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曹彰
任城王
曹姓
子文
封爵 鄢陵侯→鄢陵公→任城王
別名 黃鬚兒
逝世 魏文帝黄初四年六月十七日
諡號

曹彰(?-223年),字子文曹魏家族将领。曹操的第三子,卞氏所生的第二子,魏文帝曹丕之弟,妻子孫賁之女。曹彰降服遼東後,曹操大喜拉着其子的鬍子稱其為黃鬚兒,死後諡號威王

生平[编辑]

威勇雄武[编辑]

弱冠前喜搏猛虎,臂力過人、不善文章。自小就立志為將,隨曹操征伐,勇猛過人,建安二十一年(216年),封鄢陵侯。建安二十三年(218年),曹彰受封為北中郎將,行驍騎將軍征討烏丸,又降服遼東鲜卑大人軻比能。曹操大喜,拉着曹彰的胡须称赞“黃鬚兒”建下奇功。

後來曹操駕崩,曹彰被召,认为是要立曹植,但被曹植否决[1],于是曹彰就亲自去欲质问先王印玺何在,被贾逵说服,但被曹丕怀疑,魏略说后来因此事曹彰暴毙。[2][3]

魏文帝曹丕即位,曹彰與諸侯就國,下詔曰:“先王之道,庸勛親親,并建母弟,開國承家,故能藩屏大宗,禦侮厭難。彰前受命北伐,清定朔土,厥功茂焉。增邑五千,幷前萬戶。”

但是曹彰认为自己曾于曹操尚在时立下功勋,现在必应更被大用,谁知曹丕却只是依随常例,命他回鄢陵自守,所以心下非常不满,更不等上命便自行回封地去。而且封王期间,严苛刚厉。[4]

黃初二年,進爵爲公。三年,立為任城王。四年,到洛陽朝見,患病薨於府邸,死後諡號為威,故亦稱為任城威王

曹彰子曹楷嗣位,徙封中牟。黃初五年,改封任城縣。太和六年,又改封任城國,食五縣二千五百戶。青龍三年,曹楷坐私遣官屬詣中尚方作禁物,削縣二千戶。正始七年,徙封濟南,三千戶。正元景元初,連增邑,凡四千四百戶。

曹彰有一女嫁给东平相散骑常侍王昌[5]

野史记载[编辑]

  • 东晋王嘉的《拾遗记》中记载:「任城王曹彰小时刚强坚毅,学习阴阳家学说和谶纬术数,诵读《六经》、《洪范》等典籍数千言。父曹操计划攻打,问曹彰行军作战的诀窍。曹彰能左右开弓,箭术于百步之内,断人的胡须和头发。当时乐浪郡献来一只猛,纹理斑彩,用铁笼关住。力士们都不敢看。曹彰抓住虎尾,缠在自己胳膀上,猛虎贴着耳朵不敢出声,大家都佩服他的神勇。后来南越国献一白给武帝,曹彰用手捏住它的鼻子,象乖乖地伏在地上不敢动。文帝曹丕曾铸一口万斤大钟,悬在文华殿,想换一處擺放,但力士一百人也挪不动,可是曹彰把钟背起来就走。四方听到他的神勇,都息兵自保。文帝说:『以任城王的雄武,并吞巴蜀,就像猫头鹰啣死老鼠!』后来曹彰過世,比照东汉东平王的丧礼安葬。出丧时,空中有几百人的哭声相送;送喪者都说是过去因戰亂而死的魂灵没有棺椁收殓,任城王仁慈恩惠,埋葬了这些枯骨。死者在地下有靈,心知感激,所以赞美其恩德。国史撰有《任城王旧事》三卷,晋初珍藏在持宫秘阁中」[6]
  • 世說新語》記載,曹彰之死是因為曹丕害怕曹彰的武勇,用計將曹彰毒殺的。之後曹丕又想殺害曹植,母亲卞太后因此對曹丕說:「你已殺我的任城王,不可再害我的東阿王!」[7]

案:《世说新语》属于小说家言,叶嘉莹先生指出,黄初四年,诸王来朝的时间为农历五月,此时枣子还未熟,用枣子毒杀曹彰是不可能的,文帝约束诸王的办法还不至于要采用这种方式,曹彰是得了暴疾而死。而且该篇在写曹彰死后,还有这么一段,“复欲害东阿,太后曰:汝已杀我任城,勿复害我东阿。”曹植受封为东阿王在魏明帝太和三年,卞太后焉能在魏文帝黄初四年就称曹植为东阿。

家庭[编辑]

評價[编辑]

  • 陳壽:“任城武藝壯猛,有將領之氣。”《三國志》
  • 曹操:“黃須兒竟大奇也!”《三國志》
  • 曹丕:“以王之雄武,吞併巴蜀,如鴟銜腐鼠耳!”《任城王舊事》

注释[编辑]

  1. ^ 《魏略》:彰至,谓临淄侯植曰:『先王召我者,欲立汝也。』植曰:『不可。不见袁氏兄弟乎!』
  2. ^ 《三国志·贾逵传》:时鄢陵侯彰行越骑将军,从长安来赴,问逵先王玺绶所在。逵正色曰:『太子在邺,国有储副。先王玺绶,非君侯所宜问也。』遂奉梓宫还邺。
  3. ^ 《魏氏春秋》:初,彰问玺绶,将有异志,故来朝不即得见。彰忿怒暴薨。
  4. ^ 《魏略》:太子嗣立,既葬,遣彰之国。始彰自以先王见任有功,冀因此遂见授用,而闻当随例,意甚不悦,不待遣而去。时以鄢陵塉薄,使治中牟。及帝受禅,因封为中牟王。是后大驾幸许昌,北州诸侯上下,皆畏彰之刚严;每过中牟,不敢不速。
  5. ^ 《襄阳耆旧记·人物·王昌》:“王昌,字公伯,为东平相散骑常侍,早卒。妇任城王曹子文女。”
  6. ^ 拾遺記‧卷七》:「任城王彰,武帝之子也。少而剛毅,學陰陽緯候之術,誦《六經》、《洪範》之書數千言。武帝謀伐吳、蜀,問彰取便利行師之決。王善左右射,學擊劍,百步中髭髮。時樂浪獻虎,文如錦斑,以鉄為檻,梟殷之徒,莫敢輕視。彰曳虎尾以繞臂,虎弭耳無聲。莫不服其神勇。時南越獻白象子在帝前,彰手頓其鼻,象伏不動。文帝鋳萬斤鐘,置崇華殿,欲徙之,力士百人不能動,彰乃負之而趨。四方聞其神勇,皆寢兵自固。帝曰:「以王之雄武,吞併巴蜀,如鴟銜腐鼠耳!」彰薨,如漢東平王葬禮。及喪出,空中聞數百人泣聲。送者皆言,昔亂軍相傷殺者,皆無棺槨,王之仁惠,收其朽骨,死者歡於地下,精靈知感,故人美王之德。國史撰《任城王舊事》三卷,晉初藏於秘閣。」
  7. ^ 世說新語,尤悔第三十三》魏文帝忌弟任城王驍壯。因在卞太後閤共圍棋,並啖棗,文帝以毒置諸棗蒂中。自選可食者而進,王弗悟,遂雜進之。既中毒,太后索水救之。帝預敕左右毀瓶罐,太后徒跣趨井,無以汲。須臾,遂卒。復欲害東阿,太后曰:「汝已殺我任城,不得復殺我東阿。」

參考資料[编辑]

  • 三國志·卷十九·魏書十九·任城威王彰傳》,陳壽著,中華書局出版,199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