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汉昭文帝
概要
姓名 李寿
庙号 中宗
谥号 昭文皇帝
陵墓 安昌陵
政权 成汉
在世 300年-343年
在位 338年-343年
年号 汉兴:338年四月-343年

汉昭文帝李寿(300年-343年),字武考十六国时期成汉政权的皇帝。为李特之弟李骧少子。

338年即位后改国号为“汉”。343年病死。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李壽天生聰敏好學,少尚禮容,在李氏諸子中相當突出,受到李雄欣賞,認為他足以擔當大任,乃授以前將軍,統領巴蜀軍事,彼遷征東將軍,當時年僅十九歲。在任期間以處士譙秀為謀主,對其言聽計從,令他在巴蜀威德日隆[1]

李驤卒,李壽再先後升遷為大將軍、大都督、侍中、並封扶風公、錄尚書事。在出征寧州時,圍攻百餘日,最終悉數平定諸郡,李雄大悅,再加封建寧王[2]

李雄卒,受遺命輔政,李期繼位,改封漢王,兼任梁州刺史,獲賜封梁州五郡[3]

自此,李壽威名遠播,卻同時深為李越景騫等所忌憚,令李壽深為擔憂。在暫代李玝屯田涪水期間,每次朝覲日期到來,往趁以邊景賊寇橫行,不可放鬆戒備離開而推卻。同時李壽又因為李期、李越兄弟等十餘人年紀漸長,又擁有精兵,擔心不能自全,便數次欲聘得龔壯為其效命。龔壯雖然不答應,不過仍多次與李壽見面。時值岷山崩塌,江水因此枯竭,李壽認為此乃上天預示災劫,因而非常厭惡,便問龔壯自安之法。龔壯的父親及叔父,被李特殺害,為了假借李壽之手報仇,便向李壽提出起兵自立以自保的建議,最終獲得李壽採納,之後便暗中與長史略陽羅恆、巴西解思明共同謀奪首都成都,並得數千人加入。李壽軍起兵突襲成都,將其攻克,縱兵擄掠,甚至姦污李雄女兒及李氏諸婦,並將之殘殺。羅恆、解思明、李奕王利等人乃勸李壽自稱鎮西將軍、益州牧、成都王,並向晉朝稱藩[4]

即位[编辑]

玉恆四年(338年),大臣任調、司馬蔡興、侍中李艷以及張烈等勸李壽自立。李壽命巫師卜卦,得出「可當數年天子」的預示,任調大喜,進言「一日尚且滿足,何況數年!」(一日尚為足,而況數年乎!)李壽以「有道是「早上聽到警世的道理,就算當晚要死亦無悔無憾」(朝聞道,夕死可矣),任調的進言,實在是上乘之策!」乃自稱為帝,舉國大赦,並改元漢興,以董皎為相國、羅恆、馬當為股肱,李奕、任調、李閎為親信,解思明為謀主。李壽本想向龔壯,授安車束帛以命為大師,然而龔壯拒絕,僅接收縞巾素帶,以師友之位自居。同時拔擢幽滯,授以顯位。並追尊李驤為獻帝、母昝氏為太后、妻阎氏為皇后、世子李勢為太子[5]

李壽稱帝後,有人狀告廣漢太守李乾與大臣串通,密謀廢帝。李壽命兒子李廣與大臣齊集殿前,將李乾徙為漢嘉太守。一次遇上狂風暴雨,震動大履門柱,李壽為此深自悔責,下命郡臣要盡忠進言,切切拘泥忌諱[6]

後來後趙石虎向李壽提議結盟出兵晉朝,事成後兩人並分天下,李壽大悅,先是大修船艦,嚴兵繕甲,又令吏卒準備充足糧草。繼而以尚書令馬當為六軍都督,準備以七萬人兵力,乘舟溯江而上。當船隊經過成都時,鼓聲震天,李壽登城檢閱,群臣趁機以國小眾寡,吳越、會稽路遠,不易成功為由出言阻止,尤其解思明更是切誎懇至,於是李壽便讓群臣力陳利害。龔壯誎曰﹕「陞下與胡人互通,是否會比與晉朝更好呢? 胡人素來是豺狼一樣的國家。晉朝被滅,才不得不北面事之。如果與他們爭奪天下,結果只會令強弱更加懸殊,昔日虞國、虢國(成語「假途滅虢」的典故)的教訓在前,希望陛下可以深思熟慮。」群臣都同意龔壯的進言,更叩頭泣誎,終使李壽放棄,士眾大喜,更連聲萬歲[7]

