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翻页显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一块机械翻页显示板的一部分,2005年4月摄于德国法兰克福火车总站
放大的翻頁鐘英语flip clock内部运作机构
显示翻页文字如何变化的动态原理图
巴黎北站的机械翻页出发信息板
使用机械翻页显示的终点站名称,摄于捷克布拉格的一列ČKD太脱拉KT8D5英语Tatra KT8D5有轨电车

机械翻页显示英语:Split-flap Display),有时候简称为翻页显示英语:Flap-Display),有时又译为翻牌显示[1],是一种机电显示设备,显示可改变的字母数字文本,有时亦有固定图形

机械翻页显示经常被用作机场铁路车站公共运输时刻表,因意大利乌迪内的生产商Solari di Udine的缘故,经常被称为Solari显示板,在中欧国家,它们则因捷克生产商之故被称为Pragotron。

机械翻页显示曾广泛用于称为翻頁鐘英语flip clock的消费品钟表。

使用机械翻页显示的翻页钟英语Flip clock原理示意图

原理描述[编辑]

每个字符图形的位置都有一组翻板,以油漆或丝网印刷(Screen Printing)英语Screen printing附上字符或图形;字符或图形从中截短,下半部分印在第一块翻板的背面,上半部分则位于第二块翻板的正面,同时第二块翻板的背面则印有下一个字符或图形的下半部分,以此类推。正面向外的翻板通常由上方一组弹簧拨片卡住,当旁边的驱动齿轮转动时,此前位于上方的翻板越过拨片下落,绕转轴翻动露出背面及印制的第二个字符/图形。[1]循环往复,这些翻板精确地转动,以显示所需要的字符或图形。

这类显示装置,经常出现于铁路车站机场,在那里作为航班信息显示系统,典型的是显示出发或到达班次的信息——尽管数字形式的现时更为常见。

有时翻板尺寸较大,可以显示整个单词;而在其他装置上是几个较小的翻板,每个显示单一字符。前一种方法受限于可以显示在翻板上的单词,而后者不然,输出的信息无需增加或替换翻板即可改变(尽管图象需要)。在右侧图中的法兰克福火车总站的例子中,图片中部的目的地分拆为字母显示,而左右两侧的信息则各占据一整个翻板的位置。

在无电或断电时机械翻页显示的内容将冻结。 首先这或是一个优势,因为信息仍然是正确的;但当信息变得过时,则可能比没有任何信息更糟。

点阵磁翻(Flip-dot Display)发光二极管(LED)显示可以在多数用途上替代机械翻页显示。这两种替代技术的输出信息更容易修改(对于图像只需重编程而无需替换实体部件),但受到低可读性困扰;它们的刷新速率更高,而机械翻页显示常常必须通过多种状态间的变换来轮转。

机械翻页显示相对于这些替代技术的优势包括:

1970年代的许多电视游戏节目中使用了这类显示技术,作为选手台前的计分板。通常,翻板沿垂直轴线左右翻动——尽管沿水平轴线上下翻动的并非完全不为人知。游戏节目 家庭问答前几季使用了一个机械翻页显示装置作为游戏板的一部分(后续季度使用了更加现代化的数字显示,并最终直接改用一块大型平板显示器)。尼克国际儿童频道的游戏节目Make the Grade英语Make the Grade的游戏板,曾经是一个7×7的机械分页显示板,用以显示主题和万能卡,以及跟踪选手进展。GSN(游戏节目网)英语GSN的电视游戏节目连锁反应使用计算机模拟的机械分页显示以展示一连串的不同单词。[來源請求]在意大利,机械分页显示已偶被用作公共交通车辆的线路牌,在1980年代中期的英国也短暂掀起过一阵类似的潮流。[3]

在运输站场和业务中使用中[编辑]

机械分页显示板目前正在以下站场使用:

澳大利亚[编辑]

比利时[编辑]

法国[编辑]

