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省使用普通話及地方語言的歷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普通話在海南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在海南東方市新龍鎮的一輛中巴車上,車身近車門位置貼了一張推廣普通話的小橫額。上有用規範漢字寫成的:「說普通話,寫規範字,用文明語,做文明人。」
閩語分佈圖, 海南話

普通話在海南海南話拼音方案:pu2 hhong1 ue1 ddu5 hhai3 nam2)講述海南島在學校、廣播電視等方面普及普通話的歷史、政策與現況。隋唐至清代因閩人遷瓊海南閩語為優勢語言。1958年海南省開始大規模推廣普通話,特別是在少數民族地區,規定學校必須使用普通話教學。[1]在1999年、2012年均有學者認為海南省的推普成效甚微。[2][3]

海南省是一個多民族的省份,海南島上居住着中國少數民族[4],而海南島存在超過14種的方言或語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認的語言複雜地區[5],包括苗語臨高話村話黎語海南閩語儋州話邁話、粵語疍家話軍話𠊎話回輝話[5],不同語言者溝通有困難。[1]

歷史[编辑]

唐至清代[编辑]

隋唐至清朝閩人遷瓊,有明確記載的自中土遷海南的先祖共270位,[6]帶來了閩語,並演變成海南閩語,從使用第一語言的人口比例來看,海南閩語是優勢語言。海南建省前,海南閩語是除儋州臨高和省內中南部少數民族地區以外的方言使用者最早掌握的語言之一。[4]

1950年後[编辑]

1950年5月1日,解放軍進駐海南全島,海口市群眾舉行集會歡迎

1950年海南島戰役解放軍攻尅海南島,開發海南島的農林及礦區,海南人第一次大規模接觸普通話。1988年海南建省,數百萬「闖海人南下海南島創業,對當地的方言產生了很大的影響,普通話成為最常用的語言之一。[5]海南國際旅遊島建設以來,普通話逐漸強勢,但海南人日常生活仍基本使用海南閩語。[5]在1999年、2012年均有學者認為海南省整理的推普成效甚微。[3][2]2013年研究指,海南本地導遊的普通話帶方言詞或者口音,令北方游客理解困難。[7]

學校[编辑]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對普通話的推廣一直非常重視。自1956年秋天以來,除少數民族地區外,全國所有中小學推廣普通話;1958年起少數民族地區也規定學校必須使用普通話進行教學。[1]2012年研究,越來越多的孩子只講普通話,海南閩語黎族民族語黎語的語言能力有下降的趨勢。[4][8][9]

方言教育方面,海南省的高校,包括海南大學海南師範大學瓊州大學等都沒開設與海南方言的方言教育課程。各高校相關的漢語方言教學只有漢語專業學生的現代漢語基礎課程,只講漢語方言的相關概念,沒有任何拓展,也不涉及海南閩語的話題。海南大學海南方言研究所自2003年10月成立以來,一直致力於海南方言的保護和研究,已成功記錄了數百萬字的珍貴資料。然而,該所也面臨着後繼乏人、研究經費不足等問題。[9]

各方言與普通話的現狀[编辑]

漢族[编辑]

海南閩語[编辑]

海南鄉村
東方市鄉村的村道景觀
三亞住宅區

2015年,有對比研究對海南省城鄉中小學生的語言生活狀況進行了調查,分析和比較了城鄉青少年[註 1]在語言能力和語言使用方面的差異。研究發現,普通話在海南得到了很好的推廣,普通話已經成為海南籍城市青少年的主要交流語言。研究還發現,隨着城市化的發展,海南籍青年在日常交流中的作用在減弱,使用空間在縮小,普通話的使用量在逐漸增加。調查表示,在省會城市[註 2]的中學生在公共場合進行交流時,基本上不使用海南話。縣級市海南話使用率也很低,不超過30%,在農村地區僅使用海南話的比例最高為31.34%。[10]

