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湖工业遗产群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本溪湖工业遗产群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
所在 辽宁省本溪市溪湖区
分类 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
时代 民国
编号 7-1658-5-051
登录 2013年1月

本溪湖工业遗产群,是一個位於中國辽宁省本溪市溪湖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遼寧本溪湖地區礦藏豐富,工業歷史久遠;日俄戰爭後,日本人為了經濟侵略而成立煤礦企業,先後建立多座工廠,在1905年至1945年掠奪了大批煤炭和鋼鐵。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這些工廠繼續進行生產,但其中的本鋼一鐵廠到了2008年停止營運,亦有其他工业遗产處於閒置狀態。本溪湖工業遺產群在2013年列入第七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遺產群內的建築物有包括本鋼一鐵廠舊址區、本鋼第二發電廠冷卻水塔區、本溪湖煤鐵公司總部舊址、本溪湖煤鐵公司事務所舊址、本溪煤礦中央大斜井(包括埋葬本溪湖煤矿爆炸死者的肉丘墳)、彩屯煤礦豎井、本溪湖火車站大倉喜八郎英语Okura Kihachiro遺髮冢、張作霖別墅。

歷史[编辑]

背景:本溪的工業歷史[编辑]

辽宁本溪湖(舊稱杯犀湖)地区矿藏丰富,以石灰石生产而聞名,當地工業歷史可以追溯至1世紀或之前,當時的本溪湖地区已有烧缸、制瓦等工業活動[1][2]本溪地區在辽朝時已有從事冶铁者,到了明朝已設有多個铁场设在本溪[1]清朝定都北京後,以「保护龙脉」为由限制平民进入本溪湖地区,但當地的煤铁實際上未被禁止[2]。1726年(雍正四年),盛京將軍噶尔弼進呈奏疏,建議永遠禁止在黄波罗峪开原打金场开采,但杯犀湖(即本溪湖)的产铁工業是用於為居民生產农具,因此不予禁止[2]。到了清朝末年,陶瓷业随着兴盛的煤铁业而发展起来,令本溪湖地区也成為知名的陶瓷製品产地[2]

日俄战争至九一八事變[编辑]

本溪湖煤鐵公司熔矿炉全景

日俄战争期間的1904年,曾在甲午战争日本陆军擔任军需供应商的大倉喜八郎英语Okura Kihachiro派人沿着安奉铁路进行资源调查,发现了本溪湖煤矿的开采价值;而本溪湖也一度被划入日俄战争战线,遭到日本人佔用[1]。為了经济侵略辽东地区,大仓喜八朗的「大仓财閥」在关东总督府批准下侵佔本溪湖的煤矿,並把煤田命名为「本溪湖大仓煤矿」;采煤工人數量上升,促進當地商业和手工业的发展[1][2]。本溪湖大仓煤矿在关东总督府批准其成立時被要求為日本供應軍需,該企業開始生產後向日本供應含量低、具韧性、髙强度的钢铁,以供當地兵器生产和钢铁工業之用[1][3]。在中國方面的压力下,本溪湖大仓煤矿在1911年改為中日合办,中國的股份為國有的官股;但是,日本仍持有主导权,公司礦業部的重要職員皆是日本人,進行重大工程、聘請技師、購買機器交由日本人辦理[1][4][5]。同時,「本溪湖煤矿有限公司」因增設煉鐵部而改称為「本溪湖煤铁有限公司[1][6]。公司的年産煤量驟升,從1910年的5.8萬噸增加至翌年的12萬噸[5]

本溪湖煤铁有限公司在1911年召开股东会议,决定利用本溪庙儿山(即現在的南芬區一帶)的工業资源发展制铁工业,在湖南山北坡脚下一带興建用於煉鐵的高炉;之所以選擇這個地带,是因為該處地勢平坦,而且交通和用水都頗為方便[1]。及後,本钢一铁厂炼铁车间(當時稱為製铁工厂)在1913年开始建设,1915年落成[1]。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完結後,大量廉价的欧美钢材和印度生铁進口至日本,本溪湖煤铁的钢铁产品销售情況极差;尤其是在1922年和1923年,股东幾乎不能獲發红利[3]。在工厂建成初期,厂内有铁路专用线,用作与安奉铁路的本溪湖火车站接轨[1]。1927年,本溪湖煤铁有限公司员工三度罢工,或抗议收入降低、或抗议监工行徑;其中一次,工人袭击公司總部,日方動用守备人員镇压工人,導致24人死、73人伤、逾100人失踪、306人被關押,工人得到全中国人民声援[7][8]

