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优良条目,点击此处获取更多信息。

朝鮮哲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朝鲜哲宗
朝鲜国第25代國王
在位期間:1849年7月25日-1864年1月16日
前任:憲宗
繼任:高宗
A portrait of Cheoljong.jpg
哲宗御真
年號道光咸丰同治(沿用清朝
姓名李昪
道升
大勇齋[1]
別名李元範、李曅
出生純祖三十一年六月十七日
(1831-07-25)1831年7月25日
逝世哲宗十五年十二月八日
1864年1月16日(1864歲-01-16)(32歲)
廟號哲宗
諡號熙倫正極粹德純聖
欽命光道敦元彰化
文顯武成獻仁英孝大王(初谥)

熙倫正極粹德純聖
欽明光道敦元彰化
文顯武成獻仁英孝
章皇帝(1908年改谥)

忠敬王(清朝諡)
陵墓睿陵
父親全溪大院君
母親龍城府大夫人廉氏
王妃哲仁王后金氏
嫡子李隆俊
庶女永惠翁主

朝鮮哲宗朝鮮語:조선 철종朝鮮 哲宗 Joseon Cheoljong;1831年7月25日-1864年1月16日),朝鲜王朝的第25代君主,1849年至1864年在位;姓名李昪朝鮮語:이변李昪 Yi Byeon),字道升朝鮮語:도승道升 Do seung)。朝鮮憲宗過世後,純元王后將其選為朝鮮純祖嗣子繼承王位。

哲宗出自王室旁系,是英祖的玄孫;早年生活貧困。繼承王位後並無實權,外戚安東金氏獨攬朝政;外戚專權的勢道政治造成國家財政惡化,稱為三政紊亂,在他統治晚期引發壬戌民亂朝鲜语임술농민봉기。同時,歐美列強勢力開始影響東北亞,而朝鮮尚能維持鎖國政策;不過朝鮮半島天主教在此時信徒大增,而本土新興宗教東學教也開始發展,以反制「西學」。諡號熙倫正極粹德純聖欽命光道敦元彰化文顯武成獻仁英孝大王清朝賜諡忠敬王。由於哲宗無子,朝鮮王室再次迎立旁系王族李載晃繼位,是為高宗

生平[编辑]

哲宗在江華島的故居,本來是茅屋,後在1853年擴建改為瓦房,稱為龍興宮朝鲜语용흥궁[2]

早年[编辑]

朝鮮哲宗在純祖三十一年(1831年)六月十七日誕生於慶幸坊私第,本名李元範(원범),是朝鮮王朝宗室、朝鮮英祖曾孫李㼅第三子[3][4];生母龍潭廉氏,生前是李㼅的[5]

哲宗的親祖父是恩彥君正祖時連同家人遭流放江華島;純祖元年(1801年),在鎮壓天主教辛酉迫害中,恩彥君受牽連而被賜死[6][7],他的子女在純祖二十二年(1822年)才獲赦[8]。恩彥君的庶子李㼅當時已年近四十,獲釋後娶妻生子,並離開江華島回漢城府居住;與三名妻妾育有三子[9]。哲宗年幼時未接受良好教育;四歲起只學過《千字文》,以及《資治通鑑》、《小學》各兩卷[3][10]

憲宗二年(1836年),南膺中企圖擁立恩彥君的孫子而被處死[11][12]。憲宗十年(1844年),憲宗王妃孝顯王后薨逝之際,又發生了閔晉鏞獄事朝鲜语민진용의 옥사[13],閔晉鏞等人陰謀擁戴哲宗的大哥李元慶為王;李元慶遭牽連賜死[14]:13,全家連坐再度流放江華島[3]

即位[编辑]

憲宗十五年(1849年)六月六日,憲宗升遐,得年僅二十三歲,無子[15]。前領議政權敦仁朝鲜语권돈인主張立德興大院君後裔、年僅八歲的李夏銓朝鲜语이하전為王;不過憲宗的祖母、大王大妃金氏(純元王后)支持英祖後裔李元範繼位。純元王后派領議政鄭元容朝鲜语정원용前往江華島迎接李元範,準備讓他以純祖養子的身份繼承憲宗王位。當時,李元範住在鄉野以耕作為生,相當貧困。當鄭元容一行抵達時,李元範全家相當驚恐;在鄭元容懇求、稟告大妃旨意之下,才啟程離開。據記載,一行人回程行經漢江渡口楊花津時,有群羊下跪作迎候狀,被視為是新王即位的祥瑞奇景;即將進入漢城時,城中萬人空巷、歡呼震地[3][16]

李元範抵達後,先受封德完君,同時恩彥君全家得到平反並恢復封爵[17]。李㼅生前並沒有封爵,依德興大院君的先例追尊為全溪大院君[18][19];廉氏也追尊為龍城府大夫人,追認為他的繼室。同時期獲得封爵或追封、改名的哲宗親屬,還包括:懷平君李明(哲宗大哥)、永平君李昱(哲宗二哥)、豐溪君李瑭(哲宗四伯父,出繼恩全君)以及益平君朝鲜语이희 (1824년)李曦(豐溪君庶子、哲宗堂兄,出繼大伯常溪君朝鲜语상계군[5];哲宗的姑丈韓覺新朝鲜语한각신,也被任命為翼陵(仁敬王后陵)參奉[20]

