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朝鮮半島南北關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朝鲜-韩国關係
North Korea和South Korea在世界的位置

朝鲜

韩国

韩朝关系,或兩韓關係,是指朝鮮半島上的大韩民国(简称韩国或南韩)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简称朝鲜或北韩)之間的政治、外交、军事等方面的关系。韓語社群常以南北關係稱之(韓語남북관계南北關係 Nambuk kwan'gye)。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对朝鲜半岛原本是个自主发展的历史契机。不过,由于冷战格局在亚洲的形成,朝鲜半岛在民族独立后却陷入了国家分裂。韩朝双方在冷战铁幕下长期相互敌对、孤立、封锁,并试图通过武力实现统一。20世纪70年代,随着东西方国际格局的缓和,韩朝双方开始相互对话、接触,寻求和平统一的途径。1971年,南北方通过红十字会进行了首次接触,讨论南北离散家属问题。虽然韩朝双方在早期的对话中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但双方至少都表达了和平解决国家统一的良好意向。

20世纪90年代,韩朝双方开始了频繁的接触与对话。1998年金大中就任韩国总统后,对朝推行“阳光政策”,提出民族统一三阶段方案。2000年6月,金大中与金正日平壤举行了历史性的首次朝韩首脑会晤,并联合发表了自主解决国家统一,加强双方在经济、社会、文化、体育、卫生、环境等各个领域的合作与交流的《南北共同宣言》。2003年开始的卢武铉政府在金大中的“阳光政策”基础上推行“和平繁荣政策”,将韩朝关系上升到了迎接“东北亚新时代”的高度。2007年10月,卢武铉徒步穿越韩朝军事分界线与金正日举行了第二次韩朝首脑会晤,并发表了《南北关系发展与和平繁荣宣言》。

2008年,韩国保守派大国家党执政后,韩国对朝政策由友好转为强硬,双方关系开始后退。2013年,朴槿惠出任韩国总统后,对朝推行“朝鲜半岛信任进程”,而不是像李明博那样一味地倾向于强硬态度。不过,朴槿惠的政策被朝鲜认为是李明博政策的翻版而已。

历史[编辑]

早期的对峙与对话[编辑]

以朝鲜战争为主題的兄弟雕像

朝鲜半岛南北分裂后,韩朝关系紧张,双方都试图通过武力达到南北统一,仅1949年一年,双方在军事分界线上发生的大小武装冲突就达2600余起。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最终全面爆发。战争停火后,韩朝双方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处于相互敌对的状态。[1]:265[2]:265[3]:57李承晚认为韩国是依据联合国议案经“民主选举”合法产生,理当是朝鲜半岛唯一合法政权。李承晚政府对朝鲜采取的是不接触、不妥协、不承认的“三不”政策。“北进统一论”,“先统一、后建设,不统一、不建设”一直是李承晚的治国方针之一。在李承晚执政期间,他标榜反共,与美国联盟,不断屠杀、镇压国内共产党左派人士。于此同时,朝鲜韩国采取的是坚持“解放南朝鲜”的政策。[1]:270[3]:55-56

朴正熙执政后,韩国主要是通过发展经济实现“胜共统一”。经过近10年代追赶式发展,韩国经济指标在20世纪70年代初基本达到了与朝鲜持平的水平。[2]:26520世纪70年代,随着东西方国际形势的缓和,南北方也得到改善。1970年8月15日,朴正熙在纪念光复25周年祝词,即“8*15宣言”,中提出要以和平的方式完成南北统一。1971年,南北方通过红十字会进行了首次接触,讨论南北离散家属问题。1972年5月至6月,双方实现了部长级的互访,并于1972年7月4日发表了《南北共同声明》。“7*4南北共同声明”的主要内容包括:不依靠外来势力和在没有外来势力干涉的情况下实现统一;统一应以和平的方法实现,不采取武力行动;作为同一民族应当超越意识形态和制度的差别,促成民族大团结;终止相互武装挑衅和诽谤中伤,制止意外的军事冲突;尽快展开南北红十字会会谈;架设首尔-平壤直通电话;成立南北协调委员会等。不过,《南北共同声明》发表后,双方关系并没有顺利发展,没有达成任何协议。1978年,双方红十字会的会谈也被中断。[4]:226-228[2]:265[1]:273-276[3]:105