調查稱,隨著城市化的發展,海南閩語在公眾中的交流作用逐漸減弱。調查結果顯示,城市化程度越高的地區,普通話作為第一語言的習得率越高,反之,城市化程度越低的地區,普通話作為第一語言的習得率越低。省會一半以上的海南籍學生以學習普通話為第一語言,把既學普通話又學海南閩語的學生也算在內(24.88%),以普通話為第一語言的學生比例就為76.49%,說明普通話已經成為省會大多數海南籍青少年的第一語言。在海南話的掌握上,城鄉差別很大。農村地區的年輕人幾乎都會說海南話。在省會,18.89%的海南籍學生表示完全不會說海南話,35.02%的學生表示只會說一點,只有46.08%的學生會說海南話。海南話在農村地區保存得還是很好的,但隨着城市化的發展,海南話的傳承開始減弱,不會說海南話的人越來越多。[10]

調查數據顯示,普通話流利程度隨着城市化進程的推進而提高,反之亦然。在省會城市,82.49%的海南學生稱説自己普通話比海南閩語流利;在地級市,普通話和方言的流利程度沒有顯著差異;在農村,65.67%的學生稱説自己海南話比普通話流利,只有29.85%的學生認為説自己普通話比海南話流利。在公共場合,無論是城市還是農村,都存在着多語制現象,尤其是在海南城市化程度較低的地區,普通話的雙語率越高。中學生與家長交流時,普通話是省會城市和地級市地區使用最多的語言,而海南話仍然是農村中學生使用最多的語言。而在與祖輩交流時,無論是在城市還是在農村,最常用的語言是海南方言。中學生在與兄弟姐妹交流時,城鄉差異很明顯,在與兄弟姐妹交流時,普通話是省會城市年輕人使用最多的語言,海南話的使用率最低。在其他地區,雙語使用率最高,其次是海南話,普通話使用率最低。[10]

粵語疍家話[编辑]

三亞疍民正在魚排上工作
三亞的海上人家

疍家人母語為疍家話,屬粵語粵海片。2016年的調查顯示,海南疍家青年[註 3]均能使用粵語疍家話進行交流,其中94.5%的人可以使用海南話,92.7%的人可以使用普通話,屬多語言者。在日常生活中使用這三種語言或方言的頻率最低的是普通話,為21.8%,最高的是疍家話,為43.6%。[11][12]

2019年,有問卷[註 4]以家域來調查疍家二十年前和目前與不同親屬的語言使用情況。二十年前,97%的受訪者使用粵語疍家話與父母交談,只有2.8%的受訪者使用普通話與父母交談;78.6%的受訪者使用疍家方言與兄弟姐妹交談,9.5%的受訪者使用普通話與對方交談,69%的受訪者使用海南話與兄弟姐妹交談;至於與配偶交談,75%的受訪者使用疍家方言與父母交談,60%的受訪者使用普通話與兄弟姐妹交談。除了疍家方言外,海南方言也被認為是夫妻間的常用對話語言,有10%的受訪者使用普通話。與二十年前相比,在與子女或年幼的親屬交流時,使用疍家方言的比例下降到43%,普通話的比例上升到67%。與同齡親屬交談和與兄弟姐妹交談時,使用同一種語言的受訪者比例沒有變化。[13]

25.9%的受訪者經常使用粵語疍家話與他人交流;70.37%的受訪者經常使用疍家話與他人交流;3.73%的受訪者偶爾使用疍家話與他人交流。所有受訪的疍民都認為掌握普通話有用,沒有人認為無用。其中,79.2%的受訪者認為掌握普通話非常有用,20.8%的受訪者認為有點用,有一半的受訪疍民還是認為學習和掌握疍家方言是有用的。與對普通話的態度相比,已有相當數量的疍民認為掌握普通話是必要的。在情感態度上,受訪者普遍喜歡疍家話多於普通話,疍家人把疍家話視為內心認同的象徵。雖然大多數人既喜歡普通話又喜歡疍家話,但在情感態度上,他們更喜歡母語,普通話在疍民心目中的地位比疍家話略低。[13]

黎族[编辑]

黎族民众
海南的語言族群分布,根據1967年的統計而制定。(見全圖,深綠色是海南閩語區,淺綠色是壯侗語族黎語區)

