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飲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會飲篇》(Symposium,或譯作《会饮》、《饗宴篇》、《宴話篇》)是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圖的一篇對話式作品,在前385年後不久寫成。

它是一篇討論的本質的作品,以演講和對話的形式寫成,既有諷刺式的神話,也有條理分明的論證。

故事背景

阿波羅多洛Apollodorus)向朋友轉述他從阿里司托得姆(Aristodemus)那裡聽來阿伽松(Agathon)宴會的談話。[1]宴會是慶祝阿伽松的悲劇首次獲獎,所以阿伽松邀請好友在他家中饗宴。蘇格拉底(Socrates)是被邀之列,阿里司托得姆(Aristodemus)則是在蘇格拉底赴宴途中相遇,並被蘇格拉底邀請一同前往,從而記下宴會中的討論內容。列席者有阿里司托得姆(Aristodemus)、修辭學家斐德羅(Phaedrus)、醫生厄律克馬庫(Eryximachus)、雅典悲劇作家亦是這次饗宴的主人阿伽松(Agathon)、蘇格拉底(Socrates)和宴會中途闖入的雅典政治家阿爾基比亞德(Alcibiades)。

內容簡介

Eryximachus 提議,宴會上的客人們依次做一篇對愛神的頌辭。眾人一致稱讚了身為年長男子的愛人和作為少年男子的情人之間的愛情。全文包括六篇對愛神的頌辭和一篇對蘇格拉底的稱讚,對話的高潮是阿里斯托芬講述的原始的三種性別的人因犯罪而被宙斯剖成兩半的神話,以及蘇格拉底轉述的女巫的關於愛是愛智的精靈的討論。文章結構精巧,層層遞進,一開始肯定了愛是美好幸福的源泉;進而區分了迷戀肉體的凡俗的愛,和鍾愛靈魂的天上的愛;然後上升到對愛神的本性的爭辯,最終提出了愛是對美本身的追求,是通過生育在有死的凡人身上實現不朽的辦法;文章借蘇格拉底之口,表達了人們應該在愛的教育上不斷攀登,由個別的美到一切的美,由形體的美到美的相,由美的行動到美的知識,最後抵達自在自足的美本身。

在这部作品中,柏拉图通过层层转述,极为隐晦地替苏格拉底(哲学的代表)反驳了阿里斯托芬(诗的代表)的《云》中对哲学的“抹黑”。

參見[编辑]

  1. ^ 柏拉圖. 饗宴——柏拉圖式愛的真諦. 臺北: 左岸文化出版社. 2008年5月: 138. ISBN 978986672307 请检查|isbn=值 (帮助) (中文(繁體)‎).  已忽略未知参数|譯者=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