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李克用
後唐追尊皇帝
前任:
繼任:李存勗
李克用
李克用像,現藏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晉王
國家 唐朝
時代 唐朝
朱邪氏
克用
翼圣
出生 唐宣宗大中十年九月二十二日
856年10月24日
神武川之新城(在今山西雁北地区境内)
逝世天祐五年正月二十日(後梁開平二年)
908年2月24日(908-02-24)(51歲)
諡號 武皇帝
墓葬 建極陵

李克用(856年10月24日-908年2月24日),字翼圣,神武川之新城(今山西雁门)人,後唐莊宗李存勗之父,本姓朱邪(又作朱耶),其父受唐朝天子李姓綽號鴉兒三郎獨眼龍飛虎子沙陀族人,唐大中十年(856年)生于神武川之新城(在今山西雁門北部)。是中國唐朝末年最強大的藩鎮節度使之一,後受唐封為后唐建立後,尊稱其為唐太祖武皇帝

生平[编辑]

名字稱號[编辑]

李克用為沙陀人,本姓朱邪(又作朱耶),其父朱邪赤心因鎮壓龐勛兵變有功,受唐懿宗賜姓名為李國昌,因此克用亦以「」為姓。李克用是國昌第三子,家族內暱稱「三郎」。因天生一目較為細小,而被人稱為獨眼龍;作戰驍勇,又因其衝鋒陷陣為諸將之冠,軍中也稱其為飛虎子

年少逞威[编辑]

李克用驍勇善騎射,年15歲即從軍,後來被朝廷任命為沙陀副兵馬使。唐僖宗乾符五年(878年),當時代北(今山西省北部)饑荒,漕運不繼。大同(今山西省大同市)防禦使段文楚大量縮減軍士衣物和米糧的供應,而執法嚴厲,士卒怨恨。李克用為下屬所擁,殺段文楚而起事。廣明元年(880年),再殺河東(今山西省太原市節度使康傳圭,佔領太原,不久為唐軍所敗,與父逃入韃靼部落。

助唐平變[编辑]

唐僖宗中和元年(881年),公家赦李氏父子之罪,命李克用率沙陀軍南下助戰,以鎮壓佔領兩都、自稱大齊皇帝的黃巢。克用途經太原,因無法得到犒賞,遂縱容沙陀軍剽掠河東居民,引起百姓驚駭,不久北返,並繼續剽掠北部邊境一帶。中和二年(882年)李克用二次受勤王,此次沙陀軍南下,正式面對齊軍。中和三年(883年),屢敗齊軍,黃巢退出長安,由於李克用在長安收復戰中功勞最大,因此被命為河東節度使,河東也成為他後來的根據地。其時黃巢兵勢仍強,宣武節度使朱溫等各鎮皆無法抵擋,遂請河東軍來援。中和四年(884年),李克用再自河東南下大敗齊軍,最終使得黃巢在狼虎谷(在今山東省萊蕪市自殺

朱李爭雄[编辑]

河東節度使李克用擊敗黃巢後回師河東,途經宣武節度使首府汴州(今河南省開封市),受節度使朱溫朱全忠)邀請入城。朱溫因李克用酒後言語中多有侮辱,趁李克用酒醉之際夜襲,李克用幾乎被殺,狼狽逃回太原(上源驿之变),從此宣武朱氏與河東李氏兩家結下深仇。光啟元年(885年),朝廷讨伐河中节度使王重荣。李克用根据王重荣的假情报,指責盤踞關中的静难节度使朱玫凤翔节度使李昌符結交朱溫欲滅己,因此進軍關中擊敗二人。僖宗逃往鳳翔。战乱中,各方军队进入長安,縱火大掠,雖然不久即行退去,然而在黃巢亂後稍有恢復的京師長安再度毀於一旦。唐昭宗大順元年(890年),朱溫與宰相張濬力主討伐河東,乃削李克用之官爵,聯合諸鎮之兵進攻,卻反為河東軍所敗,副都统孙揆被擒杀,朝廷禁军大损,只好恢復李克用的官爵。乾寧二年(895年),李茂貞王行瑜韓建三帥進京挾持唐昭宗,李克用不念旧恶,再度率軍勤王,敗三帥,救出昭宗;王行瑜被迫出走,被手下杀死。因功,十二月(合896年)李克用被封為晉王,但昭宗怕其日后难制,没有同意他继续消灭李茂贞、韩建。其後數年,李克用持續與朱溫爭戰,相互間成為爭奪天下的最大對手。但李克用性格直率,往往得罪人而不察,又对一些险诈之徒缺乏防范,多次遭到背叛,特别是幽州劉仁恭叛變,使李克用元气大伤。而宣武不斷併吞鄰鎮,兵勢日盛;李克用漸居下風,甚至无法救援自己的女婿河中节度使王珂,致使其被迫投降朱温。900年,黃河以北藩镇多附朱溫。

