与《亮点》、《焦点》一起,是德国发行量最大的三份周刊[4]。自2019年4月16日起,克莱门斯·霍格斯(Clemens Höges)担任该杂志主编[5]

《明镜》首期于1947年1月4日出版发行[6],自称是“德国最重要的且在欧洲发行量最大的新闻周刊[7],办刊主旨是政治批评与严肃的政治评论[8]。该杂志以时事新闻、图片以及对不法行为以及政治丑闻的揭露而闻名于世[9],是德国最重要的时事政治周刊[10]英国经济学人》称《明镜周刊》是欧洲大陆最具影响力的杂志之一[11]

该杂志创办人鲁道夫·奥格斯坦(Rudolf Karl Augstein)曾经表示,“明镜”是民主社会的狂热捍卫者[12]。英国《泰晤士报》称《明镜周刊》是“德意志民主堡垒[13]

发展历史[编辑]

《明镜》杂志於1946年由英国占领军汉诺威创办,时名《本周》(Diese Woche)[9]。1947年,德国人接手这份杂志,1月4日,《明镜》借鉴英美的新聞雜誌,取代原来的《本周》,在德国汉诺威正式发行了第一版《明镜》杂志。奥格斯坦担任该杂志第一任主编[14]

杂志创刊初期,年青的编辑们就确立了《明镜》杂志的主旨:政治批评与严肃的政治评论。当时,《明镜》杂志的主管驻扎在伦敦再加上周刊的政治倾向,当时德国的其它三个占领国对周刊的发行给予了极大的压力,所以杂志不得已还是用以前的《本周》作为杂志名出版发行。

从1947年1月4日第一版《明镜》出版以来,奥格斯坦一直是周刊的總編輯发行人。即便過世之後,他依然掛名發行人。1952年,《明鏡》周刊遷至汉堡[15],並發行《经理杂志》(Manager Magazin)。

《明镜》周刊出版社(汉堡

从《明镜》创刊开始就充满了压力与争论,其与英国的主管一直在发行权的问题上纠缠不清。当《明镜》还没有成为德国的大众传媒领导者之前,该杂志就开始影响者公众的观点。经历过1950年—1960年十年“民主突击炮”事件之后,《明镜》在德国传媒界站稳脚跟,成为真正的主流杂志。

之后,《明镜》最大的竞争对手《焦点》杂志开始出版,《焦点》以其中性的观点赢得了不少的读者群。但是即便这样,《明镜》杂志自始以来都没有改变自己的宗旨,还是以其批判性的特点拥有着大量的读者群。

1994年10月25日,《明镜》网络版“明镜在线”(Spiegel Online,简作SPON[16])上线[17]。据SPIEGEL-Verlag Rudolf Augstein GmbH & Co. KG介绍,《明镜》是世界上第一本网络新闻杂志,比《时代》周刊网络版早上线一天[18]。读者可以在该网站看到部分文章。

2002年起,如果读者繳交一定的费用,就可以看到从第一版以来所有的《明镜》。2004年10月,“明镜国际”(Spiegel International)上线,它是“明镜在线”的官方英语版本[19]

民主堡垒[编辑]

在1950年到1960年的十年当中,联邦德国政府十分黑暗。作为与现有政治体制相抗衡的力量,由奥格斯坦率领的《明镜》周刊首先向政府发起进攻,写了大量十分尖锐的政治评论,奥格斯坦与当时黑暗专制的联邦政府抗争的十年在德国历史上被称做后纳粹德国(Post-Nazi Germany)的“民主突击炮”(Sturmgeschuetz der Demokratiethe assault gun of democracy[20])。前德国副总理外交部长汉斯-迪特里希·根舍(Hans-Dietrich Genscher)曾这样评价奥格斯坦:“如果没有他,我们国家会完全不同,绝对不会如此自由开放”[21]。《泰晤士报》称《明镜周刊》是“德意志的民主堡垒”。

调查报导[编辑]

