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儁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朱儁
東漢末年名將
太尉
朝代東漢
主君漢靈帝弘農懷王劉辯漢獻帝
公偉
封爵都亭侯→西鄉侯→錢唐侯
籍貫會稽上虞
出生不詳
逝世興平二年(195年)
長安郭汜軍營內

朱儁(2世紀-195年),公偉會稽郡上虞人(今浙江上虞)。中國東漢末年名將,曾領兵平定東漢末交趾的民變以及黃巾之亂

生平[编辑]

早年孤貧[编辑]

朱儁幼年喪父,母以販繒為生。當時朱儁以孝養母親而知名,當過上虞縣的門下書佐。後上虞縣長度尚欣賞他,向會稽太守韋毅推薦任郡職。後新任太守尹端以朱儁為主簿。後來,另一任會稽太守徐珪舉其為孝廉,遷蘭陵縣令

平定交趾[编辑]

光和元年(178年),交趾郡合浦郡烏滸蠻叛亂,更招引九真郡日南郡人民去進攻郡縣[1],當地官員都不能制止。同時梁龍率八萬人,和南海太守孔芝一起反叛,攻破郡縣。朝廷任命朱儁為交趾刺史,於家鄉會稽郡招募家兵及所調合五千人進入交趾平亂。朱儁分兩道而入,到交州州界時按兵不動,先遣使到交趾郡探聽叛軍虛實並宣提朝廷聲威,以動搖群眾之心;及後朱儁就與七郡軍隊一同進擊,成功斬殺梁龍,招降數萬人, 很快就平定叛亂。光和四年(181年),朱儁更擊敗烏滸蠻[2]。朝廷論功封為都亭侯,並徵他入朝任為諫議大夫

黃巾之亂[编辑]

中平元年(184年)二月,黃巾之亂爆發,朝內公卿因朱儁有才略而推薦他,於是拜為右中郎將、持節,與左中郎將皇甫嵩討伐潁川黃巾叛軍。朱儁初敗於波才,波才於是進圍皇甫嵩所據的長社,皇甫嵩當時以火攻令波才軍驚亂,朱儁就與皇甫嵩及趕至的騎都尉曹操聯軍進攻,大敗波才,殺敵軍數萬。朱儁就以功進封西鄉侯,遷鎮賊中郎將。朱儁又與皇甫嵩乘勝追擊,在陽翟(今河南省許昌市禹州市)及西華(今河南省周口市西華縣西南)擊敗汝南陳國兩地黃巾餘眾,平定了三郡的叛亂。

隨後朱儁就受詔進平南陽的黃巾軍。當時南陽太守秦頡殺死南陽黃巾渠帥張曼成,餘眾就以趙弘為首並據守宛城(今河南省南陽市)。朱儁就與荊州刺史徐璆及秦頡聯手圍攻趙弘,但兩個月都未能攻下,朝廷於是有議徴還朱儁,只因在司空張溫的反對之下[3]才不成事。朱儁及後就急擊趙弘,趙弘戰死,餘眾又以韓忠為首領繼續抵抗。朱儁自以兵少,於是擴大包圍圈並建營壘,起土山看城內情況,並鳴鼓顯示要進攻城的西南。當時城內黃巾都傾力到西南隅防禦,但這卻是朱儁聲東擊西的計劃,他親率五千精兵掩襲城的東北面,並成功入城,令韓忠因畏懼而請降。徐璆、秦頡和朱儁司馬張超皆打算納降,但朱儁認為要攻硬討伐才能有效鎮壓叛亂,納降反而讓他們順境時就進兵侵掠,逆境時就請降,是縱容他們的行為。不過朱儁進攻卻未能擊破敵軍,朱儁登土山望入城內,明白到他們請降不得而又未能出城,故此同心死戰,令他一直難以擊破他們。朱儁於是解圍,韓忠出戰突圍,朱儁進攻韓忠,眾心因包圍已撤而鬆懈,朱儁遂大敗韓忠,乘勝追擊數十里,殺萬餘人。不過因秦頡殺掉投降的韓忠,令其餘眾恐懼不能自安,更以孫夏為首領,退還宛。十一月癸巳日(185年1月11日),朱儁攻宛城,孫夏逃走,至西鄂(今河南省南陽市臥龍區石橋鎮)精山擊敗其部眾,殺孫夏和敵軍萬餘,餘眾於是解散,南陽黃巾被平定。

