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木姐
မူဆယ်
城市
木姐在緬甸的位置
木姐
木姐
木姐在緬甸東北與中國交界處
經緯度: 23°58′45″N 97°54′17″E / 23.97917°N 97.90472°E / 23.97917; 97.90472坐标23°58′45″N 97°54′17″E / 23.97917°N 97.90472°E / 23.97917; 97.90472
國家  緬甸
行政區 撣邦
人口 (2014) 117,507
 • 宗教 佛教
時區 MSTUTC+6:30

木姐缅甸语မူဆယ်;英語:Muse)在緬甸東北邊境,屬撣邦轄下其西北部木姐縣的縣治,又稱芒友,木姐是掸语(傣语)地名音譯,原意为“繁华热闹的城镇”。木姐和中国云南瑞丽姐告毗邻,是中缅边境國家級贸易口岸並在近年發展成緬甸對外貿易額最高的邊境貿易城鎮。[1][2][3]2014年,木姐人口總數11,7507人。

木姐地居要衝,是中國西南門戶境外的一關鍵節點。中國經此通過陸路、鐵路、管線與印度洋連接。

地理[编辑]

木姐位於伊洛瓦底江上游的瑞麗江東岸,與中國雲南的瑞麗市隔江連接,與中國跨江的領土姐告接壤毗鄰。[4]

交通[编辑]

木姐為滇緬公路及舊中印公路史迪威公路)的交會城,是中國、印度、緬甸三國貨物的集散處,可連接緬甸臘戌或轉中印公路到緬北大城密支那及印度雷多,為中南半島到印度及西亞重要的公路匯集地,是泛亞公路的連接點之一,也是中緬通訊光纜、中緬油氣管道、泛亞鐵路西線的樞紐地。[5][6]

人口[编辑]

1900年木姐有200多戶人家,1000餘人。1968年1000餘戶,5000多人。1991年有2500多戶,1,7000餘口。按2014年緬甸人口普查英语2014 Myanmar Census,木姐有2,2214戶,11,7507人,每戶平均4.6人,性別比例107.8。[7][8]

2014 戶數 人口 性別
木姐戶口數據[8]
概況 2,2214 11,7507 6,0946 5,6561
年齡分佈
0-14 不適用 3,0457 不適用 不適用
15-64 不適用 8,3151 不適用 不適用
65+ 不適用 3899 不適用 不適用
10-17 不適用 1,7308 不適用 不適用
18+ 不適用 8,0496 不適用 不適用
識字率(15+)
識字 不適用 81.1% 84.0% 78.5%

該地以傣族撣族居多,1940年代才開始出現華人社會,主要是受到中國政局變化影響,懼怕共產黨的統治而外逃。當時部分華人選擇留在木姐的原因是因為此處緊挨著中國,方便隨時回去。2006年時,估計木姐市區約有1.5萬名華人。[7]

歷史[编辑]

木姐毗鄰的瑞麗在歷史上是德宏傣族的發祥地,東周顯王五年(前364年),當地可能曾有一「勐卯國」政權。東漢永平十二年(69年)漢朝在哀牢永昌郡開始,納入中國中央王朝統治範圍。長期屬名義統治,後來的隋、唐、宋代都無法有效統治雲南地區。元代1253年滅大理國,1274年建雲南省後,中國開始強化雲南地區的經營。其中木姐所在的勐卯地區並不服從中國中央王朝統治,元、明兩代幾次出征大多失敗。1300年時,撣王曾將那散(今木姐)辟為集市。明代在正統年間四次出征麓川之役勉強控制該地後,明萬曆二十四年(1594年)開始,中國筑關屯田,此後明清兩代開始實際治理當地。到1897年以前,屬中國勐卯府或麓川路(今瑞丽及其周围地区 )的一部分。

