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弼 (赵国公)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李弼(494年-557年),字景和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人[1],祖籍辽东郡襄平县(今辽宁省辽阳市),北魏、西魏、北周官员,西魏八柱国之一。

生平[编辑]

李弼的六世祖李根后燕慕容垂时期的黄门郎,祖父李贵丑是平州刺史,父亲李永是太中大夫,死后赠予凉州刺史[2][3]

李弼年少时有远大的志向,体力过人。当时正处于北魏王朝衰亡祸乱的时期,李弼曾经对所亲近的人说:“大丈夫活在世上,应当不畏艰险,平定寇难,安定社稷以获取功名,怎么能碌碌无为靠着门第等级来求得美名尊位呢?”北魏永安元年(528年),尔朱天光征召李弼出任别将,李弼跟随尔朱天光西征,击败赤水蜀,以军功出任征虏将军,封石门县伯,食邑五百户。李弼又和贺拔岳讨伐万俟丑奴万俟道洛王庆云,都击败了他们。李弼常常冲锋陷阵,所向披靡,敌人都畏惧他,说:“不要挡在李将军前面。”[4][5]

尔朱天光前往洛阳后,李弼隶属于侯莫陈悦,为大都督,加通直散骑常侍太昌初年,李弼出任清水郡太守、恒州大中正,很快出任南秦州刺史。李弼跟随侯莫陈悦征讨,屡次获胜。永熙三年(534年),侯莫陈悦害死贺拔岳,将军队驻扎在陇上。四月,宇文泰从平涼进军讨伐侯莫陈悦,李弼对侯莫陈悦说:“贺拔岳没有罪过您却害死了他,又不能抚慰收服他的部众,让他们没有归宿。宇文夏州收服并任用了贺拔岳的部下,得到他们的誓死效力,都宣称替主将报仇,他的用意本来就不小。现在应该停战谢罪,不这样的话,恐怕必定会遭受灾祸。”侯莫陈悦惶恐疑惑,想不出什么办法[6]。李弼知道侯莫陈悦必定失败,于是对亲近的人说:“宇文夏州的才能和谋略无人能比,他的品德仁义令人崇拜敬仰。侯莫陈公的才智很小谋划却很大,怎么能够保全自己。我们如果不做打算,恐怕会和他一起遭受灭族的灾祸。”恰逢宇文泰的军队抵达,侯莫陈悦放弃秦州南逃到上邽,占据险要之地自守。次日,李弼秘密的派使者到宇文泰那里,许诺背叛侯莫陈悦前来投降。当夜,李弼召集部众说:“侯莫陈公想要回到秦州,你们为什么不整理行装?”李弼的妻子是侯莫陈悦的姨妈,特别受到侯莫陈悦的亲信任用,众人都相信了李弼。人心惊慌骚乱,无法重新安定,都分散逃走,争着前往秦州。李弼驰马守住城门安抚众人,于是率领部众归附宇文泰,侯莫陈悦因此失败。宇文泰对李弼说:“您和我同心,天下就不难平定。”宇文泰击败侯莫陈悦后得到的财宝和奴隶,全部将其中的好的赐给李弼。宇文泰仍命令李弼以原来的官职镇守原州,很快李弼又出任秦州刺史[7][8][9]