朝鮮王室系譜(1849年)
世系省略過繼在世者
德興大院君
李岹
(1530-1559)
(六代略)
李明會朝鲜语이명회
(1685-1727)
朝鮮英祖
李昑
(1694-1776)
安興君
李埱
(1693-1763)
李亨宗朝鲜语이형종 (1706년)
(1706-1759)
孝章世子
李緈
(1719-1728)
莊獻世子
李愃
(1735-1762)
李鎭翼
(1728-1796)
李澧朝鲜语이풍 (조선)
(1727-1795)
朝鮮正祖
李祘
(1752-1800)
恩彥君
李䄄
(1754-1801)
恩信君
李禛
(1755-1771)
恩全君
李禶
(1759-1778)
李秉源
(1752-1822)
晉安君朝鲜语진안군 (왕족)
李彥植
(1752-1819)
李民植
(1753-1817)
朝鮮純祖
李玜
(1790-1834)
常溪君朝鲜语상계군
李湛
(1769-1787)
豐溪君
李瑭
(1783-1826)
全溪大院君
李㼅
(1785-1841)
南延君
李球
(1788-1836)
完城君朝鲜语진안군 (왕족)
李爔
(1771-1830)
李𪸛朝鲜语이옥 (1773년)
(1773-1820)
孝明世子
李旲
(1809-1830)
益平君朝鲜语이희 (1824년)
李曦
(1824-1863)
懷平君
李明
(1827-1844)
永平君
李昱
(1828-1902)
朝鮮哲宗
李昪
(1831-1864)
興寧君朝鲜语흥녕군
李昌應
(1809-1828)
興完君朝鲜语흥완군
李晸應
(1815-1848)
興寅君
李最應
(1815-1882)
興宣君
李昰應
(1821-1898)
完昌君朝鲜语완창군
李時仁
(1805-1843)
朝鮮憲宗
李烉
(1827-1849)
李載元
(1831-1891)
李載先朝鲜语이재선
(1842-1881)
李載冕
(1845-1912)
李夏銓朝鲜语이하전
(1842-1862)

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六月九日,德完君於昌德宮熙政堂行冠禮,正式即位為王,是為哲宗[21],由純元王后垂簾聽政[22]。此後幾年,哲宗在公務之餘參加經筵、晝講等,以繼續學業[3]。哲宗即位後需改名,大臣擬定三字「」、「biàn」、「wēn」,因此一開始起名「李曅」。不久,為避諱康熙帝(「曅」、「燁」同音),又改名李昪[23][24][25],並取表字道升[a]。同年,清朝兵部左侍郎瑞常等為冊封使,冊封李昪為朝鮮國王[28]。哲宗二年(1851年),承旨金汶根(純元王后族弟)的女兒被選為哲宗王妃,是為哲仁王后[3][29];次年,清朝再派吏部右侍郎全慶,冊封朝鮮王妃[30]。哲仁王后曾生下獨子「隆俊[31],被稱為元子;不過元子未滿周歲就夭折了[3][32][33],此後哲仁王后就再也沒有生育。

統治[编辑]

純元王后在哲宗二年(1851年)底撤簾[34],但是國家實權仍由她的娘家新安東金氏把持,哲宗形同傀儡。安東金氏藉哲仁王后與王室再次聯姻,勢道政治更加鞏固;經純祖、憲宗到哲宗三朝,安東金氏外戚多身居要職,任人唯親、王權旁落,朝政更加腐敗。例如,金左根金興根朝鲜语김흥근登上三公(領議政、左議政、右議政)之位,金炳冀朝鲜语김병기 (1818년)金炳學朝鲜语김병학 (1821년)金炳翊朝鲜语김병익 (1837년)金炳國朝鲜语김병국金炳弼朝鲜语김병필 (1839년)等人也都佔據六卿、大將的要職[35]:353。哲宗七年(1856年)丙辰別試時,針對科舉中偏袒門閥子弟、受賄的現象,哲宗提出批評並要求整頓科場紀律[3]。哲宗八年(1857年)純元王后薨逝,不久哲宗將養父的廟號升格為「純祖」(此前是「純宗」)[36]。同時,朝鮮最重要的財政事務「三政」,田政、軍政、還穀,也因地方上兩班貴族的橫徵暴斂而更加惡化,導致「三政紊亂」。哲宗十三年(1862年)二月,慶尚道右兵使白樂莘上任後貪婪暴虐,引發晉州農民起事。朝廷罷免白樂莘、晉州牧使洪秉元以安撫民眾,並派朴珪壽前去調查;事後卻逮捕主謀者,處死十三人、流放十九人。不久民亂更加擴大,從忠清道益山開始,朝鮮南方三道慶尚道、忠清道、全羅道以及濟州島相繼爆發大小動亂,還向北擴及咸鏡道咸興京畿道廣州黃海道黃州[35]:358-359,史稱壬戌民亂朝鲜语임술농민봉기(壬戌農民蜂起)。為改善弊政,朝廷設立「三政釐整廳」,廣納建言,致力財政撙節、鞏固稅收;然而改革政策無法落實[37][38]:147-149

第9版《大英百科全書》中的朝鮮半島地圖,繪製時參考了俄羅斯巴拉達號、法國維吉尼號的測量結果;其中東北區域寫有「道光」(Tao-kwang)、「咸豐」(Hien-feng),探測時被誤認為地名

朝鮮王朝奉行鎖國政策,在哲宗一朝也得以維持。不過憲宗、哲宗在位時,歐美各國船隻經常出現在朝鮮海域,被朝鮮稱為「異樣船朝鲜语이양선」(이양선);哲宗在位時就有二十次關於異樣船的記載[39]。其中,哲宗元年(1850年)三月,有外國船隻出現在江原道蔚珍郡,砲擊官兵造成死傷後逃脫[40]。哲宗二年(1851年)三月,有一艘載著清朝人、法國人共三十餘人的商船抵達濟州島大靜縣[41];哲宗三年(1852年)十二月,一艘美國捕鯨船航行到慶尚道東萊府龍塘浦,船上有幾個遇船難獲救的日本人[42]。哲宗五年(1854年),俄羅斯帝國海軍巡防艦巴拉達號俄语Паллада (фрегат)Паллада)駛入圖們江,並將元山稱為「拉扎列夫港」(Порт Лазарев);同時,咸鏡道永興德源朝鲜语덕원군 (함경남도)都有居民因圍觀「異樣船」而中彈身亡[43]。哲宗六年(1855年),法國巡防艦維吉尼號(Virginie)測量從釜山圖們江的朝鮮東部海岸,並沿途命名一些島嶼;同年,英國船隻希維亞號(Sylvia)也來到釜山[44]。哲宗七年(1856年)七月,有法國軍隊數百人在克里米亞戰爭結束後不返國,而開軍艦到忠清道洪州長古島登陸,武裝搶劫居民的牲畜、作物[45];八月,又到黃海道豐川郡劫掠[46][47]