黎族母語為黎語,屬壯侗語族。2017年的調查發現[註 5],普通話已成為黎族年青人的主要語言,特別是在公共場所,普通話是最主要的語言。約有45%的年輕人掌握了普通話,但使用普通話的情況有限,在家庭中略佔優勢。在黎族年輕人中,混合使用語言的情況比較普遍。在對待語言的態度上,黎族的年輕人在情感層面上更傾向於黎語,而在社會聲望和實用價值上,他們認為普通話比黎語和其他方言更好。此外,與老年群體相比,當前黎族青年群體在語言使用上存在明顯的代際差異,隨着與外界接觸的增多,普通話的推廣以及各種漢語媒體的影響,黎語的母語功能和使用範圍在減少。調查發現,現在黎族青年中講兩種或三種語言的居多,單語較少,只講普通話的約佔10%;講兩種語言的約佔75%,其中講普通話和黎語的約佔40%;講普通話和軍話的佔13%;講普通話和儋州話的也佔11%;講普通話和海南話的佔10%;13%的人說三種語言;2%的人說五種語言,即90%的儋州年輕人都會說兩種或多種語言,約有45%的黎族青年會說黎語,研究亦表示黎語的傳承問題值得關注。研究稱,黎族青年之所以會使用多種語言,主要與當地的多語言環境有關,昌江黎族自治縣人民使用的語言有普通話黎語村話軍話儋州話臨高話海南閩語等。[14]

在最流利的語言方面,如今的黎族青年普通話最流利,黎語第二流利,其他方言最不流利。普通話「很流利」的比例為68.7%,黎語「很流利」的比例為25.1%,其他語言 「很流利」的比例僅為6.2%。在普通話水平方面,62.5%的黎族青年認為自己的普通話「很標準」;25.1%的人認為「一般」;12.4%的人認為「不標準」。關於黎族青年的黎語熟練程度,調查數據顯示,68.7%的人認為自己的黎語「很地道」和「一般」;31.8%的人認為「不地道」。數據顯示,黎族青年的第一語言是普通話(58.6%),其次是黎語(31.3%)、普通話和黎語(3.9%)、海南方言(3.3%)和記不住語言(3.3%)。數據顯示,普通話已成為新一代黎族家庭的主要母語,他們開始失去學習本民族語言的機會。現在大多數黎族青年選擇普通話作為第一語言而不是母語,這主要與家庭環境有關。家長大多認為自己的孩子應該掌握好普通話,他們大多認為普通話比海南其他地方方言更有用,使用範圍更廣。家長為了方便孩子今後的生活、學習和工作,從一開始就主動用普通話與孩子交流。[14]

數據顯示[註 6]黎語仍是昌江黎族自治縣黎族家庭最常用的交流語言,但普通話開始在黎族家庭中使用,隨着調查對象越來越年輕化,普通話的使用範圍也在擴大,呈現明顯的上升趨勢。在與祖父母溝通時,最常用的語言是黎語(45%),其次是普通話(22.5%)、其他方言(12.4%)和兩種語言(20.2%)。在與父母交流時,使用黎語的比例下降到40.7%,而使用普通話的比例上升到32.8%,使用其他方言的比例上升到3.5%,兩種語言的綜合使用比例為23%;在與兄弟姐妹交流時,使用黎語的比例下降到38.7%,而使用普通話的比例明顯上升到49.8%,兩種語言的綜合使用比例為38.7%。隨着目標群體年齡的增長,講普通話的青少年比例增加,而講黎語的青少年比例則隨着目標群體年齡的增長而減少。使用普通話與不同年齡段的人交流的青少年比例隨着目標群體年齡的增長呈上升趨勢,而使用黎語的青少年比例則呈下降趨勢。雖然黎語仍然是年輕人在家中使用的主要語言,但這些數字也表明普通話在年輕人的家庭生活中的影響越來越大。在公共場所的語言使用方面[註 7],調查分析黎族青年在公共場所的語言使用情況,研究普通話和黎語在公共場所的競爭程度。普通話是公共場所中使用最多的語言,在三個場合中普通話使用率均超過90%。[14]