1897年,中英簽訂《中英續議緬甸條約附款》中,英國「永租」含木姐在內的領土,並將木姐置英屬緬甸木邦下管轄。換約後存在英國私繪「司格德線」等邊界線爭議。1941年,因班洪事件,中英一度針對滇緬南段界務達成協議正式換文,但未及樹立界樁,1942年日本即佔領緬甸全境。1961年中緬才解決滇緬界務問題,按《中華人民共和國和緬甸聯邦邊界條約》,廢除含木姐的勐卯三角地(南坎)的永租關係。兩國互換部分領土,其中木姐劃歸緬甸。[1][7][9]

戰時興盛和戰後衰落[编辑]

芒友會師

1945年1月27日,中国远征军新38师攻克缅北小镇一零五码(缅语:芒友,Mongyu),与从国内出击的中国远征军会师,标志着打通中印公路的作战取得了全面的胜利。1月28日,为庆祝这一重大胜利,中国远征军、中国驻印军与盟军在畹町举行隆重的会师典礼。[10][11]

由於坐落在援華的戰時物資運輸線上,木姐受益於邊境貿易而一度繁榮。二戰結束後,1960年代起成為緬甸政府和少數民族武裝組織持續衝突的地區,加上緬甸政府不欲外匯外流,推行緬甸式社會主義尼溫軍政權因封閉排外又在1962年至1988年8月間禁止跨境貿易,當地對外貿易的發展受到限制,使得木姐僅成為木材和翡翠的小型集散地。[3][12]

2000年代後期轉變[编辑]

緬甸與中國在1971年簽署雙邊貿易總協定,1988年8月簽署邊貿合作意向,1994年8月正式簽署邊貿合作意向書。2000年4月24日起,中國以姐告為面向東南亞、南亞門戶,實行「境內關外」政策,將海關後撤10多公里,緬甸方隨後跟進後撤海關,設一零五碼邊境檢查站,在木姐區週圍辟出300平方公里的自由貿易區,使得木姐一躍為最大邊貿口岸。[1][13]日益走向繁榮的同時,當地原有的邊境問題形勢日益嚴峻,並帶來新的社會隱患。

貿易發展[编辑]

2000年代後期,隨著緬甸軍政府轉變政策,轉而重視對華展開邊境貿易,木姐成為中國消費產品和建材湧入緬甸的中轉站。緬甸對外的邊境貿易總額,其中7-8成在木姐進行。2007-2008年度經由木姐進行的貿易總額9.77億美元是前一年4.82億美元的一倍。2015年經由木姐的貿易總額為54億美元,是2010年時的4倍。[3][14]

2012年當地興起緬甸人創始的緬甸建築公司「Great Hor Kham」,2016年3月時成為仰光證券交易所(YSX)首批候選上市的六家企業之一。[3]

北京汽車集團於2013年藉助當地廉價勞動力,在中國境內的瑞麗開始建設年產15萬輛的汽車廠,以此地為向東南亞出口汽車的基地,使得木姐可能在商業貿易外,也成為汽車零件的集散地。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CNPC)2015年起建設自緬甸西部皎漂港至中國內地的油氣運輸管,木姐將成為重要的轉運中心;該管將從印度洋運送相當中國石油進口量十分之一的中東原油。[3]

2016年8月時,藉緬甸商務部得知每日經過木姐邊貿口岸的貨車約千輛,其中緬產白糖為最大宗,每日約12萬袋,截至8月對中國出口總額7.4億美元。2015-2016年的財政年,木姐邊貿口岸的貿易總額突破50億美元。緬甸主要通過木姐向中國出口農產品,自中國進口化肥、農藥、摩托車、電器等商品。[15]日益蓬勃的中緬陸路貿易使得木姐—臘戌—曼德勒公路日常發生交通阻塞,各種阻塞原因中,75%為車輛問題,尤其貨車又以22輪車居多。緬甸當局計劃5年內將道路拓寬48英尺,提升為4車道的公路。[16]2016年下半年起,緬甸方面注意到木姐邊貿口岸貿易中,貿易總額有持續下跌的趨勢。[17]據信與走私貿易猖獗有關。[18][19]

