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載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朱載堉著 《乐律全书

朱載堉(1536年-1610年),伯勤句曲山人。明宗室鄭恭王朱厚烷嫡子,出生於懷慶(今河南沁陽)。為明仁宗第二子鄭靖王朱瞻埈之後,明太祖朱元璋的九世孫。明代樂律學家、音乐家、數學家、舞学家、樂器制造家、物理学家、天文学家、散曲作家,首創著名的十二平均律。西方人稱讚他為『東方百科藝術全書式的人物』。

著述[编辑]

朱載堉早年即從外舅祖何瑭學習天文算術等學問,因不平其父親獲罪被關,朱載堉「築土室宮門外,席藁席獨處者十九年」,直到父親放出,他才願意入宮,在這期間,他潛心鑽研樂律、數學、曆學等。父親死後,他讓出爵位不愿繼承,潛心於著作。其著作有《樂律全書》、《律呂正論》、《律呂質疑辨惑》、《嘉量算經》、《律呂精義》、《律曆融通》、《算学新说》、《瑟譜》等。

成就[编辑]

音樂[编辑]

舞步
帗舞

中國傳統音樂中的樂律,是以三分損益法所得出的,这种方法最早记载于《管子·地员篇》,其所得出的十二個音,雖然彼此間五度及四度音的相對關係是正確的,但在八度之中各半音的音高位置則並非是等距的,因此不利於音樂的轉調

朱載堉在《律呂精義》、《樂律全書》中发明的新法密率(亦即十二平均律),以複雜的數學計算及樂器的實際實驗,在世界上最先算出以比率=1.059463094359295264561825,精确到小数点后25位数,將八度音等分等分為十二律,且實際製造出相應的律管及絃樂器,他最晚在1581年即提出這個概念,比比利時數學家兼軍事工程師西蒙·斯特芬在西方音樂史上提出类似理論還要早,此外斯特芬并未发表其论文,而文中有关比率的计算,错误累累,未能算出正确的比率1.059463。直到1638年法国科学家马兰·梅森(Marin Mersenne )出版《和谐音概论》,方才书中在西方世界第一次出现1.059463 这个数字,在此之前西方无人知道这个数字,因此西方真正掌握十二平均律,并非斯特芬,而是梅森,比朱載堉晚了数十年;如今通行世界的十二平均律的发明权,非朱載堉莫属[1][2]。无怪十九世纪德国物理学家赫尔曼·冯·亥姆霍兹在所著的《论音感》一书中写道:“中国有一位王子名叫載堉,力排众议,创导七声音阶。而将八度分成十二个半音的方法,也是这个富有天才和智巧的国家发明的[3]

除了在律學上的成就外,他在《樂律全書》中對各種樂器的研究,以及作曲與記錄了許多樂曲,如《瑟譜》,除此之外,在舞蹈上,繪制了大量舞譜及舞圖。《六代小舞譜》、《小舞鄉樂譜》、《二俏綴兆圖》、《靈星小舞譜》,其中不少是記錄了當時流傳於民間的歌舞

曆算及數學[编辑]

曆學方面,在萬曆九年,完成了曆學研究的《律曆融通》一書,之後則寫出了《黃鍾曆》和《聖壽萬年曆》兩部新曆。

在數學方面,他以《算学新说》中创立归除开平方法,并用81位算盤珠算進行開方計算,在世界上最先计算出=1.059463094359295264561825 精确到小数点后25位数[4]此外,研究出了數列等式,並解決了不同進位制的小數換算等問題。

例如朱載堉计算出来的十二平均律为25位数字:

律名 比率
正黄钟 1.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倍應鍾 1.059463094359295264561825
倍無射 1.122462048309372981433533
倍南呂 1.189207115002721066717500
倍夷則 1.259921049894873164767211
倍林鍾 1.334839854170034364830832
倍蕤賓 1.414213562373095048801689
倍仲呂 1.498307076876681498799281
倍姑洗 1.587401051968199474751706
倍夾鍾 1.681792830507429086062251
倍太蔟 1.781797436280678609480452
倍大呂 1.887748625363386993283826
倍黃鐘 2.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地理[编辑]

发明了累黍定尺法,精确計算出北京的地理位置與地磁偏角。

天文及物理[编辑]

精確計算出回歸年的長度和水銀比重

文學[编辑]

朱載堉還是明朝著名的散曲家,寫下了許多作品,其中的《山坡羊·十不足》最為經典。

《山坡羊·十不足》

終日奔忙只為飢,才得有食又思衣。

置下綾羅身上穿,抬頭又嫌房屋低。

蓋下高樓並大廈,床前缺少美貌妻。

嬌妻美妾都娶下,又慮門前無馬騎。

將錢買下高頭馬,馬前馬後少跟隨。

家人招下數十個,有錢沒勢被人欺。

一銓銓到知縣位,又說官小勢位卑。

一攀攀到閣老位,每日思量要登基。

一日南面坐天下,又想神仙來下棋。

洞賓與他把棋下,又問哪是上天梯。

上天梯子未做下,閻王發牌鬼來催。

若非此人大限到,上到天梯還嫌低!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编辑]

  1. ^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Discovery of the Musical Equal Temperament In the Cultural History
  2. ^ Cho, Gene Jinsiong. (2003). The Discovery of Musical Equal Temperament in China and Europe in the Sixteenth Century. Lewiston, NY: The Edwin Mellen Press
  3. ^ Herman Helmholz On the Sensations of Tone as a Physiological basis for the theory of music , p 258, 3rd edition, Longmans, Green and Co, London, 1895
  4. ^ 劳汉生:《珠算与实用算术》第385頁 ISBN 7-5375-1891-2

来源[编辑]

  • 李約瑟:《中國科學技術史》第四卷第一分册
  • Robert Temple:The Genius of CHINA(李約瑟《中國科學技術史》的濃縮本)
  • 戴念祖:《朱载堉——明代的科学和艺术巨星》
  • 程貞一 著,王翼勳 譯:《黃鐘大呂:中國古代和十六世紀聲學成就》(上海: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7)。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