朝鮮的宗主國清朝,對內有太平天國之亂捻軍苗民起義等動亂,對外在兩次鴉片戰爭中被擊敗;相關消息透過朝鮮燕行使不斷傳回朝鮮。咸豐十年(1860年)英法聯軍攻占北京咸豐帝北逃承德避暑山莊圓明園遭縱火焚毀;北京失陷的消息傳到朝鮮,引起民心騷動[48]:28-29。漢城貴族紛紛離京避難,也有朝廷官員擅自外逃[49];市民為自保,往往配戴十字架以示自己是天主教徒[50]。而哲宗因為北京靠近朝鮮、唇亡齒寒,也相當不安[51];於是派趙徽林、朴珪壽等「熱河使」,前往清朝慰問咸豐帝並探聽消息[52][53]:463。歐美各國在《天津條約》、《北京條約》簽訂後,以清朝對朝鮮有宗主權,要求在朝鮮半島也要獲得相同特權,而清朝拒絕。此後,英國法國美國以及俄羅斯帝國紛紛從海上、陸上對朝鮮施壓[53]:283。此外,儘管正祖時朝鮮官方已開始取締天主教,但是在哲宗一朝,禁教流於形式、鎮壓趨於和緩。哲宗八年(1857年)間,朝鮮天主教徒有一萬六千五百人。到哲宗十四年(1863年),已有十二位法國籍神父來朝鮮傳教;幾年後,漢城內外已有超過十萬名天主教徒,其中也有朝廷官員[50][38]:150。郡夫人閔氏(高宗生母純穆大院妃)身為王族,此後也成為信徒[54]。因應天主教的快速擴張,出身沒落兩班貴族的崔濟愚創立新興宗教「東學」,在慶尚道各地傳布,被當局視為邪教;儘管崔濟愚最後遭逮捕、處決,但是東學教仍然繼續發展[38]:150-151

由於哲宗一直無子,除鎮壓擁立王室宗親的逆謀之外,安東金氏也開始迫害王族。哲宗二年(1851年),蔡喜載圖謀擁立遭流放黃海道椒島朝鲜语초도 (서해)昭顯世子後裔(密豐君玄孫)李命燮,事泄被殺[55][56][14]:20。哲宗十一年(1860年),慶平君李晧(豐溪君嗣子)得罪安東金氏,以「不愼言語」遭削爵、罷養,流放全羅道薪智島朝鲜语신지도處以圍籬安置朝鲜语위리안치的重刑,好幾次差點喪命[57][58][59][60]。哲宗十三年(1862年)七月,金順性、李兢善等人密謀擁戴李夏銓朝鲜语이하전為王而被處死[61][62];李夏銓也受牽連,遭流放濟州島後賜死[63][64]。此前李夏銓曾是潛在的王位繼承人,而且曾對安東金氏專擅表達不滿,因此金氏黨羽密謀剷除他。而興宣君李昰應(高宗生父)才智過人而生活貧困,是李夏銓的姻親(其岳母是李夏銓的姑母[65]);為逃避迫害,興宣君時常出入妓家、受辱也不以為恥,表現得輕佻放蕩、對安東金氏搖尾乞憐,讓金氏權臣輕視他而放鬆警惕[16]

哲宗的生母本貫龍潭廉氏,是出自坡州廉氏的分支;外祖父廉成化,在哲宗即位初年的記載寫作「廉星華」(兩者朝鮮語讀音相同);因而曾發生一場冒充哲宗親戚的事件。哲宗二年(1851年),出身坡州廉氏的廉宗秀,偽造族譜並竄改廉成化墓碑上的本貫;由於廉成化沒有後嗣,廉宗秀被立為「廉星華」養子,藉哲宗的舅父的身分平步青雲[66][67][68]。直到哲宗十二年(1861年),居住在江華島的廉成化再從姪孫廉輔吉,擊申聞鼓鳴冤[69][70],此事才東窗事發;廉宗秀在哲宗親自審問後被處死[71][72]。此後哲宗外祖父的名字,根據廉輔吉所擁有的戶籍資料更正[73];哲宗生母的封號,也從原本的「鈴原府大夫人」改成「龍城府大夫人」[74]

去世[编辑]

朝鮮哲宗連年體弱多病,同治二年十二月初八日(1864年1月16日)卯時升遐於昌德宮大造殿,享年三十三歲[3][75][76];他是最後一位出自孝宗肅宗一系、具「三宗血脈」的國王[77]。據《日省錄》的資料分析,哲宗即位時消化系統就已經不好,演變成困擾他終身的慢性病。他也有氣喘症狀、容易感冒;為調養身體,使用大量藥材進行食療,而不常用針灸療法[78]。哲宗的死因正史並無直接記載;根據症狀分析,流傳的說法包括肝病肺結核[79][80][81]:242,不過根據現存資料很難下定論[82]

身後[编辑]

朝鮮睿陵,哲宗與哲仁王后的合葬陵

由於哲宗生前沒有指定繼承人,幾股外戚勢力展開明爭暗鬥。哲宗曾中意旁系王族興宣君的兒子李載晃,而金左根金興根朝鲜语김흥근為首的安東金氏權臣,以興宣君還在世為由反對;不過哲仁王后的堂兄金炳學朝鲜语김병학 (1821년)由於平日即有資助興宣君,而大力支持[83][84]。大王大妃趙氏(神貞王后)當時已收走國璽[85];她打算將李載晃過繼給自己、讓他以她的已故丈夫翼宗(孝明世子)養子的名義來繼承王位[81]:244,得到娘家豐壤趙氏勢力的支持。而哲仁王后還在服喪,由於自己家族的權勢,認為李載晃必將過繼給自己和哲宗,便放心下旨命李載晃入宮繼位。李載晃入宮後,神貞王后大喜,不顧禮法親自出來迎接,逕行宣布新君繼承翼宗大統,而非哲宗;李載晃繼位為王,是為高宗[16][86][87]。隨著高宗即位,興宣君作為國王生父,被尊為興宣大院君並掌握實權;大院君壓制安東金氏的權勢,專權近十年[88][35]:361, 365

