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會飲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會飲篇》拉丁語Symposium古希臘語Συμπόσιον Sympósion),或譯作《会饮》、《饗宴篇》、《宴話篇》)是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圖的一篇對話式作品,在前385年後不久寫成。

與同時期的作品《費德魯斯篇》相同,《會飲篇》是一篇討論的本質的作品,以演講和對話的形式寫成,既有諷刺式的神話,也有條理分明的論證。

主要人物[编辑]

以下爲所有在文中發表演說的角色(每個角色都是一位真實存在,與蘇格拉底同時代的有名人物),並附有他們的演說開始的史蒂芬頁碼

內容簡介[编辑]

厄律克西馬科斯提議,宴會上的客人們依次做一篇對愛神的頌辭。眾人一致稱讚了身為年長男子的愛人和作為少年男子的情人之間的愛情。全文包括六篇對愛神的頌辭和一篇對蘇格拉底的稱讚,對話的高潮是阿里斯托芬講述的原始的三種性別的人因犯罪而被宙斯剖成兩半的神話,以及蘇格拉底轉述的女巫的關於愛是愛智的精靈的討論。文章結構精巧,層層遞進,一開始肯定了愛是美好幸福的源泉;進而區分了迷戀肉體的凡俗的愛,和鍾愛靈魂的天上的愛;然後上升到對愛神的本性的爭辯,最終提出了愛是對美本身的追求,是通過生育在有死的凡人身上實現不朽的辦法;文章借蘇格拉底之口,表達了人們應該在愛的教育上不斷攀登,由個別的美到一切的美,由形體的美到美的相,由美的行動到美的知識,最後抵達自在自足的美本身。

在这部作品中,柏拉图通过层层转述,极为隐晦地替苏格拉底(哲学的代表)反驳了阿里斯托芬(诗的代表)的《云》中对哲学的“抹黑”。

故事梗概[编辑]

佈景[编辑]

阿波羅多洛向朋友轉述他從阿里司托得姆英语Aristodemus那裡聽來阿伽颂宴會的談話。[1]宴會是慶祝阿伽松的悲劇首次獲獎,所以阿伽颂邀請好友在他家中饗宴。蘇格拉底是被邀之列,阿里司托得姆則是在蘇格拉底赴宴途中相遇,並被蘇格拉底邀請一同前往,從而記下宴會中的討論內容。衆人用過餐後,照慣例應當開始飲酒誦詩,但是阿伽颂表示他前夜爲了慶祝劇作奪冠飲酒過量,無力再飲;席上的醫生厄律克西馬科斯也建議衆人節制飲酒。這時,修辭學家費德魯斯建議衆人輪番以同一話題發表演說,讓酒神戴歐尼修斯作爲評判。費德羅斯提出的話題是「厄洛斯」也即「愛情」,每人以自己的方法讚美愛神和他對人類的貢獻。席上衆人對這一建議表示贊同,並示意費德羅斯先行開始他的演說。

費德魯斯的演說[编辑]

費德魯斯引述赫西俄德巴門尼德的詩篇論證說:愛是一尊神,且是衆神中最年長的一位。除此之外祂還爲人類帶來最大的福祉,激勵英雄在愛人的目光下勇往直前,讓不論是男性還是女性都願意爲所愛者付出生命。此外,衆神不僅保佑愛人,更是爲接受了愛人追求的被愛人準備了無上的榮譽。因此,費德羅斯認爲愛情是衆神中最年長、最尊貴的一位,還是人類生前與死後的幸福最高的淵源。

保薩尼亞斯的演說[编辑]

阿里司托得姆轉述的下一位演說者是保薩尼亞斯。保薩尼亞斯說:要想讚美愛神,便要首先區分兩尊不同的愛神。他引述古希臘神話論證,正因神話中有兩個不同的阿芙羅黛蒂誕生的故事,因此她的兒子愛神厄洛斯也有兩個不同的分身。其中一名是「天上愛神」,來自天神烏拉諾斯誕出的阿芙羅黛蒂,代表了尊貴和神聖的愛情;另一名是「人間愛神」,來自宙斯狄俄涅誕出的阿芙羅黛蒂,代表世俗和肉慾的愛情。由於天上愛神的母親阿芙羅黛蒂只由男神生出,所以尊貴和神聖的愛情也以少年爲戀愛的對象(古希臘少年愛),而人間愛神出自男女結合所以世俗的愛情亦在男女之間進行。