尽忠唐室[编辑]

天復元年、二年(901年、902年),朱溫兩次率軍圍攻太原,李克用顽强抵抗,迫使敌军撤退。此後,朱全忠挾天子以令諸侯,焚毁长安,弑杀唐昭宗,唐室如風中殘燭。李克用坚决反对朱温,多次发起勤王行动,但均未能成功。天祐三年(906年),李克用收复潞州,粉碎了朱溫精心策划的总攻势。天祐四年(907年),朱溫篡唐稱帝,建立後梁,改元開平,李克用仍用唐天祐年號,以復興唐朝為名與後梁展開另一個階段的爭鬥。次年(908年),在与後梁的战争中,李克用因积劳成疾去世,子李存勗繼立。後來,李存勗滅後梁、建後唐,李克用被追為武皇帝,廟號太祖。

著名傳說[编辑]

身為一名軍閥,李克用年輕時確有不少违抗唐政府的事蹟,但或許因為其年少英雄,後來又打著「復興唐室」的名號來對抗惡名昭彰的朱溫,因此歷史上有諸多關於他正面的傳說。而有意思的是,這些傳說不少與他所擅長之武器「」有關。

楊行密遣人畫相[编辑]

李克用一目失明,號「獨眼龍」。《五代史補》中記有一則故事:在李克用佔據河東,聲威大振後,盤據淮南的另一個軍閥楊行密很想見見李克用甚麼模樣。於是楊行密找了一個畫家,假扮商人到河東伺機偷畫李克用面貌。不料畫家到了河東,立刻為事先得到情報的河東武士俘虜。克用頗怒,就對親信說:「我少了一隻眼睛,看他要怎麼畫我。」等到畫家一到殿內,李克用立刻大怒說道:「淮南派你來畫我,想必你是畫家中最好的,如果今天畫得不好,那麼這裏就是你的死地!」當時是炎夏,所以畫家最初畫李克用手拿扇子搧風,而扇角正好遮住了李克用失明的眼晴,非常巧妙。但克用不喜歡,說畫家「諂媚」,命其重畫。畫家這次重畫,就畫李克用彎弓射箭,一隻眼睛瞇了起來,好像就在瞄準目標,克用大喜,於是重賞畫家銀兩,並送之回淮南。[1]

李克用箭射飛鵰[编辑]

這則故事見於罗贯中的《殘唐五代史演義傳》第九回《克用箭服周德威》;另外,白樸元曲也有《李克用箭射雙鵰》的折子;除此之外,京劇《珠簾寨》中也有這個橋段。大意是李克用在受唐政府所託出軍討伐黃巢時,兵至珠簾寨,遇見一將周德威擋路,李克用素聞周德威之名,躍馬向前迎戰,二人交手一百餘合不分勝負,遂以射鵰為賭注,若李克用能箭射飛,周德威即下馬受降。只見李克用彎弓一射,弓弦響處,鵰已落地,周德威甘服而降。

這則故事的原型,很可能是出自《舊五代史·武皇紀上》的記載。[2]而《新五代史·唐本紀第四》亦有其善射的敘事。[3]

臨終賜箭李存勗[编辑]

