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善長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李善長
李善長

李善长像,取自清代上官周《晚笑堂画传》


大明開國輔運推誠守正文臣
特进光禄大夫左柱国太师中书左丞相韓國襄愍公
爵位 韩国公
族裔 汉族
字號 百室
諡號 襄愍
出生 延祐元年(1314年)
河南江北等处行中书省安丰路濠州定远县
逝世 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
应天府
親屬 李祺(子)
李芳(子)
李茂(子)
著作

监修《元史
《太祖训录》、《大明集礼》

李善长(1314年-1390年7月6日),字百室濠州定远(今属安徽)人。明朝開國功臣,曾任中書省丞相

李善长早年投靠朱元璋,跟随征战。曾担任掌书记、帅府都事、江南行中书省平章、参知政事、吴国左相国,被比肩萧何明朝建立后,任中书省左丞相,受封韩国公,并位居开国功臣之首。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因卷入胡惟庸案,被朱元璋赐死。

人物生平[编辑]

早年經歷[编辑]

李善長从小喜爱读书,有智慧和谋略,通晓法家学说,预计事情大多说中,被乡里推为祭酒[1]至正十四年(1354年),朱元璋經略滁阳(今安徽滁州)時,經丁德興引薦隨之起義,留为掌书记(軍政機要秘書)。朱元璋曾问李善长:“天下之乱什么时候才能平定呢?”他回答说:“秦末战乱之时,汉高祖从普通百姓中崛起。他生性豁达大度,知人善任,不胡乱杀人,五年成就了帝王的基业。现在元朝纲常已经混乱,国家四分五裂。倘若效法汉高祖,天下便可轻易平定!”朱元璋称赞他言之有理,此后参预机谋,负责后勤供应,甚得朱元璋信任[2]

朱元璋威名日益显著,诸将前来投靠的,李善长考察他们的才能,禀告给朱元璋。李善長又替朱元璋对投诚者表达诚挚情意,使他们能够安心。有人因为某些事情相互意见不合,产生矛盾,李善长便想方设法从中调解。郭子兴因听信流言而怀疑朱元璋,逐渐剥夺他的兵权。又想从朱元璋身边把李善长夺过来辅佐自己,李善长坚决谢绝。朱元璋在和阳驻军时,亲自率军前去进攻鸡笼山寨,只留少量兵力帮助李善长留守。元军将领得知后,前来偷袭和阳,李善长设伏打败了元军,朱元璋认为他很有本事[3]

随军征战[编辑]

朱元璋获得巢湖水师后,李善长极力赞成渡江。攻克采石后,朱元璋率军直趋太平,李善长事先写下榜文,严禁士兵违反军纪。攻占太平后,李善长马上张贴榜文,军中秩序井然。朱元璋为太平兴国翼大元帅时,任命李善长为帅府都事[4]。不久随军攻克集庆路。在将要进攻镇江时,朱元璋担心诸将约束不了部下,便佯装发怒,要惩罚他们,经李善长力救,此事才得以解决。镇江攻下之后,百姓都不知道有军队到来[5]。朱元璋为江南行中书省平章,以李善长为参议。当时宋思颜李梦庚郭景祥等都为幕僚,但军机进退和赏罚章程多由李善长决定。朱元璋改枢密院为大都督府,命李善长兼领府司马,晋升为行省参知政事[6]

至正二十四年(1364年),朱元璋自立为吴王,以李善长为右相国。李善长曾请求专卖两淮之盐,设立茶法,都是在再三斟酌元朝制度、去其弊端之后提出来的。恢復製钱法,开矿冶铁,制定鱼税,国家财富日益增长,百姓也不再贫困[7]。吴元年(1367年)九月,朱元璋论平吴之功,封李善长为宣国公、左相国。朱元璋渡江时,经常使用严刑峻法。有一天,他对李善长说:“法有连坐三条,不是太过分了吗?”李善长因此请求除大逆之罪外,全部免去连坐之罪。朱元璋于是命令他与御史中丞刘基等裁定律令,颁示朝中内外[8]

明朝建国后[编辑]