宇文泰率领军队东征,征召李弼出任大都督,李弼统帅右军,进攻潼关回洛城并攻克。大统初年,李弼进位仪同三司、雍州刺史,不久又升任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李弼跟随宇文泰平定窦泰,冲锋陷阵,斩杀和俘获的敌人很多,宇文泰将将自己乘的騅马及窦泰穿的牟甲赐给李弼。李弼又跟随宇文泰平定弘农。沙苑之战时,李弼率军在右翼,西魏左翼军队被东魏军队击败,李弼召集部下六十名骑兵,身先士卒,横着劫击敌军,东魏军队被分割为两部分,东魏因此大败。李弼因功拜特进,获赐爵赵郡公,增加食邑一千户。李弼又和贺拔胜攻克河东郡,平定汾水和绛水一带。大统四年(538年),李弼跟随宇文泰向东进攻洛阳,李弼为前锋。八月庚寅(538年9月12日),宇文泰从函谷关出兵到达谷城,侯景高昂商议整顿兵马,等待西魏军队到来。仪同三司莫多娄贷文请求率领自己的部队进攻宇文泰的前锋,侯景等人坚决不答应。莫多娄贷文性格刚强一意孤行,不肯接受命令,与可朱浑道元率领轻装骑兵一千人远离大本营去侦查寻找战机,西行到瀍涧一带,在夜间遭遇西魏李弼和达奚武的军队,李弼命令士兵击鼓呐喊,拖曳木柴扬起尘土,莫多娄贷文以为西魏的主力到来,向后撤退,李弼追上将他斩首,首级传到西魏大军中[10][1][11][12][13]。次日,李弼又跟随宇文泰与高欢爆发河桥之战,李弼经常冲锋陷阵,身受七处伤,被东魏俘虏,东魏派出士兵围守数层。李弼伪装伤重,晕倒在地。东魏守兵稍有松懈,李弼偷偷瞧见旁边有马匹,乘机跃上马向西驰去,得以逃脱。大统五年,李弼升任司空。大统六年,侯景占据荆州,李弼和独孤信抵御侯景,侯景于是撤走。大统九年,李弼跟随宇文泰参与邙山之战,转任太尉[14][15]

大统十四年(548年),进位为柱国大将军西魏废帝元年(551年),赐姓徒河氏。周孝闵帝在557年即位后,进封为赵国公、太师

李弼每次率兵征讨,早上接受命令,傍晚就出发,不过问家事,也从来没有在家中住宿。他的忧国忘身都类似如此,而且李弼生性沉毅雄健,有很深的见识,所以能够将功名保持到最后。周明帝元年(557年)十月癸酉,李弼去世[16][17],虚岁六十四。周明帝当天为李弼举哀,到下葬时亲临吊丧,又发动士卒为李弼挖掘坟墓,配给天子使用的大辂龙旂,派军队在墓地列阵,定谥号,不久追封魏国公,将李弼合祭于宇文泰的宗庙之中[18][19]

家族[编辑]

祖父[编辑]

  • 李贵丑,北魏平州刺史

父亲[编辑]

  • 李永,北魏太中大夫、赠凉州刺史

兄弟姐妹[编辑]

  • 李檦,北周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总管延绥丹三州诸军事、延州刺史、汝南壮公

子女[编辑]