法国的一些铁路车站仍然有一个或多个机械翻页显示屏,包括斯特拉斯堡南特图卢兹-马塔比欧车站。

德国[编辑]

法兰克福机场A闸口登机手续办理区

希腊[编辑]

在希腊,这些显示屏仍然普遍存在。大多数的机场火车站有一个,最显眼的是雅典国际机场的两个巨大的显示屏。巴士站、电车站,及雅典的地铁和通勤铁路Proastiakos英语Proastiakos车站则使用电子显示器。

匈牙利[编辑]

印度[编辑]

  • 加尔各答机场,曾普遍存在于旧国内和国际航站楼;近年一体化的新航站楼改用电子显示。

意大利[编辑]

日本铁路站台使用的机械翻页显示板
日本铁路使用的机械翻页显示板,除了列车时刻和目的地外,还有列车长度和种别,摄于名古屋铁道名古屋本线三河线相接的知立站

菲律宾[编辑]

  • 马尼拉尼诺伊·阿基诺国际机场,第1航站楼出发层,大厅及登机手续柜台上方,是航站楼最大的时刻表。

罗马尼亚[编辑]

塞尔维亚[编辑]

  • 贝尔格莱德机场(尼古拉·特斯拉机场,IATA代码BEG)出发区域的两层均有Solari机械翻页显示板,截至2013年6月仍在使用中;每一行的两端都有一对红灯,闪烁表示航班正在登机或状态有其他变化;翻页显示板指示航班的目的地、航班号和运营公司,及登机口和起飞时间。

新加坡[编辑]

  • 新加坡樟宜机场(IATA代码SIN),第2航站楼(出发区)

斯里兰卡[编辑]

装设于瑞士巴塞尔瑞士车站站台的机械翻页显示板
装设于瑞士巴塞尔瑞士车站站台的机械翻页显示板

瑞士[编辑]

瑞士的多数主要铁路车站仍然有机械翻页显示板在运作。虽然站台上的翻页显示正在被液晶屏幕逐步取代,鉴于较数字显示具有更佳的可读性,多数主要铁路车站站厅内的大型综合出发信息板依然使用机械翻页显示。近年来,一些站甚至新装了机械翻页显示板,或者用新型号取代过时的。苏黎世火车总站大厅的主翻页显示板于2015年10月18日退役并拆除,由更大的新LED屏幕取代。[4]

台灣[编辑]

机械翻页显示屏幕,攝於台北车站

台北车站原計劃在2011年的翻新工程中拆除兩個機械翻頁顯示板。但在本地鐵路愛好者的保育呼籲下,只有一個顯示板被移除。截至2018年,站内機械翻頁顯示板與LED屏幕共存並且功能完好。

美国[编辑]

不再使用的显示板[编辑]

伦敦利物浦街车站的Solari机械翻页显示板(现已移除)

此前配备有这些翻页显示板的车站包括但不限于:

加拿大[编辑]

塞浦路斯[编辑]

  • 拉纳卡国际机场的旧航站楼的离港及到达闸口均有此类显示板终端;在2009年航站楼关闭后显示板依然在原位。

香港[编辑]

  • 启德机场在出发区使用机械翻页显示,直至1998年机场关闭;
  • 红磡站(前身为九龙站)在2001年翻新前,车站大堂使用机械翻页显示;
  • 港铁港岛线沿线各站。

印度[编辑]

马其顿[编辑]

斯科普里,售票处上方的Solari机械翻页显示板,以西里尔字母显示一系列目的地,包括前南斯拉夫范围,例如科索沃波列(Косово поле)和蒂托夫韦莱斯(Титов Велес)以及西欧的目的地,如多特蒙德(Дортмунд)和巴黎里昂(парис лион)。截至2013年该显示板已停用,并至2015年8月为止已被售票处方面拆除废弃。站台上较小的Solari显示板至2015年8月仍在原处,但已停止使用。

波兰[编辑]