朝鮮擬定廟號「哲宗」、「宣宗」、「章宗」,陵號「睿陵」、「憲陵」、「熙陵」,最後都選擇「首望」,即廟號哲宗、陵號睿陵;諡號結合兩次加上的尊號,全諡為熙倫正極粹德純聖欽命光道敦元彰化文顯武成獻仁英孝大王[89][90][91];清朝賜諡忠敬王[92]。睿陵位在京畿道高陽市德陽區,現屬於高陽西三陵的王陵之一;它在靖陵(中宗陵)舊址上修建,位在禧陵(章敬王后陵)以西。哲宗在同治三年(1864年)四月七日正式下葬睿陵;高宗十五年(1878年)哲仁王后薨逝後,也與哲宗合葬[93][94]。根據記載兩人生平的行狀,哲宗、哲仁王后生活簡樸,全溪大院君祠堂、宮中的銀器曾失竊,由於擔心擴大追查導致屈打成招,他們都予以寬恕不加追究[3][95]

哲宗總共有五子六女,但是全部都夭折[96]。其中庶四女永惠翁主淑儀范氏所生,高宗三年(1866年)九歲時正式受封[97];高宗九年(1872年)下嫁錦陵尉朴泳孝[98][99],同年七月四日病逝,沒有生育[100][101]。而哲宗的二哥永平君,有慢性病而且一直沒有兒子,高宗即位後,將一位慶昌君的後裔過繼給他作為後嗣[102][103]。後來,永平君又有一女,許配給黃演秀[104][105];他一直活到大韓帝國時期,在光武六年(1902年)以七十五歲的高壽過世[106]。永平君的外孫子女,也和全州李氏(王室宗親)以及兩班名門青松沈氏朝鲜语청송 심씨驪興閔氏南原尹氏朝鲜语남원 윤씨等聯姻[107][108][109][110]

高宗二年(1866年)二月六日,哲宗祔廟,以吏曹判書金洙根朝鲜语김수근 (1798년)(金炳學生父)、左議政李憲球朝鲜语이헌구 (1784년)世宗庶五子密城君後裔[b])、益平君朝鲜语이희 (1824년)李曦(哲宗堂兄)三人配享宗廟[112][113]。其中,益平君有一庶子李載星是哲宗堂姪,也是朝鮮王室族譜《璿源系譜記略》記載的王族中,最後一位孝宗的直系後裔[96]大韓帝國成立後追尊莊獻世子為「莊祖懿皇帝」,李載星也受封為景恩君朝鲜语경은군[114][115];景恩君後來遭指控「和應匪類」(參與抗日義兵運動)而被剝奪爵位,不久失蹤[116][117]

隆熙二年(1908年),純宗追尊哲宗為皇帝,改諡「熙倫正極粹德純聖欽命光道敦元彰化文顯武成獻仁英孝章皇帝」;而哲仁王后亦追尊為「明純徽聖正元粹寧敬獻莊穆哲仁章皇后」[118][119][120]

哲宗的著作集被整理為三卷、分為六冊,命名為《中齋稿》[121]。他有一副寫有「太平佳氣人有樂,祥瑞凞凞日至來」的對聯流傳下來,現收藏於韓國國立中央博物館[122];另有一組十二片的屏風江華島行列圖(강화도행렬도),描繪哲宗從江華島入宮的情景,現收藏於平壤朝鮮美術博物館,列為國寶第七十三號[123][124]

評價[编辑]

朝鮮王朝對哲宗的官方評價中,以《哲宗大王行狀》為例,根據其早年生活寒微、從旁支即位的事實,將他跟中國歷史上有類似經歷的君主武丁漢宣帝作比較,婉轉表達對哲宗無法像前述兩位古代名君,為國家帶來中興的遺憾[c]。在非官方編纂的野史、以及後世私人著作中,哲宗獲得的評價一般都是偏負面的。如朝鮮王朝晚期文人黃玹,在其史學名著《梅泉野錄》中,評價哲宗生性昏昧軟弱、受制於安東金氏,官職人事任命也由不得他自行決斷[125]朝鮮日治時期,日本漢學家林泰輔日语林泰輔《朝鮮通史》、歷史學者田保橋潔日语田保橋潔《近代日鮮關係研究》等,更稱哲宗優柔寡斷、沉湎酒色以致無法處理政事[81]:240[14]:14

儘管如上所述,一般認為哲宗是昏君,不過也有說法認為,他其實仍具一定執政能力;只是即位時有志難伸,而故作謙虛以自保[126]。例如,哲宗在乙卯年(1855年)提拔了朝鮮王朝晚期的士林領袖、被後世尊崇的殉國名臣崔益鉉。從考試過程來看,哲宗能鑑別成均館儒生的程度[127];而幾年前哲宗剛即位時,被問及自己的教育程度,卻又自稱「近年則無所讀」,由此形成反差[128]

家庭[编辑]

後宮[编辑]

稱號 生卒年 本貫 父母 備註
哲仁王后 1837年-1878年 安東 永恩府院君金汶根
興陽府夫人閔氏
哲宗二年(1851年)冊封為王妃
貴人朴氏 1827年-1889年 密陽 哲宗五年(1854年)冊封為貴人[131]
貴人趙氏 1842年-1866年 平壤 哲宗十年(1859年)冊封為貴人;高宗三年(1866年)過世[132]
淑儀方氏 ?-1878年 溫陽 哲宗四年(1853年)冊封為淑儀[133]
淑儀范氏 1838年-1883年 羅州 范元植[134][e] 高宗三年(1866年)冊封為淑儀[97]
淑儀金氏 1833年-? 金海 光武三年(1899年)追封為淑儀[135]
宮人李氏 事蹟不詳
宮人朴氏

子女[编辑]

[编辑]

