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军被指控性骚扰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朱軍性騷擾案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朱軍被指控性騷擾事件發生於2014年,中央电视台實習生弦子指控中央电视台主持人朱軍對其性騷擾。2018年隨著MeToo运动席卷中国[1],被曝光後受到輿論廣泛關注[2][3]

過程[编辑]

2014年,弦子進入中央电视台艺术人生》节目组实习。

2018年7月26日,弦子(新浪微博:@弦子与她的朋友们[4])通过徐超(新浪微博:@麦烧同学)在新浪微博上发文指控朱军在四年前曾在化妝室對其做出猥褻行為,直到有其他人進入時方中止[5][6][7],相關話題立即在新浪微博衝上熱搜榜。约上午8点多,新浪微博开始紧急删帖,与朱军事件有关的热搜及话题也被撤下[8][9][10]

2018年7月27日时,弦子在接受财新采访时称,2014年实习期间,弦子在化妆间单独采访朱军时,朱军隔着衣服试图猥亵弦子,直至有他人进入化妆间,弦子才得以脱身。弦子称自己在事发第二天报警,但警方不予立案,且警方要求弦子考虑朱军的“正面影响力”、派遣警员到武汉通知弦子的家人。弦子在派出所被警告规劝后,案件不了了之。[11]财新的报道被广泛转发,但不久后相关报道被全部删除。[12][13][14]

2018年8月14日,爆料者徐超(新浪微博:@麦烧同学)稱房东向其表示有北京市公安局的朋友施压,要求她离开住所。這問題在第二天媒體報導後得到解決。[15][16]

2018年8月15日,朱军委托律师事务所发表声明,称此前网络中出现大量与“朱军性骚扰实习生”的有关信息为谣言,并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起诉,追责“继续发布及怠于删撤上述不实信息的网络用户及媒体”。2018年9月25日,事件爆料人@麦烧同学贴出朱军的起诉书截图。诉讼书要求微博用户@麦烧同学与@弦子与她的朋友们删除针对原告朱军的“侵权内容”,并公开道歉、赔偿65.5万元人民币。[17]

2018年8月15日,新京报采访「麦烧同学」:朱军发声后,爆料人和当事人希望对簿公堂[18]

2018年8月16日,Vista看天下采访麦烧同学:对话朱军“性骚扰”爆料人:若上法庭,不会退缩[19]

2018年8月18日,弦子接受《人物》专访:举报性骚扰之后[20]

2018年8月20日,弦子在百度百家号“弦子与她的朋友们”发布13分钟视频,,自述该事件的详细经过,并称“希望更多的受害者会站出来,我也希望朱军能尽快起诉,让司法程序能够更快的介入”[21]

2018年8月24日,弦子发帖表示遭到陌生人多次电话威胁,要报复其家人,并有录音为证[22]

2018年9月25日,爆料者徐超(新浪微博:@麦烧同学)稱已經從法院拿到起訴書並在微博上張貼一張起訴狀的訴訟請求的部分截圖,訴訟請求正文中可以看到要求「麥燒同學」與「弦子與她的朋友們」刪除針對原告發佈的侵權內容、公開道歉、還要求兩人共賠償65.5萬元。[23][17][24]

2018年10月25日,弦子控告朱军一案由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受理。[25][26]

2019年1月18日,朱军向法庭提出终止审理的要求被海淀区人民法院驳回。[27] 弦子从法院内部文件中,获得了她於2014年于警察局报案的卷宗,並向法院提交了两份申请,把案件改为“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并要求对案件双方接受测谎。

此後弦子通过其新浪微博账户@弦子与她的朋友们[4]记录了她官司的进展。此外弦子還通过微博,与遭受性骚扰或性侵的有其他相同遭遇的女性建立联系,陪同她们到警察局提交刑事报告、协助她们寻求公道。[2]

2020年12月2日,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案于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28][29][30][31][32]。当日,有一些弦子的支持者在法院门口表示声援,有前来采访的外国媒体记者被警方带走。[33][34][35][36][37] [38][39][40]

2020年12月21日,微博@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41]发表的报道中指出,他通过中间人采访到了朱军,朱军对于两年来,没有公开回应此事表示:“我曾想回应,但有纪律要求,我必须无条件遵守。”12月22日,朱軍又通過新浪微博坚称自己清白[42]