除此以外,保薩尼亞斯還討論了愛情的倫理和希臘各城邦用來約束愛情的法律。保薩尼亞斯認爲,不論是神聖還是世俗的愛情都必須以法律約束,以免愛人的失節影響到愛神的聲譽。有些希臘的城邦法律中將一切愛情都視作美好的,其他的希臘城邦和波斯帝國的法律則反對、限制愛情。雅典對愛情的法律和習俗在保薩尼亞斯看來是值得仿效的典型:雅典人鼓勵愛人逾越一切限制去追求所愛之人,卻鼓勵被愛的少年不輕易接受愛人求愛,而是通過考驗來確定愛人是一名品德高尚者。這樣的愛情在他看來便是天上愛神的愛,爲愛人與被愛的人同時帶來美德的提昇。

保薩尼亞斯說罷,演說輪到了阿里斯托芬,然而突然開始打嗝不止的阿里斯托芬向厄律克西馬科斯請求互換演講順位,由後者替他先行回應保薩尼亞斯。答應了阿里斯托芬的厄律克西馬科斯開始進行他的演說。

厄律克西馬科斯的演說[编辑]

身爲一名醫生的厄律克西馬科斯肯定了保薩尼亞斯的觀點,但是又補充說愛情所司掌的領域不僅僅在人世間,而是包括動、植物在內的整個宇宙都依照愛情的規律運行。人的身體中有健康與不健康兩種愛情的存在,而醫生的職責便是分離兩種愛情、排除不健康的一種以保護健康的愛情。對立的事物(冷熱、乾溼等)之間互相剋制,而醫生可以通過醫術變相剋爲相生,以此達到讓身體中產生和諧的作用。

厄律克西馬科斯還引述赫拉克利特說:宇宙間的一切都存在相生相剋,而音樂便是調和宇宙間相剋的元素,讓它們達成和諧的藝術。因此,身體、音樂與天文等等領域都需要愛情合適的引導,而這種健康的愛情也是讓人與人之間、乃至人與神之間建立友好關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阿里斯托芬的演說[编辑]

通過噴嚏止住了打嗝的阿里斯托芬先行向衆人解釋,他的演說是以一位喜劇作家的視角寫成的,因此可能被衆人取笑。阿里斯托芬說:要想解釋愛情,便要先解釋「人」的由來。現在的人有兩種性別(男性與女性),而上古的人在他的故事中則有三種:男性、女性和「男女性」。其中男性來自太陽、女性來自地球、男女性則來自月亮。這些原始人有兩幅面孔、兩對口鼻、四手四腳和兩副生殖器,跑起來會用他們的八隻手腳像雜技演員一樣滾翻。原始人力大無窮,甚至企圖衝撞、推翻衆神。見此情景的宙斯本打算用閃電將他們全部打倒,卻又擔憂人類若滅亡以後衆神將失去獻祭品;最後宙斯決定將每個人從中間一分爲二:每個男性分爲兩個男人、每個女性分爲兩個女人、每個男女性則分爲一男一女。從此以後,每個人都開始尋找他們起初被分離開的另一半,因此便有了男同性戀女同性戀異性戀三種人的存在。

阿里斯托芬說,由於愛情的本質是尋找失去的另一半,所以在找到了另一半以後的人唯一的願望便是和另一半的自己永遠合二爲一,這便是愛情的最終目的。最後,他總結道:他的理論與前面的演說比起來,既對男性又對女性有效;人類最高的幸福便是每個人都能找到自己失去的另一半,但是如果無法做到這一點,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在現有的條件下找到與此最爲接近的愛情。

阿里斯托芬語畢,席間只剩下阿伽颂與蘇格拉底二人尚未進行演說(阿爾西比亞德斯尚未登場)。兩人在一番謙讓後,費德羅斯示意阿伽颂不要再推託,而阿伽颂也開始了他的演說。

阿伽颂的演說[编辑]

蘇格拉底的演說[编辑]

阿爾西比亞德斯的演說[编辑]

參見[编辑]

引用[编辑]

  1. ^ 王曉朝譯, 138頁

參考文獻[编辑]

  • 柏拉圖; 王曉朝 (譯). 饗宴——柏拉圖式愛的真諦. 臺北: 左岸文化出版社. 2008年5月. ISBN 9789866723087 (中文(繁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