之後李壽派遣鎮東將軍李奕征討牂柯,太守謝恕據城堅守多日未能攻克,適逢李奕糧盡,因而撤兵。同時以太子李勢為大將軍、錄尚書事[8]

李壽繼承李雄,同樣為政寬儉,在篡位之初,亦未表現其欲望。某次李閎王嘏從鄴城歸來,盛讚石季龍的宮殿華麗,鄴中戶口殷實。卻同時聽聞石季龍濫用刑法,王侯表現不遜,亦以殺罰懲戒,反而能夠控制各地邦域,令李壽相當羨慕,決心效法他。下臣每有小過,動輒處死以立威。又以都城空虛、鄉效戶口未至充實、工匠器械仍未滿盈為由,遷徙鄰郡戶有三名男丁以上的家戶到成都,又建造尚方御府,派遣各州郡能工巧匠以充實之,並廣修宮室、引水入城,極盡奢華,又擴充太學、建立宴殿等,令百姓疲於奔命,悲呼嗟嘆怨聲載道,以致人心思亂者,竟有十之八九。左僕射蔡興進誎阻止,李壽以其散播謗言為由,將他處死。右僕射李嶷因為經常直言忤逆意旨,李壽對他素有積怨,便假以他罪將他收監然後處死[9]

後來李壽患有重病,經常夢見李期、蔡興索命[10]。解思明等復議再次尊奉皇室,李壽不從。李演亦由越雟上書,勸他歸正返本,放棄稱帝,復稱為王,李壽大怒殺之,以警告龔壯、解思明等。龔壯於是作詩七篇,假借應璩之口諷刺李壽,李壽便回應道﹕「有道是「反省詩詞便可知其意思」,如果這篇是今人所作,就是賢哲之話語; 假若是古人所作,便只是死去鬼魂的平常辭令!」[11]

逝世[编辑]

漢興六年(343年),最終在憂患之中病死,享年四十四歲。李壽在位五年,谥昭文皇帝,廟號中宗,葬安昌陵[12]

評價[编辑]

李壽為帝之初,好學愛士,即使庶民小兒也對他稱道不已。每次閱到良將賢相建功立業的事蹟時,沒有一次不會反覆誦讀,故能征伐四克,開闢千里疆土。未稱帝之前,相對李雄一心求上,李壽亦能盡誠於下,因此被稱為賢相。到即位之後,改立宗廟,以父李驤為漢始祖廟、李特、李雄為大成廟,又下旨强調與李期、李越並非同族,大凡期、越時定制,都有所改動。公卿之下,悉數任用自己的幕僚輔佐。李雄時的舊臣以及六郡士人,全部罷黜[13]。而李壽相當仰慕漢武帝魏明帝的所為,同時恥於聞說父兄之事,禁止上書者妄言前任教化功績,而只能提及李壽在位時的當世事功。

妻妾[编辑]