1979年12月12日,全斗焕发动双十二政变,掌握韩国政权后,分别在1981-1983年间多次建议举行南北首脑会谈。1982年,全斗焕在新年新政策中提出了详尽的《民族和解与民主统一方案》。不过全斗焕的提议都遭到了金日成的拒绝。金日成认为全斗焕是“杀人魔头”,不能与他举行会谈。[4]:232[1]:2761983年10月9日,全斗焕访问缅甸期间,发生了仰光爆炸事件,使南北关系紧张。仰光爆炸事件后,双方关系虽然紧张但没有关闭对话的大门。韩朝双方进行了零星的、时断时续的各级别接触。1985年,金日成接受全斗焕的建议,邀请全斗焕来平壤举行南北首脑会晤。同年9月,朝鲜外务相许琰秘密访问首尔。10月,韩国安企部部长张世东作为韩方特使进行了回访,并带去全斗焕的亲笔信,双方就南北首脑会晤达成一致。不过由于1986年1月18日,韩方宣布与美国进行联合军演,引起朝鲜强烈不满。不过双方两年后还是开始了双边贸易,贸易额一度达到1800万美元。1987年11月29日,大韩航空858号航班发生爆炸,机上115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全部遇难。韩方指责此次空难为朝鲜特工所为。这使得南北首脑会晤没能取得实质性进展。[4]:276-277

20世纪90年代的频繁接触[编辑]

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韩朝双方接触日益频繁,高层会谈明显增多。1990年9月5-7日,双方总理姜英勋延亨默在韩国首尔举行了首次南北总理会谈。此后,南北总理会谈在平壤和首尔轮流举行。1991年12月,双方在第5次南北总理会谈中签署了《南北和解、互不侵犯和交流与合作协议》。20世纪90年代,美国侦察卫星监测到朝鲜在发展核武器。1991年11月8日,卢泰愚发表“朝鲜半岛无核化宣言”,表示韩国严格遵守相关国际条约和平利用核能,并在经过国际原子能组织的彻底检查后,宣布放弃核燃料的再处理与核浓缩设施,并建议朝鲜也如是做出相应的承诺。1992年2月,双方在第6次南北总理会谈中正式签订了《朝鲜半岛无核化共同宣言》。此后,朝鲜在1992年5月-1993年2月接受了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核查。[2]:267[4]:240-241[1]:279

1993年3月,韩美决定恢复年前中断的“协作精神”联合军事演习,引发朝鲜的不满。3月12日,朝鲜宣布退出《防止核不扩散条约》。11月,金泳三访美期间与美国达成协议将停止1994年的联合军演,并向朝鲜提议举行首脑会晤解决核问题。1994年6月,时任美国总统吉米·卡特分别出访了平壤首尔,并与金日成和金泳三见了面。他向金泳三转达了金日成随时随地无条件举行首脑会晤的口信。双方商定于7月25-27日在平壤举行首脑会晤。不过,金正日7月8日的突然去世,使得南北首脑会晤计划搁浅。之后,由于朝核问题的出现,朝鲜半岛南北关系开始出现阴影,直到1994年朝鲜和美国签订《核框架协议》,紧张的核问题才告一段落。[2]:267[4]:247-248

从“阳光政策”到“和平繁荣政策”[编辑]

1998年金大中就任韩国总统后,对朝推行“阳光政策”,旨在以强有力的安保为基础,实现韩朝和解、交流、合作,实现朝鲜半岛和平。1998年2月,朝鲜政党团体联席会议致信韩国各政党,呼吁促进朝韩关系和解与团结。4月,南北双方在北京举行了副部长级的会谈。[2]:267-2681998年6月16日,现代集团名誉会长郑周永赶着500头黄牛穿越板门店进入朝鲜,开启了著名的“黄牛外交”,也拉开了南北经济合作的序幕[5]:446[2]:268。之后,虽然发生了1998年的潜水艇事件和1999年的“第一次延坪海战”,双方的接触与交流仍然继续。2000年6月13-15日,金大中正式出访平壤与朝鲜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举行了历史性的首次朝韩首脑会晤,并联合发表了《南北共同宣言》。双方宣布自主解决国家统一,加强双方在经济、社会、文化、体育、卫生、环境等各个领域的合作与交流。[2]:553-575[5]:268[6][7]