這可能是李克用和李存勗父子間最有名的故事:王禹偁的《五代史闕文》記傳傳說李克用臨終時,將三支箭交給李存勗,說道:「劉仁恭父子背叛我,契丹耶律阿保機違背與我們的盟約,朱溫和我們是世仇,我給你三支箭,第一支箭要你討伐劉仁恭,第二支箭要你打敗契丹,第三支箭要消滅朱溫,希望你完成我這三個願望。」[4]李存勗把三支箭供奉在宗廟裏,逢出征時依次派人取箭,帶上戰場,後來併桀燕、敗契丹、滅後梁,得勝後分別將箭送回宗廟,表示完成了李克用的願望。

不過,歷代都有人懷疑這則故事的真實性。司馬光資治通鑑考異》認為,依《舊五代史·契丹傳》記載:李存勗剛繼位時,後梁兵圍潞州(今山西省長治市),因此尚且對契丹「遣使告哀,賂以金繒,求騎軍以救潞州」。可見根本沒有和契丹結仇的事。另外,有人亦指出朱全忠掃蕩群雄,華北只剩李克用與劉仁恭二者,李克用父子深知唇亡齒寒之理,因此劉仁恭及其子劉守光朱溫圍攻,甚至劉守光被其兄劉守文攻擊,李克用、李存勗還屢次派兵來救,因此至少在李克用去世之時,河東也沒有與桀燕劉氏對立一事。

家庭[编辑]

妻妾[编辑]

子女[编辑]

[编辑]

  1. 莊宗李存勗[5]
  2. 永王李存霸,926年死于兵变
  3. 邕王李存美
  4. 薛王李存礼
  5. 申王李存渥,926年被杀
  6. 睦王李存乂,926年被莊宗处决
  7. 通王李存确,926年被霍彦威所杀
  8. 雅王李存纪,926年被霍彦威所杀
  9. 李廷鸞
  10. 李落落,896年被罗弘信所杀
  11. 李存矩,917年被刺杀

据李克用墓志铭,李存勗有一个哥哥李嗣昭(养子),23个弟弟,应均为李克用子:李存贵(黠哥,“哥”一作“戛”)、李存顺(索葛)、李存美(帧师,一作顺师)、李存矩(迭子)、李存范(丑汉)、李存霸(端端)、李存规(欢郎)、李存璲(喜郎)、李善意、李大馥、李重喜、李小馥、李柱柱、李神奴、李常住、李骨骨、李乔(一作高)八、李外(一作小)端、李小惠、李延受、李小住、李口宝、李小宝

[编辑]

  1. 长女,琼华长公主[1]孟知祥的皇后,同光三年十二月封[2],改封福庆长公主
  2. 第十一女,瑶英长公主张延钊妻,与琼华长公主同封
  3. 某女,王邺妻,王邺为王处存
  4. 某女,王郁妻,王郁为王处直
  5. 某女,王珂妻

義子[编辑]

  1. 李存信,本名张污落(862年-902年)
  2. 李存孝,本名安敬思(894年被诛)
  3. 李存璋(922年卒)
  4. 李存质
  5. 李存颢(908年被诛)
  6. 李存实
  7. 李存审,本名符存審(924年卒)
  8. 李存敬(926年被李冲所杀)
  9. 李存进,本名孙重进(857年-922年)
  10. 李存贤,本名王贤(860年-924年)
  11. 李存贞
  12. 李嗣源,后为唐明宗
  13. 李嗣本,本姓张,威信可汗(913年立,916年阵亡)
  14. 李嗣恩,本姓骆(918年卒)
  15. 李存儒,本名杨婆儿

墓志铭[编辑]

1989年9月,李克用墓在今山西代县西南阳明堡镇七里铺村发现并发掘。发掘后,除墓志原石移放山西省博物馆外,其余葬品葬具以“李晋王墓”专题形式陈列在代县博物馆。[3]

