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诚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曹诚英
Hu Shih, Cao Chengying, Zheng Zhenduo.jpg
曹诚英(右一)与高梦丹、郑振铎、胡适在杭州,1924年
性别
出生 1902年
安徽绩溪
逝世 1973年7月18日
上海
国籍  中华人民共和国
教育程度
政党 九三学社

曹诚英(1902年-1973年),别字佩声,乳名丽娟,安徽绩溪人。中国农学界第一位女教授,美国康奈尔大学硕士,历任安徽大学四川大学复旦大学沈阳农学院教授,九三学社成员。性近文学,有诗作。

生平[编辑]

曹诚英于1902年出生于安徽省绩溪县七都镇旺川村一户徽商家庭。祖辈几代在武汉经营茶叶、字画和文房四宝。父亲曹云斋在她出生时已年届70,两年后即过世。曹诚英婴幼时,在外婆家乡奶娘家里生活。5岁时回到曹家,进入私塾进学。13岁时,被带到武昌大哥家,与嫂、侄一起在家庭教师指导下读书,涉猎经史典籍和小说诗词。

曹诚英是胡适三嫂的妹妹。1917年,胡适回乡与江冬秀成亲,曹诚英是婚礼上的四个伴娘之一。胡适携夫人到北京后,与曹诚英常有书信往来。1919年,16岁的曹诚英由母亲作主嫁给宅坦村的胡冠英,但遭到留学美国的兄长曹诚克的极力反对。曹诚英新婚不久,即离家赴杭州,就读于杭州女子师范学校。1921年10月,在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就读的幼年同乡汪静之冯雪峰柔石潘漠华等人在杭州组建晨光社,曹诚英加入了该团体,并得到胡适的支持。此后写作了大量诗歌,发表在《妇女月刊》等杂志上。

在杭州读书期间,1922年曹诚英的婆婆借口其三年未有身孕,为胡冠英纳妾。1923年春,在兄长曹诚克的支持下,曹诚英与胡冠英解除婚约。同年4月,胡适因病到杭州烟霞洞休养,二人再度邂逅,之间以“穈哥”和“表妹”相称,渐生情愫。10月,胡适返回北京;12月,写下了《秘魔崖月夜》:

依舊是月圓時,
依舊是空山,靜夜;
我獨自月下歸來,
這淒涼如何能解!
翠微山上的一陣松濤,
驚破了空山的寂靜。
山風吹亂了窗紙上的松痕,
吹不散我心頭的人影。

1924年,写作《多谢》

多謝你能來,
慰我山中寂寞,
伴我看山看月,
過神仙生活。
匆匆離別又經年,
夢裡總相憶。
人道應該忘了,
我如何忘得了?

同年,写作《也是微云》

也是微雲,也是微雲過後月光明,
只不見去年的游伴,只沒有當日的心情。
不願勾起相思,不敢出門看月;
偏偏月進窗來,害我相思一夜。

其时,胡适也打算与江冬秀离婚,但因对方强烈拒绝,同时也受到梁启超等外界舆论的压力,最后只得作罢。胡适在《如梦令》中写道:

月明星稀水浅,
到处满藏笑脸。
露透枝上花,
风吹残叶一片。
绵延,绵延,
割不断的情缘。

1925年,曹诚英从杭州女子师范学校毕业后,进入国立东南大学(后改称國立中央大学)学习农科。1931年毕业后留校任教。1932年,曾到北京看望胡适。1934年秋,经胡适推荐,赴美国康奈尔大学农学院主修遗传育种。胡适特意写信给其早年在美国的女友韦莲司,托其照顾曹诚英。

1937年,曹诚英从康奈尔大学毕业,获硕士学位。回国后,在安徽大学农学院任教授,成为中国农学界第一位女教授。抗战爆发后,于1938年初抵成都,在四川大学农学院农艺系任遗传学教授,进行棉种细胞以及遗传上的研究。胡适赴美后,两年内音书断绝,曹诚英为情所困,一度想上峨眉山出家,后被哥哥和好友劝回。1939年旧历七夕,写下一首《鹊桥仙》词寄给在美国任驻美大使的胡适:

孤啼孤啼,倩君西去,为我殷勤传意。
道她末路病呻吟,没半点生存活计。
忘名忘利,弃家弃职,来到峨眉佛地。
慈悲菩萨有心留,却又被恩情牵系。

1943年,曹诚英到复旦大学农学院任教,成为专职教授。这年,托人带给胡适三首词,其中一首是《虞美人》(6月19日):

鱼沉雁断经时久,未悉平安否?万千心事寄无门,此去若能相遇说他听。
朱颜青鬓都消改,惟剩痴情在。廿年孤苦月华知,一似栖霞楼外数星时。
绩溪县上庄镇旺川村曹诚英墓,2015年1月。

1949年2月,胡适经上海准备离开大陆时,亚东图书馆老板汪孟邹请胡适吃饭,并请来曹诚英作陪,这是二人最后一次见面。曹诚英劝胡适留在大陆,胡适最后还是选择前往美国,后又到台湾。

1952年,因全国院系调整,复旦大学农学院一部分并入新组建的沈阳农学院,曹诚英随校迁移,继续担任教授。当时国内学术受政治影响,生物界都以米丘林的细胞遗传学为宗,摩尔根的遗传学被斥为唯心主义。曹诚英在美国所学的遗传学属于后者,遂改研究马铃薯高梁。在马铃薯细胞遗传的研究和改进工作中,取得了很大成效,培育出在东北地区广泛种植的高产马铃薯。1956年,曹诚英被选为沈阳市政协委员。1958年退休后,有较高的退休金,却很节俭。1969年回到故乡绩溪,将一生的积蓄用于家乡的修桥补路与救灾助学等事业上。“文革”开始后,生活清苦孑寂,身体亦日渐衰弱。曾到杭州找到汪静之,将自己的日记、书信等资料集成一包交给其保管,并嘱托在她死后焚毁。

1973年7月18日,曹诚英因肺癌病逝于上海。临终前留下遗言,将她的遗体安葬在安徽绩溪上庄镇旺川村杨林桥边的小路旁,那是胡适回乡的必经之路。

俞汝庸在《我所知道的曹诚英》里回忆,曹诚英从沈阳到上海时住在他父母家,每晚要按摩足部,明显看得出是缠过小脚后放开的。“曹诚英告诉我:‘我们乡下不缠小脚的女人是嫁不出去的。’接着又补上一句:‘不过,你看我缠了小脚还是嫁不出去。’”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