金大中的阳光政策使朝鲜半岛南北关系得到空前和解。2000年8月15日光复节,南北双方时隔15年再次举行了离散家属团聚[5]:589。同年9月15日,在悉尼奥运会开幕式上,韩朝双方体育代表团高举朝鲜半岛旗帜首次共同入场[1]:285[5]:595。9月24日,朝鲜人民武装力量部部长金一哲率领的由13人组成的朝鲜代表团越过板门店,参加在济州岛举行的南北国防部长会谈。会谈结束后,金大中在青瓦台接见了金一哲一行。这是朝鲜军方首脑首次穿越军事分界线和到访青瓦台[5]:597。韩国现代峨山集团英语Hyundai Asan同朝鲜亚太和平委员会的金刚山旅游项目开城工业园区等都开始于金大中执政时期[8][9]

2003年开始的卢武铉政府在金大中的“阳光政策”基础上推行“和平繁荣政策”,将韩朝关系上升到了迎接“东北亚新时代”的高度。[1]:286-287[10]:168尽管朝核危机的升级给“和平繁荣政策”的实施制造了障碍,卢武铉任然坚持通过和平对话解决朝核问题[10]:169-170。2003年,双方举行了多次部长级会谈、军事会谈和离散家属会面。6月,双方举行了南北铁路连接和开城工业园区的动工仪式。8月,双方在板门店互换了《投资保障协议》、《防止双重征税协议》、《清算结算协议》、《商事纠纷解决程序协议》等经济合作文件生效通知书。此外,朝鲜在8月份还派出了200余人的体育代表团和300余人的拉拉队参加韩国大邱第22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9月,双方在开通金刚山水路旅游线路后,又开通了陆路旅游线路。[2]:269-270

2004年6月30日,现代峨山集团英语Hyundai Asan和韩国土地公社举行了开城工业园区首期工程的完工仪式,约280家韩国公司进入了工业园区。2005年4月14日,双方首次交换了各自动物园的动物,以保护朝鲜半岛濒危物种[11]:178-179 2005年6月《南北共同宣言》发表五周年纪念时,韩国应邀派出庞大的政府和民间代表团赴平壤参加庆祝活动。6月17日,金正日会见了韩国统一部部长郑东泳,并首次正面评价了卢武铉。金正日同意恢复将军级会谈,举行水产会谈,协商开辟陆上空中走廊。7月14日,朝鲜当局和民间代表团来到韩国参加朝鲜半岛光复60周年的庆祝活动。卢武铉会见了由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书记金己男率领的朝方代表团,表示“希望韩朝双方相互尊重,增进彼此信任,为解决朝核问题共同努力。韩朝应当渡过核问题的关口,共同续写朝鲜半岛的历史新篇章”。[11]:180-181[12]2005年,韩朝双方人员往来多达88341人次,南北贸易总额首次突破10亿美圆,增至10.55亿美元。韩国成为续中国之后的朝鲜第二大贸易伙伴[11]:182[13]。1000多名韩国人每天通过新开放的陆路跨越军事分界线前往朝鲜旅游。2006年3月15日,连接首尔新义州京义线东海线铁路终于完工,日运输能力达12000人。[11]:182[14]

2007年5月,韩朝双方的列车分别从韩国汶山站和朝鲜金刚山出发,实现了56年来双方列车首次穿越军事分界线。10月,卢武铉金正日举行了韩朝首脑会晤,并发表了《南北关系发展与和平繁荣宣言》。[2]:270[1]:29011月,韩国总理韩德洙与朝鲜总理金英日举行了两国总理会谈,讨论《南北关系发展与和平繁荣宣言》的履行方案。双方签订了《南北总理会谈协议》、《关于西海和平合作特区促进委员会的协议》和《关于设立和运营南北经济合作共同委员会的协议》。12月,双方代表在板门店举行了第七次将军级军事会谈,就非军事区的“三通”(通行、通信、通关)和设定共同捕鱼海域问题进行了讨论。[2]:270

李明博政府之后[编辑]

李明博执政期间,韩国调整了对朝政策,用“实用主义”的“无核、开放、3000构想”取代了前两届政府对朝鲜的友好政策。“无核、开放、3000构想”政策的基本含义是在朝鲜放弃核武,对外开放的条件下,韩国将在今后的10年内帮助朝鲜将国民人均收入提高到3000美元。李明博对前两届政府与朝鲜签订的《南北共同宣言》和《南北关系发展与和平繁荣宣言》持保留和否定态度,在对朝问题上与美国保持一致的强硬立场,双边关系出现倒退。[4]:2892008年,一名韩国游客因在金刚山旅游越过警戒线而被朝方枪击身亡[4]:290。2010年3月26日,天安号事件使韩朝关系陷入严重危机中[4]:291。同年11月23日,韩朝双方在延坪岛发生交火,双方都指责是对方先开的火,双方关系进一步恶化[4]:292