語碼混用數據顯示,現在黎族青年在講自己的語言時,將普通話和其他語言混用的情況比較普遍。數據顯示,現在黎族青年在講自己的語言時,將普通話和其他語言混用的情況比較普遍。46.9%的受訪者表示自己在說黎語時「經常」混用其他語言,21.8%的受訪者表示「不太會」,25.1%的受訪者表示「很少」,「沒有」的受訪者僅佔6.2%。對於混碼的原因,53.1%的人表示「不知道黎語的一些詞語怎麼說」;26.5%的人表示「達更自如、方便」;15.3%的受訪者表示「祇是一種習慣」,5.1%的受訪者表示不清楚原因。在調查中,他們反映,當他們無法用黎語表達時,一般會選擇用普通話來解釋,如果雙方都懂海南話,就會用海南話來交流。調查顯示[註 8],69.4%的黎族青年認為黎語比普通話好聽得多;72.3%的黎族青年認為黎語比普通話親切得多。據調查,大部分黎族青年認為普通話的影響力大於母語。這與國家普通話政策和昌江黎族自治縣公共領域使用普通話的大趨勢密切相關。89.9%的年輕人認為普通話比黎語在社會上的影響力大,75.5%的年輕人認為普通話比黎語有用。[14]

社會中普語與其他語言的使用[编辑]

交通[编辑]

三亞巴士內的車廂
三亞巴士車身

海南全省僅有洋浦經濟開發區的巴士設有儋州話方言報站[15][16]2016年,有九成網民支持在海口市的巴士上增設海南話報站,海口市道路運輸管理處和粵海鐵公司則表示自己尚未成熟、操作有難度。[17]

2020年,再有市民建議於海口的公交車上增加海南話方言報站,又舉例上海廈門福州廣州深圳等地區的巴士報站都有用當地方言,有的海南長者只會聽海南方言,但巴士報站上沒有當地方言,長者出行不便。海口市公共交通集團有限公司對該提案進行了回覆,稱海南島方言豐富多樣,有海南方言、黎族方言、苗族方言,還有儋州方言、臨高方言等,如果選擇其中一種方言播報站名及溫馨提示,使用其他方言的居民理解起來也有一定的語言障礙。又舉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第十三條的規定,公共服務行業提倡使用普通話作為服務用語。指巴士行業是公共服務行業,推廣普通話勢在必行。稱海口巴士車載語音報站器已經用普通話和英語雙語播報站名,表示城市巴士線路站間距一般設置在300米至500米範圍內,如果巴士增加海南話播報站名,會延長報站時間,巴士已過站而站名未播完。同時表示,長時間播報站名和各種語音溫馨提示,容易造成車內噪音大。[18]

方言歌曲[编辑]

一群戲曲演員正在做瓊劇

普通話的普及和推廣,極大地擴大了普通話歌曲的知名度,也衝擊了許多方言歌曲的普及和傳播。海南方言歌曲和傳統戲曲的演出市場逐漸變小,演出藝人也逐漸減少。特別是在海南很多城市很少看到有關地方方言歌曲和傳統戲曲的演出,只有在政府組織的個別文化活動和節慶活動中才能看到這種傳統文化的存在。[19]

方言電視、電台[编辑]

截至2018年,海南的方言電視節目已經發展了11年,但與中國大陸的同質化節目相比,欄目少、形式單一,由於起步晚、發展慢,欄目整體質量不理想,發展前景堪憂。[20]

2007年,海南廣播電視總台[註 9]打造了海南方言電視欄目、自拍情景短劇欄目《故事會[註 10],於2008年5月正式開播。[20]2009年,以海南方言為基礎,講述海南本土家庭故事的《海南一家親》情景劇在海南第一頻道[註 11]播出,是第一檔真正的海南本土電視節目。[21]這兩部以海南方言為題材的電視節目受到了觀眾尤其是本地觀眾的歡迎,隨後,在新媒體的強烈衝擊下,海南台於2013年12月23日同時停播《故事會》和《海南一家親》兩檔節目。[20]

但同時,旅遊衞視提出了「綠色頻道」的概念,海南台在2014年,制作了一部全新的海南話情景喜劇綠島人家》,加入搞笑校園青春等情節,擺脫了《海南一家親》的單一場景環境。[20]2019年,《綠島人家》第五季在海南綜合頻道[註 12]結束。[22]

海南電視台曾經用海南方言播出過一檔新聞節目,但該節目在2009年被取消。[21]海南成功播出的方言電視節目包括,《呀諾達滴[23]、《海南一家親[24]、《故事會[25]、《椰城儂家》等[20][26][27],而海南人民廣播電台謝忠故事會》欄目主持人謝忠的名字也深入人心。[21][28][25]