朱元璋称帝后,追封自己祖先及册立后妃、太子、诸王,都由李善长担任大礼使。朱元璋设置东宫官属,以李善长兼太子少师,授为银青荣禄大夫上柱国,参与决定国家大政,其他仍然如故。不久,率礼官制定郊社宗庙之礼。李善长请求按照元朝制度,由皇太子兼任中书令,但未被朱元璋批准[9]。朱元璋巡视开封时,由李善长留守,一切事情李善长都可以不经请示灵活处理。不久,李善长上奏确定六部官制,商议官民丧服及朝贺东宫礼议,奉命监修《元史》,编写《太祖训录》、《大明集礼》等书。确定天下山川神癨封号,封立诸王,爵赏功臣,事无巨细,朱元璋都委托李善长与诸儒臣商议执行[10]

洪武三年(1370年),朱元璋册封功臣,说:“李善长虽无汗马功劳,但跟随我多年,供给军粮,功劳很大,应当晋封大国。”于是授他为开国辅运推诚守正文臣、特进光禄大夫、左柱国、太师中书省左丞相,封为韩国公,年禄四千石,子孙世袭。并授予丹書鐵券,免除李善长二死,其子免一死。当时被封公者,李善长位居首位,诏书中将他比作萧何,对他褒奖备至[11]。李善长外表宽厚温和,却为人嫉妒,待人苛刻。参议李饮冰杨希圣,只是稍微冒犯了他的权威,李善长马上将其罪上奏朱元璋,黜免二人。李善长与刘基争论法令,以至于辱骂刘基,刘基内心不安,便请求告老还乡。李善长权势地位到了顶点,心里慢慢变得傲慢起来,朱元璋开始对他有所反感。洪武四年(1371年),李善长因病辞官归居,朱元璋赐临濠地若干顷,设置守坟户一百五十家,赐给佃户一千五百家,仪仗士二十家。一年后,李善长病愈,朱元璋便命他负责修建临濠宫殿,将江南富民十四万人迁徙到濠州耕种,让李善长管理他们,留在濠州数年。洪武七年,朱元璋提升李善长之弟李存义为太仆丞,李存义之子李伸李佑都为群牧所官[12]

洪武九年(1376年),朱元璋以临安公主下嫁其子李祺,授为驸马都尉。李家受宠显赫,时人极为羡慕。李祺与公主结婚一个月后,御史大夫汪广洋陈宁上疏说:“李善长恃宠自纵,陛下因病几乎十日不能上朝,他不来问候。驸马都尉李祺也六日不来朝见,召他至殿前,又不认罪,这是对陛下极大的不敬。”李善长因此获罪,被削年禄一千八百石。不久,朱元璋又命李善长与曹国公李文忠一起统领中书省、大都督府、御史台,同议军国大事,监督圜丘之工程[13]

获罪身死[编辑]

胡惟庸早年任宁国知县,因为李善长的推荐,被擢为太常寺少卿,后升任左丞相,两人因此互相往来。而李善长的弟弟李存义之子李佑,又是胡惟庸的侄女婿。洪武十三年(1380年),胡惟庸案发生,受牵连而处死者甚多,但李善长仍然如故。此时御史中丞空缺,李善长暂时管理御史台事务,多次向朱元璋提出建议。洪武十八年(1385年),有人告发李存义父子实为胡惟庸的党羽,朱元璋下诏免死,将他们安置在崇明,但李善长没有表示感谢,朱元璋因而怀恨在心[14]

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李善长曾想建造府宅,从信国公汤和处借卫士三百人,汤和悄悄告诉朱元璋他所听到的事[15]。四月,应天府有百姓受株连而被发配到边疆,李善长屡次请求赦免其亲戚丁斌等。朱元璋大怒,将丁斌治罪。丁斌以前在胡惟庸家做事,他供出李存义等过去与胡惟庸互相交往的情况。于是朱元璋下令将李存义父子逮捕审讯,他们的供词牵连到李善长,供词上说:“胡惟庸企图谋反,派李存义暗地里劝说李善长。李善长惊叱道:‘你这么说到底为了什么?你们一定要慎重,否则九族都要被灭。’不久,又派李善长的老友杨文裕去劝他说:‘事成之后,当以淮西之地封你为王。’李善长惊骇不已,仍不同意,却又颇为心动。胡惟庸于是亲自去劝说李善长,仍然不同意。过了一段时间后,胡惟庸又派李存义去劝说,李善长叹道:‘我已经老了。我死之后,你们好自为之。’”[16]