中緬雙方正在考慮擴大過往的貿易區模式,提出「中緬瑞麗—木姐跨境經濟合作區」方案,兩方各出100平方公里,提升為出口加工裝配、進口資源加工、倉儲物流、金融和旅遊等綜合型的跨境經濟合作區。[20][21]

邊境問題[编辑]

由於歷史和地形因素使得該地的中緬邊界犬牙交錯,尤其姐告越過瑞麗江與木姐接壤,兩市區的緊密相連更使得當地人的邊境線概念變得模糊,陸地到河流的越境口岸之多,使得越境者視邊界如無物。這種現象與日益開放的國際貿易交往和物資、人員流動加上腐敗衍生或加劇了當地的一些社會現象和問題,如有規模的走私活動、猖獗的槍支和毒品販賣、公開賣淫和潛在的人口販賣問題。據經濟學人報導,中國警方2013年查獲的境內冰毒有超過一半的供應源來自緬甸而且都在雲南起獲。賣淫活動結合當地的人員流動也帶來了艾滋病傳播的隱患。[4][22]

捲入武裝衝突[编辑]

2016年11月22日中午起,木姐地區的銀行、商店因為自該月20日凌晨起緬甸撣邦北部的一系列武裝衝突亦波及市區而無限期停業。緬甸政府在該地設立臨時收容所,超過3000名難民湧入。[23]中國作為緬甸進出口方面的最大貿易夥伴國,木姐又是集中兩國絕大部分邊境貿易的關鍵要衝,同時也是中國內陸地區輸入印度洋方面的石油和天然氣的運輸管道必經之節,已預期動蕩的局面將影響緬甸的經濟發展。[24]衝突爆發後,經由木姐口岸和木姐105碼貿易區的經貿活動一度中斷。[25]11月25日起,隨著局勢趨穩,學校、銀行、部分政府部門恢復運營。[26][27]衝突期間,炸橋斷路使得中緬邊境貿易一度停擺,中國西南地區的季節性進口緬產蔬果如西瓜的價格一度暴漲。[28]

參見[编辑]