姓名 稱號 生卒年 生母 備註
嫡長子 李隆俊[f] 元子 1858年-1859年 哲仁王后 哲宗九年十月十七日誕生於昌德宮大造殿,翌年四月二十三日卒
庶長子 王子 1854年-1854年 贵人朴氏 哲宗五年七月十日寅時生,早卒[136][137]
庶二子 1859年-1859年 贵人赵氏 哲宗十年十月十三日辰時誕生,早卒[138]
庶三子 1861年-1861年 哲宗十二年正月十五日寅時誕生,早卒[139]
庶四子 1862年-1862年 宮人李氏 哲宗十三年閏八月初八日未時誕生,早卒[140]

[编辑]

稱號 生卒年 生母 配偶 備註
庶長女 王女 1851年-1853年 淑仪方氏 早卒
庶二女 1853年-?[141]
庶三女 1856年-?[142] 淑仪金氏
庶四女 永惠翁主 1858年-1872年 淑仪范氏 錦陵尉朴泳孝 高宗三年(1866年)受封翁主,高宗九年七月四日病逝
庶五女 王女 宮人朴氏 早卒
庶六女 宮人李氏

圖集[编辑]

哲宗御筆[编辑]

相關影視作品及飾演者[编辑]

影視作品[编辑]

播出(拍攝)年份 影視作品 演員 製播團隊 備註
电视剧
1982年 風雲朝鲜语풍운 (1982년 드라마) 任革 MBC
1990年 朝鮮王朝五百年-《大院君朝鲜语대원군 (드라마) 崔秀宗 MBC
2012年 Dr. JIN 金秉世 MBC
2020年 風雲碑 正旭朝鲜语정욱 (1973년) TV朝鮮
2020年 哲仁王后 金正賢 tvN

註釋[编辑]

  1. ^ 哲宗表字曾共有六個選項,前三個(和英、華協、景敷)是在改名前所擬,後三個(道升、仁敷、聖述)則在改名後[26][27]
  2. ^ 李憲球高祖父李健命朝鲜语이건명 (조선)亦官至左議政,是「老論四大臣」之一;景宗時因推動王世弟(英祖)代理聽政,在辛壬士禍中被殺[111]
  3. ^ 「昔殷高宗舊勞于外,作其即位,不敢荒寧,邦以嘉靖;漢宣帝興於閭閻,知民事艱難、綜核名實,業以中興。天之降大任於我先王,亦若是也,而享國歷年,遠不及於高宗、近猶遜於孝宣;俾中興嘉靖之治,不得久道而化成,天實為之,謂之何哉?嗚呼!冤矣。」
  4. ^ 李德喜據載為幼學(沒有功名的儒生),本貫全州李氏,表示他是王室宗親;然而可能因為同姓不婚禁忌的緣故,他出自王室哪一支並沒有記載。
  5. ^ 范元植元配金海金氏、繼配仁同張氏,不過《錦城范氏大同譜》並未寫明金氏、張氏何者是范淑儀生母。
  6. ^ 「隆俊」是小名,未正式命名。

參考來源[编辑]