  • 李曜,长子,北周开府、邢国公
  • 李晖,次子,北周柱國、总管梁洋等十州诸军事、梁州刺史、魏国公
  • 李衍,第四子,隋朝柱国、安州总管、真乡夙公
  • 李纶,第五子,北周司会中大夫、开府仪同三司、河阳郡公
  • 李晏,北周开府仪同三司、大将军、赵郡公
  • 李椿,第七子,隋朝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河东郡公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胡戟,荣新江主编. 《大唐西市博物馆藏墓志》. 北京市: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2年11月: 565. ISBN 978-7-301-16079-4 (中文(繁體)). 
  2. ^ 《周书·卷十五·列传第七》:李弼,字景和,辽东襄平人也。六世祖根,慕容垂黄门侍郎。祖贵丑,平州刺史。父永,太中大夫,赠凉州刺史。
  3. ^ 《北史·卷六十·列传第四十八》:李弼字景和,陇西成纪人。六世祖振,慕容垂黄门郎。父永,魏太中大夫,赠凉州刺史。
  4. ^ 《周书·卷十五·列传第七》:弼少有大志,膂力过人。属魏室丧乱,语所亲曰:“丈夫生世,会须履锋刃,平寇难,安社稷以取功名;安能碌碌依阶资以求荣位乎。”魏永安元年,尔朱天光辟为别将,从天光西讨,破赤水蜀。以功拜征虏将军,封石门县伯,邑五百户。又与贺拔岳讨万俟丑奴、万俟道洛、王庆云,皆破之。弼恒先锋陷阵,所向披靡,贼咸畏之,曰“莫当李将军前也”。
  5. ^ 《北史·卷六十·列传第四十八》:弼少有大志,膂力过人。属魏乱,谓所亲曰:“大丈夫生世,会须履锋刃,平寇难,以取功名,安能碌碌依阶以求仕。”初为别将,从尔朱天光西讨,破赤水蜀,以功封石门县伯。又与贺拔岳讨万俟丑奴、万俟道洛、王庆云,皆破之。贼咸畏之曰:“莫当李将军前也。”
  6.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六》:魏南秦州刺史陇西李弼说侯莫陈悦曰:“贺拔公无罪而公害之,又不抚纳其众,今奉宇文夏州以来,声言为主报仇,此其势不可敌也,宜解兵谢之!不然,必及祸。”悦不从。
  7.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六》:泰遣轻骑数百趣略阳,悦退保上邽,召李弼与之拒泰。弼知悦必败,阴遣使诣泰,请为内应。悦弃州城,南保山险,弼谓所部曰:“侯莫陈公欲还秦州,汝辈何不装束!”弼妻,悦之姨也,众咸信之,争趣上邽。弼先据城门以安集之,遂举城降泰,泰即以弼为秦州刺刺史。
  8. ^ 《周书·卷十五·列传第七》:天光赴洛,弼因隶侯莫陈悦,为大都督,加通直散骑常侍。太昌初,(受)〔授〕清水郡守,恒州大中正。寻除南秦州刺史。随悦征讨,屡有克捷。及悦害贺拔岳,军停陇上。太祖自平凉进军讨悦。弼谏悦曰:“岳既无罪而公害之,又不能抚纳其众,使无所归。宇文夏州收而用之,得其死力,咸云为主将报仇,其意固不小也。今宜解兵谢之,不然,恐必受祸。”悦惶惑,计无所出。弼知悦必败,乃谓所亲曰:“宇文夏州才略冠世,德义可宗。侯莫陈公智小谋大,岂能自保。吾等若不为计,恐与之同至族灭。”会太祖军至,悦乃弃秦州南出,据险以自固。翌日,弼密通使太祖,许背悦来降。夜,弼乃勒所部云:“侯莫陈公欲还秦州,汝等何不束装?”弼妻,悦之姨也,特为悦所亲委,众咸信之。人情惊扰,不可复定,皆散走,争趣秦州。弼乃先驰据城门以慰辑之,遂拥众以归太祖。悦由此遂败。太祖谓弼曰:“公与吾同心,天下不足平也。”破悦,得金宝奴婢,悉以好者赐之。仍令弼以本官镇原州。寻拜秦州刺史。
  9. ^ 《北史·卷六十·列传第四十八》:及天光赴洛,弼隶侯莫陈悦,征讨屡有克捷。及悦害贺拔岳,周文帝自平凉讨悦。弼谏悦,令解兵谢之。悦惶惑,计无所出。弼知悦必败。周文帝至,悦乃弃秦州南出,据险以自固。是日,弼密通于周文,许背悦。至夜,弼乃勒所部,云悦欲向秦州,命皆装束。弼妻,悦之姨也,时为悦所亲委,众咸信之,人皆散走。弼慰辑之,遂拥以归周文。悦由此败。周文谓曰:“公与吾同心,天下不足平也。”
  10. ^ 《周书·卷二·帝纪第二》:八月庚寅,太祖至谷城,莫多娄贷文、可朱浑元来逆,临阵斩贷文,元单骑遁免,悉虏其众送弘农。