唐故河东节度观察处置等使开府仪同三司守太师兼中书令晋王墓志铭并序
门吏节度副使朝议郎前守尚书祠部郎中知制诰柱国赐紫金鱼袋卢汝弼奉命撰
王源书

高〇下亘,象属金膏洪润之灵,寔有所谓不徒方流载玉,川媚孕珠,时有应世出图,澄波启运,则〇英雄诞焉,圣贤出焉,育彼鸿休粹兹平祉者也。又何必郊麟穴凤,健龙灵龟而为瑞哉?惟我晋王是应间异。
王讳克用,字翼圣,陇西成纪人。以象河命氏,与盘石联枝。自四代祖益度,薛延陀国君、无〇将军。曾祖思葛,继国袭爵,霸有阴山。祖执仪,皇任阴山府大都督、三军沙陀都知兵马使兼御史中丞。烈考国昌,皇任左龙武统军、检校司徒致仕,饰终追加太保。 噫夫!大功大名,垂庆垂裔。必显绵远,以纂忠勋。故在宪宗时,有若都督,戳力王家。在懿宗时,有若统军,龚行天讨。在僖宗、昭宗时,有若晋王,奋志提戈,夷凶卫社。名标圭臬,为天下先,三世蝉联,九朝盛美。王承是徽懿,生特英迈。以匡奋力,为社稷臣。两复乘舆,再殄妖孽。抑扬峻袟,践履密计。初,自云中刺史兼御史大夫,以统军请老,表王代将部族。朝廷遂命检校左散骑常侍,仍以代州建雁门军,王兼雁门节度留后。未几,王亲率赋舆,西破黄巢贼于长安,以功正授雁门节度使、检校兵部尚书。旋又就加检校左仆射,寻复诏拜河东节度使、检校司空。勤王奉宠,继晋文三命之尊;剪叶策勋,全唐叔疏封之重。自司空加司徒平章事,历太保、太傅。以解陈州围,再袭败黄巢于宛句。迨兖州传贼首于阙下,推功校最,以王为先。遂加检校太尉,仍兼侍中,进封陇西郡王,真食五百户,兼赐铁券,赐号功臣。后以破邠州王行瑜功,册守太师兼中书令,封晋王,总食弍万户,真食一千五百户。衮舄既臻,戎辂之车益重;茄箫爰设,玄珪之命攸崇。故齐履就封,只带帝师之号;荀池浴日,止升中令之荣。未有兼列真王,仍开全晋者也。初,王自作牧云中,登坛并部,历官相府,犹侍鲤庭。诗赋缁衣,夹辅同荣于五教;图形麟阁,标奇对列于一时。道盛两全,事光千古。加以礼乐恭己,忠孝饬躬。修职贡以教臣,府无虚行;谨庭闱而侍奉膳,行茂肥家。自银印青绶,累秩进律,至仪同三司。及云中太守亚丞相,累官锡命;至正三师真上宰,为列国王。皆不以冒充虚恩泽,悉以忠力元勋称之,君命而后受也。至于在统军左右,时率师破贼。虽视武英雄,杰立于世 亦不擅己自任,必禀命而行。故天下凡言为子为臣之道者,皆折衷于王也。唯是睦邻赴难,急于奉漏沃焦。故邻壤有不叶者,莫不贲其弥缝,听之关决。黄巢伪纪,改为金统。襄邸窃号,改为建贞。天下莫不轨从,唯王首以〇破。迄今朱温僭篡,唯王之土不易于吾唐之风。乃知与唐之所以王者,盖唐礼尽在于此矣。 呜呼!唯浮休之理,虽三皇五帝,亦不能逾于数者,盖天之限也,故达〇〇知命焉。况命世英雄其来,世有谓其去也,岂徒然哉!属今之世,先昭皇帝为贼之弑,一旦天下坠途〇〇,鸿图宝祚,未有嗣焉。而王每以压境削敌,寝疾半稔,弥留之际,对域怗宁,万汇群心。率然有付,传于令嗣,信天命右归,〇虽彼帝王者,又焉得轻拟诸盛烈哉!以天祐五年戊辰正月二十日,薨于路寝,享年五十三。
王之弟四人,官氏之次,悉刻于丰碑。 小君三人: 长沛国夫人刘氏,无子。 少魏国夫人陈氏,亦无子。 次晋国太夫人曹氏。皆以贤淑令嘉耦,严慈育庆门。即今嗣王令公,实晋国太夫人之自出也。嗣王之兄,今昭义相公名嗣昭,乃王之元子也。嗣王之次亲弟二十三人,具名列于后:存贵黠哥、存顺索葛、存美帧师、存矩迭子、存范丑汉、存霸端端、存规欢郎、存璲喜郎、善意〇〇、大馥、重喜、小馥、住住、神奴、常住、骨骨、乔八、外端、小惠、延受、小住、〇宝、小宝。
于戏!惟盛德者,其嗣远。其绳绳之势,虽河带淮清,未足语其绵绵也。王以己巳岁二月十八日归窆于代州雁门县里仁乡常山里,祔于先茔,礼也。 夫刊石命纪,将表请封。不以饰辞,固当直笔。汝弼游王之门,居客之右,恩虽特厚,文疵失华。奉命以书,敢为铭曰:
日星之灵,河岳之英。钟慈弍德,降彼贰清。
承家善庆,体国忠贞。仪方禀讯,氛祲再平。
封官一品,树屏三京。真王封国,叶力稚盟。
未除国耻,条叹夭倾。传于令嗣,寰海侯溢。
风飘陵树,永仰〇英。


