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湖煤矿爆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本溪湖煤矿爆炸发生于1942年的满洲国奉天省本溪湖煤矿(现属中国辽宁省本溪市),导致至少一千五百人死亡,是世界历史上最严重、死亡人数最多的矿难

背景[编辑]

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日本军队占领本溪,中日合资的本溪湖煤铁有限公司被日方全盘控制。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满洲国政府颁布《战时紧急经济方策要纲》,明确提出要多生产煤炭。[1]:156

日方控制下的本溪湖煤矿“实行‘前进扒两帮,一捅冒落光’的采煤方法和‘杀鸡取蛋’的蚕食式和残柱式方法,以及大舞台式的大面积空顶作业”,易发生事故。[2] 当时本溪煤矿井下共有茨沟、仕人沟、柳塘、四宝砟、五坑区五个采区。[1]:153

薛毅认为,此次矿难的主要原因是:一、井下通风设计不合理;二、对矿工缺少必要的安全培训;三、瓦斯检查员不到位;四、矿难发生后,矿方的“要矿不要人”的指导思想。[1]:160 苏联学者希菲茨的著作《煤矿安全技术》写道,本次矿难死亡的大多数矿工死于一氧化碳中毒。张洪昆[註 1]认为,“造成1500多名中国矿工死亡的根本原因,是停止送风後矿工一氧化碳中毒”。[3]

经过[编辑]

1942年4月26日上午11时30分,地面变电所故障,导致全矿停电。下午2时修复后,首先给各井口扇风机送电,下午2时8分,开始给井下采区送电。就在此时,井口一声巨响,据张洪昆回忆:“顿时,浓浓黑烟从茨沟、仕人沟、柳塘等5个通地面斜井口喷出,直冲云霄,活像一个个才生着火的锅炉似的。”矿井的通风、通讯系统于是瘫痪。[1]:156

据张洪昆回忆,下午3时许,管事的日本人陆续赶到,他们认为井下可能发生了火灾,当时的公司采炭所长藤井渡和保安课课长山下寿一怕火势扩大,命令尚在运转的老三坑和柳塘上层坑两台主扇停风。当时的本溪湖煤矿最高负责人、公司炭业部部长今泉耕吉得知上野健二[註 2]还在井下后,命令第一批下井的救护队从柳塘下井搜寻上野健二,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上野健二最终成为事故中唯一被抢救回来的人。[1]:157

后续[编辑]

矿难发生后,当局封锁出事井口,调集大批军警戒严和封锁煤矿,包围了集中住宿“特殊工人”[註 3]的茨沟、柳塘,搜缴矿工的铁锨、镐头、铁锤、铁棍、木棍等工具,防止他们暴动。[1]:158

矿工屍体集體埋在一個大坑,形成“仕人沟万人坑”,又称“本溪湖肉丘坟”。后清理出的一部分死难矿工埋在太平沟,形成太平沟万人坑。[1]:158

事故后,只有煤矿最高负责人今泉耕吉被追究,受到被罚年薪十分之一的处分。[1]:163

据张洪昆回忆:“事故后20多天,才有部分的采区恢复生产;全矿井的恢复生产,大约是在一个半月以后。”为尽快恢复生产,当局将数以千计的“特殊工人”补充到本溪湖煤矿。[1]:158

死亡人数[编辑]

准确死亡人数有争议,据薛毅总结,共有八种说法。[1]:160-161 1943年8月,本溪湖煤铁公司在仕人沟万人坑前设立“本溪湖煤铁公司产业战士殉职墓碑”,声称死亡矿工1327名。[4]:52-53 《中国煤炭志·综合卷》、《辽宁省志·煤炭工业卷》采用的数据是1549人死亡。[1]:161 薛毅认为,伤亡人数应该超过1800人。[1]:162 阎振民认为,至少1800名中国矿工死亡,最可能的死亡数字是3000多人。[5]

评论[编辑]

  • 薛毅:“之所以造成众多矿工伤亡,则由于事故发生后矿方‘要矿不要人’,停止向井下通风,致使众多矿工窒息而死。此举揭露了日伪当局对本溪矿工生命权、生存权、尊严权等的无视与剥夺,反映了其对人类理性和道义肆无忌惮的践踏。”[1]:152 另外,“在本溪煤矿矿难中,日本侵略者对中国战俘的虐待以致剥夺生命的罪行,应该给予揭露和谴责。”[1]:163

注释[编辑]

  1. ^ 时任本溪煤矿保安课井下通风乙种雇员,[1]:161 是参与调查本次矿难的唯一中国工程技术人员。[1]:157
  2. ^ 时任二卸系主任,相当于采区区长。张洪昆回忆称,“后来听说,上野是今泉的亲戚。”[1]:157
  3. ^ “所谓‘特殊工人’是日军在关内‘讨伐’、‘清乡’、‘扫荡’中俘虏的抗日武装人员及抓捕的和平居民。”[1]:154

参考[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薛毅. 1942年本溪煤矿爆炸案考论. 社会科学辑刊. 2018, (1): 152-163. 
  2. ^ 阎振民、洪赞. 伪满本溪湖煤矿大爆炸原因分析. 理论界. 2004, (1): 114-115. 
  3. ^ 杨雯洁. 世界最大煤矿事故背后藏谎言. 华商晨报. 2005-05-09 [2016-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11). 
  4. ^ 周保钢. 世界最大矿难之真相. 文史精华. 2012, (10): 51-57. 
  5. ^ 阎振民. 伪满本溪湖煤矿大爆炸遇难矿工数目辨析. 辽宁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3, (6): 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