张作霖在1916年割据中國东北,由此成為本溪湖大仓煤铁的中国股东[1]。1927年,日本人在本溪湖东山為张作霖建成了一座别墅,但他當時已不在中國東北,因此從來沒有入住過;這座别墅後來曾經是东北师范大学的校址,最終成為本钢石灰石矿的办公楼[9]

在1905年至1931年期間,本溪煤铁公司約有2,837名矿工死亡[10]

日佔東北期間[编辑]

日本在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佔領了包括本溪在內的中國东北地區,並对本溪湖地區的煤铁資源进行掠夺性开采。本溪湖煤铁有限公司在日佔期間進行了增资和改组各三次,一度更名為「本溪湖煤铁股份有限公司」,规模日漸扩大;但是,公司從中日合办變成名義上由日本与满洲国合办、實際上由日本操控,所有中國員工在事變後遭到日方驅逐[11][12]。本鋼第二發電廠冷卻水塔在1937年建成,同樣與日本掠夺煤铁資源的意圖有關[13]。彩屯煤矿竖井始建於隨後的1938年2月[14]。為了发展军需工业、從而扩大侵略,日本在1938年另建宫原工厂,大部分參與建厂的工人是被抓来或骗來;這些工人生活极其艰苦,卫生条件惡劣,導致许多工人死於传染病,遺體埋在本钢一铁厂附近,形成一個万人坑[10]。此外,本溪湖煤矿在1941年7月開始使用战俘犯人作勞動力,大量人死於劳累和饥寒,遺体被扔进南天门万人坑[15]。雖然如此,本溪湖地区的人口隨着日本的工業活動而增長,商业、手工业、粮油加工业的发展亦受帶動[11]

在日本進行工業活動的另一邊廂,中國共產黨奉天特委在1932年11月派出党员李兆麟侯薪来本溪湖煤矿與工人接触,他們分別化名李烈生和侯维民,小范围地宣揚中共的主張;一個月後,中共派遣化名王子明的党员孙已泰到本溪湖煤矿,他與李、侯二人一起參與组建抗日义勇军[16]。李兆麟又發動工人反抗日本監工,其後中共本溪支部在本溪湖火车站等地張貼标语,呼籲打倒日本人[16]。中國共產黨在本溪的地下活動最終未能成功[16]

1934年,本溪湖煤铁股份有限公司興建一個公园,裡面設有大仓喜八郎的遗髮紀念碑[17]

1942年,本溪煤矿中央斜井發生了一宗嚴重礦難,造成最少1,327人死亡[a](絕大部分是中國人)、246人受傷,是史上死難人數最高的礦難[7][18][19][20]。是次礦難始於燃氣爆炸,日本人在爆炸後为了保存礦井的设备和礦產而停止向井下送风,令大批礦工死於一氧化碳中毒,事後又只救日本工头,不為部分生還中國礦工進行抢救;雖然矿难造成重大死傷,但只有相關企業的炭业部长受追究,處罚是扣減年薪十分之一[15][18]。為了防止工人逃跑、闹事或暴动,日本当局在本溪湖煤鐵公司事務所附近、以及本溪湖火车站进行戒严封锁[20]。矿工屍体堆在矿井井口,其後集體埋在一個大坑,並設立墓碑,形成肉丘坟;肉丘坟位於仕人沟,部分屍體後遷至太平沟[10]

日本在1905年至1945年一直控制着本溪湖煤铁公司,期間掠夺了近2,000万吨优质煤炭、7000吨直接还原铁、逾17,000吨特殊钢;而在日佔東北期間的1931年至1945年,本溪湖煤矿共有超過10万名死难矿工[10]