在2014年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的提案中,委員建議在民族自治縣市的電視台、廣播電台開設黎語新聞欄目和黎族民間傳統文化節目,如故事、歌曲、節日等。[29]2019年海南省有政協提案,建議增設黎語廣播電視節目。[30]

電台方面,海南廣播電視總台民生廣播普通話文昌話雙語播出。[31]新加坡新傳媒958城市頻道也會每天播出5分鐘的《瓊語新聞》。[32]

官方政策[编辑]

2012年,海口市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36個一類城市中唯一沒有通過「國家語言文字評估驗收」的城市。[33]

2018年5月15日,海南省為打贏脫貧攻堅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奠定良好的語言基礎,海南省教育廳、海南省扶貧辦、海南省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印發《〈海南省推普脫貧攻堅行動計劃(2018-2020年)〉實施方案》,要求每個行政村,舉辦推普「脫貧培訓班」。根據省脫貧攻堅行動計劃,到2020年,省貧困家庭新增勞動力要全部具備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交流應用能力,貧困地區現有青壯年勞動力要具備基本的普通話交流能力,貧困地區普通話普及率明顯提高,初步具備用普通話交流的語言環境。要求各行政村要舉辦一期推普扶貧培訓班,對不具備普通話交流能力的青壯年農民進行普通話培訓。對培訓考試合格的學員,給予相關資助政策,扶貧部門優先推薦就業、學習機會。《實施方案》明確在開展各類職業技能扶貧培訓項目中,將學習掌握普通話作為培訓的重要內容,將推廣普通話與職業技能培訓相結合。[34][35]

延伸閱讀[编辑]

註釋[编辑]

