泾原兵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朱沘之亂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泾原兵变
日期 783年10月-784年7月
地点 长安
结果 唐軍胜利
参战方
朱泚叛軍 唐朝
指挥官和领导者
朱泚李忠臣张光晟 渾瑊李抱真李懷光
兵力
约5,000名唐朝泾原节度使士兵 约20,000名唐朝朔方節度使士兵

涇原兵變,是唐代中期的兵變事件。建中四年(783年),涇原地方士兵叛變,叛軍攻陷首都長安唐德宗倉皇出逃至奉天(今陝西乾縣),更引發皇帝被叛軍包圍一月餘,史稱奉天之難[1]。自此事件後朝廷威嚴掃地,唐朝皇帝更為重用宦官

事出有因[编辑]

安史之亂平定後,黃河下游各個節度使擁兵自重,割據一方,後來更世襲相傳,如魏博節度使田承嗣死後,其姪田悅繼承魏博節度使一職,唐中央也無法過問。唐德宗繼位後,決心對付地方的藩鎮建中二年(781年),成德節度使李寶臣死,其子李惟岳要求德宗任他為新任成德節度使,繼承父親,但被德宗拒絕。李惟岳於是聯同魏博節度使田悅、淄青節度使李正己,及山南東道節度使梁崇義一同舉兵謀反,史稱四鎮之亂。

德宗以藩鎮對付藩鎮的方法平亂,命幽州留守朱滔淮西節度使李希烈等平亂。最初效忠唐中央的軍隊處於上風,李正己謀反後不久病故,其子李納續領淄青軍,但被圍困;梁崇義被李希烈打敗自殺;李惟岳部下王武俊發動叛變,殺掉李惟岳向中央請降。四鎮中只有魏博的田悅仍有實力對抗中央,但已孤掌難鳴。

當時德宗被勝利充昏,不肯任命平亂有功的王武俊為節度使,同時朱滔要求增加其轄地同樣被拒,於是王、朱兩人對唐中央政府十分怨恨,此時,處於下風的田悅把握機會,成功勸服兩人倒戈反唐,於是王武俊、朱滔二人派兵解救了田悅及李納,之後互相結盟,推朱滔為盟主,四人並且分別稱王。同時,淮西的李希烈亦因向唐中央求地不遂,於是叛唐與四鎮勾結。黃河下游的藩鎮叛亂越演越烈。

建中四年(783年)八月,叛唐的淮西节度使李希烈发兵三万,围攻河南襄城(今河南襄縣),九月,唐德宗为解襄城之围,诏令泾原節度使等各道兵马援救襄城,十月,泾原节度使姚令言率五千士卒抵长安。当时天寒地冻,士兵又累又饿,希望能得到朝廷的优厚赏赐,结果一无所得。士兵们出发到了浐水,德宗下诏,命令京兆尹王翃犒赏军队,王翃只赏赐粗饭,且饭食腐臭,引起了士兵的不满,导致哗变。士兵们扬言:“吾辈将死于敌,而食且不饱,安能以微命拒白刃!闻琼林、大盈二库,金帛盈溢,不如相与取之。”于是击鼓呐喊,進攻長安。姚令言劝解未果,德宗急令每人赏赐布帛二匹,叛军益怒,用箭射杀中使,泾原兵与李忠臣张光晟等拥立前涇原節度使朱泚(朱滔兄)为主帅,姚令言亦附泚,攻入长安。原來朱泚本為盧龍節度使,後來入朝並願意留在長安,命其弟朱滔為幽州留守,唐中央之後任他為涇原節度使,故他與涇原兵本相知。朱滔叛唐後,德宗免去朱泚所有職務,軟禁他在長安。朱泚為擁立後,与弟朱滔及其他叛唐四鎮相呼应。

奉天之難[编辑]

唐德宗帶著皇妃、太子、诸王等倉皇出逃,由咸阳到奉天(今陝西乾縣),護駕只有宦官霍仙鳴窦文場,涇原兵進入皇宮府庫,大肆掠奪金銀。渾瑊等人赶至奉天保護德宗,德宗欲前往凤翔,但凤翔也发生军变,节度使张镒被杀。此时邠宁节度使韩游瓌与蕃将论惟明率兵三千赶至奉天勤王,与继至的叛军交战不利,叛军三面攻城,被任命为元帅都虞候的渾瑊领军力战,才击退敌军。大将吕希倩战死。叛军见急攻不下,遂围城。