高名重臣[编辑]

朱儁在中平二年(185年)進拜右車騎將軍,封錢唐侯,加位特進。後以母喪去官,服喪後任將作大匠,後曾轉任少府、太僕。後黑山賊張燕進攻河內郡,進逼京師,朱儁受命為河內太守,率家兵擊退張燕。後拜光祿大夫,又轉任屯騎校尉,累遷城門校尉、河南尹。

董卓把持政權後,對朱儁頗為忌憚。初平元年(190年),關東州郡起兵討伐董卓,令董卓頗為恐懼,想請公卿們商議,遷都長安,朱儁屢次阻止。董卓雖然厭惡朱儁異己,但貪圖他的高名,於是上表奏請朱儁為太僕,並作為副相國。使者欲宣詔命,朱儁堅決推辭,使得董卓不再有遴選副相國的打算[4]。董卓遷都長安後,朱儁留守洛陽,當時朱儁正與關東諸將交通,圖作其內應,但及後因懼被董卓襲擊,於是棄官逃奔荊州。董卓於是以楊懿河南尹守洛陽,朱儁知道後進兵洛陽,逼走楊懿,但隨後就因當時河南郡地已殘破,資源不足支持他,於是屯駐中牟(今河南省鄭州市中牟縣),並向州郡請求派出軍隊支持他討伐董卓,當時徐州刺史陶謙等州郡都派了軍隊來,陶謙更上朱儁行車騎將軍,展開討伐董卓的軍事行動。但朱儁被董卓所派的李傕郭汜所敗,朱儁自知不敵,於是留在中牟不前進。

初平三年(192年)董卓被王允等誅殺,李傕郭汜等董卓舊將聽從賈詡的建議,進攻長安,最終成功殺死王允,掌握朝權。當時朱儁仍在中牟,陶謙等就以朱儁是名臣,且有戰功,認為可以委以大任,故此與一眾豪傑共推朱儁為太師,並移檄各州,共討李傕並奉迎天子[5]。同時,李傕用太尉周忠及賈詡的計策,徵召朱儁入朝。當時朱儁軍吏都恐懼入關,皆打算響應陶謙的行動。不過朱儁以李傕徵召的詔命是以天子之名所行,以君臣之義應當服從,同時亦打算乘著李傕等人之間的矛盾奪回朝政大權,於是拒絕了陶謙的建議而應召入長安,復任太僕,陶謙等亦唯有作罷。

憤恨猝逝[编辑]

初平四年(193年),朱儁代周忠任太尉,錄尚書事。明年因日蝕而被免官[6],改行驃騎將軍事,持節鎮關東。不過,朱儁尚未出發,李傕就在興平二年二月乙亥日(195年3月2日)殺了同為董卓舊將的樊稠,令諸將互相猜疑,郭汜自疑李傕將加害自己而與李傕相攻[7],長安於是大亂,朱儁於是不出,留拜大司農。後漢獻帝下詔命朱儁與太尉楊彪等十多人[8]游說郭汜,要他與李傕講和,但郭汜不肯,更留朱儁等人為人質。朱儁性格剛直,不堪受此辱,即日就發病去世。

性格特徵[编辑]

  • 朱儁除了以孝養聞名,亦因其輕財好義而得鄉里敬重。例如一次同郡人周規被公府所辟命,即將出發,就向郡府借了百萬錢去整飾衣冠。後來郡府督責討還,周規家貧不能償還,朱儁於是傷了母親的繒帛去為周規還債。朱儁母親因為為生的繒帛被朱儁拿去了,十分憤恨並怪責他。朱儁卻說:「小小損失其實是大得益,我們先貧而後富是必然的事。」
  • 朱儁曾任會稽太守尹端主簿,但173年,尹端因討伐叛賊許昭失利,被揚州州府舉奏,將被處死。朱儁卻悄悄到京師,並以數百金賄賂主掌章奏的官吏,令其修改州郡所奏的奏文,將死刑改為力役和貶官。尹端得知免死後十分高興,卻不知原由,朱儁亦沒說出原委。