日佔時期結束至今[编辑]

1945年8月,隨着日本投降,本溪湖結束日佔時期,本溪湖煤铁公司也由中華民國政府接收[6][13]。在日本战败後,本溪湖煤铁公司的部分員工组成中國共產黨临时党,組織纠察队收缴滿洲國警察的武器;他們又從本溪湖煤铁公司事务所的地下室發現一批武器,後交予八路军接收,這些工人後被编入东北民主联军[21]。中國共產黨接收本溪時,黨員在事务所财务室發現煤铁公司的金库,但鐵柜空空如也,還有灰尘蜘蛛网[21]

第二次国共内战期間的1945年11月,本溪市民主政府接管本溪湖煤铁公司,更名為「本溪湖煤铁总公司」;及後的1946年5月,中國国民党攻佔本溪,把公司改名为「本溪煤铁厂矿」[4]。最終,中國共產黨在1948年10月奪得本溪[4]。受内战影響的本溪湖煤铁公司业务處於停滯,因為战時的當務之急是讓公司在战火中得以保全,而且大部分设备遭到苏联拆走;加上,社會動盪導致民生艱難,罷工運動頻繁,本溪湖煤铁公司在战亂期間爆發了12次罷工[4][11]。彩屯煤礦豎井也遭到淹沒,不能在内战期間恢復生產[11]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本溪湖煤铁公司收归国有,易名「本溪钢铁公司」,並恢复生产,其後一度得到苏联支援[4][22]。彩屯煤礦豎井被列入第一个五年计划的重點項目,成為1950年代中國大陸生產能力最高的煤礦豎井,促進本溪煤炭工業的發展[11]。後來,本溪的煤炭工業曾受文化大革命波及,以致本溪和彩屯的煤礦產量未能達到國家計劃的要求,其後恢復過來,產量回升[11]。自1958年起,本钢一铁厂一號高爐的利用系数英语Utilization factor连续30年全国第一,被褒稱為「功勋炉」;不少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首批國產機械設備,包括首批槍械、首门大砲、首辆解放牌汽车、首台汽轮发电机、首颗返回式衞星、首枚运载火箭,均採用了這高爐生产的钢铁作原料[23]。自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60年以来,本钢一铁厂為中國生产了近3,000万吨生铁、承担了一半的铸铁用铁生产任务[24]。至於本钢第二发电厂,該厂於1995年完成灰水排放治理工程,不再向太子河排放灰水[25]

隨着時代變遷,本钢一铁厂的设备逐漸老化,不符合现代工业的要求,而且环境保护设施不足,造成严重污染,有些鄰近居民甚至不敢打开窗户;政府當局對环境保护的要求提高,而本钢一铁厂的環保设施难以令該厂达标,本钢集团在研究後決定在2008年停止營運铁厂[24]

結構[编辑]

整體佈局[编辑]

本溪湖工业遗产群的建築物有本钢一铁厂旧址区、本鋼第二發電廠冷却水塔区、本溪湖煤铁公司總部旧址(又稱為「小红楼」)、本溪湖煤铁公司事务所旧址(又稱為「大白楼」)、本溪煤矿中央大斜井(包括埋葬礦難死者的肉丘坟)、彩屯煤矿竖井、本溪湖火车站、大仓喜八郎遗髮冢、张作霖别墅[21][26]。本溪湖地區煤铁工业遗产的分佈高度集中,主體大都位於較為平坦的太子河谷地,但遗址之間的距離较远[4][13]

本鋼一鐵廠舊址[编辑]

本鋼一鐵廠厂区佔地438,700平方米,裡面有面积合共為87平方米、各具特點的工业建筑[1]。一號高炉的炉体设备從英国的匹亚逊诺尔斯工厂購入,装料卷扬机英语Windlass锅炉鼓风机英语Roots-type supercharger发电机則分別購自三所德國工廠;炉容起初为291立方米,在1985年扩大至380立方米。一號高炉的炉体比地面高出83.3米,炉底至炉顶相距66.7米,並设有兩個燃氣放散筒、上下兩排各九个风口、兩個放渣口、一個出铁口[1][27]。已完全拆除的二號高炉在1917年建成,由满铁大连沙河口工厂按照一号高炉的工程圖來仿制,炉容为306立方米,配備热风炉、除尘器英语Dust collector等设备[1]

