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慈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李慈銘(1830年-1895年),字㤅伯(㤅,音ㄞˋ,愛之古字),號蓴客(蓴,音ㄔㄨㄣˊ),浙江省紹興府會稽縣(今紹興)人,五十二歲始中進士(二甲賜進士出身第八十五名),又因性情清高狂放,官止於御史。因讀書於越縵堂,稱越縵先生。自號越縵老人。清末著名詩人

生平[编辑]

自幼好學,“为文沉博绝丽,诗尤工,自成一家”[1],嗜書成癖,“于书无所不窥”[2],承乾嘉漢學之餘緒,治經學史學,蔚然可觀。光緒六年(1881年)進士。同年五月,授户部郎中[3],光绪十六年,官至山西道監察御史文廷式指责李慈铭當御史时,多明哲保身,對李鴻章這等大人物“不敢置一词”,“观其日记,是非亦多颠倒”。[4]周祖培曾說他“能读书而不能做官”。[5]

李慈銘曾與表妹珠婴私訂終身。但十四歲時祖母病重,為了沖喜延寿,家人强迫他娶大他五歲的表姐馬淑人為妻,不料祖母仍在大婚當日過世,至此對表姊耿耿於懷,夫妻感情不睦。婚後無子,為傳宗接代,先後納了三名小妾,但都未能有後,因此常流連於風月場所,據說因為常到妓院可看盡天下美女,與當時名伶朱霞芬梅蕙仙傅芷秋时琴香等都交往甚密,還记在日记里。《孽海花》中的李纯客,便是以李慈铭为原型的。李慈铭過慣官場糜爛的生活,又“戌削善病”,[6]光緒二十年(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戰敗,聞訊憂懼,咯血而死。

著作[编辑]

越縵堂日記》大抵是李慈銘生前認定的傳世之作,因此在字裡行間都不能苟且,1920年,由生前好友蔡元培助其出版。一生著作等身,有《越縵堂日記》、《越縵堂文集》、《越縵堂詩集》、《湖塘林館駢體文鈔》、《白華絳跗閣詩集》、《後漢書集注》、《北史補傳》、《歷史論讚補正》、《歷代史》等。

《越縵堂日記》是清代著名的日記,文字達數百萬言,從1854年起前後記載41年的生活經驗,有大量的治學札記,文學價值很高。《越縵堂日記》很早便列入台灣國中國文教材之一。[7]

評論[编辑]

  • 魯迅在《怎麼寫———夜記之一》一文中說道:“《越縵堂日記》近來已極風行了。我看了卻總覺得他每次要留給我一些很不舒服的东西。为什么呢?一是钞上谕,……二是许多墨涂,……三是早给人家看,钞,自以为一部著作了。我觉得从中看不见李慈铭的心,却时时看到一些做作”。
  • 清人劉體智在《異辭錄》評《越縵堂日記》:“蒓客記所讀之書全無宗旨,嫌其太雜。經史子集,無一不有,讀之未畢,隨手札記,難免首尾不貫。”、“在他人畢生精力所在,僅看一序,以一日了之,便加評語”,意指李慈銘讀書常不及深審,即筆記批評他人之著作。[8]

注釋[编辑]

  1. ^ 《清史稿》第44册,第13440页。
  2. ^ 平步青:《掌山西道监察御史督理街道李慈铭传》,《清代碑传全集》下
  3. ^ 《大清德宗同天崇运大中至正经文纬武仁孝睿智端俭宽勤景皇帝实录》(卷一百十三):光绪六年。庚辰。五月。……户部候补郎中李慈铭。工部候补郎中蔡敉功。均著以郎中即用。吏部候补主事王傚。兵部候补主事孙汝梅。均著以主事即用。刑部尽先题补主事徐宝谦。著仍归原班补用。内阁中书薛浚。著仍以内阁中书用。分部学习员外郎何晋德、著俟分部学习报满。作为候补员外郎后、以该部员外郎即补。分发省分尽先补用知府邓嘉纯。分发省分补用同知直隶州知州谢廷泽。知县俞麟振。均著各以原班用。余著归部铨选。
  4. ^ 文廷式:《闻尘偶记》
  5. ^ 《越缓堂日记》第一册,同治二年(癸亥)六月初四日
  6. ^ 平步青:《李君莼客傳》
  7. ^ 臺灣國民中學教材《國文》第一冊。國立編譯館. 1997
  8. ^ 劉體智《異辭錄》,書中著錄十二條:「李慈銘越縵堂日記、李慈銘讀書不終卷、李慈銘於小學未識門徑、李慈銘隱善揚惡、李慈銘詞章差強人意、李慈銘未能盡通古禮、李慈銘謾罵時人、李慈銘論一時之人、李慈銘論一處之人、李慈銘有揶揄之筆、李慈銘記妻妾爭鬥、潘鼎新贈李慈銘金」。