朴槿惠上台后,对朝推行“朝鲜半岛信任进程”,而不是像李明博那样一味地倾向于强硬态度。不过,朝鲜认为朴槿惠的政策只是李明博“无核、开放、3000构想”政策的翻版。2013年3月11日,美韩进行了针对朝鲜的名为“关键决断”联合军演,对朝鲜刺激很大。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部为此宣布从韩美联合军演的3月11日起,《朝鲜停战协定》全面作废。3月27日,朝鲜又切断了西海地区的韩朝军事热线。之后,开城工业园区也曾一度关闭。[4]:308

统一问题[编辑]

朝鲜半岛自公元7世纪形成统一国家后,除在新罗末期有暂短的后三国时期外,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一直保持着国家统一的局面,没出现过大的分裂。朝鲜半岛在此期间的每个王朝都是保持长期稳定,新罗历史有992年,高丽朝鲜王朝分别维持了474年和518年。单一民族的特性,使得朝鲜半岛历史很少出现其它国家历史上,由于民族矛盾而陷入的分裂与动乱局面。[1]:336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朝鲜半岛原本可以有个自主发展的契机,不过大国的固有利益使其陷入南北分裂和长期敌对的状态。冷战结束后,韩朝双方都意识到武力统一的局限性,并开始调整各自的外交与统一政策。[1]:33720世纪70年代至今,韩朝双方的关系经历了紧张与缓和的波动。不过朝鲜一贯奉行“对抗与对话”两手准备的政策。而韩国政府也试图调整对朝政策,寻求解决僵局的突破口。[1]:3441989年,韩国建立了专门用于支持南北交流与合作的3000亿韩圆“南北合作基金”。1990年6月,韩国又颁布了《南北交流合作法》,为南北交流、合作提供了法律、制度和资金上的保证。[1]:338-3392013年,韩国为“南北合作基金”拨款1.09万亿韩元(约合10.2亿美元),较去年增加9.1%。统一部的一般预算也增至2222亿韩元,较去年增加4.4%[15]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方秀玉. 《战后韩国外交与中国-理论与政策分析》. 上海: 上海辞书出版社. 2011年12月. ISBN 978-7-5326-3500-9.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董向荣. 《韩国》. 北京: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9年5月. ISBN 9787509707326. 
  3. ^ 3.0 3.1 3.2 张光军主编. 《韩国执政党研究》. 广州: 广东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2010年11月. ISBN 978-7-5100-2914-1. 
  4. ^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朴钟锦. 《韩国政治经济与外交》. 北京: 知识产权出版社. 2013. ISBN 978-7-5130-2476-1. 
  5. ^ 5.0 5.1 5.2 5.3 5.4 (韩)金大中著;(韩)李仁泽,(中)王静,(中)高恩姬译. 《金大中自传》. 北京: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2年9月. ISBN 9787300161952. 
  6. ^ 2000年6月13日朝鲜北南双方领导人首次会晤. 人民网. 2003-08-01. 
  7. ^ 韩朝首脑签署共同宣言(全文). 中央电视台官网. [2015-05-08]. 
  8. ^ 韩国现代峨山公司将对金刚山陆路旅游实地勘查. 搜狐网. 2003-02-03. 
  9. ^ 开城工业园区建设始末. 新浪财经. 2014-04-28. 
  10. ^ 10.0 10.1 范永红编著. 《平民总统卢武铉》. 北京: 东方出版社. 2007年10月. ISBN 978-7-5060-2932-2. 
  11. ^ 11.0 11.1 11.2 11.3 诚明编著. 《卢武铉传》. 北京: 新世界出版社. 2009年11月. ISBN 978-7-5104-0666-9. 
  12. ^ 韩国总统卢武铉会见朝鲜代表团问候金正日. 新华网. 2005-08-01. 
  13. ^ 金祥波. 试析卢武铉“和平繁荣政策”与韩朝关系的发展. 《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8年第1期. 
  14. ^ 京义线与东海线. 新浪网. 2007-05-18. 
  15. ^ 韩增加南北合作基金拨款. 新浪网. 2013-01-04. 

外部连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