鐵廠有兩個用作机械铸铁的铸铁机,分別從兩座单层铸铁厂房垂直伸出室外[1]。這厂房以建成,屋頂採用三角形芬克式屋架,設有天窗、半圆弧形出口、两侧各三個拱形门;無柱的室內空间形态简洁,而半圆弧形出口和拱形门則体现早期工业建筑的古典审美取向[1]。鐵廠亦有兩座結構对称、以钢建成的出铁厂房,同樣有天窗和三角形芬克式屋架,首层架空作运输液态铁之用,第二层是出铁场[1]

本溪湖煤鐵公司總部和事務所舊址[编辑]

本溪湖煤鐵公司事務所舊址

本溪湖煤鐵公司總部舊址(「小红楼」)採用欧式建筑风格,位於公司的事務所舊址(「大白楼」)旁邊[21][26]。本溪湖煤鐵公司事務所是公司在其经营规模擴大後建立的,樓高三層,採用日本建筑风格,墙身以白色瓷砖砌成,地面為大理石;事務所的厅堂有一面迎宾镜,大樓裡的楼梯有红木製成的扶手[21]

肉丘墳[编辑]

肉丘墳是一個长宽各80米、佔地6,400平方米的大坑,位於山坡上,坑的外圍有一個用石塊砌成的大圈;坑內四周堆积了五層装有礦難死者遺體的薄皮棺材,坑中央是烧焦了的碎屍,填满大坑後埋土,前方立下墓碑[10]

張作霖別墅[编辑]

張作霖別墅的主体楼有三层,採用日式建筑風格,建筑格局对称;主体楼的楼梯柱呈弧形,以瓷砖砌成,楼梯扶手則是水泥砌筑的镂空设计,每半米有一個圆形镂空图案、以及两根铁柱[9]。主体楼的右方有一座佔地约300平方米、以青砖建成、可容纳百多人的舞厅,外貌呈日式风格,内部设计仿照中式的戏园子;舞厅樓高兩層,第一层设有舞台和观众席,第二层的面積較第一层小,呈半环形[9]

保護[编辑]

本溪湖工业遗产群在2013年被列入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此外,本溪湖煤铁公司事务所、东山张作霖别墅也是本溪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9][21][26]。截至2014年12月,本溪市文化广播电影电视局已成功为本溪湖工业遗产群争取1,486万人民幣的文物保護资金[28]

本溪湖工业遗产群的多座遗址由不同单位管理,可能導致文物保护上的困难[29]。随着城市化的進程,不少工业遗产為了商业利益的緣故而被清拆,本钢一铁厂旧址、本钢第二发电厂冷却水塔都幾乎遭到拆除,不過此事在本溪湖工业遗产群成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後告吹[29]。而且,本钢一铁厂旧址设备高大,而且暴露於室外環境,容易受自然或人为破坏[29]。此外,有報導懷疑,彩屯竖井因為开採保护煤柱和越界开采而出现疑似沉陷区,並影響附近居民[30]。至於同屬工业遗产群的本溪湖煤鐵公司總部和事務所舊址、本溪煤矿中央大斜井,它們的保護状況较好,但是處於闲置[29]

參註[编辑]

註釋[编辑]