家庭[编辑]

  • 朱皓,字文明,朱儁之子,有才行,官至豫章太守,被笮融所殺。
  • 朱符,朱儁之子,朱皓之兄。官至交趾刺史,后被杀[9]

參考資料[编辑]

  1. ^ 《後漢書·孝靈帝紀》:「光和元年春正月,合浦、交阯烏滸蠻叛,招引九真、日南民攻沒郡縣。」
  2. ^ 《後漢書·孝靈帝紀》:「光和四年,交趾刺史朱儁討交趾、合浦烏滸蠻,破之。」
  3. ^ 參考《後漢書》〈朱儁傳〉:「有司奏欲征儁。司空張溫上疏曰:「昔秦用白起,燕任樂毅,皆曠年歷載,乃能克敵。儁討穎川,以有功效,引師南指,方略已設,臨軍易將,兵家所忌,宜假日月,責其成功。」靈帝乃止。」
  4. ^ 參考《後漢書》〈朱儁傳〉:「使者拜,儁辭不肯受。因曰:「國家西遷,必孤天下之望,以成山東之釁,臣不見其可也。」使者詰曰:「召君受拜而君拒之,不問徙事而君陳之,其故何也?」儁曰:「副相國,非臣所堪也;遷都計,非事所急也。辭所不堪,言所非急,臣之宜也。」使者曰:「遷都之事,不聞其計,就有未露,何所承受?」儁曰:「相國董卓具為臣說,所以知耳。」使人不能屈,由是止不為副。」
  5. ^ 參考《後漢書》〈朱儁傳〉:「陶謙以儁名臣,數有戰功,可委以大事,乃與諸豪桀共推儁為太師,因移檄牧伯,同討李傕等,奉迎天子。乃奏記於儁曰:「徐州刺史陶謙、前揚州刺史周干琅邪相陰德、東海劉馗彭城汲廉北海孔融袁忠泰山太守應劭、汝南太守徐璆、前九江太守服虔、博士鄭玄等,敢言之行車騎將軍河南尹莫府:國家既遭董卓,重以李傕、郭汜之禍,幼主劫執,忠良殘敝,長安隔絕,不知吉凶。是以臨官尹人,搢紳有識,莫不憂懼,以為自非明哲雄霸之士,曷能克濟禍亂!自起兵已來,於茲三年,州郡轉相顧望,未有奮擊之功,而互爭私變,更相疑惑。謙等並共諮諏,議消國難。僉曰:『將軍君侯,既文且武,應運而出,凡百君子,靡不顒顒。』故相率厲,簡選精悍,堪能深入,直指咸陽,多持資糧,足支半歲,謹同心腹,委之元帥。」」
  6. ^ 《後漢書·獻帝紀》:(興平元年)夏六月乙巳晦(8月4日),日有食之,帝避正殿,寢兵,不聽事五日。大蝗。秋七月壬子(8月11日),太尉朱雋免。
  7. ^ 《後漢書·董卓傳》:「明年春(即興平二年春),傕因會刺殺樊稠於坐,由是諸將各相疑異,傕、汜遂理兵相攻。」
  8. ^ 據袁宏《後漢紀》載,留名的公卿有“太尉楊彪、司空張喜尚書王隆光祿勳劉淵衛尉士孫瑞、太僕韓融廷尉宣璠大鴻臚榮邰大司農朱儁將作大匠梁邵、屯騎校尉姜宣等。"
  9. ^ 《牟子理惑论》卷1:是时州郡相疑隔塞不通,太守以其博学多识,使致敬荆州。牟子以为荣爵易让使命难辞。会牧弟豫章太守为中郎将笮融所杀。牧遣骑都尉刘彦将兵赴之,恐外界相疑兵不得进,乃谓牟子曰。弟为逆贼所害,骨肉之痛愤发肝心,尝遣刘都尉行。恐界外疑难行人不通。君文武兼备有专对才,今欲相屈之零陵、桂阳假涂于通路何如。牟子重违其意诺之。适其母卒,遂不果行。
政府职务
前任:
周忠
東漢太尉
193年-194年
繼任:
楊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