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崁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普羅民遮城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赤崁樓
 中華民國臺灣)文化資產
台南 赤崁樓.jpg

登錄名稱赤嵌樓
其他名稱普羅民遮城、赤崁樓、赤崁城
登錄等級國定古蹟
登錄類別衙署
位置 中華民國臺南市中西區
民族路二段212號
座標22°59′51″N 120°12′10.12″E / 22.99750°N 120.2028111°E / 22.99750; 120.2028111坐标22°59′51″N 120°12′10.12″E / 22.99750°N 120.2028111°E / 22.99750; 120.2028111
建成年代Flag of the Dutch East India Company.svg1653年
詳細登錄資料


赤嵌樓臺灣話Tshiah-Khàm-Lâu),又作赤崁樓,位於臺灣臺南府城。前身為1653年荷治時期於赤崁行省興建之歐式城塞,又稱「普羅民遮城」(Provintia,意謂省城),在地人稱為「番仔樓」(臺灣話Huan-á-lâu),曾為全台灣島的商業中心,至清代已倾圮,僅留部分殘蹟。

今日所見的赤嵌樓,大部分是漢人在荷蘭城堡之上,陸續興建的廟宇,包括海神廟、文昌閣。1960年,又由大南門城內遷來九座贔屭[1],終成今日樣貌。因此,所稱赤嵌樓,是歐式普羅民遮城殘蹟,以及海神廟、文昌閣的混合體。[2]今列為國定古蹟

沿革[编辑]

早期的臺南市西部是一片汪洋,稱之台江內海,內海西緣沙洲環繞,臺江東岸則是平原區,是平埔族新港社的領地。明代中葉。當時已有一些倭寇海盜,以臺南為基地,為禍附近海域,中國東南沿海居民與臺灣原住民皆深受其騷擾,明朝廷幾次派兵討伐,與原住民有了接觸。一帶陸續有居民因為逃荒漁業商業等目的而移居到臺南,在一鯤鯓、北線尾沙洲一帶逐漸形成聚落。赤崁一帶早在荷蘭人來到之前就有漢人聚集,明代張燮在《霏雲居續集》記載,明朝水師軍官趙秉鑑意圖謀反,他當時以台灣為根據地,並約在1617年於赤崁首次築城。後來的西班牙地圖標註此地為「漢人漁民與盜賊(lugar de chinos pescadores y ladrones)」的5000人聚落。

荷蘭統治時期[编辑]

1644年的赤崁耕地圖

1624年,原佔領澎湖荷蘭東印度公司在海商李旦的调停下,和明朝福建巡抚南居益达成协议,放棄其在澎湖的經營,轉而登陸臺灣南部。赤崁城是荷蘭人在臺灣發展時修築的,他們先向西拉雅族新港社取得土地,規劃了赤崁市街,後來在市街北修築同名的小堡壘,可容100人。後來才擴大規模,最終於1653年完工。

荷蘭人在大員興築商館並拓展其規模成為西式水岸堡壘,即為臺江西岸的一鯤鯓沙洲上的熱蘭遮城(今安平古堡),稍後又在城堡東方,分別興建了「臺灣市街」(於今安平延平街一帶)與「赤崁市街」(今民權路)。前者因為歷史久遠,又曾是一條繁盛的商業街,故素有「臺灣第一街」之稱。至於後者,則是臺灣第一條有計畫興建的歐式街道。

荷蘭人在臺灣島上的統治,由於對從中國大陸引進漢人農工的百般苛徵、限制,終於招致漢人不滿,引爆1652年的郭懷一事件。該起義事件雖然最後被弭平,但荷蘭人為了防止類似事件再發生,遂於赤崁市街北方建造了赤崁省的省城城塞——普羅民遮城[3]臺灣人則稱該城為赤崁樓或紅毛樓。現代台灣史學者翁佳音、許雪姬等人提倡,舊譯赤崁省的首府為普羅民遮是不洽當的,因普羅民遮即行省之意,其正式名稱應改譯為赤崁省赤崁城

1648年荷蘭人的福爾摩沙議會決議,把漢人地名赤崁改成荷蘭式地名荷恩(Hoorn),並在口頭上與書面上都要使用荷恩取代赤崁。

鄭氏時期[编辑]

1661年4月,鄭成功在任職荷蘭通事何斌的引導下,通過鹿耳門港道,越渡臺江內海,首先攻下普羅民遮城。之後鄭氏將臺灣赤崁定為東都明京,於普羅民遮城設承天府衙門,並頒佈諭告:「東都明京,開國立家,可為萬世不拔基業」,設一府二縣。9個月後,鄭成功再攻下熱蘭遮城,結束了荷蘭東印度公司在臺灣38年的經營。