《明镜》杂志在揭露政治不端行为和丑闻方面有着独特的声誉。《大英百科全书》网络版认为,“该杂志以其对政府渎职和丑闻的积极、有力和精心撰写的揭露而著称”[22]。早在1950年,该杂志便得到了德国联邦议会的认可。该议会就对《明镜》的指控——指控受贿的国会议员推动波恩而非法兰克福成为西德政府所在地,进行了调查,并证实了它的指控属实。

在1962年的“明镜事件”中,《明镜》对德国国防部进行报道,批评其应对苏联的军事威胁准备不足。为此,时任德国国防部长弗朗茨·约瑟夫·施特劳斯叛国罪动用司法力量对多名明镜记者编辑实施抓捕,并通过私人关系联络德国驻西班牙外交官将《明镜》周刊创始人和总编奥格斯坦从西班牙跨国抓捕回国。这一事件引发西德民主危机。随后,西德境内各界人士发动抗议,报界人士超越政见不同联合表达抗议,逼迫康拉德·阿登纳改组内阁,施特劳斯下台,使得德国战后的民主制度经受住了首次重大考验。这一事件被普遍认为是西德政府对新闻自由的打压。此后,《明镜周刊》多次在揭露包括“弗利克事件”(Flick affair)在内的政治冤情和不法行为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23]

“明镜丑闻事件”让德国人尤其是西德人铭记于心,它是西德历史上的一个根本转折点,民众进行了第一次大规模游行示威与抗议,它改变了战后德国的政治文化——顺从公民温顺地听从上级命令的传统完全被打破,是西德从一个从旧的专制国家(old Obrigkeitsstaat;authoritarian state)到现代民主国家的转折点[24]

2010年,《明镜》杂志与《卫报》、《纽约时报》、《国家报》、《世界报》一起支持维基解密公布美国国务院的泄密材料[25],并于2013年10月在前美国国家安全局承包商爱德华·斯诺登的帮助下,揭露了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私人手机在10多年的时间里被特殊搜集服务(Special Collection Service,SCS)系统性窃听的真相[26]

随着《南德意志报》、Bild、ARD和ZDF等德国媒体开始涉足政治丑闻领域并有效处理此类新闻后,《明镜》杂志在调查报导(Investigative journalism)方面的领导角色与垄断地位在2013年被打破[27]

批评与争议[编辑]

《明镜》周刊2018年第52期。该期杂志中,《明镜》对自家的假新闻事件进行了更详细的报道。

2018年12月19日,《明镜》周刊爆出丑闻,称该杂志社一名德国获奖记者克拉斯·雷洛蒂斯(Claas Relotius)在过去数年大规模制造假新闻。该刊发现,最近数年由该名记者所撰写的多篇新闻,内容都是假的[28]。《明镜》向读者道歉,自2011年由该记者所写的大约60篇报道中,有一些是准确的,但其他都是杜撰、错误引述的。

自2011年起,雷洛蒂斯为《明镜》工作,最初以自由记者身份为该杂志供稿,2017年被聘为编辑,共有近60篇稿件在《明镜》周刊上登载或在线发表,他承认当中最少有14篇含有部分虚假内容、虚构人物、对话和引述内容,部分报道曾经获奖,包括2014年CNN年度最佳记者、德国记者协会举办的年度最佳记者。《明镜》在网站发表声明,宣布革除记者雷洛蒂斯的职务。该事件也沉重打击《明镜》的声誉,震动了德国新闻界。杂志主编斯蒂芬·克鲁斯曼(Steffen Klusmann)为首的总编部承认,这可能是《明镜》最大的新闻危机[29]

参考文献[编辑]