  • 波兹南火车总站原有的机械翻页显示板
    波兹南火车总站原有的机械翻页显示板
    波兹南火车总站,旧车站大楼大堂内和站台使用Solari机械翻页显示板,直到2012年;现已替换为数字显示。

英国[编辑]

美国[编辑]

西班牙[编辑]

苏黎世火车总站原有的大型机械翻页显示板
苏黎世火车总站原有的大型机械翻页显示板(照片扫描自黑白胶片)

瑞士[编辑]

荷兰[编辑]

自1980年代以来,除了乘客人数很低的车站,荷兰的所有铁路车站都在所有站台上装设有机械翻页显示板,以提供即将抵达列车的详细资讯。较大的车站也将这种样式的显示板装设于楼梯间和入口处,最繁忙的车站则有大型信息概览显示板设于主厅,例如阿姆斯特丹中央车站乌得勒支中央车站英语Utrecht Centraal鹿特丹中央车站。2010至2012年期间,上述翻页显示板陆续停止运作。多数翻页显示被液晶屏幕代替,在某些直射阳光会过分影响可读性的情况下则使用LED

非信息性用途[编辑]

翻页显示的美学效果是他们被以纯艺术形式使用的原因,例如在采用这一显示技术的美国密尔沃基现代艺术作品《行人戏剧》(Pedestrian Drama)英语Pedestrian Drama,以及Juan Fontanive英语Juan Fontanive的作品中;后者自2005年起即大量采用此种装置。

英国摇滚乐队“敌人”英语The Enemy (UK Rock Band)的专辑We'll Live and Die in These Towns英语We'll Live and Die in These Towns,封面基于英国铁路车站的Solari翻页显示板而设计。

美国费城“壁画艺术计划”(Mural Arts Program)英语Mural Arts Program中,使用一块机械翻页显示板,向进入展馆The Fillmore英语The Fillmore的参观者展示欢迎信息,此外还有主宾、获奖者、赞助者等的特别欢迎辞(recognition)。[14]

专利[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脑震荡. 古老的技术(三):翻牌式显示器(Split-flap display) - 脑震荡. www.naozhendang.com. 2017-02-18 [2018-08-05]. 
  2. ^ Daniel, Mac. Nostalgia for noise at South Station - The Boston Globe. Boston.com. Boston Globe Media Partners, LLC. 2006-04-06 [2014-04-30]. 
  3. ^ Eastern National Olympian Coach. 
  4. ^ Baumann, Ruedi. Sie ist weg. 2015-10-19 [2015-10-19]. 
  5. ^ WWII Museum Protects Legacy of Those Who Served. 2016-02-12 [2017-11-21]. 
  6. ^ Dent, Mark. Amtrak to replace 30th Street Station’s iconic flipping departures sign. 2016-08-25 [2016-08-29]. 
  7. ^ Soar, Matt. Solari Displays and Flight YMX. [2016-07-07]. 
  8. ^ Liverpool Street Live - Web Cams, Special Announcement - Cessation of Web Cam Service.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9-14). 
  9. ^ Network SouthEast Railway Society. BRIGHTON 'SOLARI' TRAIN INDICATOR BOARD SAVED BY NSERS. [2013-11-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04). 
  10. ^ Dresser, Michael. Amtrak | At Penn Station, the sign no longer goes clackety-clack. baltimoresun.com. Baltimore Sun. 2010-03-22 [2014-04-30]. 
  11. ^ Smith, Robert A. MoMA's New Home, for Better and Worse. New York Times. [2014-04-30]. 
  12. ^ Anderson, Patrick. SIGN OF THE TIMES: Old-fashioned departure board will be replaced at Providence Amtrak station. Providence Journal. [2017-02-17]. 
  13. ^ 瑞士联邦铁路. Bessere Kundeninformation: Erste LED-Anzeigetafel in Neuchâtel in Betrieb - SBB. 2014-10-24 [2018-08-01] (德语). 
  14. ^ Split Flap @ Wall Ball. [2017-07-25].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