隨後,鄭成功改熱蘭遮城安平城,做為延平王府邸,人稱「延平王城」;已改名承天府衙門的原普羅民遮城,則做為全島公家最高行政機構,俗謂赤崁樓(赤嵌樓)。然而不到半年,鄭成功即病逝。其世子鄭經廈門起兵返臺,打敗了其叔父鄭世襲即位,在1664年廢東都,改稱東寧承天府裁廢後,赤崁樓便成為儲藏火藥的場所。

清代時期[编辑]

19世紀的台南地圖,圖中可見赤嵌樓
1807年臺灣縣城池圖,左下角可見標示為紅毛樓的赤嵌樓
臺邑八景,赤嵌夕照

1721年,朱一貴起義反清,赤嵌樓的鐵鑄門額被拆去鎔鑄武器。以後再加上人為的殘損,颱風飄蝕、地震顛搖,到後來,赤嵌樓只餘下四周的頹兀城牆,呈現一片淒清荒涼的景象。

1750年(乾隆15年)臺灣縣知縣盧鼎梅將縣署移建於赤嵌樓右側,加以修護管理,並定時開放供人參觀,而有府城八景之一「赤嵌夕照」的美名[4]

同治初年,供奉觀音佛祖的信徒在赤嵌樓境內建造大士殿[4]。1886年知縣沈受謙在赤嵌樓的原址上建造了海神廟、文昌閣、五子祠三座樓閣[5],並為振興文教而興建蓬壺書院[4]。大士殿、蓬壺書院、海神廟、文昌閣、五子祠,這五座建築物,巍峨高聳,為破落的赤嵌樓址平添了壯偉氣派。

日治時期[编辑]

日治時期日本人以海神廟、文昌閣和五子祠當做陸軍衛戍病院臺南師範學校學寮,同時將海神廟及文昌閣上層改為日式裝修[6][5][7]

1911年,五子祠因颱風而倒塌[7]

1918年,赤嵌樓被作為日語學校分校,並由許全負責修建文昌閣及海神廟[5]

1921年,日本人修築赤嵌樓[8]

1935年12月5日,依照〈史蹟名勝天然紀念物保存法〉,赤嵌樓以普羅民遮城(プロビンシャ城址)之名被臺灣總督府指定為第一類史蹟[9][8],並編列古井浚渫費700圓,挖掘文昌閣及海神廟間的「赤嵌樓井」(亦名荷蘭井),府城文獻學專家盧嘉興親自乘坐竹籠下降到井底勘查,證實為荷蘭人所築[10]

1942年,台南市役所把大士殿、五子祠完全拆除,蓬壺書院僅留門廳[6]

台南市長羽鳥又男有感於赤嵌樓腐朽不堪,在戰時物資缺乏的情形下,說服軍方協助調配,爭取海神廟及文昌閣的修復[8]。修復工程始自1943年3月1日,完工於1944年12月20日,耗資6萬5000日圓[11],由盧嘉興負責設計及修復,並挖掘遺址[5],發現了普羅民遮城的舊堡門,以及東北角五子祠原址下的普羅民遮城殘蹟[8],另原本計畫重建五子祠,但因預算不足以致不能付諸實施[12]。修復工程找了台南市寺廟建築名匠,木匠林籬、張鈍、泥水匠洪華、葉棕師徒二人、以及王海碇兄弟等人[13],台南市役所另聘三位赤嵌樓修復工程顧問,分別是總督府營繕課長大倉三郎技師指導、經其派而常駐台南領導本工程的千千岩助太郎,以及臺灣史蹟保存委員會之史蹟研究專家,總督府圖書館長山中樵。此外油漆色彩有臺灣美術專家,臺南工業專門學校講師顏水龍之指導[12]

1944年12月20日葺修工作竣工,翌年元旦前往參觀者的市民據說達八百餘人之多。而原本預定1月3日在修復後之兩樓閣舉行獻納畫展,慶祝其落成。但遇盟軍空襲警報而中止[12]

1945年1月,由於二戰使臺南市歷史館停止營運,有部分史料移到赤嵌樓境內的蓬壺書院[6][14]

原先赤嵌樓緊臨民宅,出入口設於今赤崁街側。二次大戰時期,總督府以防空為由,拆除民宅,闢建臺町地內1888坪的防空空地英语防空緑地疏開空地)[15]

戰後至今[编辑]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後,由於臺南市歷史館在臺南大空襲中遭炸毀,為維護歷史館剩餘史料,職員石暘睢搬進蓬壺書院內一間陋房,號之為「思無邪齋」。同年10月25日臺南市政府成立後,石暘睢成為「臺南市立歷史館」管理員,而由於原歷史館館舍已毀,遂在隔年以赤崁樓為歷史館館舍,在5月1日時開放展覽[14]