  1. ^ 調查在海南省省會城市海口、海南省地級市文昌市和文昌農村進行,主要調查這些地區青少年的語言能力及其在不同情況下的語言使用情況。調查方法以問卷調查為主,訪談為輔。問卷的主要內容包括被調查者的個人訊息、語言能力和掌握程度、在不同交際場合的語言使用情況等。問卷由中小學教師當場向學生發放,當場回收,研究者全程監督調查。收集的問卷採用非隨機抽樣中的判斷抽樣法,選取祖父母、父母、個人籍貫屬於海南、在海南出生長大的學生的問卷進入分析。經過篩選,共有469份問卷進入分析,其中省會城市海口217份,文昌108份,農村134份;從性別上看,女生231份,男生238份;年齡在11-18歲之間
  2. ^ 截至2015年,海南省省會城市為海口市
  3. ^ 調查對象年齡在10至28歲,共83人
  4. ^ 調查對象在性別方面,男性略少於女性(3:4),40-50歲年齡組的人數多於50歲以上年齡組。40-50歲的佔39.5%,50歲以上的佔15.8%。受教育程度普遍較低,大多數人只接受過小學和中學教育。31.9%的受訪者受過小學教育;51.9%的受訪者受過中學教育;11.9%的受訪者受過大專教育;4.3%的受訪者有大學學歷。主要教學語言:28.6%的被調查者接受過以疍家方言為主的教育;2.86%的被調查者接受過以普通話為主的教育;4.7%的被調查者接受過以疍家方言為主的教育;23.81%的被調查者接受過以普通話與疍家方言混合的教育
  5. ^ 研究以問卷調查法為主,訪談為輔。調查時間為2015年9至12月,主要調查地點為昌江民族中學昌江中學等中小學。所有問卷均為現場填寫和回收,研究者現場監督。調查期間共發放問卷639份,最終有307份問卷進入統計分析。對於收集到的問卷,採用非隨機抽樣中的判斷抽樣法,選取祖父母和父母都是黎族的青少年的問卷。被調查者的年齡從12歲到20歲不等,其中男生147人,女生160人,大部分被調查者出生在石碌鎮(41%),其次是海尾鎮(22%)、烏列鎮(11%)、昌化鎮和十月田鎮(9%)、七叉鎮(4%)。受教育程度集中在初中和高中,佔總樣本的大部分(91%),小學佔9%
  6. ^ 語言環境說的是使用語言進行交流的環境。在本次調查中,調查將語言環境分為兩類:第一類是在家庭環境中,交流的對象是家庭成員。通常家庭中會有祖父母、父母、兄弟姐妹和晚輩。這部分調查考察的是被調查者與不同年代的人交流時使用的語言;第二部分是公共場合,通過被調查者在工作或學校、在當地商店、在當地郵局、在當地醫院使用的語言進行分析
  7. ^ 調查設置了三個環境:本地市場、醫院和郵局
  8. ^ 調查從情感認同、社會影響和實用價值等方面對黎族新生代的語言態度進行了調查
  9. ^ 簡稱:海南台
  10. ^ 或稱為謝忠故事會
  11. ^ 簡稱:海南一套,或稱海南綜合頻道,現為海南廣播電視總台經濟頻道
  12. ^ 2005年11月,海南新聞綜合頻道更名為海南綜合頻道,之後又更名為海南第一頻道,現為海南廣播電視總台經濟頻道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孙慧. 方言之岛的共同语行动. 海南日报. 2013-09-16 [2020-09-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中文(中国大陆)‎). 
  2. ^ 2.0 2.1 由丹丹. 海南工商职业学院基础课部. 提升普通话水平 助推海南社会发展. 文学界 理论版. 2012, (9): 132 [2020-09-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中文(中国大陆)‎). 海南对普通话的推广和普及程度并不乐观 
  3. ^ 3.0 3.1 沈淑芳. 海南高师普通话教学之现状与对策. 琼州大学学报. 1999, (4) [2020-09-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多年来,推普工作在海南省收效甚微 
  4. ^ 4.0 4.1 4.2 毛春洲. 海南大学 旅游学院. 多元文化背景下海南特区语言政策与语言规划研究. 海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2014, (2): 11, 14, 15 [2020-09-10]. doi:10.13803/j.cnki.issn1009-9743.2012.02.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中文(中国大陆)‎). 
  5. ^ 5.0 5.1 5.2 5.3 吴惠娟. 李勉东. 海南闽语与普通话常用词汇的异同比较研究. 东北师范大学: 1, 35. [2020-09-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中文(中国大陆)‎). 
  6. ^ 據海南學者王俞春所著的《海南移民史志》. 轉引自:杜颖. 福建→海南→海外, 閩人遷瓊歷史路徑. 人民網(轉自海南日報). 2018-12-13 [2020-09-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7. ^ 由丹丹. 海南工商职业学院. 浅论海南高职院校旅游管理专业普通话课堂教学的有效性. 科技视界. 2013, (29): 40 [2020-09-09]. doi:10.19694/j.cnki.issn2095-2457.2013.29.0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8. ^ 程振兴. 海南师范大学文学院. 抢救方言——论崽崽的海南书写. 广州社会主义学院学报. 2012, (1): 81 [2020-09-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中文(中国大陆)‎). 由于北方文化的强势影响力,海南话逐渐边缘化 
  9. ^ 9.0 9.1 梁健. 段曹林; 吴益. 将海南话引入海南省中小学校本课程的研究. 海南师范大学. 2014, 社会科学Ⅱ辑: ii, 11 [2020-09-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中文(中国大陆)‎). 
  10. ^ 10.0 10.1 10.2 宋安琪. 海南师范大学国际文化交流学院. 城市化进程中城乡青少年语言状况对比研究——以海南中小学生为例. 语文建设. 2015, (36): 31-32 [2020-09-10]. doi:10.16412/j.cnki.1001-8476.2015.36.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11. ^ 王玉清. 海南“推普”研究之历史、现状及思考. 海南热带海洋学院学报. 2018, (6): 121 [2020-09-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中文(中国大陆)‎). 
  12. ^ 黄骥. 毛春洲、马金凤. 海南疍民青少年语言使用和语言教育现状. 广西民族师范学院学报. 2016: 146-150 [2020-09-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中文(中国大陆)‎). 