  1. ^ 1.0 1.1 1.2 王小劍(供稿、攝影). 清寒料峭缅北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缅甸联邦共和国大使馆. 2006年1月24日 [2016年9月30日] (中文(中国大陆)‎). 
  2. ^ 木姐——繁华热闹的缅甸北部城镇. 廣西新聞網. 2008年4月29日 [2016年9月30日] (中文(中国大陆)‎). 
  3. ^ 3.0 3.1 3.2 3.3 3.4 木姐——從援蔣通道到中緬經濟要衝. 日經中文版. 2016年9月26日 [2016年9月26日] (中文(繁體)‎). 
  4. ^ 4.0 4.1 Sharron Lovell(攝影)、孫瀅、何苒苒(編輯). 《看客》第461期#国境线# II·境内关外. 網易. 2015年11月5日 [2016年10月5日] (中文(中国大陆)‎). 
  5. ^ Final Report: Prefeasibility Study of Upgrading Taunggyi – Kyaintong Highway (AH2) in Myanmar (PDF). Promotion of Investment in the Asian Highway Network: Prefeasibility studies of priority sections in Bangladesh, Kyrgyzstan, Mongolia and Myanmar. UNESCAP. 2014年4月9日 [2016年9月30日] (英语). 
  6. ^ 以與其毗鄰屬中國境內的瑞麗的情況推斷所得。李晨陽. 跨境经济合作区建设:以中缅的瑞丽—木姐为例. 世知網. 2015年11月13日 [2016年9月30日] (中文(中国大陆)‎). 
  7. ^ 7.0 7.1 7.2 陳丙先. 木姐华人社会的形成 (PDF). 世界民族 (中國社會科學院). 2010年, (4): 49–55 [2016年9月30日]. ISSN 1006-8287. 
  8. ^ 8.0 8.1 The Union Report (Volume-3M): Shan State Report (PDF). The Union Report. UNFPA Myanmar. 2015年5月 [2016年10月6日] (英语). 
  9. ^ 班洪事件與中英外交:以滇緬南段未定界談判為中心(1934-1961). 政大典藏機構. 2016年9月2日 [2016年9月30日] (中文(中国大陆)‎). 
  10. ^ 同盟作戰. 國軍歷史文物館. 2016年1月18日 [2016年9月26日] (中文(台灣)‎). 
  11. ^ 中国远征军入缅抗战纪实. 新華網. 2009年4月1日 [2016年9月26日] (中文(中国大陆)‎). 
  12. ^ China Builds Fence on Part of Burma’s Kachin Border. The Irrawaddy. 2008年12月23日 [2016年10月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2月29日) (英语). 
  13. ^ “境内关外”看姐告. 国家工商总局门户网站. [2016年10月1日] (中文(中国大陆)‎). 
  14. ^ Myanmar to export 200,000 tons of maize grain to China next year. 新華網. 2008年12月25日 [2016年9月26日] (英语). 
  15. ^ 本财年木姐口岸每天约千辆货车通过. 緬甸金鳳凰中文報社. 2016年8月22日 [2016年9月26日] (中文(中国大陆)‎). 
  16. ^ 曼德勒-木姐公路五年内将拓宽48英尺. 緬甸金鳳凰中文報社. 2016年5月16日 [2016年9月26日] (中文(中国大陆)‎). 
  17. ^ 中缅最大边贸口岸贸易额持续下跌. 緬甸金鳳凰中文報社. 2016年8月22日 [2016年9月26日] (中文(中国大陆)‎). 
  18. ^ 驻曼德勒总领馆经商室. 中缅边境木姐口岸贸易额持续下滑.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 2016年8月18日 [2016年9月30日] (中文(中国大陆)‎). 
  19. ^ 黃賢超. 缅甸木姐边境贸易额同比减少1.2亿美元. 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2016年7月5日 [2016年9月30日] (中文(中国大陆)‎). 
  20. ^ 「一帶一路」:雲南與緬甸貿易及邊境合作. 香港貿發局. 2016年5月10日 [2016年10月1日] (中文(香港)‎). 
  21. ^ 許昌平. 中緬口岸貿易夯 台商設物流中心. 中國時報. 2016年6月26日 [2016年10月1日] (中文(台灣)‎). 
  22. ^ Silk Road smuggling: China struggles with contraband from its neighbours. 經濟學人. 2014年11月28日 [2016年10月5日] (英语). 
  23. ^ 缅甸北部城市木姐的银行商店因冲突无限期停业. 新華網. 2016年11月23日 [2016年11月24日] (中文(中国大陆)‎). 
  24. ^ 松井基一. 緬北衝突考驗翁山蘇姬政治智慧. 日經中文版. 2016年11月25日 [2016年11月25日] (中文(繁體)‎). 
  25. ^ 馬俊卿 (编). 缅甸掸邦北部冲突继续 受伤平民增加. 新華網. 2016年11月28日 [2016年11月29日] (中文(中国大陆)‎). 
  26. ^ 馬俊卿 (编). 中缅重要边贸口岸木姐逐渐恢复边贸活动. 新華網. 2016年11月29日 [2016年11月29日] (中文(中国大陆)‎). 
  27. ^ 徐宙超 (编). 缅甸木姐地区的学校银行恢复运营. 新華網. 2016年11月29日 [2016年11月30日] (中文(中国大陆)‎). 
  28. ^ 缅北口岸争夺战:中缅贸易线仍或处于停滞状态. 觀察者. 2016年11月30日 [2016年12月1日] (中文(中国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