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罗提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普罗提诺

普罗提诺,又譯柏羅丁[1]希臘語Πλωτίνος ,英語:Plotinus ;204年-270年),大陸亦有譯為普洛丁。新柏拉圖學派最著名的哲學家,更被认为是新柏拉图主义之父。

普罗提诺出生于埃及,青年时在亚历山大港求学,并一直居住到39岁。他的老师是柏拉图學派成員安莫尼乌斯·萨卡斯英语Ammonius Saccas。 大部分关于普罗提诺的记载都来自他的学生波菲利(公元232-304年)所编纂的普罗提诺的《六部九章集》的序言中。幾個世紀以來,他關於形而上學的文章在不斷影響著天主教,猶太教,諾斯底教以及伊斯蘭的形而上學哲學家與神秘主義學者,此外,他還創造了關於宗教的具有影響力的神學概念。

普罗提诺主張有神論,同時主張神秘主義。他不是基督徒,但他的哲學對當時基督教教父哲學產生了極大影響。

生平[编辑]

普菲利欧斯提到普罗提诺死于公元270时是66岁,也就是克劳迪二世执政的第二年。因此普罗提诺的出生时间应该是在205年左右,尤纳皮乌斯提到普罗提诺在埃及的波利斯出生,由此我们可以猜想他或许是一个罗马人,古埃及人或是生活在埃及的古希腊人。

普罗提诺对物质不信任(这个观点与柏拉图主义很像),他认为世间万物的现象是对一个更高的,人们可理解的东西的拙略模仿或残存的投影。而那个东西则是来源于那个一。这种对于物质的不信任让他从不为自己画一幅肖像画,,据波菲利所说,因为“他羞于以肉身存在”。他同时不与别人谈论他的家世,童年,或他出生的时间以及地点。在对他的报道里以及同他交往的看法中,我们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具有极高道德水平与精神涵养的人。

普罗提诺在27岁的时候旅行到亚历山大开始学习哲学,也就是在大约公元232年,可是他对每一个教他的老师都不满意,直到一个熟人建议他去向阿莫尼斯·萨斯卡[2]求教。看完他的文章之后,他向朋友宣告:“这就是我要找的人!”出了阿莫尼斯之外,他也受到了亚里士多德及其著作"Alexander of Aphrodisias"[3]努美纽斯[4]以及许多斯多葛学派思想的影响。

由波斯回到罗马的冒险[编辑]

在亚历山大生活了十一年之后,他决定去波斯以及印度展开哲学教研,为了达成这个目的,他离开了亚历山大城并加入了戈尔迪安三世的波斯远征军,但是他们最后战败了。在戈尔迪安王战死前,普罗提诺发现他被抛弃在敌人的领地上,无法返回位于安提奥克的据点。

当普罗提诺40岁,也就是菲利普一世统治时期,他去到罗马,并在那里度过了生命中余下的时光。在那他教授了一大批学生,其中就包括波菲利,Gentilianus,托斯卡纳的Ameliug Firmus,亚历山大的Eustochius,一位追随普罗提诺至死的医生,以及一位在死后留给普罗提诺财宝与土地的阿拉伯贵族。一位批评诗人Zoticus,来自西托波利斯的医生,以及来自亚历山大的Serapion。在Castricius旁边的罗马参议院中都有他的学生,比如Marcellus Orontius,Sabinillus和Rogantianus。在他的学生中,也包括一部分女性。

老年生活[编辑]

在罗马,普罗提诺受到了来自罗马皇帝以及其妻子对他的敬意。一方面他试图让皇帝对重建位于Campania的一处废墟提起兴趣,这个想法被后来的人称作“哲人之城”,那里的居民将生活在以柏拉图主义为基础的法律之下,但由于一些波菲利所不清楚的原因,这个项目一直没有被批准。

当波菲利听到关于普罗提诺死讯之后,他去了siclly生活,普罗提诺在他朋友Zethos捐赠的庄园中度过了晚年。在普罗提诺死钱,他说过的最后一句话是:“提高自我的圣洁以提升万物”。根据Eustochius所说,有一只蛇悄然爬到普罗提诺躺着的床上,而当它从墙中的孔洞爬走时,普罗提诺的生命宣告终结。

波菲利在普罗提诺死后17年,将他的手稿与散文整理成为《九章集》。其中还包含了他在辩论以及讲座上用到的文章。而普罗提诺本人却无法将其整理成书因为他患有眼疾,甚至他因此不能修改自己的文章。据波菲利所说:“我的老师的字迹是不堪入目的,他没有将词与词,字与字作隔断,并对自己错误的拼写也毫不在意。”他本人极度讨厌编辑工作,于是这个责任便落到了波菲利的身上——也就是日后将《九章集》整理并出版的人。

参考文献[编辑]

  1. ^ 《世界人名翻譯大辭典》,2205頁,「Plotinus」條。
  2. ^ Ammonius Saccas. Wikipedia. 2020-07-18 (英语). 
  3. ^ Alexander of Aphrodisias. Wikipedia. 2019-08-24 (英语). 
  4. ^ Numenius of Apamea. Wikipedia. 2019-08-25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