  1. ^ Joanna Witkowska; Uwe Zagratzki. Ideological Battlegrounds – Constructions of Us and Them Before and After 9/11 Volume 1: Perspectives in Literatures and Cultures. Cambridge Scholars Publishing. 16 October 2014: 1–. ISBN 978-1-4438-6917-1. 
  2. ^ Noah Flug). 认识以色列人与巴勒斯坦人从古到今的纷争. 商周出版. 2015年5月19日: 120–. ISBN 978-986-272-799-7. 
  3. ^ Maryellen Boyle. Capturing Journalism: Press and Politics in East Germany, 1945-1991.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 1992: 326–. 
  4. ^ Focus, Spiegel, Stern: Die Großen im tiefen Wandel, Nordkurier, 2014-08-27: 25 
  5. ^ Clemens Höges wird Teil der "Spiegel"-Chefredaktion. Süddeutsche Zeitung. 16 April 2019. 
  6. ^ L. I. T. Verlag LIT Verlag. Journal of Intelligence History Winter 2010. LIT Verlag Münster. 17 February 2011: 76–. ISBN 978-3-643-99907-8. 
  7. ^ 德《明镜》记者被曝十数篇假新闻 曾得CNN年度记者奖. 观察者网. 2018年12月20日. 
  8. ^ 南方人物周刊. 南方周末报社. 2006: 36–. 
  9. ^ 9.0 9.1 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 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1984: 11–. ISBN 978-0-85229-413-0. 
  10. ^ 德国国家概况.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20年4月13日. 
  11. ^ Der Spiegel and Germany's press: His country's mirror. The Economist. Mr Augstein's success in making Der Spiegel one of continental Europe's most influential magazines annoyed people. 14 November 2002.
  12. ^ 明镜周刊事件改变了德国. 德国之声. 2012年10月26日. 
  13. ^ “明镜新闻学”. 国际新闻界. 1982年3月21日. 
  14. ^ 《明镜》周刊记者造假丑闻震动德国新闻界. 光明日报. 2019年01月03日. 
  15. ^ Alexander Onysko. Anglicisms in German: Borrowing, Lexical Productivity, and Written Codeswitching. Walter de Gruyter. 2007: 99–. ISBN 978-3-11-019946-8. 
  16. ^ Vincent, Dominique. Evolution von Relationen in temporalen partiten Themen-Graphen. KIT Scientific Publishing. 16 April 2015: 51–. ISBN 978-3-7315-0340-8. 
  17. ^ Bereits am 25. Oktober 1994 konnte man auch den SPIEGEL im Internet finden. [31 July 2011]. 
  18. ^ Tina Grant. International Directory of Company Histories. St. James Press. 2002: 402–. ISBN 978-1-55862-462-7. 
  19. ^ Micaela Muñoz-Calvo; Maria del Carmen Buesa Gómez. Translation and Cultural Identity: Selected Essays on Translation and Cross-Cultural Communication. Cambridge Scholars Publishing. 19 February 2010: 109–. ISBN 978-1-4438-2036-3. 
  20. ^ The Economist. Economist Newspaper. 1997: 47–. 
  21. ^ 写过二十世纪-DISCOURSE16. 三民书局. [2020年6月29日]. 
  22. ^ Christina Schäffner. Bringing a German Voice to English-speaking Readers: Spiegel International. Language and Intercultural Communication. 2005, 5 (2): 154–167. doi:10.1080/14708470508668891. 
  23. ^ Frank Esser; Uwe Hartung. Nazis, Pollution, and no Sex: Political Scandals as a Reflection of Political Culture in Germany. American Behavioral Scientist. 2004, 47 (1040): 1040–1071 [4 October 2013]. doi:10.1177/0002764203262277. 
  24. ^ Martin Kitchen. A History of Modern Germany: 1800 to the Present. John Wiley & Sons. 25 January 2011: 485–. ISBN 978-1-4443-9689-8. 
  25. ^ WikiLeaks FAQ: What Do the Diplomatic Cables Really Tell Us?. Der Spiegel. 28 November 2010.
  26. ^ Embassy Espionage: The NSA's Secret Spy Hub in Berlin. Der Spiegel. 27 October 2013.
  27. ^ Eric Pfanner. As One German Weekly Falters, Another Celebrates Big Gains. The New York Times. 29 April 2013 [1 November 2014]. 
  28. ^ 《明镜》周刊记者新闻造假案的最新细节. 半岛电视台. 2018年12月30日. 
  29. ^ 《明镜》遭遇最大危机 记者造假震惊德国. 德国之声. 2018-12-20.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