有人又告发李善长说:“将军蓝玉率军出塞,到捕鱼儿海时,俘获胡惟庸私通沙漠使者封绩,李善长却匿而不报。”于是,御史竞相上奏弹劾李善长。而李善长的奴仆卢仲谦等,也告发李善长与胡惟庸之间互相贿赠,经常偷偷私语。证据确凿,说李善长虽是皇亲国戚,知道有叛逆阴谋却不揭发检举,而是徘徊观望,心怀两端,大逆不道。当时正好有人说将要发生星变,会有灾祸发生,占卜的结果是灾祸应当降临在大臣身上。于是,朱元璋便将李善长赐死,将其妻女弟侄等全家七十余人一并处死[17][18]。朱元璋亲自下诏罗列他们的罪状,加在狱辞里面,纂成《昭示奸党三录》,布告天下。李善长之子李祺与公主被迁徙至江浦,过了一段时间后死去。李祺之子李芳李茂,因公主之恩未被牵累判罪。李芳任留守中卫指挥,李茂任旗手卫镇抚,但被取消世袭韩国公的权利[19]

李善长死后第二年,虞部郎中王国用上书为之辩冤,认为李善长“谋反”的罪名难以成立,他指出李善长与朱元璋同心协力,出生入死开国平天下,功居勋臣第一,生得封公,死得封王。他的儿子李祺被朱元璋招为驸马,众多的亲戚也纷纷拜官封爵。作为一位人臣,他已安享了万全富贵,其荣誉已臻于极致,绝不会冒险谋反以图侥幸。再者来说,倘若有人说他要图谋不轨,自立为帝,这一罪名或许还能成立;但现在竟说他要襄助胡惟庸谋反,则大谬不然。李善长与胡惟庸只是侄儿、侄女辈的亲家,而与朱元璋却是儿女亲家。不仅两家的亲疏不可同日而语,而且,即使李善长帮助胡惟庸谋反成功,他至多也不过仍是个“勋臣第一”罢了,其地位绝对不会比他在朱元璋手下更高。王国用的这些话说的句句在理,连朱元璋也被驳得哑口无言,不再罪责王国用[20]崇祯十七年(1644年),朱由崧追谥其为“襄愍”[21]

参考文献[编辑]