  13. ^ 13.0 13.1 毛春洲. 社会语言学视角下的海南疍民语言态度研究. 海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9, 37 (5): 97-98 [2020-09-10]. doi:10.15886/j.cnki.hnus.2019.05.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中文(中国大陆)‎). 
  14. ^ 14.0 14.1 14.2 14.3 宋安琪. 海南师范大学国际教育学院. 海南黎族青少年群体语言使用情况研究——以昌江黎族自治县为例. 海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2017, (2): 15-17 [2020-09-11]. doi:10.13803/j.cnki.issn1009-9743.2017.02.0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中文(中国大陆)‎). 
  15. ^ 钟圆圆. 海南洋浦公交“双语”报站 方便本地老年乘客. 凤凰网. 南海网. 2019-07-15 [2020-09-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中文(中国大陆)‎). 
  16. ^ 周琪. 海南洋浦公交“双语”报站方便本地老年乘客. 海南网络广播电视台. 2019-07-15 [2020-09-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中文(中国大陆)‎). 
  17. ^ 网友建议公交用海南话报站 运管处:时机未成熟. 国际旅游岛商报 (新浪). 2012-12-17 [2020-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6) (中文(中国大陆)‎). 
  18. ^ 王小畅. 问政海南 | 海口市民建议公交车增加海南方言报站 公交集团这样回应. 南海网. 2020-09-04 [2020-09-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中文(中国大陆)‎). 
  19. ^ 徐锦雯. 罗晓海. 海南方言歌曲现状分析和研究. 海南大学. 2018: 摘要, 7 [2020-09-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中文(中国大陆)‎). 
  20. ^ 20.0 20.1 20.2 20.3 20.4 雷走宏. 海南大学. 论海南台方言类电视节目的发展及前景. 中国报业. 2018, (10): 85-86 [2020-09-09]. doi:10.13854/j.cnki.cni.2018.10.04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中文(中国大陆)‎). 
  21. ^ 21.0 21.1 21.2 王琳. 李枚珍; 毛春洲; 施光. 丰富广电方言节目加强海南多元文化品牌宣传. 海南大学旅游学院: 206-207, 209. [2020-09-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中文(中国大陆)‎). 
  22. ^ 邓钰. 卧虎藏龙的海南网络作家. 海南日报. 2019-09-11 [2020-09-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中文(中国大陆)‎). 《绿岛人家》第五季也已经在海南综合频道播出结束 
  23. ^ 苏英梅. 海南省定安县广播电视台. 浅谈海南广播电视台增设海南话频道的必要性. 新闻传播. 2011, (5): 87 [2020-09-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中文(中国大陆)‎). 海南电视台娱乐频道开设的“呀喏哒嘀”栏目,特受观众欢迎 
  24. ^ 符王润. 新元素拓宽海南方言推广路. 海南日报. 2015-08-02 [2020-09-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中文(中国大陆)‎). 
  25. ^ 25.0 25.1 颜小烟. 声音里的流年. 海南日报. 2018-03-18 [2020-09-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中文(中国大陆)‎). 
  26. ^ 许春媚. 海南话节目听友 自发筹资聚会. 海南日报. 2007-05-13 [2020-09-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中文(中国大陆)‎). 
  27. ^ 卫小林. 乡土演出吸引万余村民观看. 海南日报. 2009-03-20 [2020-09-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中文(中国大陆)‎). 
  28. ^ 张杰. 《故事会》外话谢忠. 海南日报. 2012-08-20 [2020-09-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中文(中国大陆)‎). 
  29. ^ 符红莉. 保护走向濒危的黎语 巩固黎族文化根基. 海南省人民政府网. 2014-05-12 [2020-09-09] (中文(中国大陆)‎). 
  30. ^ 高泽强. 关于再提增设黎语广播电视节目的建议. 海南省人民政府网. 2019-05-07 [2020-09-09] (中文(中国大陆)‎). 
  31. ^ 秦彦. 海南民生广播正式开播 海南话普通话“双语”播报. 南海网. 2013-09-29 [2020-09-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中文(中国大陆)‎). 
  32. ^ Mediacorp CAPITAL 958 城市频道 w Facebook Watch, [2020-09-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中文(新加坡)‎) 
  33. ^ 林伟. 规范语言文字 建设文明城市. 海南日报. 2012-12-04 [2020-09-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中文(中国大陆)‎). 
  34. ^ 陈蔚林; 韩小雨. 要求每个行政村举办推普脱贫培训班. 海南日报 (海口). 2018-05-16 [2020-09-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中文(中国大陆)‎). 
  35. ^ 陈蔚林; 韩小雨. 我省将尽快制定推普脱贫攻坚行动计划. 海南日报. 2018-04-26 [2020-09-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6) (中文(中国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