  11. ^ 《周书·卷十五·列传第七》:东魏将莫多娄贷文率众数千,奄至谷城。弼倍道而前,遣军士鼓噪,曳柴扬尘。贷文以为大军至,遂循走。弼追蹑之,虏其众,斩贷文,传首大军所。
  12. ^ 《北史·卷六十·列传第四十八》:东魏将莫多娄贷文率众至谷城,弼倍道而前进,遣军士鼓噪,曳柴扬尘。贷文以为大军至,遂走。弼追斩贷文,传首大军。
  13.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八》:八月,庚寅,丞相泰至谷城,侯景等欲整陈以待其至,仪同三司太安莫多娄贷文请帅所部击其前锋,景等固止之。贷文勇而专,不受命,与可朱浑道元以千骑前进,夜,遇李弼、达奚武于孝水。弼命军士鼓噪,曳柴扬尘,贷文走,弼追斩之,道元单骑获免,悉俘其众送恒农。
  14. ^ 《周书·卷十五·列传第七》:《周书·卷十五·列传第七》:太祖率兵东下,征弼为大都督,领右军,攻潼关及回洛城,克之。大统初,进位仪同三司、雍州刺史。寻又进位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从平窦泰,先锋陷敌,斩获居多。太祖以所乘骓马及窦泰所著牟甲赐弼。又从平弘农。与齐神武战于沙苑,弼率军居右,而左军为敌所乘。弼呼其麾下六十骑,〔八〕身先士卒,横截之,贼遂为(三)〔二〕,因大破。〔九〕以功拜特进,爵赵郡公,增邑一千户。又与贺拔胜攻克河东,略定汾、绛。四年,从太祖东讨洛阳,弼为前驱。东魏将莫多娄贷文率众数千,奄至谷城。弼倍道而前,遣军士鼓噪,曳柴扬尘。贷文以为大军至,遂遁走。弼追蹑之,虏其众,斩贷文,传首大军所。翌日,又从太祖与齐神武战于河桥,每入深陷阵,身被七创,遂为所获,围守数重。弼佯若创重,殒绝于地。守者稍懈,弼睨其旁有马,因跃上西驰,得免。五年,迁司空。六年,侯景据荆州,弼与独孤信御之,景乃退走。九年,从战邙山,转太尉。十三年,侯景率河南六州来附,东魏遣其将韩轨围景于颍川。太祖遣弼率军援景,诸将咸受弼节度。弼至,轨退。王思政又进据颍川,弼乃引还。十四年,北稽胡反,弼讨平之。迁太保,加柱国大将军。魏废帝元年,赐姓徒河氏。太祖西巡,令弼居守,后事皆咨禀焉。六官建,拜太傅、大司徒。属茹茹为突厥所逼,举国请降,弼率前军迎之。给前后部羽葆鼓吹,赐杂彩六千段。及晋公护执政,朝之大事,皆与于谨及弼等参议。孝闵帝践阼,除太师,进封赵国公,邑万户。前后赏赐累巨万。
  15. ^ 《北史·卷六十·列传第四十八》:大统初,进位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从平窦泰,斩获居多。周文以所乘骓马及泰所著牟甲赐弼。又从平弘农。与齐神武战于沙苑,弼〔率军居右,而左〕军为敌所乘。〔一〕弼将其麾下九十骑横截之,贼分为二,因大破之。以功进爵赵郡公。四年,从周文东讨洛阳,弼为前驱。东魏将莫多娄贷文率众至谷城,弼倍道而前,遣军士鼓噪,〔二〕曳柴扬尘。贷文以为大军至,遂走。弼追斩贷文,传首大军。翌日,又从周文与齐神武战河桥,身被七创,遂为所获,阳陨绝于地,睨其傍有马,因跃上得免。历位司空、太保、柱国大将军。废帝元年,赐姓徒何氏。六官建,拜太傅、大司徒。及晋公护执政,朝之大事,皆与于谨及弼等参议。周孝闵帝践阼,除太师,进封赵国公,邑万户,前后赏赐钜万。
  16. ^ 《周书·卷四·帝纪第四》:冬十月癸酉,太师、赵国公李弼薨。
  17. ^ 《北史·卷九·周本纪上第九》:冬十月癸酉,太师、赵国公李弼薨。
  18. ^ 《周书·卷十五·列传第七》:弼每率兵征讨,朝受令,夕便引路,不问私事,亦未尝宿于家。其忧国忘身,类皆如此。兼复性沉雄,有深识,故能以功名终。元年十月,薨于位,年六十四。世宗即日举哀,比葬,三临其丧。发卒穿冢,给大辂、龙旗,陈军至于墓所。谥曰武。寻追封魏国公,配食太祖庙庭。
  19. ^ 《北史·卷六十·列传第四十八》:弼每征讨,朝受命,夕便引路,略不问私事,亦未尝宿于家。兼性沈雅,有深识,故能以功名终。薨于位,明帝即日举哀,比葬,三临其丧。发卒穿冢,给大路、龙旗,陈军至墓。谥曰武。寻追封魏国公,配食文帝庙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