  1. ^ 国朝献徵录》(卷11):“李善长者,濠之定远人。少有志,计读书,粗持文墨,而以策事称,里中推为祭酒。”
  2. ^ 明史》(卷127):“李善长,字百室,定远人。少读书有智计,习法家言,策事多中。太祖略地滁阳,善长迎谒。知其为里中长者,礼之,留掌书记。尝从容问曰:“四方战斗,何时定乎?”对曰:“秦乱,汉高起布衣,豁达大度,知人善任,不嗜杀人,五载成帝业。今元纲既紊,天下土崩瓦解。公濠产,距沛不远。山川王气,公当受之。法其所为,天下不足定也。”太祖称善。从下滁州,为参谋,预机画,主馈饷,甚见亲信。”
  3. ^ 明史》(卷127):“太祖威名日盛,诸将来归者,善长察其材,言之太祖。复为太祖布款诚,使皆得自安。有以事力相龃龉者,委曲为调护。郭子兴中流言,疑太祖,稍夺其兵柄。又欲夺善长自辅,善长固谢弗往。太祖深倚之。太祖军和阳,自将击鸡笼山寨,少留兵佐善长居守。元将谍知来袭,设伏败之,太祖以为能。”
  4. ^ 国朝献徵录》(卷11):“俟之,而巢湖将俞通海、廖永安等以舟师万馀、粮数万石请降。善长乃说上曰:“天赞我也,渡江此其时矣。”既破蛮子海牙兵,长驱泛牛渚,拔采石,遂乘胜取太平。上之发采石也,与善长谋置榜谕士卒,有虏略者必斩。太平下,即悬之五,父逵肃然,无敢犯。上称太平兴国翼大元帅,以善长为元帅府都事。”
  5. ^ 明史》(卷127):“太祖得巢湖水师,善长力赞渡江。既拔采石,趋太平,善长预书榜禁戢士卒。城下,即揭之通衢,肃然无敢犯者。太祖为太平兴国翼大元帅,以为帅府都事。从克集庆。将取镇江,太祖虑诸将不戢下,乃佯怒欲置诸法,善长力救得解。镇江下,民不知有兵。”
  6. ^ 明史》(卷127):“太祖为江南行中书省平章,以为参议。时宋思颜、李梦庚、郭景祥等俱为省僚,而军机进退,赏罚章程,多决于善长。改枢密院为大都督府,命兼领府司马,进行省参知政事。”
  7. ^ 明史》(卷127):“太祖为吴王,拜右相国。善长明习故事,裁决如流,又娴于辞命。太祖有所招纳,辄令为书。前后自将征讨,皆命居守,将吏帖服,居民安堵,转调兵饷无乏。尝请榷两淮盐,立茶法,皆斟酌元制,去其弊政。既复制钱法,开铁冶,定鱼税,国用益饶,而民不困。”
  8. ^ 明史》(卷127):“吴元年九月,论平吴功,封善长宣国公。改官制,尚左,以为左相国。太祖初渡江,颇用重典,一日,谓善长:“法有连坐三条,不已甚乎?”善长因请自大逆而外皆除之,遂命与中丞刘基等裁定律令,颁示中外。”
  9. ^ 国朝献徵录》(卷11):“既即位礼毕,奉四代考妣。帝躬上册宝于太庙,寻立妃马氏为皇后,封皇太子诸王,善长皆充大礼使。改中书左丞相。善长请缘元旧,以皇太子领中书令,上不许。”
  10. ^ 明史》(卷127):“太祖即帝位,追帝祖考及册立后妃太子诸王,皆以善长充大礼使。置东宫官属,以善长兼太子少师,授银青荣禄大夫、上柱国,录军国重事,余如故。已,帅礼官定郊社宗庙礼。帝幸汴梁,善长留守,一切听便宜行事。寻奏定六部官制,议官民丧服及朝贺东宫仪。奉命监修《元史》,编《祖训录》、《大明集礼》诸书。定天下岳渎神祗封号,封建诸王,爵赏功臣,事无巨细,悉委善长与诸儒臣谋议行之。”
  11. ^ 明史》(卷127):“洪武三年大封功臣。帝谓:“善长虽无汗马劳,然事朕久,给军食,功甚大,宜进封大国。”乃授开国辅运推诚守正文臣、特进光禄大夫、左柱国、太师、中书左丞相,封韩国公,岁禄四千石,子孙世袭。予铁券,免二死,子免一死。时封公者,徐达、常遇春子茂、李文忠、冯胜、邓愈及善长六人。而善长位第一,制词比之萧何,褒称甚至。”
  12. ^ 明史》(卷127):“善长外宽和,内多忮刻。参议李饮冰、杨希圣,稍侵善长权,即按其罪奏黜之。与中丞刘基争法而訽。基不自安,请告归。太祖所任张昶、杨宪、汪广洋、胡惟庸皆获罪,善长事寄如故。贵富极,意稍骄,帝始微厌之。四年以疾致仕,赐临濠地若干顷,置守冢户百五十,给佃户千五百家,仪仗士二十家。逾年,病愈,命董建临濠宫殿。徙江南富民十四万田濠州,以善长经理之,留濠者数年。七年擢善长弟存义为太仆丞,存义子伸、佑皆为群牧所官。”