昭義節度使李抱真率軍屯駐於臨洺朱泚进入宣政殿,自称大秦皇帝,改元“應天”。皇叔彭王李僅、皇弟蜀王李遡遇害,朱泚分别赠其为司空太子太保并葬之。朱泚写信给朱滔说“三秦之地,指日克平,大河之北,委卿除珍,当与卿会于洛阳”。朱泚派泾原将领韩旻率三千骑兵,前去奉天,谎称迎接皇上车驾,但司农卿段秀实以官印诈作兵符将韩旻军追回。在一次朝会上,段秀实抢过邻座源休手中的象牙笏击打朱泚,被杀。此時浑瑊坚守奉天。德宗向魏县行营告急,朔方節度使李懷光來救,在醴泉击败阻击的朱泚骑兵,进军奉天,神策军将领李晟後來也从定州赶到奉天救援,於是奉天城转危为安。朱泚圍攻奉天一月有餘,未果,退回长安固守。

逃亡漢中[编辑]

李怀光自恃功高,德宗聽信宰相卢杞饞言,只是让其进军讨贼,竟不肯召见,李懷光按兵不前,多次上表揭露宰相卢杞、宦官翟文秀等人之罪。德宗不得已,誅殺翟文秀,貶謫盧杞。并在兴元元年(784年)二月加封李懷光為太尉,並賜可免三次死罪鐵券,以示信任有加。李懷光更加懷疑,將鐵券扔在地上說:「聖人疑懷光邪?人臣反,賜鐵券,懷光不反,今賜鐵券,是使之反也!」李懷光的部将韩游瓌在奉天掌兵,怀光与其多次书信交通,约令为变,但都被韩游瓌上报,最后使者被捕。李怀光乃决定跟朱泚建立盟約,追擊德宗。此时与李怀光同驻守在咸阳的神策军李晟部闻变,移兵东渭桥。李怀光夺取了奉天行营都团练使阳惠元、李建徽二人部下的兵马,阳惠元不从被杀。德宗再次出逃到梁州漢中,發佈了《罪己詔》,即著名的陆贽奉天改元大赦制》:“然以长于深宫之中,暗于经国之务。积习易溺,居安忘危,不知稼穑之艰难,不察征戍之劳苦……天谴于上而朕不悟,人怨于下而朕不知……罪实在予,永言愧悼。”[2]李希烈田悦王武俊李纳朱滔之罪,聲明不再約束節度使,對其姑息遷就,敕令下达之日,“虽武人悍卒,无不挥涕激发”[3]。李晟所率的神策军大肆征兵征粮,准备对抗李怀光。李联系长安的朱泚,欲共同剿灭李晟。

尾聲[编辑]

李怀光部下多数不愿意成为叛军,又在地方虏掠无所得,对李怀光很不满。李怀光不得已,只好分兵从泾阳、三原、富平一路抢劫,逃往河中。五月,李抱真、王武俊在经城东南大破朱滔,斩首三万级,擒伪相朱良祐、李俊以献。朱滔遁归幽州。朱泚陷入孤立,李晟与骆元光尚可孤等各镇唐大军进逼长安,与叛军大战于光泰门外神麚村,生擒伪署侍中董泰、中书侍郎平章事蒋镇、左仆射同平章事张光晟、兵马使李希倩、敬釭等人,朱泚和姚令言等人率众万余人向西奔逃,京师光复。姚令言在泾州被田希鉴斩杀,朱泚抵達彭原的西城屯(今甘肅省鎮原縣東)途中被部下梁庭芬韓旻等殺死。其餘黨源休李子平鳳翔,被李楚琳斬殺。七月德宗返長安。

泾原兵变後,大唐天子的威严完全扫地,中央权力進一步削弱,應對地方的藩鎮割據更顯得無心無力。唐德宗成為第三个逃离长安的皇帝,從此不再信任宰相,對將領猜忌,更為重用宦官。

注釋[编辑]

參考書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