參見[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女权史上的今天】2018年1月1日:中国 Metoo 运动拉开序幕. Matters. [2019-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30) (中文(繁體)‎). 
  2. ^ 2.0 2.1 赫海威. 弦子的“我也是”使命:在审查和诉讼中不断战斗.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9-01-07 [2020-05-16] (中文(简体)‎). 
  3. ^ From chatroom to courtroom: China's #MeToo movement takes legal turn. 路透社. 2018-09-27 (英语). 
  4. ^ 4.0 4.1 弦子与她的朋友们. weibo.com. [2020-05-16]. 
  5. ^ 央視主持涉猥褻 女事主﹕警勸勿公開 朱軍《藝術人生》實習生帖文被刪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明報 2018-07-27
  6. ^ 中国#metoo蔓延 揭权力规则下隐蔽性侵. BBC News 中文. 2018-07-27 [2018-08-01] (中文(中国大陆)‎). 
  7. ^ 【网络民议】微博曝央视主持人朱军性骚扰实习生 –. 中国数字时代. [2018-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01) (中文(中国大陆)‎). 
  8. ^ 早报:朱军被曝猥亵女实习生事件再出人证,大陆紧急删帖控制舆论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端传媒 2018-07-27
  9. ^ 环球网:朱军被爆性骚扰女实习生 阎维文进来才中断. 凤凰网. 2018-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3). 
  10. ^ 朱军被曝性骚扰女实习生:隔衣服猥亵 因阎维文中断. 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 [2018-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7). 
  11. ^ 【网络民议】微博曝央视主持人朱军性骚扰实习生. 中国数字时代. [2020-05-16] (中文(中国大陆)‎). 
  12. ^ 女实习生指控主持人朱军性骚扰. 财新网. [2018-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7). 
  13. ^ Prominent CCTV Host Accused of Sexual Assault. 财新国际|caixinglobal.com. 2018-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09) (英语). 
  14. ^ 央視主持涉猥褻 女事主﹕警勸勿公開 朱軍《藝術人生》實習生帖文被刪. 明報新聞網. 2018-07-27 [2020-05-16] (中文(繁體)‎). 
  15. ^ 當事人長文詳述朱軍性侵案經過 微博隨後遭刪. 多維新聞. 2018-10-16 [2019-0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08). 
  16. ^ 走进风暴的弦子麦烧. 虎嗅. 2018-1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2). 
  17. ^ 17.0 17.1 江玉樓. 朱軍起訴弦子索賠65萬 性騷擾指控也需法官給說法. 搜狐. 2018-09-26 [2019-0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08). 
  18. ^ 朱军发声后,爆料人和当事人希望对簿公堂丨独家. 新京报. [2018-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5). 
  19. ^ 对话朱军“性骚扰”爆料人:若上法庭,不会退缩. Vista看天下. [2018-08-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7). 
  20. ^ 人物. 举报性骚扰之后. 微信公众号. [2018-08-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22). 
  21. ^ 弦子与她的朋友们. 性骚扰当事人视频自述:朱军给我看手相,手伸进裙底未遂后强吻. 百度百家. [2018-08-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2). 
  22. ^ 弦子与她的朋友们. 朱军性骚扰当事人遭多个电话威胁:信不信我去找你妈!. 百度百家. [2018-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2). 
  23. ^ 朱军涉性骚扰案将对簿公堂 当事女生被诉同时起诉. 《财经》杂志. 2018-09-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2). 
  24. ^ 朱军涉嫌性骚扰案将对簿公堂,当事女生:走出微博ID,准备战斗. Vista看天下. 2018-09-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26). 
  25. ^ 25 岁的女生弦子,在 10 月 25 日前的 91 天. 好奇心日报. 2018-10-26 [2018-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27) (中文(中国大陆)‎). 
  26. ^ 多维新闻网. 朱军猥亵案最新进展当事人现身法院交换证据. 多维新闻网. 2018-10-25 [2020-05-16] (中文(中国大陆)‎). 
  27. ^ 【央視名主持】朱軍要求終止審理猥褻案 被法院駁回. Apple Daily 蘋果日報. 2019-01-19 [2020-05-16]. 
  28. ^ 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案12月2日开庭. 新浪. 2020-11-27 [2020-11-29]. 
  29. ^ 举报性骚扰的弦子:得知开庭那天,我痛哭了一场. 腾讯新闻. 2020-12-02 [2020-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2). 
  30. ^ 财经杂志. 朱军涉性骚扰案开庭,当年部分重要证据将呈堂,报警记录“重现”. 163.com. 2020-12-02 [2020-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2). 
  31. ^ 齐鲁晚报. 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开庭,上百人到场声援. 百度百家. 2020-12-02 [2020-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2). 
  32. ^ 肖美丽. 守在法院外的弦子的朋友们. 微信公众号. 2020-12-02 [2020-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3). 
  33. ^ 中国主持人朱军被控性骚扰案两年后开庭 #MeToo关键一案引发关注. BBC中文网. 2020-12-02 [2020-12-02]. 
  34. ^ China #MeToo case heard in court after more than 2 years. 美联社|APnews. 2020-12-02 [2020-1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3) (英语). 
  35. ^ China's #MeToo movement gets its moment in court. 法新社|AFP. 2020-12-02 [2020-1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3) (英语). 
  36. ^ Chinese #MeToo pioneer Zhou Xiaoxhuan gets her day in court as she sues TV host Zhu Jun for allegedly sexually harrassing her. 南华早报|SCMP. 2020-12-02 [2020-1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3) (英语). 
  37. ^ In China, a #MeToo Case Gets Its Day in Court. 华尔街日报|WSJ. 2020-12-02 [2020-1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3) (英语). 
  38. ^ 组图|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开庭 上百人法院外等候庭审结果. 财新网. 2020-12-03 [2020-1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3) (中文(中国大陆)‎). 
  39. ^ 法庭外的12小時,弦子訴朱軍案開庭首日. 端传媒. 2020-12-03 [2020-1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3) (中文(香港)‎). 
  40. ^ 弦子起诉朱军性骚扰案陷入僵局. 金融时报. 2020-12-04 [2020-1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4) (中文(中国大陆)‎). 
  41. ^ 头条文章. weibo.com. [2020-12-21]. 
  42. ^ 朱军就性骚扰案首度发声坚称自己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