  13. ^ 明史》(卷127):“九年以临安公主归其子祺,拜驸马都尉。初定婚礼,公主修妇道甚肃。光宠赫奕,时人艳之。祺尚主后一月,御史大夫汪广洋、陈宁疏言:“善长狎宠自恣,陛下病不视朝几及旬,不问候。驸马都尉祺六日不朝,宣至殿前,又不引罪,大不敬。”坐削岁禄千八百石。寻命与曹国公李文忠总中书省大都督府御史台,同议军国大事,督圜丘工。”
  14. ^ 明史》(卷127):“丞相胡惟庸初为宁国知县,以善长荐,擢太常少卿,后为丞相,因相往来。而善长弟存义子佑,惟庸从女婿也。十三年,惟庸谋反伏诛,坐党死者甚众,善长如故。御史台缺中丞,以善长理台事,数有所建白。十八年,有人告存义父子实惟庸党者,诏免死,安置崇明。善长不谢,帝衔之。”
  15. ^ 国朝献徵录》(卷11):“又二年,善长年七十七矣,耄不能检饬其下。尝欲营第宅,从信国公和假卫卒三百人役。和探得□上旨攘臂曰:“太师敢擅发兵耶?”密以闻。”
  16. ^ 明史》(卷127):“又五年,善长年已七十有七,耄不检下。尝欲营第,从信国公汤和假卫卒三百人,和密以闻。四月,京民坐罪应徙边者,善长数请免其私亲丁斌等。帝怒按斌,斌故给事惟庸家,因言存义等往时交通惟庸状。命逮存义父子鞫之,词连善长,云:“惟庸有反谋,使存义阴说善长。善长惊叱曰:‘尔言何为者!审尔,九族皆灭!’已,又使善长故人杨文裕说之云:‘事成当以淮西地封为王。’善长惊不许,然颇心动。惟庸乃自往说善长,犹不许。居久之,惟庸复遣存义进说,善长叹曰:‘吾老矣。吾死,汝等自为之!’””
  17. ^ 明史》(卷3):“五月甲午,遣诸公侯还里,赐金币有差。乙卯,赐太师韩国公李善长死,陆仲亨等皆坐诛。作《昭示奸党录》,布告天下。”
  18. ^ 明史》(卷127):“或又告善长云:“将军蓝玉出塞,至捕鱼儿海,获惟庸通沙漠使者封绩,善长匿不以闻。”于是御史交章劾善长。而善长奴卢仲谦等,亦告善长与惟庸通赂遗,交私语。狱具,谓善长元勋国戚,知逆谋不发举,狐疑观望怀两端,大逆不道。会有言星变,其占当移大臣。遂并其妻女弟侄家口七十余人诛之。”
  19. ^ 明史》(卷127):“帝手诏条列其罪,傅著狱辞,为《昭示奸党三录》,布告天下。善长子祺与主徙江浦,久之卒。祺子芳、茂,以公主恩得不坐。芳为留守中卫指挥,茂为旗手卫镇抚,罢世袭。”
  20. ^ 明史》(卷127):“善长死之明年,虞部郎中王国用上言:“善长与陛下同心,出万死以取天下,勋臣第一,生封公,死封王,男尚公主,亲戚拜官,人臣之分极矣。藉令欲自图不轨,尚未可知,而今谓其欲佐胡惟庸者,则大谬不然。人情爱其子,必甚于兄弟之子,安享万全之富贵者,必不侥幸万一之富贵。善长与惟庸,犹子之亲耳,于陛下则亲子女也。使善长佐惟庸成,不过勋臣第一而已矣,太师国公封王而已矣,尚主纳妃而已矣,宁复有加于今日?且善长岂不知天下之不可幸取。当元之季,欲为此者何限,莫不身为齑粉,覆宗绝祀,能保首领者几何人哉?善长胡乃身见之,而以衰倦之年身蹈之也。凡为此者,必有深仇激变,大不得已,父子之间或至相挟以求脱祸。今善长之子祺备陛下骨肉亲,无纤芥嫌,何苦而忽为此。若谓天象告变,大臣当灾,杀之以应天象,则尤不可。臣恐天下闻之,谓功如善长且如此,四方因之解体也。今善长已死,言之无益,所愿陛下作戒将来耳。”太祖得书,竟亦不罪也。”
  21. ^ 清·李天根爝火录》(卷6):“追补开国名臣赠谥。……李善长谥“襄愍”。”
官衔
前任:
明朝開國
明朝中書省丞相
1368年—1371年
繼任:
徐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