戰後,原本防空地一度成為攤販聚集地,隨後由市政府整頓環境後,將出入口改至防空空地側,即今民族路的售票處與廣場。而赤崁樓著名的地標:9塊贔屭碑,是在1960年由大南門遷來。之後赤崁樓庭院中又陸續聚集了二十多塊古碑,規模略遜南門公園碑林,故有「小碑林」之稱。

1965年,赤嵌樓大規模整修,由成功大學教授賀陳詞主持,將海神廟及文昌閣的主要木架構以鋼筋混凝土重建,並闢建庭園[5][4][16]

1975年,為台南市觀光年,由梁瑞庭建築師主持整修[5]

1982年12月28日,中華民國內政部公告第一批15座一級古蹟名單,赤崁樓名列其中。

1992年,由成功大學教授孫全文主持研究及修復計畫[5]

1997年5月,《文化資產保存法》修法後,不再區分為一至三級古蹟,而採用國定、直轄市定、縣市定三級。赤崁樓改為國定古蹟

「嵌」「崁」之爭[编辑]

赤嵌樓(1966年黃杰題)
赤崁樓(1947年卓高煊提)

1965年,臺灣省政府主席黃杰題字「赤嵌樓」時,有人提出異議應為「赤崁樓」,但經學者考證,明清史書均作赤「嵌」樓,是由平埔語的地名音譯而定,康熙字典亦只收錄「嵌」,而後官方採納學者意見,官方文書及民間刊物自此均用赤「嵌」樓[17]:115

然而2003年時,「本土文史人士」以「『崁』字較有本土意涵」建議臺南市政府將赤嵌樓、赤嵌街、赤嵌里改用「崁」字,正值市府推行本土化政策,而後臺南市官方文書改用「赤崁樓」,引發文史界反彈[17]:116-117

2003年4月5日,台灣「歷史月刊」第183期(p122~p128)刊出《赤嵌原是託聲語,崁字焉能獨出頭?--台南「赤嵌樓」名號平議》,作者台南一中教師張力中,詳細論述,並附有多條補記。文中考證出「崁」字並非典雅正字,「嵌」字才是正寫,赤嵌(Saccam)一詞源出平埔族語,「赤崁樓」便應當依明清官方文書正式寫成「赤嵌樓」。

台南市文獻委員會仍於2003年3月12日以10票比4票表決,議決市府公文一律將「赤嵌樓」寫法改成為「赤崁樓」。

啟蒙學會邱奎壁會長意見:台南市文獻委員會結構必須檢討,其成員多是官員、市議員、律師、建築師,甚至還有參考書商,而專研歷史、文字學的委員不到五人。彼等外行人擅改「嵌」為「崁」,理由無法令人信服。

成功大學歷史系何培夫副教授意見:以「中央研究院漢籍電子文獻網站」檢索「台灣文獻叢刊」為例,關於「赤嵌樓」的記載有15段,「赤崁樓」只有1段;「赤嵌」有525段,「赤崁」則只有41段,可見史書記載之取捨。

台南市長許添財於市政會議裁示:舊有的里名仍保留「赤嵌」,新的交通路標、公文書寫則一律改為「赤崁」。Saccam之爭,反而治絲益棼。

台南市文獻委員會鄭道聰委員意見:政權隨時在輪替,今日強以「赤崁」為主流;不出幾年,還是有名義改為「赤嵌」。

台南市文史協會劉阿蘇意見:從內政部指定的名稱,以及碑文、文獻資料看,應該尊重「赤嵌樓」的歷史事實。

安南國中陳紀饒老師意見:地方政府命令牴觸中央,應屬無效。教育部編印的《國語一字多音審定表》,已經規定「赤嵌樓」的「嵌」,音ㄎㄢˇ,不能寫作「崁」。府城學子在全國性考試中,若執意與其它縣市考生使用不同文字,硬將「赤嵌」寫成「赤崁」而遭扣分,責任可能只有自行擔負。

館藏文物[编辑]

1786年乾隆晚年平定林爽文事件清朝政府把福康安將軍平定過程刻成十塊長方形石碑,取「石全石美」之意,四面碑文以漢文撰寫、四面以滿文撰寫,兩面漢滿並用。其中一面漢滿並用碑文分贈諸羅(嘉義),放於縣城東門附近的福康安生祠內。後來石碑在1906年梅山地震後移到今新榮路三商百貨附近,之後再移到嘉義公園內存放。其餘九座立於今南門路附近的福康安生祠,1935年日方移往大南門甕城,1960年後移到赤崁樓安置。又當年製作承載石碑的贔屭底座運抵臺灣府城時,其中一座不慎掉入港內,就另以砂岩仿造一座(即運往諸羅縣城),原座直到1911年才被發現,以白蓮聖母的名義供奉在南廠保安宮內 。