子女[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敏而好學,雅量豁然,少尚禮容,異於李氏諸子。雄奇其才,以為足荷重任,拜前將軍、督巴西軍事,遷征東將軍。時年十九,聘處士譙秀以為賓客,盡其讜言,在巴西威惠甚著。
  2.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驤死,遷大將軍、大都督、侍中,封扶風公,錄尚書事。徵寧州,攻圍百餘日,悉平諸郡,雄大悅,封建寧王。
  3.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雄死,受遺輔政。期立,改封漢王,食梁州五郡,領梁州刺史。
  4.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壽威名遠振,深為李越、景騫等所憚,壽深憂之。代李玝屯涪,每應期朝覲,常自陳邊疆寇警,不可曠鎮,故得不朝。壽又見期、越兄弟十余人年方壯大,而並有強兵,懼不自全,乃數聘禮巴西龔壯。壯雖不應聘,數往見壽。時岷山崩,江水竭,壽惡之,每問壯以自安之術。壯以特殺其父及叔,欲假手報仇,未有其由,因說壽曰:「節下若能舍小從大,以危易安,則開國裂土,長為諸侯,名高桓文,勳流百代矣。」壽從之,陰與長史略陽羅恆、巴西解思明共謀據成都,稱籓歸順。乃誓文武,得數千人,襲成都,克之,縱兵虜掠,至乃奸略雄女及李氏諸婦,多所殘害,數日乃定。
  5.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恆與思明及李奕、王利等勸壽稱鎮西將軍、益州牧、成都王,稱籓于晉,而任調與司馬蔡興、侍中李豔及張烈等勸壽自立。壽命筮之,占者曰:「可數年天子。」調喜曰:「一日尚為足,而況數年乎!」思明曰:「數年天子,孰與百世諸侯!」壽曰:「朝聞道,夕死可矣。任侯之言,策之上也。」遂以咸康四年僭即偽位,赦其境內,改元為漢興。以董皎為相國,羅恆、馬當為股肱,李奕、任調、李閎為爪牙,解思明為謀主。以安車束帛聘龔壯為太師,壯固辭,特聽縞巾素帶,居師友之位。拔擢幽滯,處之顯列。追尊父驤為獻帝,母昝氏為太后,立妻閻氏為皇后,世子勢為太子。
  6.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有告廣漢太守李乾與大臣通謀,欲廢壽者。壽令其子廣與大臣盟于前殿,徙乾漢嘉太守。大風暴雨,震其端門。壽深自悔責,命群臣極盡忠言,勿拘忌諱。
  7.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遣其散騎常侍王嘏、中常侍王廣聘于石季龍。先是,季龍遺壽書,欲連橫入寇,約分天下。壽大悅,乃大修船艦,嚴兵繕甲,吏卒皆備候糧。以其尚書令馬當為六軍都督,假節鉞,營東場大閱,軍士七萬余人,舟師溯江而上。過成都,鼓噪盈江,壽登城觀之。其群臣鹹曰:「我國小眾寡,吳、會險遠,圖之未易。」解思明又切諫懇至,壽於是命群臣陳其利害。龔壯諫曰:「陛下與胡通,孰如與晉通?胡,豺狼國也。晉既滅,不得不北面事之。若與之爭天下,則強弱勢異。此虞、虢之成范,已然之明戒,願陛下熟慮之。」群臣以壯之言為然,叩頭泣諫,壽乃止,士眾鹹稱萬歲。
  8.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遣其鎮東大將軍李奕征牂柯,太守謝恕保城距守者積日,不拔。會奕糧盡,引還。壽以其太子勢領大將軍、錄尚書事。
  9.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壽承雄寬儉,新行篡奪,因循雄政,未逞其志欲。會李閎、王嘏從鄴還,盛稱季龍威強,宮觀美麗,鄴中殷實。壽又聞季龍虐用刑法,王遜亦以殺罰禦下,並能控制邦域,壽心欣慕,人有小過,輒殺以立威。又以郊甸未實,都邑空虛,工匠器械,事未充盈,乃徙旁郡戶三丁已上以實成都,興尚方禦府,發州郡工巧以充之,廣修宮室,引水入城,務於奢侈。又廣太學,起宴殿。百姓疲于使役,呼嗟滿道,思亂者十室而九矣。其左僕射蔡興切諫,壽以為誹謗,誅之。右僕射李嶷數以直言懺旨,壽積忿非一,托以他罪,下獄殺之。
  10.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壽疾篤,常見李期、蔡興為祟。
  11.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壽初病,思明等復議奉王室,壽不從。李演自越巂上書,勸壽歸正返本,釋帝稱王,壽怒殺之,以威龔壯、思明等。壯作詩七篇,托言應璩以諷壽。壽報曰:「省詩知意,若今人所作,賢哲之話言也。古人所作,死鬼之常辭耳!」動慕漢武、魏明之所為,恥聞父兄時事,上書者不得言先世政化,自以己勝之也。
  12.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八年,壽死,時年四十四,在位五年。偽諡昭文帝,廟曰中宗,墓曰安昌陵。
  13. ^ 晉書 載記第二十一 李雄 李班 李期 李壽 李勢》:壽初為王,好學愛士,庶幾善道,每覽良將賢相建功立事者,未嘗不反覆誦之,故能征伐四克,辟國千里。雄既垂心于上,壽亦盡誠於下,號為賢相。及即偽位之後,改立宗廟,以父驤為漢始祖廟,特、雄為大成廟,又下書言與期、越別族,凡諸制度,皆有改易。公卿以下,率用己之僚佐,雄時舊臣及六郡士人,皆見廢黜。


前任:
侄成幽公李期
中国成汉皇帝
338年--343年
繼任:
长子汉末主李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