  1. ^ 準確死亡人數有爭議,日本人在矿工墓碑記下有1,327名死难矿工,本溪地方史志採用的數據則是1,549人死亡,另有數據指遇難的中國矿工超過1,800人。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王丹; 朴玉顺. 本钢一铁厂工业建筑遗存保护研究 (PDF). 沈阳建筑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1, 13 (2) [2016-07-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31). 
  2. ^ 2.0 2.1 2.2 2.3 2.4 本溪湖史话. 本溪档案信息网. 2016-02-16 [2016-07-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31). 
  3. ^ 3.0 3.1 張祖國. 二十世紀上半葉日本在中國大陸的國策會社. 歷史研究. 1986, (6). 
  4. ^ 4.0 4.1 4.2 4.3 4.4 4.5 王猛; 韩福文. 本溪湖中国近代煤铁工业遗产的形成及特征分析. 辽宁科技学院学报. 2013, (1). 
  5. ^ 5.0 5.1 薛毅. 日本侵占中国煤矿述论(1895一1945年). 河南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5, (3) [2016-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3). 
  6. ^ 6.0 6.1 陳捷先. 宣統事典: 清史事典12. 遠流出版. 2008: 113. ISBN 9789573264125. 
  7. ^ 7.0 7.1 煤炭工业志概述. 辽宁省地方志. 2010-11-27 [2016-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3). 
  8. ^ 大事记. 本溪满族自治县政府信息网. 2015-10-29 [2016-08-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4). 
  9. ^ 9.0 9.1 9.2 9.3 双面东山. 本溪日报. 2015-03-01 [2016-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1).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日本侵略者在辽宁奴役中国劳工形成的万人坑. 中共辽宁省委党史研究室. [2016-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2).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沈玉成 (編).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编. 本溪城市史.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1995. 
  12. ^ 孔经纬; 王连忠; 孙建华.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对奉系军阀官僚资本的侵掠 (PDF). 抗日战争研究. 1996, (2) [2016-08-02].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08-02). 
  13. ^ 13.0 13.1 13.2 【电信】寻访红色遗迹----记大连理工大学暑假实践活动“寻访本溪抗战遗迹”活动. 共青团大连理工大学委员会. 2015-07-15 [2016-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1). 
  14. ^ 彩屯煤矿竖井. 中国文化投融资网. [2016-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2). 
  15. ^ 15.0 15.1 世界最大尘爆惨案,日本制造. 本溪日报. 2015-07-08 [2016-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2). 
  16. ^ 16.0 16.1 16.2 常雪梅 (编); 王全有. 李兆麟建立中共本溪特别支部. 辽宁日报. 2011-05-13 [2016-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2). 
  17. ^ 本溪市志. 新华出版社. 1991: 312. 
  18. ^ 18.0 18.1 世界最大煤矿事故背后藏谎言. 华商晨报. 2005-05-09 [2016-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11). 
  19. ^ 于佳钰; 王梦实. 河西办事处关工委组织参观肉丘坟遗址. 本溪日报. 2015-08-14 [2016-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2). 
  20. ^ 20.0 20.1 1942年辽宁本溪湖煤矿瓦斯爆炸:世界最大“矿难”(1). 中华网军事. 2014-11-26 [2016-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2). 
  21. ^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夏子涵. 大白楼 推开历史虚掩的门. 本溪日报. [2016-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3). 
  22. ^ 本溪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2009年-2011年中期票据发行计划. 本溪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2016-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3). 
  23. ^ 平顶山上望山城 本溪湖内窥本溪. 沈阳晚报. 2014-06-17 [2016-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3). 
  24. ^ 24.0 24.1 关注本钢百年"一铁厂"命运:要不要"放倒"功勋1号炉. 辽宁日报. 2010-07-12: 2 [2016-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3). 
  25. ^ 中国钢铁工业年鉴. 冶金工业出版社. 1996: 217. 
  26. ^ 26.0 26.1 26.2 本溪湖工业遗产群. 考古汇.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2015-07-09 [2016-08-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4). 
  27. ^ 本溪 开启中国冶铁新时代 (二). 本溪日报. 2015-02-15 [2016-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3). 
  28. ^ 本溪市文广局争取文保资金986万元. 人民网. 2014-12-08 [2016-08-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05). 
  29. ^ 29.0 29.1 29.2 29.3 王雷; 赵少军. 辽宁省工业遗产的保护与利用:现状、问题及对策. 中国文化遗产. 2015, (5). 
  30. ^ 王献留. 地灾隐患:辽宁彩屯煤业被指偷采保护煤柱. 中国产经新闻. 2015-10-09 [2016-08-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4).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