前任:
--
晉王
895-908
繼任:

子莊宗李存勗
父獻祖李國昌(朱邪赤心) 後唐皇帝
(被追尊)

參考資料[编辑]

  1. ^ 《新五代史·后蜀世家》《资治通鉴》《蜀祷杌》《十国春秋》均作李克用弟李克让女,但据《大唐福庆长公主墓志》《旧五代史》《新五代史·唐太祖家人传》,公主应为贞简皇后曹氏女,李存勖胞姐,即李克用女。
  2. ^ 《旧五代史 卷三十三(唐书) 庄宗纪七》(同光三年十二月)丙戌,第三姑宋氏封义宁大长公主,长姊孟氏封琼华长公主,第十一妹张氏封瑶英长公主。
  3. ^ 寻访三晋历史名人故里之三十·独眼英豪李克用. 山西晚报. [2006-04-06]. 

註釋[编辑]

1^ 原文:武皇(李克用)之有河東也,威聲大振。淮南楊行密常恨不識其狀貌,因使畫工詐為商賈,往河東寫之。畫工到,未幾,人有知其謀者,擒之。武皇初甚怒,既而謂所親曰:「且吾素眇一目,試召之使寫,觀其所為如何。」及至,武皇按膝厲聲曰:「淮南使汝來寫吾真,必畫工之尤也,寫吾不及十分,即階下便是死汝之所矣。」畫工再拜下筆。時方盛暑,武皇執八角扇,因寫扇角半遮其面。武皇曰:「汝諂吾也。」遽使別寫之,又應聲下筆,畫其臂弓撚箭之狀,仍微合一目以觀箭之曲直,武皇大喜,因厚賂金帛遣之。
2^ 原文:……又嘗與達靼部人角勝,達靼指雙雕於空曰:「公能一發中否?」武皇即彎弧發矢,連貫雙雕,邊人拜伏。
3^ 原文:其在達靼,久之,鬱鬱不得志,又常懼其圖己,因時時從其群豪射獵,或掛針於木,或立馬鞭,百步射之輒中,群豪皆服以為神。
4^ 原文:武皇(李克用)臨薨,以三矢付莊宗(李存勗)曰:「一矢討劉仁恭,汝不先下幽州,河南未可圖也;一矢擊契丹。」且曰:「阿保機與吾把臂而盟,結為兄弟,誓複唐家社稷,今背約附賊,汝必討之;一矢滅朱溫(朱全忠),汝能成我志,死無憾矣。」
5^ ,6^ ,《晋王墓志铭》:铭记载李克用长子为李嗣昭,李存勖为次子。李克用妻室中的“正室”为官氏而非刘氏。
6《旧五代史武皇纪》李克用以大中十年丙子岁九月二十二日生于神武川之新城。天佑五年正月辛卯崩于晋阳宫,年五十三。

參考資料[编辑]

  • 《舊五代史》卷二十五、二十六
  • 《新五代史》卷四
  • 資治通鑑》卷二五三至二六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