  1. ^ 기년편고(紀年便攷) - 哲宗熙倫正極粹德純聖欽命光道敦元彰化文顯武成獻仁英孝大王. 디지털 장서각. [2022-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0). 
  2. ^ 강화도령 철종의 잠저 용흥궁. 강화도 가족여행의 길잡이 강화사랑. [2022-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30).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哲宗大王行狀》.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3). 
  4. ^ 憲宗實錄16卷,憲宗十五年六月六日第14條紀錄.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3). 
  5. ^ 5.0 5.1 장조의황제자손록(莊祖懿皇帝子孫錄). 장서각기록유산DB.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9). 
  6. ^ 正祖實錄22卷,正祖十年十二月廿八日第2條.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4). 
  7. ^ 純祖實錄3卷,純祖元年六月十日.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8). 
  8. ^ 純祖實錄25卷,純祖廿二年二月廿八日.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5). 
  9. ^ 《全溪大院君神道碑銘》. 韓國學中央研究院. [2022-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2). 
  10. ^ 哲宗實錄1卷,即位年六月九日第2條.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6). 
  11. ^ 憲宗實錄三卷,憲宗二年十二月廿三日.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6). 
  12. ^ 제 24대조 헌종성황제 - 시대상. 全州李氏大同宗約院. [2022-04-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1-28). 
  13. ^ 憲宗實錄11卷,憲宗十年八月廿一日.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6). 
  14. ^ 14.0 14.1 14.2 田保橋潔. 近代日鮮関係の研究. 上巻. 朝鮮總督府中樞院. 1940 [2022-03-30]. 
  15. ^ 《憲宗大王行狀》.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4). 
  16. ^ 16.0 16.1 16.2 朴齊炯; 那珂通世. 《近世朝鮮政鑑》. 国立公文書館 デジタルアーカイブ. 1887 [2021-07-22]. 
  17. ^ 憲宗實錄16卷,15年(1849)6月8日紀錄1.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3). 
  18. ^ 哲宗實錄1卷,卽位年(1849)6月17日紀錄1.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9). 
  19. ^ 哲宗實錄1卷,卽位年(1849)6月17日紀錄2.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3). 
  20. ^ 승정원일기 2503책 (탈초본 122책) 철종 1년 4월 12일 갑술 8/13 기사. 承政院日記. [2022-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5). 
  21. ^ 憲宗實錄16卷,15年(1849)6月9日紀錄2.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2). 
  22. ^ 승정원일기 2487책 (탈초본 121책) 철종 즉위년 6월 9일 을해 24/33 기사. 承政院日記.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4). 
  23. ^ 덕완군어휘(德完君御諱). 한국학 디지털 아카이브. [2022-03-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6). 
  24. ^ 승정원일기 2487책 (탈초본 121책) 철종 즉위년 6월 15일 신사 28/49 기사. 承政院日記. [2022-03-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0). 
  25. ^ 승정원일기 2488책 (탈초본 121책) 철종 즉위년 7월 3일 무술 12/12 기사. 承政院日記. [2022-03-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3). 
  26. ^ 덕완군어자[德完君御字]. 한국학 디지털 아카이브. [2022-04-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5). 
  27. ^ 덕완군어자[德完君御字]. 한국학 디지털 아카이브. [2022-04-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4). 
  28. ^ 《宣宗成皇帝實錄》卷之四百七十三·道光二十九年十月六日. 《清實錄》.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5). 
  29. ^ 哲宗實錄3卷,哲宗二年閏八月廿四日.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4). 
  30. ^ 《文宗顯皇帝實錄》卷之五十二·咸豐二年正月 二十四日. 《清實錄》.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4). 
  31. ^ 승정원일기 2611책 (탈초본 125책) 철종 10년 1월 27일 무술 13/14 기사. 承政院日記. [2020-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17). 
  32. ^ 《哲宗實錄》第10卷,哲宗9年10月17日條. 朝鮮王朝實錄. [2020-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26). 
  33. ^ 《哲宗實錄》第11卷,哲宗10年4月23日條. 朝鮮王朝實錄. [2020-09-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26). 
  34. ^ 승정원일기 2525책 (탈초본 122책) 철종 2년 12월 28일 기유 2/15 기사. 承政院日記.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4). 
  35. ^ 35.0 35.1 35.2 簡江作. 國立編譯館 , 编. 韓國歷史. 五南文化. 1998. ISBN 9571116769. 
  36. ^ 《哲宗實錄》9卷,哲宗八年(1857)八月十日. [2020-1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01). 
  37. ^ 哲宗實錄14卷,哲宗十三年七月十五日.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4). 
  38. ^ 38.0 38.1 38.2 朱立熙. 韓國史——悲劇的循環與宿命. 三民書局. 2013-05-15. ISBN 9789571458007. 
  39. ^ 바로보는 우리 역사. 서해역사책방. 2004: 235. ISBN 978-89-7483-209-4. 
  40. ^ 各司謄錄·嶺左兵營啓錄·庚戌三月十五日. 한국사데이터베이스. [2022-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2). 
  41. ^ 《日省錄》哲宗辛亥五月初三日. 디지털 장서각. [2022-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6). (第014面)
  42. ^ 《日省錄》哲宗癸丑正月初六日. 디지털 장서각. [2022-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2). 
  43. ^ 승정원일기 2553책 (탈초본 123책) 철종 5년 4월 27일 을미 16/20 기사. 承政院日記. [2022-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2). 
  44. ^ A Chronological Index: Some of the Chief Events in the Foreign Intercourse of Korea from the Beginning of the Christian Era to the Twentieth Century. Press of Methodist Publishing House. 1901: 5–6 [2022-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2). 
  45. ^ 《日省錄》哲宗七年丙辰七月十九日. 디지털 장서각. [2022-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5). 
  46. ^ 《日省錄》哲宗七年丙辰八月十四日. 디지털 장서각. [2022-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2). 
  47. ^ 徐萬民. 中韓關係史(近代卷) (PDF). 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1996-12: 3 [2022-04-06]. ISBN 7-80050-837-4.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2-04-22). 
  48. ^ 李元淳(原作者);王玉潔、朴英姬、洪軍(譯者). 朝鮮西學史研究. 中國社會科學研究社. 2001-03. ISBN 7500429401. 
  49. ^ 승정원일기 2636책 (탈초본 125책) 철종 12년 1월 29일 무오 23/23 기사. 承政院日記.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9). 