實景[编辑]

從赤崁樓俯瞰入口處;這裏是在二戰時期所開闢的防空空地

交通運輸[编辑]

編號 路線  營運單位 備註
3 海東國小-德高國小 府城客運
  • 部分班次延駛至全福新城、復興國中。
5 桂田酒店-市立醫院 府城客運
  • 部分班次延駛至大甲里。
77 安平原住民文化會館-南紡購物中心 四方客運
88 台南火車站(南站)-台南火車站(南站) 府城客運
99 臺南轉運站七股鹽山 府城客運
  • 例假日16:50後班次僅行駛至觀夕平台。
  • 寒暑假周四臺南轉運站15:45、
    七股鹽山16:55後班次不經聖母廟。
雙層巴士 台南火車站(北站)-台南火車站(北站) 府城客運
  • 每週一停駛。
  • 赤崁樓、安平漁人碼頭、孔廟。
  • 部分班次行駛區間路線,不經安平漁人碼頭。

參考文獻[编辑]

(按照作者姓氏漢語拼音順序排列)

  • 國立羅東高級工業職業學校,nd,赤崁樓[online]。宜蘭縣羅東鎮:國立羅東高級工業職業學校。[引用於2004年11月6日]。全球資訊網網址:[1]
  • 黃仕齊等,nd,赤崁生活區:赤崁樓簡介[online]。台南:國立成功大學建築系。[引用於2004年11月7日]。全球資訊網網址:[2]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 台南市西門國小鄉土教育團隊,nd,歷史源起,見安平[online]。台南:台南市西門國小。[引用於2004年11月7日]。全球資訊網網址:[3]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 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nd,赤崁樓[online]。台北: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文化藝術網。[引用於2004年10月25日]。全球資訊網網址:[4]

相關[编辑]

參考[编辑]

  1. ^ 王浩一. 在廟口說書. 台北市: 心靈工坊文化. 2008年8月: 301頁. ISBN 978-986-6782-47-3. 
  2. ^ 《臺灣地名辭書 卷廿一 臺南市》,97頁,臺灣省文獻委員會
  3. ^ 許雪姬(2003),《臺灣歷史辭典》。臺北:遠流。頁598,紅毛城條目。陳宗仁撰。
  4. ^ 4.0 4.1 4.2 4.3 赤嵌樓. 國家文化資產網. 文化部文化資產局.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孫全文、盧圓華. 臺閩地區第一級古蹟赤嵌樓修復工程工作過程記錄暨施工報告書. 臺南市政府. 1995-01. 
  6. ^ 6.0 6.1 6.2 黃典權. 赤嵌樓考. 臺南文化. 1968-09-30, 8 (4). 
  7. ^ 7.0 7.1 黃叔秋. 赤嵌樓. 臺灣大百科全書. 文化部. 2009-09-09 [2021-07-06]. 
  8. ^ 8.0 8.1 8.2 8.3 謝碧連. 赤崁樓與雙面碑. 臺南市政府. 2003-09. 
  9. ^ 吳永華. 《台灣歷史紀念物--日治時期台灣史蹟名勝與天然紀念物的故事》. 臺中市: 晨星出版社. 2000-05-30. ISBN 957-583-860-2. 
  10. ^ 赤嵌樓井. 臺南研究資料庫. [2021-07-11]. 
  11. ^ 《臺南市志·卷七 人物志》. 臺南市政府. 1978-02-28: 407、408. 
  12. ^ 12.0 12.1 12.2 盧嘉興. 赤崁樓修復記. 臺南文化. 1953-06-30, 3 (1). 
  13. ^ 林世超. 文化資產保存專業與實務之我見 /. 臺灣建築學會會刊雜誌. 2014, (76). 
  14. ^ 14.0 14.1 謝碧蓮. 〈石暘睢〉. 《臺南文化》新55期 (臺南市政府). 2003年9月: 1-8頁. 
  15. ^ 總督府告示第1039號,昭和19年12月6日
  16. ^ 赤崁樓-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古蹟營運科. 赤崁樓-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古蹟營運科. 赤崁樓-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古蹟營運科. 2017-11-01 [2021-07-06]. 
  17. ^ 17.0 17.1 劉阿蘇. 古蹟行政與實務. 臺北市: 中華民國文化資產維護學會. 2015年10月. ISBN 978-957-28309-7-0. 
  18. ^ 張志仁. 赤嵌樓古蹟巡禮. 台南市「鄉土之美」鄉土教學網站. [2021-07-08]. 
  19. ^ 保護日據官員銅像 南警加強護頭 | 蘋果新聞網 | 蘋果日報. 蘋果新聞網. 2017-04-20 [2021-07-08] (中文(台灣)). 
  20. ^ 大台南公車 路線查詢. [2018-0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28).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