  50. ^ 50.0 50.1 朴殷植. 《韓國痛史》(太白狂奴原輯). 上海大同編譯局. 1915. 
    第二編第六章〈嚴禁西教大殺信徒〉,第9頁:
    「哲宗八年間,信徒達一萬六千五百人……英佛陷北京之報至,上下大驚,移老穉婦女及重器於外、大徵兵士,以備陰雨。而市民往往胸掛十字架,示其為天主教徒,欲以媚西人而免禍。於是教風大行,正宗以來前後禁令,盡歸虛文;而廷臣亦有奉之者……於時,漢城內外信徒達十餘萬人……」
  51. ^ 승정원일기 2635책 (탈초본 125책) 철종 11년 12월 10일 기사 25/26 기사. 承政院日記.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4). 
  52. ^ 哲宗實錄13卷,哲宗十二年一月十八日.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5). 
  53. ^ 53.0 53.1 孫衛國. 從「尊明」到「奉清」:朝鮮王朝對清意識的嬗變. 臺大出版中心. 2019-05-09. ISBN 9789863503422. 
  54. ^ 대원군 부인의 영세입교. 가톨릭뉴스.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11). 
  55. ^ 인조대왕자손록(仁祖大王子孫錄). 장서각기록유산DB. [2022-0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2). 
  56. ^ 哲宗實錄3卷,哲宗二年十月廿六日第2條.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5). 
  57. ^ 哲宗實錄12卷,哲宗十一年十一月二日第2條.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6). 
  58. ^ 선조대왕자손록 권1(宣祖大王子孫錄 卷之一). 장서각기록유산DB. [2022-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0). 
  59. ^ 哲宗實錄十二卷,哲宗十一年十一月六日.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2). 
  60. ^ 黃玹. 《梅泉野錄》卷之一·甲午以前上①·14. 이세보의 改名급제. 한국사데이터베이스. [2022-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6). 
  61. ^ 승정원일기 2653책 (탈초본 126책) 철종 13년 7월 19일 경자 8/28 기사. 承政院日記.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4). 
  62. ^ 哲宗實錄十四卷,哲宗十三年七月廿六日第5條.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4). 
  63. ^ 哲宗實錄14卷,哲宗十三年七月廿五日.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4). 
  64. ^ 哲宗實錄14卷,哲宗十三年八月十一日第2條.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6). 
  65. ^ 덕흥대원군파 권3(德興大院君派 卷之三). 장서각기록유산DB. [2022-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5). 
  66. ^ 족보를 위조해 왕의 외삼촌이 되다. 仁川廣域市官方網站. 
  67. ^ 승정원일기 2519책 (탈초본 122책) 철종 2년 7월 23일 정미 2/18 기사. 承政院日記. [2022-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7). 
  68. ^ 승정원일기 2543책 (탈초본 123책) 철종 4년 6월 26일 기해 20/26 기사. 承政院日記. [2022-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01). 
  69. ^ 승정원일기 2646책 (탈초본 126책) 철종 12년 12월 6일 기미 18/27 기사. 承政院日記. [2022-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7). 
  70. ^ 승정원일기 2645책 (탈초본 126책) 철종 12년 10월 25일 경진 7/15 기사. 承政院日記. [2022-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2). 
  71. ^ 哲宗實錄13卷,哲宗十二年十一月六日.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8). 
  72. ^ 친국정국일기(親鞫庭鞫日記). 디지털 장서각. [2022-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0). 
  73. ^ 승정원일기 2646책 (탈초본 126책) 철종 12년 12월 7일 경신 23/25 기사. 承政院日記. [2022-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7). 
  74. ^ 哲宗實錄13卷,哲宗十二年十一月六日第2條.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9). 
  75. ^ 哲宗實錄15卷,哲宗十四年十二月八日第8條紀錄.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7). 
  76. ^ 《高宗時代史》. 한국사데이터베이스. [2022-04-03]. 
  77. ^ 박세리. 왕위 계승 '삼종혈맥론' 아시나요. 화이트페이퍼. [2022-03-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11). 
  78. ^ A Research on the Disease of King Cheoljong in the Joseon Dynasty. 韓國科學技術研究院. [2022-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2). 
  79. ^ 이진한. 피 토하던 조선 왕들, 폐 기생충 때문?. 東亞日報. 2018-09-21 [2022-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11). 
  80. ^ 李眞漢. 在朝鮮時代木乃伊的肺臟中首次發現肺吸蟲. 東亞日報中文版. 2018-09-21 [2022-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11). 
  81. ^ 81.0 81.1 81.2 林泰輔; 陳清泉(譯). 朝鮮通史. 台灣商務印書館. 
    • 第二四〇頁,〈金氏爭權世子未定〉:「哲宗優柔寡斷,耽於酒色、身多疾病。」
    • 第二四二頁,〈哲宗薨〉:「哲宗在位十四年之間,為金氏專權時代,及王以肝病猝薨,嗣子未定……」
    • 第二四四頁,〈大院君與趙妃結託〉:「先是,趙氏與金氏軋轢,金氏奪得權力,趙妃怨之。故大院君密與趙妃之侍女獻計,曰:『今王有不諱,諸金若立其他王族,承哲宗之後,諸金之權力久長,翼宗之嗣永絕矣。若立吾子繼翼宗之統,庶幾無不如意之事。』趙妃聞之,大喜,深相結託,而有所規畫。」
  82. ^ 李海雄; 金勳. 朝鮮時代 哲宗의 疾病에 관한 고찰 - 『日省錄』을 중심으로 - (PDF). Korean Journal of Medical History. 2012-11-28, 25 (2): 26–27 [2022-03-27].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2-05-11). 
  83. ^ 黃玹. 《梅泉野錄》卷之一·甲午以前上①·8. 명성왕후의 출현. 한국사데이터베이스.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2). 
  84. ^ 임천청액일기(臨川請額日記). 영남권역센터.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6). 
  85. ^ 哲宗實錄15卷,哲宗十四年十二月八日第6條.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0). 
  86. ^ 哲宗實錄15卷,哲宗十四年十二月八日第9條紀錄.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2). 
  87. ^ 高宗實錄1卷,高宗即位年十二月八日第2條.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5). 
  88. ^ 黃玹. 《梅泉野錄》卷之一·甲午以前上③ 11. 대원군의 위세. 한국사데이터베이스. [2022-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6). 
  89. ^ 高宗實錄1卷,即位年十二月十五日第2條.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5). 
  90. ^ 高宗實錄3卷,高宗三年二月十六日第5條. 朝鮮王朝實錄. 
  91. ^ 哲宗實錄15卷,哲宗十四年六月一日第6條.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5). 
  92. ^ 유석재. 조선 후기 왕들, 청나라로부터 받은 시호 철저히 숨겼다. 朝鮮日報. 2007-09-11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11). 
  93. ^ 高宗實錄1卷,高宗元年四月七日.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11). 
  94. ^ 고양 서삼릉 - 예릉 이야기. 文化財廳朝鮮王陵.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8). 
  95. ^ 《有明朝鮮國哲仁王后睿陵誌》.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0). 
  96. ^ 96.0 96.1 선원계보기략(璿源系譜記略). 韓國學中央研究院.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2). 
  97. ^ 97.0 97.1 승정원일기 2699책 (탈초본 128책) 고종 3년 2월 13일 계묘 1/2 기사. 承政院日記. 
  98. ^ 승정원일기 2773책 (탈초본 130책) 고종 9년 2월 22일 병자 7/33 기사. 承政院日記.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4). 
  99. ^ 승정원일기 2773책 (탈초본 130책) 고종 9년 2월 22일 병자 27/33 기사. 承政院日記.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4). 
  100. ^ 승정원일기 2778책 (탈초본 130책) 고종 9년 7월 4일 병술 9/23 기사. 承政院日記.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4). 
  101. ^ 《반남박씨세보 5권》 (PDF). [2020-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16. 
  102. ^ 《高宗實錄》1卷·元年九月十九條. 朝鮮王朝實錄. 
  103. ^ 《高宗實錄》1卷·元年九月二十一條. 朝鮮王朝實錄. [2020-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16). 
  104. ^ 창원황씨세보 (昌原黃氏世譜). FamilySearch. [2021-02-08]. (第十五卷,第35面)
  105. ^ 창원황씨세보, 봉교공파 (昌原黃氏世譜 奉敎公派). FamilySearch. [2021-02-08]. (第527-528頁)
  106. ^ 高宗實錄42卷,1902年2月1日. 朝鮮王朝實錄. [2022年4月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年4月22日). 
  107. ^ 전주이씨광평대군파세보 (全州李氏廣平大君派世譜). FamilySearch. [2021-02-10]. (卷之三,第59頁)
  108. ^ 靑松沈氏大同世譜 五卷(청송심씨대동세보 오권 6/11). 仁濟大學族譜圖書館. [2021-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4). 
  109. ^ 여흥민씨파보 驪興閔氏三房派譜(1959年版). FamilySearch. (第131-132面)
  110. ^ 남원윤씨대동세보 (南原尹氏大同世譜). FamilySearch. (下卷第527-528頁)
  111. ^ 이헌구 李憲球 (세종 / 밀성군파). 장서각기록유산DB. [2022-04-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2). 
  112. ^ 승정원일기 2696책 (탈초본 127책) 고종 2년 11월 23일 갑신 3/5 기사. 承政院日記.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4). 
  113. ^ 승정원일기 2696책 (탈초본 127책) 고종 2년 11월 6일 정묘 10/17 기사. 承政院日記.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4). 
  114. ^ 승정원일기 3115책 (탈초본 140책) 고종 36년 11월 12일 [양력12월14일] 병진 6/10 기사. 承政院日記.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4). 
  115. ^ 高宗實錄40卷,1900年1月28日. 朝鮮王朝實錄. [2022年3月2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年3月24日). 
  116. ^ 純宗實錄1卷,1907年10月14日. 朝鮮王朝實錄. [2022年3月2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年4月22日). 
  117. ^ 1910年3月23日,第2面:「所往何處」. 《大韓每日申報》. 1910-03-23 [2022-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2). 景恩君李載星氏ᄂᆞᆫ近日來何事件을因ᄒᆞᆷ인지去處를不知ᄒᆞᆫ다ᄂᆞᆫᄃᆡ警視廳에셔其蹤跡를형探ᄒᆞᆫ다ᄂᆞᆫ說이狼藉ᄒᆞ다더라 (경은군 이재성씨는 요새 무슨 사건 때문인지 거처를 알지 못한다는데 경시청에서 그 종적을 샅샅이 찾는다는 말이 있다더라.) 
  118. ^ 純宗實錄二卷,1908年5月11日. 朝鮮王朝實錄. [2022年3月2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年3月25日). 
  119. ^ 宗廟儀軌·宗廟五享大祭祝式. 한국학 디지털 아카이브.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2). 
  120. ^ 高宗實錄17卷,高宗十七年七月六日. 朝鮮王朝實錄.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4). 
  121. ^ 중재고(中齋稿). 디지털 장서각. [2022-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6). 
  122. ^ 哲宗書行書對聯. 韓國國立中央博物館. [2022-04-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2). 
  123. ^ 배한철. '강화도령' 철종은 혼군? 어진 임금을 꿈꾸었다. 매일경제. 2016-05-13 [2022-04-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2). 
  124. ^ 배한철. 얼굴, 사람과 역사를 기록하다. 생각정거장. 2020-03-20. ISBN 9791164840854. 
  125. ^ 黃玹. 《梅泉野錄》卷之一·甲午以前上②·37. 철종과 이시원. 한국사데이터베이스. [2022-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31). 哲宗天賦柔闇,又為金氏所制;官一人,不能自斷。 
  126. ^ 배한철. 강화도령 철종, 어진 임금을 꿈꿨다. News Naver. 2016-05-13 [2022-04-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2). 
  127. ^ 《勉菴先生文集》附錄第一卷(年譜). 한국고전번역원. [2022-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24). 
    「乙卯,先生二十三歲;二月春,到記擢明經科。上親御春塘㙜別殿,試講生〈禹貢〉;諸生多扞格不能通,上有不豫色。時先生以西齋留待生,最後入;則已出四通、三略矣。及應講,又拈〈禹貢〉。先生自知不得第,猶坦然無幾微色。自始至終少不凝滯,誦之如流;響甚淸亮,至殿瓦皆錚錚鳴。上傾聽,每到句讀折轉處,輒擊案稱賞。講畢,卽敎曰:『善哉!純通也。』於是,考官皆奏通。因擢置上第,掖庭老隷。至今多道其事曰:『明經純通科,古未有也。』」
  128. ^ muchadoboutlove. Life as a Joseon King and Queen: Part Extra (With Inserts!). the talking cupboard. [2022-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2). 
  129. ^ 《璿源系譜紀略》·〈哲宗章皇帝八高祖圖〉. 디지털 장서각. 
  130. ^ 《恩彦君神道碑銘》. 韓國學中央研究院. [2022-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0). 
  131. ^ 승정원일기 2556책 (탈초본 123책) 철종 5년 7월 10일 정미 8/16 기사. 承政院日記. [2022-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8). 
  132. ^ 승정원일기 2709책 (탈초본 128책) 고종 3년 12월 25일 경술 9/17 기사. 承政院日記.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4). 
  133. ^ 승정원일기 2539책 (탈초본 123책) 철종 4년 2월 22일 정유 6/24 기사. 承政院日記. [2022-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6). 
  134. ^ 《錦城范氏大同譜》(下卷). FamilySearch. 
  135. ^ 高宗實錄39卷,1899年5月7日. 朝鮮王朝實錄. [2022年3月2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年3月24日). 
  136. ^ 《哲宗實錄》6卷,哲宗5年7月10日1번째기사. [2016-0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01). 
  137. ^ 선전관청일기(宣傳官廳日記) - (甲寅七月十五日). 디지털 장서각.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0). 
  138. ^ 《承政院日記》. [2016-0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01). 
  139. ^ 《承政院日記》. [2016-0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01). 
  140. ^ 《承政院日記》. [2016-0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01). 
  141. ^ 승정원일기 2539책 (탈초본 123책) 철종 4년 2월 22일 정유 5/24 기사. 承政院日記.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4). 
  142. ^ 승정원일기 2581책 (탈초본 124책) 철종 7년 7월 5일 경신 5/28 기사. 承政院日記.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5). 
朝鲜哲宗
前任:
朝鮮憲宗
朝鲜王朝君主
1849年-1864年
繼任:
朝鲜高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